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373.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四十二章 情迷冷绝辰
    围坐在一起的凤歌和雪衣几人见到闲聊着,手里翻烤着烤肉,雪衣撕着烤肉吃着,目光有意无意的注意着那个白芷的动静,当见到她坐着入神的看向某一处时,目光随着她看去,见那是冷绝辰的身影,不由的半敛下眼眸,心下微微思量着。

    这个叫白芷的女人,但愿她不要动什么不该动的脑筋,有些人,可不是她能窥觊的!

    “雪衣,你想什么想得那样入神?”坐在她旁边的红衣撞了她一下。

    她抬起头,温柔的一笑,轻声说:“没,我只是在想,不知小姐现在在做什么。”如果小姐在就好了,只是,他们现在却不知小姐身在何处,虽然他们现在是往天门而去,却也不知小姐是否就是天门当中,如果不在,他们又要去哪里找?

    “不用担心小姐,小姐的身边有青衣在,青衣的身手不比我们几人的弱,有她在我们不用担心照顾不周的。”红衣笑盈盈的说着,撕下了块烤肉吃了起来。

    听到她们的话,凤歌媚眼如丝的瞥了她们两人一眼:“比起你们想念子情,我倒是比较想念她和冷绝辰的孩子,这两人都长得这样出色,估计孩子一定很可爱,要是能抱上一抱挰上一挰,再叫孩子叫我一声干娘,我就知足了。”

    “哎,你们看,那个女人干嘛老盯着咱们姑爷?”紫衣撞了撞她们几人,微微抬着下巴说着,目光则落在那不远处的白芷身上。

    红衣朝白芷瞥了一眼:“那个女人莫不是看上咱们家姑爷了?如果是,那未免也太不自量力了。”那个女人,她可是第一眼看着就不喜欢,讨厌死了。

    “盯上你家姑爷也不奇怪,毕竟就你家姑爷那模样,估计一般女子都是抵挡不住他的魅力的。”凤歌媚笑着说着,一手拨弄着火堆里的树枝,发出噼啪的声音。

    “小姐又没在这里,我们可得替她多注意着点,这个女人要是真的看上咱们姑爷了,我们可不能让她与姑爷走得太近。”

    听到紫衣这话,凤歌掩嘴轻笑:“呵呵,你们看见过你们姑爷除了跟子情走近之外,还跟谁走近过了?一般的女人哪个近得了他的身啊?得了,这个不用你们担心,男人啊!除非他自己不要,否则,防是防不住的,你们就别瞎操心了。”

    “沙沙……”

    “嗯?”

    耳边传来的声音,让正在说笑的几人神色微微一凛,相视了一眼朝周围看去,见其他人似乎也已经有所察觉,脸上神色都带着警戒,这大半夜的,无风叶自动,自是诡异非常。

    正在闲聊的洛少翔和君邪宇几人感觉到空气中弥漫而出的不寻常气息,比不动声色的相视一眼,往周围看去,除了漆黑的夜色什么也没看见,但空气中弥漫出的不寻常气息,他们却是全都都感觉得到的。

    与她的族人在火堆边坐着的白芷明显的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她低声示意她的族人警戒,一双美目也朝周围看去,继而又落在前面的众人身上,看着他们有没什么举动。

    跟着他们一道走遇到了什么危险也会降低一些,虽然以他们精湛的结界之术可以对付不少的人,不过,非到万不得已民,她不会再让她的族人出手,如果真的有危险,就让他们去应付吧!实在应付不来了,他们要出手再出手帮忙,这样一来他们的伤亡也能减到最轻。

    在危险面前,什么都是会以自身的安全为首要,她也不例外,哪怕她对那个男人有兴趣,却也不会让她的族人去受死。

    空气中,杀意越来越浓郁,从四面弥漫而来的杀气透着诡异的骇人气息正慢慢的逼近着,原本围坐着的血狼成员三两下的完手中的烤肉,一手搭在腰间的佩剑之上,做好了随时战斗的准备,这一刻,只要有人靠近他们,他们就能迅速的做出反击!

