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370.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四十一章 她的心机
    见他们那些人都把他们给无视了,地上的紫衣女子勉强的用双手撑起身子,目光在他们那些人的身上扫过,在心下再三思量着,最后落在墨成轩的身上。这些人明显的就没打算救他们,如果用那名冷峻的男子求救,估计他看也不会看他们一眼,而这些人当中,只有那名玄袍男子岁数较大,从他身上的气势看来也不像是一般的人,如果向他求救,兴许还有一丝可能。

    “前辈,小女是结界之城白家的女儿白芷,因和族里的子弟出门历练,却不想遇到那些黑衣人的埋伏,现在中了那些黑衣人的译身无力无法起身,想请前辈帮我们一把,我们定当感激不尽。”

    她的语气恭敬而诚恳,希翼的看着负手而立的墨成轩,在结界之城,她白家是一大家族,就算是外面的人对白家也是礼让三分,也许正是因为这样才更是容易招来别的人妒忌,他们十几人奉命出门历练,却遭到暗杀。

    她暗暗的观察着他们,本以为她说出白家的名号这些人的脸色应该会有所不同,谁知他们却是面容依旧,像是完全不知道白家的威名一般,仍然那样的站着,审视着他们。

    心,微微一提,她知道如果此时无法说服他们帮上一把,以他们现在的状况很可能无法活着回到结界之城,当下,不由再度开口:“前辈,若是你们不肯帮我们一把,只怕我们无法活着回到结界之城。”

    墨成轩看了他们一眼,目光落在那名紫衣女子的身上,明显的,这紫衣女子白芷是他们当中为首的那一人,也许可以说,她在这个叫白家的家族里面有着不俗的地位,他没看到这些人的交手,自然是不知他们的身手如何,不过他看到了那些黑衣人的身手,饶是血狼成员与他们对战都几次险些丧了小命,这十几人却能支撑那么久,看来就是非同一般。

    微思索了一下,沉声问:“你想我们怎么帮你们?”

    “这一带往前走便是结界之城,我想请前辈带上我们,他们的身上都受了很重的伤,只怕无法再单独上路。”白芷说着,见他身躯的皱了一下眉头,连忙说道:“前辈请放心,我们绝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

    闻言,墨成轩半敛下眼眸思索着,半响,朝冷绝辰看去,沉声问:“辰,你怎么看?”

    “这些人的死活跟我们没关系。”他冷漠的说着,扫了那地上的十几人一眼,那疏离冷漠的目光直叫人心头一凛。

    好冷血的人!

    这是他们同一窜上心头的一句话,但看这个男人的气势与威压,却是没人敢表现出来。此时他们都清楚,如果不能与他们同行回结界之城,这路上势必会再遇到危险,受了这么重的伤又中了软筋散,只要随便心思不轨的人对他们起了杀意,只怕他们是活不成的,要不是因为这样,他们也不用在这里求救于这些人。

    “只要你们肯带上我们回去,我们一定会重谢你们的。”一名少年生怕他们真的会甩下他们走人,当下急切的说着。

    听到这话,冷绝辰唇角微勾,睨了他一眼:“哦?是吗?那不知你们打算如何重谢我们?”

    “我们可以给你们钱!”他认为,没人会抵挡得住金钱的诱惑,就算是这些人也不会例外。

    然而,听到了他的话,白芷却是在心下暗骂了一声,小心的朝那男子看去,见他似笑非笑的神色带着几分的冷意,心知不妙,连忙说:“只要你们肯带上我们,我愿意承诺,到了结界之城后我会送上一卷高阶结界术法给你们作为报答!”据她先前的观察,这些人并不会结界之术,就算会也只是简单的束缚术罢了,要知道一卷高阶的结界术法那是绝对的珍贵的,但只要他们带上他们,让他们平安的回去,送一卷给他们作为报答那也并没什么不可,毕竟以她白家而言,一卷高阶结界术法还是没放在眼里的。

    冷绝辰的目光朝那个紫衣女子看去,深邃的目光如同一个旋涡一般让人看不见底,更不知他在想着什么。他打量了她一眼,半响,冷漠的道:“三卷,三卷高阶结界术法,我可以让你们跟着直到结界之城。”

