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378.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四十五章 你打我?
    白宏展的声音才一落下,便沉得空气中的气氛似乎变得一一样了,站在一旁的那几名女子的目光带着不悦的朝他射来,最让他心头一颤的是那来自于冷绝辰的威压,那样的沉郁,压得他喘气都觉得困难。

    他不自觉的咽了下口水,抬头看了他一眼,这一眼,正好对上他冰寒徹骨的目光,只觉在他那冰寒目光注视之下,一股冷意从脚底猛的窜上心头,打心底涌起的恐惧让他不禁后悔说出了这样的一番话来。

    “呵,白家主真的是看得起我女婿啊!”

    墨成轩沉下了脸,低沉的声音带着隐隐浮现的冷意与怒气。这人当真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在他的面前给他女婿找女人?真的是胆子不小!

    听到墨成轩的这话,白宏展心头一突,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了,看着墨成轩那黑沉的脸,他心下暗叹一声糟糕!都是那冷绝辰的气势太过强大,以至于让他乱了分寸,他也真是糊涂,怎么就当着他的面说出这样的话来了,正打算打个圆场,却听那冷寒的声音传入耳中。

    “听闻白家在这结界之城中也算是大家族,不过没想到白家的当家家主竟然是说话不经大脑的,还真有点好奇这白家怎么会在这结界之城中占有一席之地的!”冷绝辰半眯着眼扫了那垂低着头的人一眼,不紧不慢的又接着:“就你那女儿,也就只配得上门口蹲点的那些乞丐,我?你们高攀不起。”

    站在一旁的雪衣和紫衣红衣三人,原本在听到那白宏展的话后脸色都不太好看,不过在听到她们姑爷那损人不带脏话的话语后,顿时眉开眼笑起来。他这话说得绝,竟然是一点面子也不给他留,不过像他这样上门推销自己女人的烂人,就是得这样一点面子也不留给他!

    “唉哎!我说你这不解风情的人,怎么能这样说话呢?你不要我要啊!我身边还缺个端茶倒水洗脚暖床的丫头呢!”一身红衣的霍逸一脸邪肆的走了进来,半眯着的桃花眼带着玩味的笑容,微勾的唇角透着一股邪气,整个人咋一看去,还有点流里流气的感觉。

    “你啊!你就少在那里凑热闹了。”

    蓝无极和他们几人也从后面走了进来,随意的瞥了一眼便走到座位上坐下,君邪宇更是晃着扇子一脸惬意的道:“墨叔,这一大早的,这是上演哪出啊?还有人上门往我们这里塞女人?”

    “什么人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敢往我们这里头塞女人?是谁?给老娘出来!”凤歌厉喝的声音传来,只见还在外头的她身形一闪,一眨眼便已经来到了大厅之中!

    蓝无极温和的脸上带着无奈的笑意,走上前将她搂在身边:“你怎么火爆脾气又犯了?”

    “少来这一套。”她横了蓝无极一眼,问:“这老头是谁?打算给谁送女人啊?”她说着,声音一顿,又问:“难道是给血狼他们?那些汉子长年在外面跑,又不成家,嗯,也是时候应该给他们找个女人阴阳调协一下了。”

    听到这话,雪衣几人都不禁露出了一丝笑容,而霍逸他们也都勾起了一抺笑意,只有墨成轩沉着一张脸,冷绝辰依旧是那副不变的冷峻神情,仿佛在看一场笑话一般的看着,也不开口阻止,让他们几人在胡乱的猜测着。

    原本怀着一丝期待的白宏展从最初的懊恼到恐惧到现在的愤怒,他只觉这些人一个个的都在羞辱着他,羞辱着他的家族以及他的女儿,愤怒让他忘却了恐惧,愤怒也让他冲动了起来。

    “你们、你们不知好歹!”

    他气愤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愤怒的直视着他们,衣袖下的手因胸口处的怒火而紧紧的拧成了拳头,气得浑身直发抖着。那是他的女儿,他捧在手心中的女儿!这些人竟然,竟然敢这样说他的女儿!可恶!实在是可恶!想他堂堂白家在这结界之城也算是一大世家,还没有人敢这样明目张胆的得罪他们,这些人,他以礼相待,他们却如此不识好歹!

    “砰!”

    墨成轩嗖的一声站了起来,大手同时重重的拍向了桌面,发出了一声响亮的声音:“我们不识好歹,难道你上门给我女婿找女人就识好歹了?哼!”

    被这么一喝,白家家主微愣了一下,猛的又大声的喝道:“我若肯把女儿嫁给他,那也是看得起他!以我女儿的天资与美貌,这世间有几个女子可与她相比?你们不识好人心,竟然还敢如此!”他听芷儿说了,这冷绝辰的女人没在他身边,而就他看,那再怎么样也不过就是一个女人罢了,怎么能与他白家的女儿相提并论!

    要知道,他的芷儿在这结界之城可是少有的天才少女,在这结界之城的几十万城民中,有一大半以上的人都知道她的名声,这些人,竟然敢如此侮辱他的芷儿,实在是太可恨了!

