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382.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四十九章 鸳鸯咒应现
    白夫人笑着对他们说着,示意她带他们下去休息。

    “墨姐姐,我们走吧!我带你们去休息,我给你们挑个最好的院子,嘻嘻,来。”她上前挽着她的手拉着她就要往外走去,不过子情脚步微顿,回头对他们说了声:“那我们就先去休息了。”

    “呵呵,墨小姐把这里当成自己家里就好,缺什么让钰儿给你们送过去。”白宏辉笑说着。

    “好。”子情轻声应着,这才与他们一同往外走去。

    夏浩宇见他们走了,这才开口说:“世伯,伯母,我就先回去了。”

    白宏辉点点头:“浩宇,你就跟你爹说一声,就说明晚我设宴请他过来,你们说得不错,这墨小姐确实不是一般人。”

    “好,我会的,告辞。”他抱拳说着,这才转身往外走去。

    待他走后,白夫人若有所思的问道:“老爷,那蓝头发的那男子,怎么会生得那般奇怪?”

    “夫人是觉得他有可能是幻兽幻化而成的?”

    “难道不是?”

    白宏辉目光微闪,沉声道:“我也看不出来到底是不是,不过世间奇人甚多,这还真不好说,好了,我们回院吧!总而言之,这墨小姐我们得以上宾招待就是了,切不可待慢了她。”

    “嗯,这我明白。”她笑着应了一声,这才与他一同往外走去。

    次日,在结界之城的东城,白家主家中,白宏展拿着那一卷高阶结界术法看了看,对面前的女儿说:“你真的决定那样做?你可知如果真的用鸳鸯咒的话,一定得万分小心才行,如果不小心用到了别人的身上,可是没法解的。”

    “爹爹,你放心,我绝不会出错的,只要他中了鸳鸯咒,一定就会成为我们的人!”白芷美目中闪过坚决的光芒,想着那已经背下的鸳鸯咒,又想到那冷峻的男子,心中又是激动又是期待。

    没有人违抗得了鸳鸯咒,哪怕是一名实力强硬的强者,也不例外!

    白宏展看了她一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半响这才把手中的高阶术法拿给她:“既然你都决定了,那给你吧!希望真的如你所说的一般,用鸳鸯咒可以让他成为我们的人。”

    一个实力强硬的后台,那是绝对具有诱惑力的,他虽然心下也担忧着,但却也期待着。

    “爹爹放心!”她接手那卷结界之术,紧紧的握在手中。

    另一边,别院之中,墨成轩一众的人齐聚一堂,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按照日子,那白宏展今天必需把另外的一卷高级的结界之术送过来,不过,却是一点动静也没有。

    “既然他们不自己送过来,那我们就上门去看看如何?”君邪宇晃着手中的扇子低低的笑着。

    “就是,说过的话竟然敢不兑现,怎么都得给他们一个教训!”颜沐也开口说着,那可爱的娃娃脸上带着几分愤怒的神色,像对方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似的。

    冷绝辰看了众人一眼,沉声道:“三天的期限已过,我们直接去白家看看吧!若是他们无法给个交待,那是说不过去的。”低沉的声部一落下,他便站了起来。

    “好!我们就去白家!”霍逸也站了起来,表示同意着。

    蓝无极站了起来,说:“这样吧!我们几人去就行了,其他的人留在这里,那白家的人精通结界之术,人去多了也是没什么用的。”

    “嗯,霍逸和无极以及君邪宇随我去就行了,其他人都留下吧!”冷绝辰开口说着。

    “我们也要去!”颜沐皱着眉道,猛的站了起来。

    蓝无极看了他一眼,便说:“你们留下,血狼他们都在修学结界,你们也好在一旁看着,指点一下,让他们尽快掌握。”他们能靠的只有自己,所以得努力才行!

    “走。”冷绝辰沉声说着,衣袖一拂,便大步的往前走去,身后几人迅速的跟上。

    “你们要小心一点。”墨成轩在后面说着,跟着他们走了出来。

    然而,当他们来到院子门口处时,却见白芷带着几名护卫往这边而来,看到她,众人目光微闪:“没想她倒是来了,我还以为就会是把东西拿过来,也会是她才子拿过来呢!”

    “呵,这女的脸皮倒是挺厚的,竟然还好意思出现在我们面前。”君邪宇冷笑了一声,半眯着眼睛盯着那往这边而来的白芷。

    冷绝辰深邃的目光不带一丝感情的落在那白芷的身上,那神色,让人看不出他此时到底在想什么,因看到她来了,他们也没再往前走,而是直接的站在院子门前,那门前一旁的几个乞丐一看见他们那一个个出众的男子站在那里,眼睛都看直了,若是换成了平时一定上前讨上几个钱,不过那些人身上的气息太过强大了,直叫他们不敢上前。

    带着人往这边而来的白芷看到了那站在最前面的冷绝辰,心头微跳了一下,分不清到底是紧张还是惊慌,只知自己的手心隐隐的渗出了汗水,她强自镇定着,一步步的往前走着,来到他的面前时露出了一抺得体的笑容:“白芷见过冷公子,让冷公子久等了。”

    “东西可拿来了?”

