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384.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五十一章 子情的愤怒
    “都住手!”

    达到自己想要的目的,白宏展大声一喝,那所剩无几的黑衣人迅速的收回攻击退到他的身后,那那些白家的子弟也同时停下了手,再战下去他们也顶不住了,一连不停的结着结界,让他们的身体吃不消。

    “走!”

    他看了地上死去的人一眼,阴沉着声音一喝,让人带上了那乞丐一同往回而去,原本浩荡而来的一行人此时只剩没多久,甚至有的还受了不轻的伤,相扶着往回走去。

    “绝辰,答应他们明日决战,这样好吗?他们对结界的精通是我们所无法相比的,我担心明日不知还会出什么样的事情。”墨成轩严肃的脸上尽是凝重的神色,心下微叹了一声,也许当时没带上那白芷,也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果然,出门在外,还是少管闲事的好。

    “这白宏展的结界之术并不弱,刚才我的攻击注入了七成的功力,竟然也被他挡下来了,如果继续战下去就算伤得了其他的人也无法伤得到他,与其这样,倒不如应下他的挑战,我相信他一定会去请这结界之城精通结界之术的另外几大家族的家主相助,所以我们明日还有一场硬仗要打,不可掉以轻心。”

    “既然你知道他会去找帮手,为何还要应下这挑战?我们的人对结界之术都不精通,我担心明日有出意外。”

    冷绝辰露出了一抺笑意,说:“这天之痕到底有多大根本没人知道,虽然有地图,但是有很多的地方并没画入地图当中,子情来这边已经一年多了,我们不知道她是否一定就在天门中,所以我想趁这个机会可以让我们的名声大扬,这样一来至少她会知道我们已经来了天之痕,至于明日之战,我们回去从长计议。”

    听到这话,众人这才知道他的想法,当下便点点头说:“放心吧!虽然他们的结界之术是很厉害,但是我们的实力也不弱,再说,我们现在手里有三卷高阶的结界术法,明日之战到底谁胜谁负还不一定!”

    “是啊!他说的也有理,如果我们可以在明日的挑战中取胜,那么我们的名声一定会大扬,就算子情远在某一个角落,相信也会听说这事情,这样一来,她就会知道我们也来了天之痕了!”颜沐笑嘻嘻的说着,全然忘了刚才的那份危险。

    君邪宇则拧着眉说:“那个白宏展的结界之术很强,尤其是那个什么暗光术,结出的速度和攻击之快竟然连我们都无法闪避,明日也不知他会找来什么样的帮手,所以我们不能不防。”

    “走吧!我们回去商量一下明日的事情。”蓝无极沉声说着,示意他们都回院子里面去。

    墨成轩见有的血狼成员受了伤,便对雪衣几人说:“你们帮血狼他们看一下身上的伤口,都给他们包扎一下。”

    “嗯,我们会的。”雪衣几人点了点头应着。

    随着他们众人往里面走去,周围的百姓也渐渐的散开了,而一些结界之城的护卫们则在众人散开之后把那遍地的黑衣人收拾了一下,抬起了那些尸体往城外而去。

    也因这一战,东城最热闹的话题便是今天的这一幕,无论是大街还是小巷,全都在议论着今日的这件事情,也因议论的人之多,这件事如同被风吹散的羽毛一般,迅速的在另外的几城中散开,更是传入了另外九个大家族的主事人耳中,听到了这样的事情,九个家族的主事人都震惊不已,不敢相信竟然会在结界之城发生这样的一幕。

    几个相交较好的家族家主在一收到消息后便聚在了一起,说起了今天的这件事情,一名中年男子负手而立,脸上露出凝重的神色:“今天东城白家主家发生的那件事情想必你们也听说了,你们怎么看这件事?”

    “真的是太不可思议了,我们结界之城的人一向都手不沾血,却没想到那白家的白宏展会对外地的人起了杀心,甚至不惜亲自动手。”另一名穿着锦袍的汉子语气中不掩惊诧之意,似乎没想到那一个人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一般。

    另一名男子开口道:“这也难怪,听说他的女儿,也就是白家的那个素有结界天才之称的白芷竟然被那一帮人给废了,他要是不动怒那才奇怪。”

    “啧!谁让他竟然把他们家的鸳鸯咒传给他的女儿?而他女儿也真的是嫌命太长了,竟然用鸳鸯咒去对付那个男的,我听说那个男的很厉害,而且他身后的人连同手下也全都非同一般,估计是哪个地方的大家族人员,惹上了不该惹的人,难怪白家现在成了这样,白宏展这个老匹夫也真的是气傻了,竟然还敢对那一伙人下挑战书,看来他是存心想毁了他白家!”