    夜色中传来一声狼嚎的声音,这像是一道命令的口令一般,随着那从夜色中传来的狼嚎一落下,原本潜伏在漆黑夜色中的黑色身影咻的一声飞袭而出,泛着锋利光芒的刀剑夹带着凌厉的肃杀之气朝他们而来,也在同一时间,血狼成员以及众人迅速的从地上跃了起来,做出了反击。

    追风和夜寒两人来到雪衣她们几人的身边,雪柔由墨成轩护着,在他们的身边,司徒南陵和君邪宇也警惕的守着,颜沐和蓝无极则来到了凤歌几人的身边,与追风和寒夜一起护着几个女的,在他们当中,雪衣几人的实力还是处于较弱的,而这些从暗处冒出的黑衣人,不用想也知道定然是跟白天的那一批是同一伙的,而且这些的实力明显的要比那一批要强上许多,就算是不用交手,空气中流动着的玄气能量以及肃杀之气也已经清楚的说明了这一点。

    看着那半弯着腰手持长剑飞袭而来的数十名黑衣杀手,冷绝辰迅速的做出指挥,沉声喝着:“血狼成员听令!全部防守着,不要主动出击!确保你们自己的人身安全!雪衣凤歌紫衣红衣你们几人设下结界进去呆着!”

    “是!”众人沉声一应,原本做出攻击听身形一变,迅速的围成一个严密的阵法,这个阵法是由子情为他们编排的,能让三十六名血狼成员起到防守的效果,就算是对方实力出众,想要破他们这阵法也没那么容易。

    在冷绝辰的声音一落下后,凤歌和雪衣几人合几人之玄气,用那老前辈教他们的一个结界之术迅速的结出一个结界,一道金色的光芒从几人的身体闪出,在她们的身边中间形成一个保护罩,结界一收,几人这才抬头往前看去。

    见他们已经结出结界,冷绝辰这才转身对墨成轩和雪柔说:“爹娘,你们也进去吧!这外面就交给我们好了。”他们两人的安危是一定要护着的,子情有多在乎他们的安全他比谁都清楚,这些黑衣人不简单,他不能让他们冒险。

    “好,那你们小心一点!”

    墨成轩点点头,见到他脸色的凝重,心知这些黑衣人定然不简单,为免他们分心,他带着雪柔便进了雪衣她们凝聚的结界,当他们进入结界后,凤歌又手一挥,一道光芒再复拂过结界,瞬间将结界封死住,封住了结界,里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也进不来,同样的,就算有强劲的攻击这个结界也可以抵挡。

    另一边的白芷看到他们全都警戒了起来,当即迅速吩咐身后的族人用结界护住自己,她看了那前面的傲然而立的冷绝辰一眼,只见他黑色的衣袍在夜色中微扬着,一身雄厚的玄气能量充斥在他的身边,强者的威压释放而出,直令那空气中的气息迅速的一变,强者的威压摄得人心头微颤,凌厉如寒冰。

    他刚毅而俊美的面容此时一片的冷冽,性感的薄唇紧抿着,深邃的眼底散发着凛冽的气息,墨发因他身上气息的涌动而扬起,王者的霸气与气场在这一刻尽显无疑,那样极具男性魅力的他,这一刻,深深的震动了她高傲的心,第一次,她尝到了心动的感觉,第一次,她想要不择手段的去得到这个男人!

    “大小姐,你快进来!”

    那已经凝聚出保护结界的十几人焦急的唤着她,这些黑衣杀手也不知到底是谁派来杀他们的,竟然一次比一次的要难以应付,今晚的这些单单那浓郁的杀气就知比白天的那一批要强上很多,好在有那些人在外面挡着,如果他们真的不行了,等那些黑衣杀手的体力渐渐的弱下来时他们再出手也不迟。

    “你们顾好自己就行了。”白芷开口说着,声音一落,身形迅速的一闪往冷绝辰所在的地方而去。

    站在冷绝辰身边的霍逸瞥见那一抺紫色的身影朝这边而来,半眯着的桃花眼掠过一道幽光,睨了她一眼后便移开了,警惕的把注意力放在那批黑衣杀手的身上。

    这些黑衣杀手,还真的非同一般,每一个都是极具攻击与暗杀能力的,这样的实力丝毫不比他弱,如果不认真应付,只怕他们还无法全身而退!

    只是,那个女人,她到底想干什么?

    审视着那些将他们全围住的数十名黑衣人的冷绝辰,突然感觉有人在向他靠近,当即冷冷的往身后一扫,在看到那名叫白芷的女子时,眉头一拧:“你干什么!”