    “最后一卷高级的结界之术已经带来了。”她开口说着,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

    “追风。”冷绝辰沉声唤着,示意身后的追风上前。

    追风见状,大步上前,来到白芷的面前道:“既然带不了,那就把结界术法交给我!”

    白芷微微一笑,像是知道了他一定不会亲自接手的一样,抬眸对他们笑说:“只不过这一卷你们都无法拿着,可能得由冷公子自己上前才行。”

    “这是为何?”身后的颜沐开口问着,以为她是要玩什么把戏。

    “是这样的,我爹爹不愿把这卷结界之术给你们,所以在上面施了术法,一般人拿了根本无法接住,甚至会被这上面设下的术法所伤,所以只能由冷公子亲自接手。”她说着,看着他们又道:“我是偷偷拿出来了,但我无法解除上面的术法,所以……”她的意思很明显,想要这卷术法,那就得由冷绝辰亲自相接。

    “哦?是吗?我倒是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术法竟然有此能耐。”冷绝辰勾辰冷笑着,走上前来到她的面前:“拿来吧!”他倒要看看,这结界之城的术法到底有多厉害!

    白芷眼中飞快的闪过一抺欣喜,转眼又恢复如初,她以为没人看见,却不料那一抺的欣喜落入了冷绝辰的眼中,心下暗暗的提高警戒,看着她双手在身前结出印记,蓦然光芒一闪,一卷结界术法便凭空而出。

    “接着!”白芷沉声一喝,把那卷结界之术抛给他,同时双手在身手结出复杂的印记,口中喃喃的不知在低喃着什么。

    而冷绝辰见那结界之术朝他而来,便伸出了手接住,谁知当那卷结界术法落入他的手中之时,像是有什么尖锐的利器划过他的手指一般,一阵剌痛传来,几滴鲜血顺着手指滴落地面上,而在这时,白芷看到他滴入地面的鲜血时眼中浮上一抺喜色,当下划破她自己的手指把血滴落地面,双手迅速的画地为界,一股金色的光芒蓦然从地上而起。

    看到这一幕,冷绝辰眉头忍不住的一皱,几乎是出于本能,他手掌心运气,猛的一抬手以掌风吸来了不远处的倚着墙角而睡的乞丐,在那乞丐的惊呼声中,他划过了乞丐的手臂,鲜血飞溅而出,洒落在白芷滴落地面的鲜血之上,同一时间以气聚之为剑,猛的击向了他滴落在地面上的几滴鲜血。

    “砰!”

    只见砰的一声响起,他滴落在地面上的几滴鲜血随着气流的爆破而消失得无影无踪,相反的,那乞丐的鲜血与白芷的血却因那层光芒而紧紧的相溶在一起,在半空中相互溶合着,混合着那股金色的光芒而升起,这一切,快得令人无法反应过来,冷绝辰那一连窜的动作几乎没人看清他是怎么做成的,当那白芷从震惊中回过神时,那名乞丐已经被冷绝辰丢在白芷的身前脚下,也在这时,从地底下升起的一股金色光芒形成了一个奇特的印记将两人紧紧的圈在一起。

    “不!”

    尖锐的惊叫声带着不可置信与惊恐从白芷的口中传出,看着那交汇在半空中的鲜血,看着那从地面浮起的印记,她惊了,身体猛的一颤抖,像发了疯一样的往圈外跑去。

    “不!我不要!我不要!”

    惊恐的尖叫声引来了无数人的围观,周围的行人渐渐的聚拢在一起,看着那奇怪的一幕,指指点点着,当看到那往圈往奔跑的白芷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拉回了那个金色的印记圈中时,她在不停的挣扎着,但却无法逃离那一股束缚,当金色的光芒从她的身上和乞丐的身上的拂过时,像是完成了一个神圣的仪式一般,金光蓦然飞溅而开,而那两人汇聚在半空中的鲜血也咻的一声注入了他们两人的身体里,当鲜血注入时,原本不知到发生什么事的乞丐和挣扎着的白芷同时昏死了过去,一动不动的倒在地面上,随着光芒消失,地上的那个古怪的印记也随着消失……

    看着那个印记的消失,看着那个仪式的结束,墨成轩众人心上不禁浮上了一股后怕,是的,后怕!就在刚才那印记消失之时,他们分明看到了那印记里面的两只鸳鸯以扣相连的在那白芷和乞丐的身下消失着,那该死的女人!竟然敢对冷绝辰动用鸳鸯扣!他们真的不敢想象,如果刚才他没有及时的把他的血从中击毁,又让那乞丐代替后果会是怎么样……

    被这一幕震到的,又岂只有他们,就连冷绝辰自己也在看到那鸳鸯咒时心头一惊,他看到那个女人眼底莫名的欣喜,心下

    多留了一丝的警戒,所以才会在看到她划破她自己手指时迅速毁掉自己地上的几滴鲜血,再用那乞丐代替,他当时根本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想要干什么,只知道她绝对没什么好事的,她想用他的血,他更是不能让她得逞!却没想到,竟然是鸳鸯咒!