    “最近咱们结界之城的事情还真不是一般的多啊!端木家族现在正起内讧,现在白家又惹上了这样的麻烦,说不定再过不久又会发生什么了。”另外一名中年男子边喝着茶边说着。

    “不过能对付得了那白宏展,我还真好奇那一伙人到底是什么人?要知道哪怕是一些顶尖的强者,碰上了结界之术也只有认栽的份,这伙人倒还真行,竟然能让白家如此损失。”

    “你们信不信,那白宏展一定会找上我们?”最先说话的那一名中年男子看了下面左右坐着的三人,脸上带着一丝笑意。

    “我们四个家族平时跟他白家也走得不近,一向不怎么来往,他好意思找上我们?不太可能吧?”

    坐在左下方的那一名汉子想了想,沉声说:“这也不是不可能,跟白家走得较近的也就那几家,不过那些人会帮忙吗?我估计看热闹的倒会有,帮忙绝对没有,没人会喜欢惹上这样的麻烦。”

    “家主,白家主来了,说有急事要见您。”一名管家在厅外禀报着。

    听到这话,里面坐在主位上的那名汉子朗声笑了笑,对他们说:“你们看,我说说吧!他一定会来的。”

    “你还打算管这闲事?”底下的一名中年男子看了他一眼。因他们几人都是相熟的好友,平日里说话也很是随意。

    “看看他怎么说吧!那些人又没得罪我们,再说,我们可都是没动手杀过人的,又岂会去惹这样的麻烦。”主位上的汉子笑了笑,大手一挥,对管家说:“去吧!请白家主进来。”

    而在此时,另一边,西城中也接到了消息,西城白家旁系的白宏辉也听说了这事,正午时分,他正想着派人去问问到底是怎么会出了这样的事情时,主家那边已经派人过来。

    “二老爷,事情就是这样的,家主请你明天一定要去东城帮忙,那一伙人实在是欺人太甚了!大小姐现在跟活死人一样的躺在床上,能不能活过来还不知道呢!”被派过来的那人尽是说着冷绝辰那一伙的人不是,说他们如何的欺压他们,把他们白家的子弟杀害,又废了白家大小姐白芷,听得白宏辉脸色黑沉。

    “岂有此理!那一帮人到底是什么人?竟然如此欺我白家?”

    “我们也不知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只知道是外地来了,他们见人就杀,我们白家的子弟不少被他们杀死,家主请二老爷明日一定要到东城助一臂之力。”

    白宏辉微顿了一下,问“那他呢?他怎么样了?可有受伤?”虽然他与他大哥并不亲近,但怎么说也是他大哥,他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和族人被欺。

    “家主回到家后,让人把大小姐安顿后便出去拜访另外的几大家族的家主,希望明日能请到他们帮忙。”

    “嗯,我知道了,你回去告诉他,我明日会去的。”白宏辉沉声说着,挥手示意他离开。

    “那小人就先回去了。”说着,这才恭敬的向他行了一礼,转身往外走去。

    白宏辉拧着眉头一脸的沉思,白家怎么会惹上那样的人?对方到底是什么来头?敢与结界之城对着干,单单这一点就绝非平常人,他们结界之城极少伤人,亲手杀人更是从没有过,而听他们说,他大哥似乎被那一伙人逼出了杀意,甚至亲自出手,连暗光术都使上了。

    “老爷,想什么呢这么入神?”白夫人来到他的身边轻声问着。

    “还不就是今天听到的那事,说东城白家主家那边惹上了一伙不好对付的人,杀了不少白家子弟,明日又将与大哥在结界之台上战斗,我心下担心着。”他叹了一声说着,脸上浮上忧愁之色。

    白夫人了解的轻拍着他的手,温和的说:“我知道,结界之城的人向来大多数都是以和为贵,不会轻易伤人,而你更是如此,现在主家那边摊上了这样的事情,他又是你亲大哥,想必你心下也担心着,不过这样的事情担心也没用,顺其自然吧!”

    “我是担心,你也知道我们只精通结界之术,对于杀人的攻击什么的我们可是外行,自保可以,想要取胜却是很难。”

    “老爷,你不是说墨小姐的实力很强吗?她现在正好在我们家,我们兴许可以请她帮帮忙。”

    “请她帮忙?这事情可不是说着玩的,再说,我担心她未必肯帮忙。”

    “试试看吧!要是能请到她帮忙胜算应该会多点。”白夫人轻声说着。

    他点了点头,道:“嗯,今晚设宴夏兄也来,到时我一起说说看吧!”声音一落,他又问:“对了,博文怎么还没回来?他出去也有几天了,算算时间,应该在这两天到家才是。”

    “也许是路上有事耽搁了,不用担心他,他不是钰儿,什么事他自己都有主见与思考的能力。”

