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379.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四十六章 子情抵城
    “哼!看来我是太纵容你了!才让你这样的放肆!”白宏展在外面吃了一肚子的火气,一看到她,想到这一切都是她引起的,自然是没好脸色给她看。

    “爹爹,我、我……”她红着眼,只觉心里委屈得紧。

    白宏展指着她怒骂着:“你是白家堂堂的大小姐,竟然给那些人写下血书以示承诺,三卷高阶结界术法,如果能结交那些人倒还算值得,可那些人根本压根连与我们结交的心都没有,甚至出言侮辱,就是因为你,我今天这张老脸算是丢尽了!”

    “爹爹,我、我当时也是没有办法……他们那些人说了,如果当时我不那么做,他们根本就不会救我们,而在那一条路上我们又中了药,如果没有他们的保护,只怕根本无法活着回来,爹爹,芷儿知道错了。”她咬了咬唇,眼中盈着泪水,似只要睫毛轻轻一眨就会滴下来一般。

    再怎么说也是他捧在手心里的女儿,看着她在他的面前跪下,美丽的脸上挂着泪水,哽咽的说着,心下也生出了几分的无奈,这女儿是他的骄傲,平时连多声说她都不曾,可今天他却动手打了她。

    看着她半边红肿的脸,他叹了一声,挥了挥手:“起来吧!”他往座位上坐下,看了那缓缓从地上起来的女儿,想着今天去那里所受的气,便说:“你是我的女儿,白家的大小姐,是我们家族的天才,我是绝不会让你嫁给一个已经成了亲的男人的,于是,今天我拿了两卷高阶术法过去,想去看看他们到底是怎么样的人,在见到那名叫冷绝辰的男子后,我便改变了主意,问那冷绝辰对你可是有意。”

    听到这话,白芷微怔的看着他,没想到她爹爹会那么做,这么说,他已经把她的心意告诉他们了?

    “那他怎么说?”她有些急切的问着,心下带着莫名的紧张。

    说起这事,白宏展心下的怒火又涌了上来:“还能怎么说?他们说你只配嫁给那蹲在外面的乞丐!那些人,一个个的出言侮辱,气得我动起手来,却不想那冷绝辰一动手,那股暗劲之大是我所不能抵抗的,要不是有金罡罩护着,只怕此时已经身受重伤了!”

    白芷心下一凉,其实她早该想到的,以他那冷峻的性情,又怎么可能会对她有意?如果真的对她有意就不会出手伤她的爹爹了,没听到她爹爹亲口说出这话她还不愿相信,现在听他亲口说出,心下存着的那一丝期待也给破灭了。

    她是这东城有名的天才人物,她在外面的名声极佳,她拥有美丽的容貌,惊人的天赋,雄厚的家世,为何那冷绝辰却依旧不将她放在眼里?难道,难道她真的比不上他的那个女人?

    不!不可能!她对自己很自信,绝对不可能会比不上任何一个女人的!冷绝辰,他一定必须得是她的男人!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她绝对不会罢手的!

    半敛下的眼眸中闪过势在必得的光芒,衣袖下的手紧紧的握进了拳头,一遍遍的在心底对自己说着,她想要的,绝对会弄到手!

    “爹爹,你咽不下这口气吧!”她抬起了头,看着她的父亲,声音冷静中透着狠厉。

    白宏展看着这突然变了气势的女儿,微怔了一会,便问:“你想怎么做?”他这女儿绝不是吃素的,结界之城中鲜少有人敢打破规距而杀人,但她却有胆子那样做,足以见请她的心思与性情并非表面那般的无害!

    “爹爹,冷绝辰是一名强者,更是一名王者!世上没有人会不喜欢一名强者,女儿也不例外,女儿想要得到他9得请爹爹帮忙。”她拭去了眼中的泪水,既然打定了主意,那就没有后退的余地!

    “我帮不了你,他们那些人的战斗力十分强大,主攻占斗并不是我们的强项,若是与他们动起手来,我们也顶多只能与他们打成个平手,而想要他们成为我们的人,只怕用强的根本起不到效果,再说,我一提起把你嫁给他,他们那一伙人一个个都像只剌猥似的竖起了剌朝他射来,就那情况看,你与他根本没有可能。”

    这一点他还真的奇怪,一般来说,没有男人会拒绝这样的美事,更何况还是一名实力强硬的强者,三妻四妾更是十分平常,而当他的话一说出口时,那些人一个个的脸色都黑沉下来,让他很是费解。

    他知道冷绝辰的女人没跟在他身边,那些人一致的冲着他发难,难道是冷绝辰的那个女人真的那么值得他们护着?

    “明的不行,我们就来阴的!”

    “怎么说?”白宏展看着自己的女儿,似乎这才第一次认识她似的,怪异的目光不禁打量着她,若非亲耳听见真的很难相信这话是从这一直在人前表现得温婉大方的女儿口中说出来的。

    白芷并不知道她爹爹心下在想什么,只是把自己心中所想说了出来:“爹爹难道忘了,我们家族的秘学中有一种叫鸳鸯咒的,只要中了鸳鸯咒,不管他愿不愿意,他都得成为我们的人!”