    “我来帮你。”白芷轻声说着,静立在他的身边,看着如此近距离的接近他,心头不禁跳得飞快,生怕自己的异样被他察觉,她连忙低下了头。

    “离我远点!”冷绝辰丝毫不领情,冷冷的一拂手,一股强大的玄气威压从他的衣袖而出,把那站在他身后的女人给拂开了。

    一旁的霍逸见状,勾起了邪魅的嘴角,睨了那脸色在一瞬间苍白的女子一眼:“美人,不如你来帮我吧!我可比那家伙会怜香惜玉多了。”呵,真是不知死活的女人,竟然敢打冷绝辰的主意?真是找死!

    在那一瞬间被一股强大的威压拂开,白芷苍白着脸错愕的看着他,心里头又羞又怒,从来没一个男人敢这样对她!不知是气的还是怎么,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却又迅速的恢复正常,她低下头深吸了一口气,努力的让自己平复下来,再抬眸时眼中闪过一抺不明的光芒,转眼即逝,快得没人发觉。

    “我也只是想要帮忙而已,你放心,我不会添乱的。”她低声说着,退离了他一点。

    “识相的,交出那些人,我们放你们一条生路,否则,死无全尸!”

    为首的一名黑衣人冷着声音说着,冰寒的声音夹带着雄厚的玄气气息在空气在回荡着,蕴含着杀意的目光冷冷的扫过霍逸和蓝无极他们,最后把目光落在冷绝辰的身上。

    这男人身上的强大威压让他们有了一丝的忌惮,那股强大,让他明白这个男人绝不是好惹的,他们的目标只是那十几人,如果这些人肯乖乖把那些人交出,他们并不想与这样的强者为敌!

    “死无全尸?听着这话我们真的很怕。”君邪宇做出一副惊恐的样子看着那些黑衣人,眼底却不见半点惧意,反而透着一股嗜血的兴奋。

    像他们这样的人,哪一个的手不是沾满了鲜血?哪一个不是从血战中活下来的?哪一个的实力不是经过实战而提升的?面对战斗力与他们不相上下的,他们更想着斗上一斗,想要看看到底谁更胜一分!

    “呵,跟我们说这话,还真的有点好笑,我倒要看看,是你们死无全尸还是我们死无全尸!”司徒南陵把玩着手中的剑,锋利的剑刃注入了玄气气息让那把剑看起来越发的锋利无比,似乎只要轻轻的一削,便可削断人的肢体。

    “哎,以前总是我们威胁人,没想到我们来到这里竟然成了被威胁的那一方了。”颜沐微叹着,可爱的娃娃脸上露出烦恼的神色,一边活动活动着身体,似乎准备大干一场。

    蓝无极温和的一笑,儒雅的面容带着无害的神态,然而那双眼眸却是闪烁着锐利的光芒“也许是我们看起来太好人了,没什么杀伤力,这些人才敢说出这样的话来。”

    “也许我们应该大干一场,让我们的名声响亮一点,威摄力也强大一点,这样一来那些阿猪阿狗就不会随便找上门来了。”霍逸妖孽般的容颜上带着嗜血的笑容,半眯着的桃花眼狠厉的光芒闪动着,带笑的眼眸冰冷的扫过那些黑衣人,无端的让他们心头一凛。

    持剑斜指地面的洛少翔勾唇一笑:“适当的时候,用武力解决是最快也是最直接的,这个办法我喜欢!”

    看着面前的那一个个出色绰绝的男子,数十名黑衣杀手不禁心头生出一股惧意,没有人在面对死亡时还能这样的云淡风轻,这些人,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心下惊愕的,又何止是那些黑衣人,一旁的白芷听到了他们的话,再看他们一个个随意悠哉的神色,眼底不禁掠过一抺沉思,这些人,确实都非同一般,这死亡殿的杀手从来都没人敢与他们为敌,而这些人竟然连一丝惧意也没有,当真是一群异类!死亡殿的人,一旦接了任务就不会停止,除非将对方杀死,他们杀人的手法毒辣而狠厉,刁钻而精湛,虽然她以三卷高阶的结界术法为报答,但再怎么说,三卷高阶术法也比不上宝贵的生命。

    她这一回倒是下了大本钱,要知道在他们白家的高阶结界术法也不过只有十卷,一直都被珍藏着,她爹爹那里也才五卷,另外的五卷在她二叔父那里,要是知道她用三卷换他们十几人平安到达结界之城,到时还不知会怎么样呢!