    “嗯,他要是回来了就让他来见我,对了夫人,你现在先命人准备晚上宴会的东西,记得得好好招待墨小姐,切记不可待慢了。”白宏辉不放心的交行着。

    白夫人笑了笑,说:“行了,这个我知道,墨小姐他们一大早便出门去了,没说什么时候回,不过晚宴开始前一定会到的,不用担心,至于夏家主和夏夫人已经让人去请了,这会应该就在路上。”

    “好,这样我就放心了。”他点点头,这才与她一同往里面走去。

    另一边,与天龙和沈良段五几人在外面的子情也听到了东城那边传来的消息,大街上的行人都在议论着,说是来了一伙很厉害的人物,把东城白家主家的大小姐给废了。

    “白家主家?那不就是跟这西城白家是一簇的吗?”段五开口说着。

    “结界之城的人以结界之术为精,他们的结界之术就连一些实力很强的人也做无法伤得到他们,身为白家的家主,结界之术一定更是众人之最,那一伙人也不知是什么人,竟然敢在这结界之城闹出这样的事情来,看来麻烦也不少。”沈良也开口说着,只见他声音一顿,看了前面的子情一眼,问:“小姐,听说那白家的人四处寻找帮手,这白家的二老爷估计明日也是会去帮忙的,要是他们请你帮忙,你可会帮?”

    与她相处久了,也知道一些她的性格,他们虽然以主仆相称,不过有什么问题或者想不明白的都会直接开口问出的。

    “我们不过只是过路的,这些事情又与我们何干?”子情淡淡的说着,问:“让你们打听的事情怎么样了?可有消息?”

    沈良摇了摇头道:“没有,一点线索也没有,都只说那是传闻,从没有人见过,我们问了很多人都无从下手。”

    前面的天龙放慢了脚步,回过头来对他们说:“那个白家二老爷不是这结界之城土生土长的人吗?你们直接问他不就得了,哪里用在外面打听,那样的事情,估计打听也打听不到的。”

    听到这话,两人朝子情看去,他们知道主子并不想向白家的人打听,要不然他们问起时就不会什么也没说了,只不过,天龙说的也不无道理。

    “我们去茶楼坐会吧!”子情说着,移不往热闹的茶楼一楼走去,打听去听听这结界之城的消息。

    天龙几人跟在她的身边,一进茶楼坐下,小二为他们倒上了茶水,点上了一些点心,几人便静坐着,时不时的聊上几句,而子情大部份的时间则听着周围众人的闲聊。

    “听说白家家主四处去请人帮忙,依我看,明日在结界之台上的决斗,结界之城的十大家族的家族都会到来,到时我们可得去看看热闹。”另一桌的一名汉子边喝着点心边说着。

    “就是,结界之城十大家族云聚,可不是经常能见到的事情,虽然从这边赶去少说也有好一段路程,不过看那热闹,值得!在结界之城可从来都没这样的事情发生,那一伙外地的人胆子也真大,竟然敢挑战咱们结界之城的人。”

    “虽说我们结界之城的人根本没动手杀人,但是若是汇合杀手同时出手,就算是再厉害的人,只怕也不会是我们结界之城的人的对手,更何况,这些对战的可是十大家族之一的白家家主白宏展!”

    子情喝了一口茶水,目光微闪,十大家族的家主都会去?那战斗的场面应该会很激烈,结界之城的人结界之术,她还没怎么见识过,倒是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去看看。

    几人在茶楼中坐了好一会,这才离开往白家而去。而在几人一走,茶楼中的众人言论的话题也转到了他们几人的身上来:“刚才那几人是什么人啊?那个白衣女子长得真美,看样子应该是外地人,还有那个蓝头发的男子,怎么生得那样奇怪?”

    “外面的世界,什么奇怪的人没有?蓝头发有什么好奇怪的?我上回听说一伙佣兵团在神秘之境里面是遇到了一个会喷火的孝,长着一头红色的头发,连眼睛也是红色的,厉害得不得了!”

    “真的?”

    “当然是真的,听说好像是神秘之境里面的仙子身边的圣兽,他们说在里面看到一名长得绝美的女子,脚踏轻风,墨发飞扬白衣纷飞,一眨眼却又消失了,不是仙子又会是什么?”