    “三卷?你不去抢!你知不知道那多珍贵?一卷都已经很难得了,竟然要三卷,你未免也太狮子开大口了!”一名少年错愕的看着他,带着一丝愤怒的说着。

    “这么说,你们的命并不值三卷高阶结界术法?既然如此,我们又何须给自己添麻烦。”他说着,转过了身对众人说:“准备一下,我们走。”

    “等等!”白芷见他竟然真的打算离开,连忙开口应下:“好!三卷就三卷!不过,你得确实我们能安全到结界之城。”

    “口说无凭立字为据。”冷绝辰冷漠的瞥了她一眼。

    听到这话,白芷错愕的看着他,说:“我是白家的女儿,我说的话绝对算数!”这男人竟然这样的不相信她?

    “我不信你。”不近人情的话语再度传出,那冰冷的声音没有丝毫的退让,意思很是明显,要么就是立据,要么就由他们在这里自生自灭。

    闻言,白芷深吸了一口气,平复着心情:“这里没有笔墨。”她算是见识到这男人的冷血了,抬头见那男人正不耐烦的盯着她,她咬了咬牙,撕下了自己的衣摆,咬破了自己的手指,以血为墨,为布为纸,在上面写下她的承诺。

    看到这一幕,那十几个年轻男女一一愤怒的盯着冷绝辰,像是他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似的,而蓝无极和霍逸他们则是勾唇一笑,仿佛早就清楚冷绝辰是一个怎么样的人一般。

    霍逸的桃花眼半眯着,眼中掠过一丝笑意。冷绝辰,以前在古武大陆时,他初见他时他就像是一个出尘飘逸温润无害的谪仙,但,见识过他冷冽无情一面的人永远也不会认为他是平易近人无害的,他的温柔,似乎永远只给了子情一人,也只有对着子情时,他才会流露出那样柔和宠溺的神色。

    想到这,心下微微一叹,回想起来,与他相比,他确实算不上什么,也难怪子情会钟情于他,不过,他也知道也只有冷绝辰才配得上她,也只有他才能给得了她幸福。

    “你要的凭证。”她把东西递上前交给他,谁知他却没有伸手接,而是唤住了身后的一名女子上前。

    “雪衣。”

    “是。”雪衣走上前接过那写着血字的布块,看了上面的字一眼,便温柔的对他说着:“姑爷,没错,这位姑娘已经按姑爷刚才说的写了,还按下了手指印。”她的声音一落,把那布块折起。

    而地上的白芷听到了她的称呼,却是怔了怔,眼中闪过一丝来不及掩饰的错愕。姑爷?这个白衣女子叫他姑爷?是说,他已经成亲了?美目不由自由的朝那男人看去,见他已经转身离开没有再看她一眼,心下不禁浮上一抺道不清的失落。

    紫衣女子眼中的失落没有逃过雪衣和凤歌两人的眼睛,两人相视了一眼,皆露出了一抺意味不明的笑容。让血狼成员扶起了他们,带到一旁去休息,等他们身上的药效解除。

    软筋散,中只要等时间一过,药效便会解除,他们不可能会扶着他们一路走,所以把他们扶到一边去后血狼成员们便也坐到一旁休息。

    凤歌走到雪衣的身边,笑着小声的说:“雪衣,你家小姐不在,你可得仔细的给她防着点。”

    “姑爷对小姐一条心,自然是不用我们担心的。”雪衣温柔的笑说着,目光一转落在了那坐在不远处休息的那名紫衣女子的身上,虽然不用她们担心,不过,她们也是不会让那些女子靠近姑爷的。

    听到这话,凤歌掩嘴轻笑着:“这男人的心呐,可是多变的,谁能保证永远一条心了?就拿无极来说吧!他对我也是好得没话说,不过就算是他对我一条心,别的女人要往他身上贴那也是防也防不住的。”

    “你说的是他的那个表妹?那已经是过去式了,现在他的身边有你在,谁还能靠近他半步。”雪衣轻笑着。

    “那倒是,他什么事都听我的,我说一他不敢说二,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凤歌微抬着下巴一脸的得意之色,那美艳的脸上带着难掩着幸福神色。