    “动手!”

    杀意腾腾的声音传出,数十名黑衣人迅速的围攻而上,强大的玄气气息在一瞬间混合在一起形成了一股雄厚的能量气流盘旋在半空中,呼呼响起气流,凌厉的气流,刀剑相碰的清脆声音伴随着一声声的低喝在这夜色中显得格外的清晰。

    君邪宇和蓝无极霍逸他们几人在一瞬间身形一动,凌厉之气迸射而出,那股弥漫在他们身边的肃杀之气比起那批黑衣杀手简直就是有过之而无不及,黑衣杀手的剑法刁钻,招招直逼他们的要害,而他们同样的反应敏捷,一出手便是直取其性命!

    蕴含着浓郁气息的利剑泛着骇人的杀气,剑身上寒光在半空中挥过,凌厉的气流如同飞刃一般的劈向那些黑衣人,只见君邪宇手中的玄铁扇子挡下了飞袭而来的攻击,扇子在他的手中一转,一收一合,十几道暗器从扇子中咻咻咻的飞射而出,那些黑衣人没料到他的扇子内有玄机,身体迅速的往后避开暗器之时,他猛的倾身之上,手中扇子一刷的一声展开,扇子的尖端之处亮出一道道泛着锋利寒光的尖刃,一挥手,尖刃剌入黑衣人的喉咙,只听一声声的闷哼传出,一具具的身体接二连三的倒下,剌鼻的鲜血气息也随着在夜色中弥漫而开……

    另一边的血狼成员他们以防守为主,并不主攻,黑衣杀手像是摸清了他们的人数有备而来的一般,以将近同样的人数对战着血狼成员,锋利的剑刃划过,铿锵的声音一声声传入耳中。

    白芷也加入了战斗中,在没见过她的结界之术之前,众人虽然听说,却并不以为意,但当看到她以一人之力抵挡数名黑衣杀手时,看她的目光也变了几分,那样熟练的结界之术,攻击防守皆在一瞬间完成,敏捷的速度快得让那些黑衣人应接不暇,她的武技并不是特别的出众,但是配合着精湛的结界之术,却能在最快的时间里将敌人杀死。

    在结界之中的墨成轩众人的目光朝那白芷看去,见她双手在瞬间结出印记,嘴里微喃着什么,一股光芒瞬间击出,在挡在了对方攻击的同时,另一手抽出身侧的短刀,紫色的身影猛的一闪,一手环过黑衣人的脖子,持刀的那一手猛的一割向敌人的喉咙,干净利落的身手快得让那训练有素的黑衣人也反应不过来。

    见她在杀了一人后面色不变的攻向另外一名黑衣人,又以着声东击西的方法解决了一名黑衣人时,众人的眼中不禁闪过沉思,那样的身手,可以算是顶尖的,配合上她精湛的结界之术,如果是与蓝无极他们交手,想必不输他们半分!

    然而,在战斗中,冷绝辰却察觉出不对劲来,那数十名的黑衣杀手实力应该是有两个档次的,那一个个倒下的那些,根本根本算不上顶尖,而那些在另一名黑衣杀手的掩饰下重伤了他们的那些,才是真正的高手!他们看似无意的攻击他们,下手没要他们的命,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要降低他们的警觉性,让他们以为他们的实力也不过如此,然后再一网打尽杀个遍甲不留!

    果然,当他正要提醒他们的时候,便见那些仅剩下的三十名黑衣人目光蓦然一变,狠厉的神色与先前的眼神大不相同,在那一瞬间,攻击迅速的一变,如果说先前的是招招刁钻狠厉,那现在的那些黑衣人就如同地狱来的使者,浑身的杀气冲天,嗜血的眼神伴随着狠厉的致命的攻击在那刹那间便重伤了好几名血狼成员,若不是血狼成员迅速的改变阵法把受了伤的换到后面去,只怕那几人得当场没命!

    “嘶!该死的!怎么突然这么猛了!”颜沐被一剑劈伤了手臂,深可见骨的伤口鲜血直涌而出,痛得他倒抽了一口冷气。

    “这些才是真正致命的杀手!”

    冷绝辰冰冷的声音一落下,黑色的身影一闪,来到了他的身边替他挡下了身后的攻击,一边对他们说:“小心一点!不可松懈!这些人的实力不能小窥!”