    茶楼中的众人感兴趣的围着新鲜和话题说着,而在另一边,回到白家中的子情几人,一进里面便听到大厅中传来的爽朗的笑声,听到了护卫禀报他们回来了,白钰彤和夏浩宇当即出来迎接。

    “墨小姐,你们回来啦,请进,我父亲也来了,正在大厅里。”

    白钰彤飞快的跳上前,来到她的身边笑盈盈的说:“墨姐姐,你们去哪里玩了?夏伯伯也来我家了,他和我爹爹正在说起你们呢!快进来快进来。”

    而在这时,大厅里的白宏辉和夏镇南也大步的走了出来,看到那几人时,夏镇南的目光自然而然的落在一袭白衣的子情身上打量着,见她气质淡雅出众,风姿卓绝,举手抬足间更是散发着一股飘逸尊贵的气息,那轻盈的步伐,那内敛的气息,一看便知是一名绝对的强者。

    “呵呵,夏镇南见过墨小姐。”他笑着拱手一礼。

    “夏家主无需客气。”她轻声说着,唇边带着淡淡的笑意。

    白宏辉见状,笑道:“来来来,里边坐下聊,别都站着。”说着,做出请的手势请他们里面上坐,又吩咐底下的人上茶。

    “墨小姐请。”

    “请。”她点点头,往里面走去,在位子上坐下,沈良和段五则站在她的身后,天龙则一派随意的在她的身边坐下。

    夏浩宇坐在他父亲的下面,而白钰彤则坐在夏浩宇的身边。

    “上回听小儿说是墨小姐救了他们,一直想要当面道谢,却找不到机会,这回来,我略备了一份薄礼,还请墨小姐可以收下。”说着,他双手一拍,外面走进了一名手里捧着木盒的护卫。

    夏浩宇走上前,打开了那木盒子,只见一股火红色的光芒拂过,一股参味在大厅中传开,他看着子情,道:“这是一条千年火参,我父亲一听说墨小姐来到了结界之城,便想着给墨小姐送上一份谢礼,希望墨小姐可以收下。”说着,拿过护卫手中的盒子,恭敬的递上前。

    “这太贵重了,我不能收。”千年火参,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见到千年火参,这千年火参的攻效与药用价值比起千年雪参一点也不差,甚至可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当年在古武大陆青山中,辰让追风给她送了根千年雪参,后来制成了很多救命的圣药,哪怕这这次是神秘之境里头,她虽然见到过火参,却没有一条是具有千年之久。

    而这一条,竟然比白大萝卜还要大上一圈,每一条根须都修长而没折断半根,通体火红,隐隐的能感觉到那股热量从火参上面散发而出,这可是极其少见的珍贵之物,他竟然就这样拿出来送给她?

    “哇!这东西可是好东西!我在神秘之境那么久都没看过见这么大的火参。”天龙眼睛冒上点点兴奋的光芒,凑上前闻了闻,又看了看,它的体质不能吃这个,要不然它就把这根千年火参给吃了!

    沈良和段五也看得眼睛都直了,千年的火参啊!那是怎么样的一个存在?其珍贵的程度可说是价值连城也不以为过,这夏家的家主竟然就把这么粗胖的火参送给他们小姐?啧啧,还真的是太大方了!

    听到了天龙的话,白宏辉和夏镇南父子目光微闪,朝天龙看了一眼。在神秘之境那么久?这蓝发的男子,莫非真的如他们猜测的一般,是一头幻兽?只是,普通的幻兽却是无法幻化成人形的,如果真的是幻兽,那得是多强大的幻兽?

    整了整心神,夏镇南开口说:“墨小姐,这只是我为了表达对你的谢意,死亡森林是一个怎么样的地方我们都很清楚,如果不是你救了他们,只怕他们也无法活着回来,所以请不要推辞。”

    还不等子情再说什么,只见她的身体蓦然闪出一道火红色的光芒,当光芒瞬间出现在大厅中,强大的上古神兽气息一现,大厅的气压瞬间低了下来,像是被什么压着一般,直叫人喘不过气来,而在那一股气流随着火红色的光芒消失之时,大厅的几人都因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而震惊得无法言语,当看到那个人形的孝一脸口水的盯着那千年火参时,更是惊愕万分。

    这、这是神兽?不!神兽的威压不止这样,似乎,似乎是上古神兽!

    这个认知一旦在他们心头散开,顿时惊得合不拢嘴,天啊!竟然真的是上古神兽吗?人形的上古神兽!不是成长期的,这叫墨清姿的女子,真的只是天门的一名普通弟子吗?

    蓦然,有什么在脑海里一闪而过,却快得让他们捉不住,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信息被他们所忽略了。

    “哇c大根火参啊!主人,主人,我想要嘛!”火龙抱着那根火参不放手,一脸垂涎的盯着火参又摸又闻的,一回头,期待的看着坐在一旁的子情,丝毫不知它这样冷不防的跑出来已经把另外的几人给吓到了。

    “这、这是?”

    子情有些无奈的看着那抱着火参不肯放手的火龙,这火参的属性与火龙相近,又是千年极口火参,难怪它会从空间中跑出来,不过这样一来,那他们几人的模样也知道是吓得不轻,当下暗叹了一声,说:“这是我的幻兽,火龙。”

    “不是幻兽,是上古神兽。”火龙纠正着。抱着火参转向了那因它的出现而惊得站起来的几人,眨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问:“这火参真的给我们?”这可是好东西啊!在神秘之境里也找不到这么大的,它真是赚到了。

    上古神兽?