    另一边的冷绝辰和他们几人不知在那边商量着什么,紫衣和红衣则陪在雪柔的身边说着话,血狼成员一半坐在另一边休息,以及注意着那十几人的状况。

    约一刻钟后,那中了软筋散的十几人这才渐渐的恢复了身上的力气,他们身上的伤已经被血狼成员他们包扎好,只除了几个伤得较重的少女脸色太过苍白之外,其他的人休息了一会后气色倒也如常。

    在知道了他们的药效解了之后,墨成轩便带着众人继续往前而去,要前往天门,势必得从结界之城经过,所以带上那些人倒也并没有什么,反正他们也只是跟在他们的身后罢了,不过带上他们便能得到三卷高级结界术法,倒是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之外,毕竟他听说过,结界术法尤其是高级的更是珍贵无比,就算是有钱也未必能够买到。

    白芷见前面走着的几人连理也不理他们一眼,心下不由的思索着,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看着前面那些身影,她走上前,来到一名血狼成员的身边,礼貌的问着:“这位大哥,你们是从哪里来的?那位老前辈又如何称呼?”她本来想直接问那名男人的事情的,不过想想不妥,还是先问问其他的吧!

    那名血狼成员瞥了她一眼,便道:“我们是从哪里来的又关你们什么事?想知道那位老前辈如何称呼,你自己上前问问不就知道了吗?”声音一落,大步的往前走去。

    听到那名血狼成员的话,白芷的脚步微顿,今天还真的是到处碰壁,竟然连一名佣兵也敢给脸色她看了,她这问话并没有触到什么禁忌,他们却还是半点也不透露,甚至可以感觉得到他们对他们的敌意,只是,这是为何?

    “大小姐,这些人一个个都一副高傲的样子,我们就别理他们了,反正到了结界之城也是各分东西的,跟他们套近乎也是没用,再说了,这些人也太不识趣了,连一名小小的佣兵也敢这样说话,真的是太放肆了,想我们白家在结界之城可是有名的大家族,就算是外面的人也有听说过白家的威名,这些人却这样对你,真的是……”

    “好了,你不要多嘴!”白芷喝住了他,眉头微微的一皱,她白家自是不凡,而这些人又岂是俗人?他们不将白家放在眼里,那势必是有着足够强大的实力与势力,若非如此,又岂会放过这个与他们白家交好的机会。

    这些人,不能得罪,如果可以,她倒是希望他们可以成为白家的朋友。

    他们一路都没有停,走的又都是山坡路,崎岖不平,前面的凤歌他们走走说说着,血狼成员之前也是一样,甚至有时与前面的几人掺和着说几句,时间也过得飞快,眼见天色暗了下来,墨成轩示意众人找个地方休息一晚,明天再继续上路。

    “你们休息一会,我们去打点野味回来。”几名血狼成员说着,便大步的往山坡下走去,在野外最多的就是野味了,无论是蛇还是雀还是兔子,只要能捉到都可以捉来吃。

    “你们等等,我和你们一起去。”司徒南陵说着,快步的跟上他们。

    “那我们去捡些树枝回来,晚上一冷也可以烘烘。”另外几名血狼成员说着,便也往林中走去。

    白芷见他们的人有的去打野味,有的去捡树枝,便也示意身边的人跟着去帮忙,她则移步往前走去,来到了雪衣的面前:“雪衣姑娘,我可以陪你们坐坐吗?”一路走下来,就算是他们没说,她也从她们的谈话中大概知道了他们的名字。

    正围着凤歌而坐的几人听到这声音皆抬头朝她看去,雪衣见是她,便看了身边的凤歌一眼,无声的询问着她的意见,见她微微的点了点头,这才说:“白姑娘随意坐吧!”

    白芷微微一笑,在她们的旁边坐了下来,美目看向她们几人,轻声说:“我家中只有我一个女儿,一路走来,见几位姑娘感情深厚尤如亲姐妹一般,我真的是万分羡慕。”

    凤歌半趴在紫衣的肩膀上,白皙的手指把玩着她的发丝,媚眼如丝的看着那白芷,红唇轻勾的说着:“那倒也是,我们几人比起亲姐妹还要亲上三分呢!紫衣,你说是不是?”她媚笑着,挑着一双媚眼看着她。

    “是是是,你就不能自己坐好一点么?干嘛跟没骨头似的往我身上趴呀!”紫衣嗔了她一眼,有些受不了她那副媚态入骨的模样,看着这样的凤歌,再看着那一派温文儒雅的蓝无极,她就不明白两个极端的人两就能走到一起了?