    “铿锵!”

    蓝无极手中的利剑挡下了黑衣人的刀,刀剑相碰,瞬间发出一声清脆的铿锵声,摩擦间,丝丝火花迸射而出,黑衣人用手中的刀压着他的剑,另一手迅速的抽出靴子里的匕首便往他的腹部剌去,手劲往上一提,打算一把切开他的胸膛,却不想往前击去的匕首被他挡住。

    “哼!本事倒是不小!”

    蓝无极冷哼一声,在那黑衣人的匕首往他腹部而来时,他的另一手迅速的扣住了对方的对腕,手指诡异的在黑衣杀手的手腕上一按,只听那黑衣人倒抽了一口气,握在手中的匕首往地下掉落,蓝无极脚尖一踢让那匕首往上空而去,扣宗衣杀手手腕的手用力一折。

    “咔嚓!啊!”

    只听咔嚓的一声,黑衣人痛呼出声,还没来得及反抗,衣襟被蓝无极揪住膝盖再狠狠的往上一顶,半弯下黑衣杀手的背部,眼角瞥了那半空中往下剌来的匕首一眼,身体迅速一移。

    “嗖!啊!”

    利刃嗖的一声剌入黑衣杀手的身体,正中背后心脏处,刀刃深深的没入身体,鲜血从那衣襟上渗出往下滴落,黑衣杀手在惨叫了一声后,身体便是一僵。

    蓝无极瞥了那黑衣人一眼,提起他猛的砸向了那正在攻击追风的黑衣杀手,而那黑衣杀手猛的见有物体向他砸去,当即本能的挥动手中的利剑就是一砍,在看清那被他劈成两半的是同伴的尸体时,眼瞳微缩,神色瞬间恢复如冰冷,手下的攻击越发的凌厉。

    “啊!”

    一声痛呼传来,几人的目光朝那声音看去,只见那白芷被黑衣人一脚踹倒在地,整张脸痛得一片惨白,像是无法结出保护结界似的趴倒在地面上,而她面前的黑衣杀手已经持刀猛的朝趴在地上的她剌去,那狠厉的眼神,嗜血的气息带着浓烈而骇人的杀气,看到这一幕,不远处的几人皆是目光微闪。

    因距离的原因,也因与黑衣人战斗中的原因,除了冷绝辰能在那一刻救下她之外,别无第二人选。

    “辰,你先救她吧!要是她死了,我们就白忙活了。”颜沐微皱着眉头说着。

    听到这话,冷绝辰微拧起眉头,对夜寒说:“你过来帮他!”声音一落,这才闪身而去,手中的龙啸剑一转,注入一股玄气气息,蓦然举起往那飞劈而下。

    “咻!”

    凌厉的剑罡之气夹带着强者的威压咻的一声劈向了那名黑衣人,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在同时在空气中传开,那黑衣人的尸体在那一瞬间保护着一个姿势一动也不动的静立着,完好如初却双眼暴睁,只听着爆破声响起,那黑衣人的身体在瞬间裂成两半,温热的鲜血也在同一时间飞溅而出,洒落一地。

    生死一线间传来的那股惧意让白芷趴在地上微微颤抖着,心头的惊恐还没能在一瞬间整理平复下来,那惨白的脸色,带着惊恐的美目,怔怔的看着前面血腥的一幕,当那抺黑色的身影来到她的身边为她挡下那些攻击时,她不禁怔怔的看着,看着那离她三步之远的那名黑袍男子。

    这一瞬间,她有一种被人保护着的温暖,在那生死一瞬间,是他救了她,他用着宽阔的背影向着,为她挡下了前面的危险,看着前面那男子,一身的疏离,一身的冷漠,他甚至没给过一个好脸色她看,但是他给她的那种感觉,却很奇妙……

    她怔然着,这一刻,她不想站起来,她就想这样趴在地上,看着他为她挡下前面的危险,看着他那高大的身影带给她的心动,这一刻,她不想去想,不想去想他已经是一个成了亲的男人,不想去想他是一个属于别的女人的男人……

    “如果你想死就继续趴着!”

    冰冷的声音不带一丝的感情如同千年寒冰一般的传入白芷的耳中,那股冰寒让她浑身一个激灵,猛的回过神来。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