    白宏辉和夏家父子以及白钰彤一脸的震惊:“上古神兽?竟然是上古神兽?”他们怔愣的看着那那长得跟人类几乎一样的孝,他竟然真的是幻兽幻化而成的?还是威力强大的上古神兽?

    夏镇南猛的回过神来,点了点头连忙说:“是是是,这是给墨小姐的。”天啊!真的是上古神兽啊!万兽之王,哪怕是一大群的幻兽出现在这里,只要上古神兽的一个威压,其他幻兽也只有趴着的份。

    “让几位见笑了,它就是这个样子的。”子情有些无奈的笑说着。

    “不不不,我们能有幸见到上古神兽,那可说是非常的幸运,没想到墨小姐竟然会有一头上古神兽,真的是太不可思议了。”几人连忙说着,一脸的惊叹之色。

    见火龙抱着火参也不放手,她只好说:“那这火参我就收下了,多谢夏家主的盛情。”吃人嘴软,拿人手短,既然收下了这东西,那也代表着将来若是有什么事情,她也得出上一分力,毕竟这可是价值连城的东西。

    “老爷,晚宴已经开始准备了,已经可以开席了。”厅外,白夫人走了进来,轻声说着,在看到那抱着火参的火龙时,眼中闪过诧异之色:“咦,这孝是谁?从哪里来的?”

    “呵呵,他的火龙,墨小姐的上古神兽。”白老爷回这神来,笑着说着,虽然他的面色已经恢复正常,但心下的震惊却是还一圈圈的往外荡开着,久久无法平复。

    听到这话,白夫人也是怔了怔,惊愕的看了火龙好一会,惊觉自己失态了,这才迅速的回过神来,笑着对子情说:“墨小姐,夏家主,请吧!晚宴设在了花园里,可以边吃边聊。”

    “墨小姐请。”夏家主和白老爷同时站了起来,对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请她先前。

    “请。”子情轻声应着,见他们不敢走在前面,便随着白夫人往外走去,天龙他们则跟在她的身后。

    白老爷和夏家主两人相视了一眼,这才往外走去。天色已经渐渐的暗了下来,花园中点起了灯,假山流水,鲜花小亭,在灯光的照耀下越发的美丽迷人。

    几只长方形的桌子摆放在周围,桌子上面已经摆上了精致的美食,食物的香味飘散着,让人胃口大开,天龙从来不顾礼节,它自顾的寻了个位置坐下,看着面前精致的美食,不禁一脸的欣喜。

    “墨小姐,让两位壮士也坐下吧!我都给他们备了位置了。”白宏辉笑说着。

    闻言,子情点点头,对他们说:“你们也坐下吧!”

    “是!”两人应了一声,这才走到下面的长方桌边坐下,而火龙则坐在子情的身边。

    “各位请随意,墨小姐,这些都是我特意命人准备的当地美食,你们尝尝。”白老爷笑着对他们说着,示意他们尝尝桌面上的美食。

    一众人边说边聊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夜色渐深,而他们桌面上的美食却是一样接一样的换上新的品种,一旁的侍女为他们倒上美酒,微垂着头静立在一旁侍候着。

    “墨小姐,请恕我唐突,因我白家今日惹上了麻烦,所以我想请墨小姐明日随我们去东城主家那边看看,我知道这件来应麻烦墨小姐,但对方的实力很是强大,攻击的杀力伤更不是我们只懂结界的可比的,我只想请到时如果到了危险关头时,墨小姐可以帮上一把。”

    一顿饭吃下来,子情也料到他会开口说出这个请求,当下,便说:“白家的事情我们也听说了,这本是你们结界之城的事情,我们这些外人不应干予,而我也不是喜欢多管闲事的人,不过我听说结界之城的十大家族的家主到时也都会去,所以也打算去看看,至于出手帮忙,还得到时再看看情况。”

    听到这话,白宏辉已经欣喜万分:“好好好,只要墨小姐可以去,这就已经足够了,我的兄长他已经去请另外的一些家族家主明日相助,如果他们能够应付得了,一定不会墨小姐出手。”

    “只是我有点奇怪,那一伙人到底是什么人?竟然会跟白家主家扛上了?”夏家家主沉声问着,似乎有些想不明白一个外地人怎么会在这结界之城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听到这话,白宏辉便把主家派来的人所说的话都告诉他们:“事情就是这样的,我也是从主家派来的人口中得知这样的消息,具体到底是怎么样还得明天过去看看才知道。”