    如果听到凤歌她们从外面打听回来的消息,他会觉得也许是夸大了,但是刚才,那个女人惊恐的尖叫着要逃离,却怎么也没能逃出那个印记当中,那就像是一个天地规则一般,咒语一旦念出就没有悔改的余地!

    真不敢想象,如果刚才他没用那个乞丐代替,此时自己会是怎么样……

    “他们那是怎么了?那个不是白家的大小姐吗?”

    “是啊!怎么会在这里了?那些人又是什么人?刚才那个光芒到底是什么结界之术?我们怎么没见过?”

    “我刚才看到那那地上的印记上面有两只金色鸳鸯用扣相连着,那难不成就是白家的秘术鸳鸯咒?”一名汉子震惊的呢喃着,他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却让周围的人都听到了。

    “什么?鸳鸯咒?不是吧?这白家大小姐用鸳鸯咒想要干什么?”

    “鸳鸯咒能干什么用脚指想都想得到,你们看些男的一个个那么出色,指不定是哪个大家族的公子少爷,估计是这白家大小姐看上人家了才会用鸳鸯咒,不过这回她可就真的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你们看,那白家大小姐竟然与一个乞丐一起中了鸳鸯咒,那白家大小姐要家世有家世,要美貌有美貌,这乞丐倒是艳福不浅,竟然碰到了这样的好运。”

    颜沐在听周围的那邪后,大步的上前,一抬脚狠狠的就对着白芷的肚子踹去:“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敢用这样的见不得人的手段!”

    “砰!”

    重重的一记重踢传出,那昏死过去的白芷被一脚踢飞了十几米,整个身子在地上擦过,周围的众人惊的猛的往外退开,只见原本昏死过去的她痛哼了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整个人也悠悠转醒过来,而最奇怪的是,那名原本还在被周围的众人说艳福不浅的乞丐无端的也喷出了一口鲜血,整个人如煮熟了的虾子一样卷缩在地面上,那几个跟着白芷而来的护卫,早在白芷的鸳鸯咒形成之后便已经惊得往白家跑去禀报。

    周围的众人更是心惊,那一脚得用了多大的力道?竟然能把人踹出十几米之外?那些人到底是什么人啊?这白家的大小姐一向在这东城中有着良好的形象,又怎么会说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可是,那鸳鸯咒也确实是他们所看见的,白家的鸳鸯咒他们不懂得怎么运用,但是曾听说过,咒成之时印记里面会浮鸳鸯系扣,刚才那一幕,他们还清楚的记着,绝不会有错,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哼!这女人,我也给她来几脚!”

    一身性感红衣的凤歌脚尖一点,飞身落在那十几米之外白芷的身边,看着那悠悠转醒正从地上爬起来的白芷,美目中浮现一抺冷意,只见她一脚狠狠的踩在白芷的肚子之上,痛得她惨叫出声。

    “啊……”

    “会痛吗?也不看看你是什么样的德性,竟然敢打他的主意?你要记住,他是成了亲的人了,而他的妻子,正是我的好姐妹,敢打我姐妹的男人?你是找死!”凤歌的声音一落,她猛的一抬脚重重的把她踢了回去。

    “砰!”

    “蠢女人!给我长点记性!”

    “啊……痛、好痛……”那乞丐嘴里又溢出了血迹,想要爬起来,却是浑身使不上力,猛的一个人影撞了过来,压在了他的身上,女人的身体,软软的压着他,带着香味的气息窜入鼻间,让他又惊又喜:“女人?”声音一落,双手更是猥琐的在女人的身上又摸又挰的。

    白芷虽然浑身痛得死去活来,但是神智却是清醒着的,当身下又臭又脏的乞丐竟然伸手在她的身上乱摸时,气急攻心,狠狠的抽了底下的乞丐几大巴掌。

    “该死的东西!”

    “啪啪啪!”

    原本刚苏醒过来的乞丐被这一打,又直接昏死了过去,普通人的体力不如修炼的,虽然颜沐和凤歌没有直接攻击在他的身上,但是踹在那白芷的身上同样起到效果,又被白芷狠命的抽打着,当下两眼一黑昏了过去。

    白芷抽打着底下的乞丐,但同样的感觉到自己脸上的火辣辣以及痛意,想到她竟然与这又臭又脏的乞丐结成了鸳鸯咒,眼睛不由哗啦啦的掉下来。

    “啊!啊!啊……”她不要!她不要!为什么会是这又臭又脏的乞丐?为什么!心下又惊又慌,不知此时自己应该怎么办好,一抬头,盈着泪水的美目在看到那冷绝辰冰寒骇人的目光时,更是止不住的打了个冷颤。

    朝周围看了看,众人那指指点点的声音,那轻蔑鄙视的目光一一的落在她的身上,第一次,她无助与惊恐在心底扩散着,一向典雅迷人的她,此时竟然落得这样的涂地,她怕了,她慌了,她后悔了……

    “鸳鸯咒?你竟然敢打这主意?”

    冷绝辰一步步的走近她,在他的身边,冰寒的气息直叫人无法直视,那股摄人的强大气息透着嗜血的冰冷,让周围的众人都能感觉到心生骇意。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