    “你是说,要对他用鸳鸯咒?”白宏展有些诧异的看着她,那鸳鸯咒可是非同一般,不能儿戏的。

    “对,也只有这样,他才能成为我们的人。”白芷坚定的说着:“爹爹,他拥有强大的实力,又不是我们结界之城的当地人,若是我们能让他成为我们的人,势必在不久的将来一统结界之城!到时候,就算是结界之城中的那几个大家族也将奈何不了我们,甚至得以我们白家为首,听我们白家发号司令!爹爹,这不正是你所想要的吗?”

    白宏展微皱着眉头,有匈疑:“可是……”

    “爹爹,没有什么可是的,成大事者,向来都是坚决而果断的!”

    “可是,我们对他们到底是什么来头还没摸清楚,这样蓦然下手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我们无法估计,以他们的身手与气场来看,想必一定是来自于大家贵族,若是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我只怕到时不仅我们父女两下场悲惨,甚至还会连累到风家。”从他父亲过世开始就是他一直在打理着风家,他对风家的一切都有着无法取代的感情,这里是他的成长地,是他守护的地方,也是他一生的梦想,正因为如此,他不敢轻易做出决定,生怕会害了风家!

    闻言,白芷急切的说:“正是因为如此,我们才更应该把他们变成我们的人啊!”

    “行了,你出去吧!让我好好想想。”白宏展微拧着眉头,挥手示意她出去。

    本还想再说点什么,不过到最后她也只能将到嘴边的话语给咽了回去,转身便往外走去,回头看了她爹爹一眼,见他一脸的沉思与烦燥,她心下也焦急不已。

    只有说服她爹爹,她才能学到鸳鸯骂的术法,也只有这样他才能把他留在她的身边!

    两日后的下午,太阳渐渐的往西边落下之时,一身白色衣裙的子情正带着天龙和沈良段五两人从结界之城的西门进来,出色的容颜,飘逸的身姿,她一出现在大街上便吸引了大部份人的目光,美人见多了,但像她那样美得绝尘的女子却少而又少,过往的行人,男子们惊艳的目光,女子们羡慕的眼神,纷纷的落在她的身上。

    “那女子好美,不知是打哪来的?”

    “是啊!美人见得多了,却极少见到这样的,真是出色,看那气质估计是大家贵族的小姐。”

    “那是一定的,你们看她身后还跟着两个实力不俗的护卫呢!不过那个蓝头发的男子长得真奇怪,竟然连眼睛都是蓝色的,真是少见。”

    “也许是幻兽幻化的,我常听有的人说不少大家族中的少爷小姐身边的幻兽很是强大,强大的幻兽自然能幻化成人形了。”周围的行人小声的说着,打量的目光落在他们一行人的身上,虽然女子长得飘逸若仙,但却没人敢上前去搭话,他们都知道这样的女子是不好惹的,不能轻易的得罪。

    子情几人走在大街上,对那些人的话语充耳未闻,走着自己的路,让他们去说着。

    “小姐,我们是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吗?”段五上前问着,见这结界之城的人还真不是一般的多,走在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看得出有的是当地的,也有大部份是外地的。

    走在前面的子情淡淡的点了点头:“嗯,找个客栈休息一下,明天再作打算。”

    “前面那里似乎有一间,我们去问一下吧!”沈良指着前面的客栈说着。

    “天龙,你不要乱跑。”子情有些无奈的看着那到处乱窜的天龙,虽然化成为成年男子的模样,但那心性却是跟孝一般,竟然是见到什么有趣的东西就凑上前去,真叫她无语。

    “嘿,女人,你快过来看看,这个是什么?”天龙指着那被小贩拿着叫喊的糖葫芦,一脸的感兴趣。

    “那叫糖葫芦,孝吃的。”

    “女人,我也要吃。”天龙来到她的身边,拉着她的衣袖一脸笑意的看着她。

    听到这话,子情嘴角微抽,自从这个天龙跟在她的身边,她就总感觉她像是它娘一般,事无大小总是跑来跟她说,惹了麻烦也得她帮它处理,要买东西吃也得让她买,她不由暗叹了一声,问:“我不是给了你钱了吗?你想吃就去买,不必跟我说。”

    他挠了挠头,想了想:“钱?钱我刚才都发给那些小乞丐了啊!没了。”说着,两手一摊,表示全用完了。

    沈良听到这话后,不禁怪叫一声:“天龙,你败家啊!小姐给了你那么多你全给发给小乞丐了?”这家伙,他怎么还不知这么有同情心了?

    “行了,拿去吧!”子情无奈,从身上拿了些碎银子给它。

    天龙咧嘴一笑,拿过银子后便往前跑去,不一会手里拿着几串便回来了:“给,一人一串,我比你们人类够意思吧?”