    子情听到了他的话后半敛下眼眸,喝着杯中的酒水,心下暗自思索着。只听耳边他们不知在说着什么,隐隐听到他们说明日便起程往东城而去。

    月光如水,点点繁星跃上星空,漆黑的夜空随着那一闪一闪的星得点缀,美得让人窒息,宁静的夜空,轻风阵阵,空气中散发着阵阵的花香,让人的心不自觉的放松着……

    次日,清晨,白宏辉便带着众人起程往东城白家主家而去,子情几人自然的在其中,与他们同行的,还有夏家父子两人以及他们所带的人,只不过,当他们还没走出西城时,路经端木家族的门前时,子情在看到了那抺蹲在门口处的瘦弱身影时微微顿住了脚步。

    “白老爷,夏家主,我看到了一个熟人,你们先去吧!我随后就到。”她对他们两人说着。

    听到这话,两人点了点头:“好,那浩宇和钰彤留下等会给你们带路,我们就在东城见。”于是,他们带着族人先往东城而去,只留下子情几人和夏浩宇以及白钰彤在这里。

    “墨姐姐,你看到什么熟人了?”白钰彤看着来到她的身边左右看着,没看到有什么特别的人物。

    而夏浩宇的目光顺着子情的目光看去,见她落在那端木家族门口处的那抺跟乞丐一样的身影上时,目光微微一闪。

    “你们在这里等我。”她说着,便走上前去,来到那端木家族门口的一侧,看着那蹲在地上低着头的少年。这个在结界方面很是出众的少年,给她的印象还是很深刻的,只是没想到再见到他,他还是这一副乞丐一样的模样,以他在结界方面的修炼,不应该落得这样的待遇。

    “端木浩。”

    听到这声音,垂着头的少年抬起了头,当看到那站在他面前的白衣女子时,不禁怔了怔:“小姐?”跟在她身边那些人,自然而然的,现在看见她也叫小姐,只是,他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她了。

    “你怎么不进去?反而蹲在这里?”子情问着,目光落在他的身上,那身衣服他也不知穿多久了,脏得不能再脏,真不知他怎么会受得了。

    “他们不让我进去。”他有些黯淡的说着,垂低下了头。

    闻言,她看了看那端木家族的大门口,气派十足,两头石狮更让让这大门增添了一股威仪与堂皇。当时她听端木浩说,有人在围攻他们家族,不过到了结界之城后,她也听说了,并不是有人围攻端木家族,而是端木家族此时正在起内讧,也因此很多的势力都盯上了他们,准备找到机会便取而代之。

    不过,以端木浩的结界修为,他们应该把他请回家族中委以重任才对,竟然会让他弄得这逼样子,这端木家的人,还真的是眼睛被鬼遮住了,放着大好的人才不要,也难怪会起内讧。

    站在不远处的几人有些诧异的看着这一幕,尤其是夏浩宇和白钰彤,他们身为结界之城西城的人,对端木家也有一定的了解,只是,这端木浩?他怎么会是墨小姐认识的人了?他可是这西城中有名的废物,在端木家的地位可以说连一名下人都比 不上,却让墨小姐如此另眼相看?

    当下,两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落在端木浩的身上,想看看他到底有什么不同之处,却只看到他一身的脏兮兮,甚至比乞丐还要像乞丐。

    “你在这里多久了?”子情淡淡的问着。

    “回来后我把东西交给家主后就被赶出来了,我娘亲死了,连她最后一面也没看到就死了,他们不让我回端木家,我不知道要去哪。”他的声音带着悲伤,又带着无助,像一个独自飘浮在大海里找不到靠岸地方的孩子,无依无靠,莫名的让人心头泛酸。

    而当他说这话时,子情这才看见他的怀里抱着一个小小的罐子,那应该是骨灰罐吧!看到这,她的目光微微一闪,对他说:“起来吧!以后跟着我。”

    听到这话,端木浩错愕的抬头看着她,那双清澈漆黑的眼睛中还带着丝丝晶莹的泪珠,却倔强的没让它掉下来:“你让我跟着你?”他问得小心翼翼,生怕是自己听错了。

    “嗯。”

    “真的?”

    “真的。”她淡淡的说着,清幽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半响,端木浩站了起来,怀里抱着那个小罐子,双手在上面来回的摸了摸,又紧紧的抱在怀里,这才移步走近了她的身边,静静的站着。

    见状,子情满意的一笑:“走吧!”声音一落,她转身往前走去,而端木浩则静静的跟在她的身后。

    没有人多问一句,也没人敢问,只有天龙不时的拿着一双蓝色的眼眸打量着端木浩,他们这一行人走在大街上,形成了一个奇怪的组合,这几人当中,有气质出众的绝色美人,也有俊朗的男子,更有奇怪的蓝发少年,还有两个虎腰熊背的大胡子,以及一个浑身脏兮兮的乞丐。