    “就你那女儿,还敢说什么世间少有人能比?嗤!你也太抬举她了,她顶多也就只有给我们提鞋的份,别的想都不用想。”霍逸半倚着座椅,一派闲散的瞥了那脸色黑沉怒气冲冠的白宏展一眼。

    “你们!”他怒极,只觉心头一把火在烧着,顾不得冷静下来,双手蓦然在身前结出了复杂的印记,口中念动了术法,蓦然一股光芒从他的手中飞射而出,朝他们众人袭去。

    “净术!起!”

    光芒在空气中形成了一股肉眼可见的强劲风力,猛的击向了他们众人,众人见那风力旋转得很快,力道的毁灭性也大,便迅速的退开了,朝周围散去,只见当那股光芒扫过,桌面上的几个茶杯全被卷起压缩破裂,碎片伴随着风劲朝他们袭去,像是要给他们个教训,又像是在发泄着怒气一般。

    坐着的冷绝辰目光一冷,大手一拂,一股雄厚的玄气威压自衣袖中袭出,硬生生的把那股气流拂了回去,重重的击往那白宏展的身上。

    “金罡罩!”

    白宏展迅速的结出结界,只见一股金色的光芒在他的身边形成了保护,当那股玄气威压袭向他时,砰的一声全被挡在了 结界外面,伤不到他半分,但也因这重重的一记响声,让他迅速的清醒过来,当他见冷绝辰站了起来一身强大的威压释放而出就要出手时,猛的开口大喊着。

    “住手!我不是要找事的!”

    心,蓦然的一惊,从那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骇人的气势让见惯大场面的他都打心底惊惧着,他们结界之城的人,不能随便杀人,甚至说,是不能杀人,与他们交手那是绝没胜算可说的,他真是一时被愤怒冲昏了头,竟然对他们出手。

    以和为贵是他们的宗旨,没想到,他今天竟然自己打破了……

    本打算出手的冷绝辰半眯着眼,眼底的冷意透着冰寒的气息,他扫了结界里面的白宏展一眼,又见身边的墨成轩示意他停手,这才收起了身上的气流,往座位上坐下。

    “三天!三天之后,把剩下的那一卷结界术法送上门来,否则,我对你不客气!”他冷冷的下着警告,直视着那结界之中的人。

    白宏展本想示弱,可他竟然这出这样的话来,当下想也不想的便说:“你这话说得也太过了!三卷高阶的结界术法,你可知那可是千金难求的?我已经送上两卷了,竟然还说要对我不客气!”他再怎么说也是白家的家主,就算是实力比他弱,在气势却也不能就被他们牵着鼻子走!

    墨成轩瞥了他一眼,沉声道:“看来,令千金并没有把事情如实的告知你,雪衣,把东西给他看看!”

    “是!”雪衣轻声应着,拿出了那块用血写着的布,走到那结界前面:“白家主,请看一下,这是白小姐亲手所写,是她有求于我们,并以三卷高阶的结界术法为报,我家姑爷已经说了,如果三日后见不到第三卷高阶结界术法,你们必将承受后果!”她的声音轻轻的,不紧不慢,却让那白家家主的脸色一下苍白,瞪着一双眼睛看着那血布,气得说不上半句话来。

    本想着送来两卷结界术法,再看看他们是不是真的如芷儿所说的那样是可以拉拢的高手,谁知竟然和他们打起来了,现在更是看到了这张用血写下的承诺,这、这若是他交出结界术法,只怕他的白家的脸会因此而丢尽了,此时心下又恨又怒,却拿他们没并点办法!

    墨成轩沉着脸,道:“紫衣红衣送客!”

    “是!”两人应了一声,走上前不到那结界前面:“白家主,请吧!”看来,结界之城的人也不过如此,只会躲在结界里面吗?

    白宏展深深的看了他们一眼,目光中浮现了沉思,双手一动,低喃了一声便解开了结界,大步的往外走去。

    “这一大早的就给我们来这么一出,看来那个女人还真的是对你倾心不已啊!这么快就对她父亲表明心迹,让他父亲上门来给她说亲。”霍逸戏谑的睨了冷绝辰一眼,在一旁的座位上坐下。

    洛少翔沉思了一会,道:“不过,这白宏展的实力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强,在我们这么多人当中,想必只有辰能战胜过他,而我们若是与他交手,估计占不到半点便宜。”

    “嗯,昨晚打听回来的消息也说了,这个白宏展的实力并不弱,白家分两支,一支是主家,也就是白宏展,另一家是白宏展的弟弟白宏辉,白宏展住在东城主家,白宏辉则在西城旁系,听说白宏展的结界之术与白宏辉不相上下,不过在战斗的技能中白宏展略胜一筹,更是深得白家各个主干的支持,所以这白家的家主一直是由他当着,在这结界之城东边的人中,少有家族敢与他对持。”

    蓝无极一边说一边沉思着,想着刚才他结出结界的速度,那极快的速度在攻击击向他的时候便已经设定下来,攻击的气流也全都被反挡在外面,根本伤不到结界里面的人。

    “对了,我也打听到一个消息。”凤歌走上前,说:“昨晚我和雪衣几人出去转转时,从当地的百姓口中听到的八卦消息,很邪门的,你们知道是什么吗?”她半眯着美目笑看着他们,想让他们都猜上一猜。