    “我不吃这个。”子情说着,继续往前走。

    沈良和段五怪异的看了它一眼:“我们也不吃这个。”让他们两个大男人拿着串孝子吃的玩意儿在吃,那不得笑死人?他们可不干,这东西就是吃,也不是当着大街边走边吃的。

    “不吃?不吃算了,浪费我一片好心。”它收了回来,走到前面见看前面有几个孝,便把手里的糖葫芦递给了他们,又有些怪异的回到子情身边说:“奇怪,我给了那东西给那几个孝,他们竟然叫我哥哥?”

    “呵呵,当哥哥感觉怎么样啊?”沈良问着。

    “没怎么样,我告诉他们,我不是他们哥哥。”他扯了扯嘴角说着,又咬了一口手中的糖葫芦。

    几人听到它这话,已经见怪不怪。见已经来到了客栈门口,便跟着子情往里面走去。

    “掌柜,来四间客房。”子情来到柜台说着。

    “这位小姐,真的不好意思,我们小店客满了,现在没房,不如你们到前面去看看吧!”掌柜看着面前气质出众的子情,歉意的说着。

    “嗯。”子情淡淡的点了点头,便带着他们外走去,继续往前走。

    这结界之城以东西南北四城而区分,人口约在八十多万这个度数,再加上外地的一些人,可说是天之痕中人口最多也是最大的一个城镇,现在太阳快下山了,估计夜宿的人也多,客栈还真不太好找。

    “我们先去吃点东西吧!”今天为了能在太阳下山之前到达,他们几乎一天都还没吃东西。

    “是。”沈良和段五应了一声,恭敬的跟在她的身后。

    因太阳西下,有的酒楼已经挂起了灯笼,咋一看去很是好看,正新奇的朝周围打量着的天龙拉了拉身边的子情喊着:“这边这边,女人,我们上这吃吧!这个楼比那些好看多了,估计里面的东西也好吃一点。”

    几人顺着它的目光看去,只见一座两层的阁楼门外挂着几个灯笼,阁楼的门面装饰得鲜艳美丽,一条红色丝绸半垂落的在阁楼中间形成了波纹的形状,上面还有着点点美丽的光芒,仔细一看,能看出那些一点点闪烁着的莹光是来自于羽虫,再往上看,一块金漆牌板上面写着醉香楼三个大字,而往一楼门口处看,两名衣着暴露的妖娆女子在门口处笑迎着客人,从这门口进去的,无一不例外,全是男人。

    沈良和段五半敛下眼眸,嘴角微抽,这天龙还真会挑地方,竟然挑个青楼说要去里面吃东西?在那样的环境下,它能吃得下吗?

    “那里不是我们去的,到别处。”子情淡淡的说着,继续往前走。

    谁知天龙却不依了,像个闹脾气的孝似的喊着:“我不要!我就要去那里吃东西,明明那酒楼比较好看,为什么不去那里吃?女人,你是不是怕里面东西太贵了?没关系,我这里还有钱。”它晃了晃刚才买糖葫芦剩下钱眼巴巴的看着她。

    “那里不是酒楼。”

    “明明就是酒楼,你看,那些人都往里面进去了。”它指着那些汉子说着。

    沈良和段五见状,也跟着说:“天龙,那里真的不是酒楼,要不这样吧!我们去前面看看,前面应该就有酒楼了。”说着,拉着它就要往前走。

    “我说你们怎么了?干嘛近的不去偏偏去远的?我就要去这个酒楼!”它赌气的说着,甩开了他们两人的手大步的往前走去。

    子情无奈的看了它一眼,本想告诉它那里青楼,不过估计它这只上古圣兽常年呆在那神秘之境,也是不知道什么是青楼的,说了出是白说,当下便对他们两人说:“你们跟着它吧!别让它惹事了。”

    “小、小姐,你让我们跟着天龙?它可是去逛青楼,没必要我们也进去吧?”青楼是什么地方?他们进去了不得让女人缠住抽不开身嘛?他们可不敢进去。

    子情瞥了他们两人一眼,淡淡的声音带着一丝笑意的说:“你们两个大胡子,估计女人见了也会避而远之,应该不会有人敢靠近你们的。”这两人,留着这胡子也不刮掉,不过这样一来,看不清他们胡子底下的面容,那把黑胡子更是给他们两人添了一股粗犷的野性,一般人哪里敢靠近他们?

    听到她这话,两人哭笑不得,见那天龙还真的大摇大摆的往青楼里面走去,不禁回头对她说:“小姐,那你呢?”

    “我去前面酒楼等你们吧!”她说着,谁知声音一落下,便听见了那天龙的咆哮声。

    “你们这些女人!快放开老子!滚开滚开,什么味道这么臭?熏死老子了!快滚远点!要不然老子让你们好看!”

    听着那狮子吼一般的大嗓门,子情无奈的轻叹一声:“走吧!去看看。”它还真的不让她省心啊!这会又在里面弄出什么事情来了?

    ------题外话------

    晚上有个二更。不过,估计会晚点上传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