    一路走来,一路好奇的目光不断,众人打量的目光,好奇的目光,一一的落在他们的身上。

    当子情一行人来到东城时,战斗已经开始……

    轰隆的爆破声伴随着低喝的声音在东城的天空上方传开,此时,太阳正升到了头顶上,烈日之下的场地上却是围得人山人海,因这一消息一传开,结界之城的城民们得知十大家族的家主都会出现在这东城里头,于是便从各处赶来,也正因为如此,才形成了挤也挤不进去的人海场面。

    结界之台上,血狼成员和蓝无极他们正与白家的杀手在战斗着,除了白家的杀手,另外几个家族的杀手暗卫也加入了共中,结界之城这边的人马以压倒性的占据了上风,刀剑相碰的铿锵声伴随着一声声的低喝声不时的从众人的口中传出,刀剑划过,有的被狠狠的划伤,鲜血飞溅在台面上。

    而没有加入他们战斗的冷绝辰此时被五位家族的家主围在中间,这五人当中,除了白宏展之外,还有端木家族的家主,也不知白家以什么样的条件为诱惑,让他们答应出手帮忙。

    而另外有四位家族的家主则站在底下观看着,似乎并不打算出手,在这些人群中,夏家的家主和白宏辉被人群挤得无法上前,几次想要上前去,却又被挤了出来,无奈之下,也只好先站在远处观看着。

    “只要你们付出相对的代价,我们可以放过你的那些族人!”一名请白家家主请来的中年汉子沉声说着,锐利的目光落在前面冷绝辰的身上。

    “以你一人之力,绝对不可能战胜我们这么多人,我劝你还是及时收手。”另一人也跟着说着。

    “哼!别跟他废话,先废了他再说!”

    “我还道你们有多厉害呢!原来也不过都是一群没用的东西,看看你们的人,一个个都身染鲜血,他们都是因为你而受伤,若非你废了我的女儿,辱我结界之城十大家族,我们也不会在这里刀剑相向!而既然站在这台上,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白宏展阴沉着声音喝着,双手迅速的在身上结出复杂的印记。

    冷绝辰深邃的目光半眯,看着蓝无极以及墨成轩他们一个个都身染鲜血,周身的气息又冷了三分:“你还真不是一般的卑鄙,为了可以赢我们,竟然半夜就派人动手,消耗他们的体力,若不是你用了这样下三烂的手段,以我们的实力,又岂能伤得了他们?”

    “对付你们这些人,过程并不重要,我要的只是结果!”白宏展阴沉着声音说着,手中的结界一出,同时沉声一喝:“暗光术w!”

    声音一落,一股光芒咻的一声从他的双手间迸射而出,以着势如破竹的气势朝前面的冷绝辰击去,而在同时,另外的三名家族的家主也同时结出结界,意在将他的行动束缚住,只是他们低估了冷绝辰的实力。

    只见,在那几道光芒同一时间朝冷绝辰袭去时,他猛的翻身一跃,黑色的身影如同被风提起一般,踏着空气中的气流飘浮在半空之中,一手从腰间拂过,龙啸剑夹带着冰寒的气息猛的朝他们劈去,那夹带着强大威压的一剑狠狠的劈下,只听咻的一声在半空中传出,轰隆的一声巨响,整个近百米宽的结界石台就那样被硬生生的劈成了两半,毁于一剑的威力之下!

    强大的气流呼啸而开,王者的威压释放而出在空气中盘旋着,周围的众人在那结界之台毁灭时惊呼一声,迅速的退到了百米之外的地方,震惊的看着这冲击着他们视觉的一幕!

    竟然只是一剑,一剑就把那百米宽的石台给劈成了两半?劈成两半后竟然还被毁成了碎片?那到底是什么剑?竟然有那么骇人的威力?那个男人又是什么人?竟然拥有那样足以摧毁一切的强大实力?

    退到百米之外的众人看见,也因这一剑的威力所带来的效果,那双方的人马在这一剑的威力之下,石台举,气流涌动,竟然给那穿着红衣的佣兵他们制造了极好的攻击机会,与对方那些穿黑衣人杀手不同,血狼成员他们以及蓝无极众人的攻击都是遇强越强的,他们可以在恶劣的环境下战斗,就在刚才,石台摧毁,灰烟飞漫之时,他们已经节节的逼近,趁着这大好的机会一举歼灭了对方近上百名的黑衣杀手,而那些在一旁协助的家族子弟,在右台被摧毁之时,保护着他们的结界也在那时被冷绝辰的强大气流所击毁,保护结界一破开,他们全被凌厉的剑气所伤,一个个倒在地上抽搐了几下后便不再动弹半分。

    台下的四名家族家主震惊的看着面前那震撼的一幕,心下隐隐的知道,这白家怕是惹上了强大的势力了,那一名黑袍男子无论是气势还是气息都带着俯睨天下的霸气,那一剑的威力更是足以毁天灭地,而白家的人竟然与这样的强者结下仇恨,只怕整个白家甚至受到牵联的人都会因此而被摧毁!