    “是什么你就快说吧!不说我们哪知道。”颜沐白了她一眼,转而看向了身边的红衣:“红衣,是什么小道消息?”他一脸兴趣的看着她。

    “我也说不上来,让凤歌说吧!她听得仔细,知道得清楚。”红衣笑说着,看向了对面的凤歌。

    “是一种叫鸳鸯扣的东西,这鸳鸯扣可不是饰品,而是咒!”凤歌说着,见众人的注意力都放在她的身上,这才一脸神秘的接着说:“这我也听当地的一些妇女说的,他们说白家有一种秘术叫鸳鸯扣,如果念动了咒,男女的血混在一起,那双方就一辈子也离不开对方,这是一种专门用在男女身上的术法,诡异得很,那些妇人还告诉我们,这术法是当年白家的祖先看上了一名男子,强行用在那名男子身上,这术法一旦下了就解不了,而且中了术法的男女都不得有异心或者出轨,听说是生死同命。”

    她们为了打听消息,特意与城中那些妇女闲聊,出于八卦的心理,女人的话题总比那些男人的多,知道的也不会比那些男的少,所以才让她们挖出了这极少人知道的事情。

    听到她的话,冷绝辰目光半眯,这天之痕还真的有很多他们所不知道的东西存在着,连那样诡异的术法都存在着,还会有什么是他们所不知道的?子情如此在这天之痕已经这么久了,可曾遇到什么难以应付的人或者?

    心下想着,越发的希望能尽快的找到她,至少,在对敌之时,他也可以与他携手应战!

    颜沐怪叫了一声:“哇!竟然连这样邪门的东西也有?听着还真有几分可怕。”

    “呵呵,你怕什么,要这是用在一对真心相爱的男女身上自然是起不到什么作用的。”蓝无极笑说着,伸手搂住了身边的凤歌,对她说:“除了这个之外,你们还打听到什么消息?”像这样的事情,确实是他们打听不来的,八卦的事情永远只是女人的话题,男的顶多就是说上几句,知道的并不如女人那般清楚。

    “还有西城那边有一个端木家族,听说在这里面的地位也是属于一等一的,上大家族,不过最近似乎在闹内讧,一些百姓是这样说的,我们没去仔细打听,不过,这结界之城的人竟然是不能杀人的,说是杀人会有不幸降临,总之说得很是邪门。”

    “不能杀人?那个叫白芷的女人杀起人来可一点也不手软,虽然说对方是杀手,但我也没见她有手下留情。”司徒南陵双手抱着胸膛说着,一脸的漫不经心。

    “兴许是人家不信这个邪呗!”颜沐笑嘻嘻的说着。

    雪衣看了他们一眼,轻声说:“不过他们自己不能动手杀人,却能让人代杀,像这结界之城中的很多大家族,家里面都有着暗卫的杀手,他们都不是结界之城本地的人,而是外面以重金请来的。”

    “对,我们打听到的消息中也有说,那些人以结界之术捉住了人,然后再让别人动手杀。”

    雪柔走上前,美丽的容颜上带着一丝凝重的说:“我觉得,对这白家我们得多留一份心眼,这结界之术是我们所不熟悉的,我们的强项在战斗方面,而他们对结界的精通是我们无法估计的,要是真的动起手来,我们也占不到什么便宜。”

    “那里有两卷高阶的结界之术,大家先看看,尽快的掌握其中的奥妙,只有这样才能更加确保自身的安全。”冷绝辰沉声说着,对外面守着的追风说道:“你去城中打听一下,看有没精通结界之术的当地人,若是有,请他回来讲解。”

    “是!”追风应了一声,迅速的往外面而去。

    霍逸拿起那两卷结界术法,便对他们说:“这个你们先看,这个我拿去后面和血狼成员他们一起琢磨,如果谁先悟出了其中的奥妙,就跟大伙说一声,这样一来能尽快的掌握到手。”

    “嗯,好,就就么办!”众人点了点头应着。

    另一边,回到白家的白宏展气得毁了不少东西,怒骂着底下的人,发了很大的脾气,白芷听到后快速的赶去大厅,一进大厅便见里面的氛压抑得惊人,而她爹爹更是一脸怒气的坐在那主位上,双手紧紧的拧成了拳头,一脸的恨意!

    “爹爹,出什么事了?”

    听到这声音,白宏展抬起了头朝她看去,眼中尽是愤怒的火焰,他嗖的一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大步的往前走去,来到她的面前大手一扬。

    “啪!”

    清脆的一声巴掌声在这大厅中响起,惊得外面的护卫丫环们不敢上前,只听白芷痛呼一声,整个人被这一巴掌抽倒在地上,半边脸也蹭蹭蹭的肿了起来,她抬起头,满眼受伤的看着他,不可置信的低喃着:“爹爹,你、你打我?”

    ------题外话------

    今天有事耽搁了。貌似太晚传了,汗…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