    “呵呵,我就是没骨头的,坐不住,借你的肩膀靠一靠。”凤歌媚笑着,把身体靠着她就是不松开,眼角瞥见一旁的红衣不时的朝那颜沐看去,不禁打趣的说着:“想人家就过去呗!在这里偷看算什么?”

    “谁想他了?你当胡说。”红衣收回了目光撇了撇嘴说着:“那家伙,我才懒得理他。”

    “行了,他这一路都跟你说多少好话了,你还不打算原谅他呀?”雪衣也轻笑出声,想到这一路上颜沐那刻意讨好红衣的神情就忍不住的想笑。

    一旁的紫衣也笑盈盈的说着:“就是,你就是不原谅她,也得去给他换换药啊!他的伤口可不浅呢!”

    “死不了的,我才懒得理他,不过就是换药罢了,追风就会帮他换了。”红衣撇撇嘴的说着。

    看着她们几人一人一句的说着,而她虽然坐在她们旁边却是一句话也插不进去,好几次想要开口,却又不知应该与她们说什么好,看她们虽然是说笑着,却都几乎没人注意到她的存在,似乎是有意识的要把她凉在一旁的似的。

    见状,她看了他们一眼,露出了一丝笑容说:“到了结界之城,你们多留些时间吧!我可以带你们四处看看当地的民风什么的,如果你们想要学结界之术,我也可以给你们讲解一下。”

    听到这话,凤歌和雪衣眸光微微一闪,唇边的笑意加深了几分。她们对她并不热诚,甚至可以说是疏离与排斥的,不过她却一直维持着脸上的笑容,神色也不见一丝的不耐,反倒显得落落大方,透着大家闺秀的气质,这个白芷,如此不是真的性情豁达大方,那心机就未免太重了。

    红衣本就看她不顺眼,听她这么一说,当下没好气的便道:“谁要你讲解了?你们要是真的厉害,也不会被人弄成这样了。”这个女人她怎么看就怎么讨厌,压根没半点好感,她却偏偏总在她面前出现,真的看着就烦死了。

    “白姑娘你别介意,红衣就是这性子,不过她没恶意的。”雪衣轻声说着。

    “没关系。”白芷轻声说着,半低下了头。

    “你们几个在聊什么?红衣,颜沐说想请你帮他换一下药,你去帮帮他吧!”雪柔走了过来,温柔的对着红衣说着。

    “夫人。”红衣唤了一声,从地上站了起来,朝那不远处的颜沐瞥了一眼。

    见状,雪柔轻笑着,示意道:“去吧!”直到红衣应了一声,往颜沐走去时,这才回过身来看向她们几人。

    “白芷见过夫人。”

    她起身向雪柔行了一礼,在这一天的观察中,自然知道了她便是那位前辈的夫人。初见时她也被她惊艳了一番,那样美丽的容颜,又一头雪白的发丝,一身温柔的气质,真的是难得一见的美人,而她听见这一路上,那名叫辰的男子唤她为娘亲,只是不知,这是他的娘亲,还是……

    那样出色的男子,竟然已经成亲,真有些好奇,是怎么样的一名女子才能让这样卓绝不凡的男子倾心,而那个女子,又为何没跟在他的身边?