    此时他们不禁庆幸着,他们只是在下面看着,并没有上台去帮忙,这样震撼人心的战斗,他们哪里敢上去?哪怕白家家主开出了绝出诱惑的条件,他们也不可能会蓦然上前,加入他们成为他们的一员!

    “先捉住他们那些人!”

    白家家主阴沉的声音响起,双手韧带的结出印记,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股金色的光芒朝血狼成员和蓝无极他们袭去,他们迅速的闪开,却还是慢了半分,在他们当中,只有雪衣凤歌以及蓝无极和君邪宇墨成轩和雪柔几人避开了那个诡异的结界,而其他的人甚至连同对方的一些家族子弟都被困在结界里面。

    金色的光芒形成了一个很大的结界,将他们众人都困在了里面,他们的一些家族子弟见自己与他们困在一起,惊得慌乱的想要逃出,却怎么也无法从结界中逃出来,一回头,见那些人一步步逼近,不禁吓得连为自己设下界中界也忘了。

    血狼成员将那十几人捉住,却并没有杀他们。而司徒南陵和洛少翔以及颜沐他们则在想办法破了那个结界,谁知那看似薄薄的一层膜,却是刀剑不入,无论用什么办法也没能将那个结界破掉。

    “该死!这到底是什么结界!”颜沐气得重重的往那结界上捶去,却是被结界上面的能量反弹了回来,而他身上本来就有伤,这一动,身上的伤口又渗出了鲜血。

    红衣上前拉住了他:“行了,你身上的伤不少,别乱动,先想想别的办法!”

    “还有什么办法?这结界刀剑不入,怎么也破不了,要是我们懂结界之术还好一点,可我们压根不懂,现在都不知应该怎么做才好,又出不去。”追风皱着眉头,脸上尽是凝重之色,见外面的蓝无极他们也正在想办法试着破除这个结界,但是明显的起不到效果。

    谁知在这时,白宏展趁着另外几人缠着冷绝辰之时,又施了一个结界之术,瞬间将蓝无极他们几人给困了起来,这一时间底下的众人全被困在结界之中,只有飘浮在半空中与那几名家族家主战斗着的冷绝辰一人了。

    那几名家主的结界之术皆非同一般,应付一两人还好,可他现在应付的是三人,一时间不由有些应接不暇,他们的结界之术之厉害,让他警戒自己中招,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也像蓝无极他们一样被困起来,那会落得什么样的下场根本无法得知,所以,他一定得用最快的时间,将这几个人都给解决了!

    深邃的目光中掠过嗜血的杀意,杀意一起,浑身的强大气息混合着雄厚的杀气迸射而出,手中的龙啸剑一转,瞬间飞劈而下:“旋风刃!”

    他低喝一声,谁知那几个却是早有预防,在他凌厉的剑罡之气劈下之时,他们竟然全都为自己在那一瞬间设下了保护结界,骇人的剑气碰撞到他们的结界,发出一声清脆而响亮的铿锵声。

    “铿锵!咻!”

    气流飞弹而回,朝冷绝辰劈去,见状,他迅速的一闪身,避开了被反弹回来的攻击,谁知在这时,却听到了那从白宏展口中而出的嗜血话语。

    “你们对付他!我先杀了这些人给我的族人们报仇!”白宏展阴狠的声音带着嗜血的杀意,他双手迅速的结界,以暗光术攻击着身处结界中的众人。

    当子情进入这东城往这人群中走来时,远远的就看到那飘浮在半空中的黑色身影,那身影周身之边弥漫着骇人的强大气息,底下有着几道攻击没有间断的向他袭去,看着那抺身影,莫名的觉得有些熟悉,只是相隔甚远看不太清楚,她半眯起目光,又认真看了看,蓦然,平静而清幽的目光因错愕而大睁,绝美的脸上浮上了不确实又震惊的神色。

    辰?那个人是辰吗?怎么可能?辰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天之痕中?

    她迅速的回过神,提起体内的气息,又让身体飘浮到半空,往前面几百米远的地方看去,这一看,愤怒的火焰跃上了她那双清幽的眼眸,全身的气息在一瞬间降到了极点,冰寒之气夹带着骇人的杀意从她的身上弥漫而出,衣袖之下,拳头紧紧的拧在一起!

    “该死!”

    ------题外话------

    亲爱的们,我今天更得多吧,为了让子情看见他们,竟然写多出了三千字,一万三呐,人品大爆发了,明日便是白家承受子情怒火的时刻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