    “白姑娘无须多礼。”雪柔轻声说着,目光暗暗的打量着这名叫白芷的女子,不可不说,最让她耀眼的不是她的美丽,而是她身上的那股气质,落落大方又带着优雅,一颦一笑皆散发着独特的风情,与雪衣凤歌几人的美各不相同,让见惯了美人的她见了也不由的眼前一亮。

    虽然不知她口中的白家是怎么样的一个家族,不过能养出这么个气质不凡的女儿,相信定不会普通。

    “到结界之城还有好些距离,这一路上,就要劳烦夫人多加照顾了。”白芷轻声说着,脸上带着大方得体的笑容。

    “呵呵,难得我们会遇见,这也是缘分的一种,互相照顾是应该的。”

    “雪姨,坐这里吧!”凤歌腾出了位置,牵着她的手让她坐在她的身边,整个人又倚向了她:“雪姨,我们这一路这样走,你累不累?要不明天我让我的幻兽出来给你当座骑。”

    闻言,雪柔轻拍着她的手温柔的说:“不用,这点路算什么,跟着大家这样走一路还能聊天看风景,慢慢走权当散步。”

    “就是,这点路算什么,再说了,有我们陪着夫人走一路又能挽着夫人的手聊天,那才好呢!”紫衣盈盈的说着,娇俏的脸上尽是迷人的笑意。

    见那边追风抱着树枝,便对她们说:“夫人,你先在这里坐会,我去追风那里抱些树枝过来,就在这里点个叙堆晚上才不会太冷。”声音一落,不等她们说什么便快步的走开了。

    雪柔摇了摇头,见雪衣和白芷还站着,便示意道:“坐吧!都坐下,白姑娘,你也坐吧!”

    “好。”白芷应了一声,便在一旁坐下。

    凤歌朝白芷看去,媚笑着说:“白姑娘,你说要教我们结界之术,这是真的吗?”她可是听颜沐说她的结界之术可是非同一般,既然她自己开口,那她自然不会放过。

    听到这话,白芷露出了一抺笑意说:“虽然我的结界之术比不上一些厉害的前辈,不过对付一般人还是可以的,如果你们想学,我可以教你们一些简单易学的。”

    “真的?那我们就先多谢你了,既然现在也闲着没事,你就跟我们说说吧!我听颜沐说你施展的一个金色的结界刀剑不入的,那个叫什么结界?我对那个结界有点好奇。”凤歌的一双眼睛直勾勾的落在她的身上,注意着她脸上的每一个细微的表情,却见她从听到她的话后一直都是保持着那个笑容不变,脸色也依旧如初。

    “那是金罡罩,是一种高阶的结界之术,一般都是用来自保的,像是抵挡外来的攻击时就可以运用这个结界,变个结界随着个人的修炼而有不同程度的坚硬度,当刀剑以凌厉的攻击击向金罡罩时会发出一声类似金属相碰撞的清脆声音,这个结界的保护力大,作用也大,不过修炼的难度也大,我当初修炼这个金罡罩时,整整用了一年的时间才学成。”

    “这么难学?”

    她点了点头,道:“嗯,不过你们想学,我可以把口诀教给你们。”金罡罩,可不是谁都能学会的,就算是背熟了口诀和结界的手法,若是找不到窍门那也跟白炼是一样的。

    雪柔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笑说:“我不是听说,结界之城的结界之术是不轻易外传的吗?你这样随便把口诀说出来,岂不是坏了你们结界之城的规距?”

    “夫人不用担心,结界之城的结界之术确实是不外传的,不过那是秘术,每个家族的秘术只能由核心子弟修炼,而这金罡罩虽然是作用极大的结界术法,却也只能算是高阶的结界之术,并不是秘术,所以并不会坏了结界之城的规距。”他们十几人这一回出来历练,为的就是过了考核回家族里面进入内堂成为内堂的弟子,这样一来才能修炼家族的秘术。

    “喔!原来是这样。”

    夜色,悄然的降临,众人围坐在一起,点起了几个火堆,火堆上面有的架着野味在烘烤着,也有着穿着蛇肉在烧着,肉的香味随着夜风吹散着,众人边吃边聊着天,说着笑,好不热闹。

    血狼成员他们一个个都是爽朗的汉子,大声的说笑着,手里拿着大块大块的烤肉大口的吃着,咬上一口手一扯,一大块烤肉便在口中嚼着,有的喊着再加点树枝,把火烧大一点,也有的拿着小刀切着烤肉,忙得不亦乐乎。

    回到她族人身边坐着的白芷目光不由自主的寻找着那抺出色不凡的身影,见他坐在几个男子身边听着他们说话,时不时的说上两句时,看着他冷峻的面容,心下暗自思量着。

    她似乎还没见过他笑过,这个男人,他会笑吗?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