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388.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五十五章 这一刻是幸福的
    “啊!你们看,那是什么人?”

    突然间,一声惊奇的呼喊声传入众人的耳中,原本已经渐渐散去的众人,在听到那声音后,抬头往天上看去,却见到了那一群乘坐着飞行幻兽的白衣人从天上飞过,似乎是看到了底下的一幕,全都停留在半空之处,而那为首的,是一名身着白衣的男子,一身白衣在轻风中飞扬着,一身圣洁的光辉很是耀眼。

    “是圣殿的圣子!”

    几位家族的家主一见,眼中不禁闪过错愕之色,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竟然连极少露面的圣殿圣子也出现在这天空之中?是凑巧路过?还是特意而来?

    “什么?是圣殿的圣子?”

    周围的百姓们一听,惊讶的睁大了眼睛,眼中写满了惊喜的神色,下一刻,全都趴跪在地面上,神态恭敬而虔诚。

    对于圣殿,人们的心中一向存着敬畏虔诚之心,对于圣殿的圣子,更是如此,传闻圣子无所不知,实力更是深不可测,可以说是如神一般的存在着,他们一向只听到圣子两字,却从没见过圣子的圣颜,而今是几大家族的家主说上空的那位是圣殿的圣子,那就绝不会有错。

    空气中,散发着血腥的气味,虽然已经被风吹淡了很多,但却还是那样的呛鼻。天空中,那名乘坐在白鹤之上的如谪仙一般的男子看着那底下的一幕,清澈而温和的目光中不禁闪过一道莫名的光芒,那地面上,倘大的石台被摧毁,地上鲜血溅了一地,残骸散落着,浓浓的烧焦气息极是难闻。

    这结界之城向来极少杀戮,为何今日空气中却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

    夏家家主和白宏辉与另外的四人往前走了一步,恭敬的拱手弯下了腰,不约而同的开口:“我等拜见圣子,不知圣子大驾,还请恕罪。”

    天空之中,白鹤背上,那一袭白衣圣洁无暇的男子露出了温和的笑容:“几位不必多礼,今日偶然路过,却见结界之城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素闻结界之城乃和平城镇,只是不知,今日为何有此杀戮?”

    夹带着深厚玄气的声音从天空之中传出,那温和的宁静的声音平复着众人的内心,奇异般的只觉心头一片的祥和。趴跪在地上的众名百姓在听到这声音后,想抬头看清楚那圣子到底生得什么模样,却见头顶上,男子的身后似乎有着圣洁的光芒普照着大地,那股令人无法直视的光晕让他们只看到了一片圣洁的光芒,却无法看清他的容颜。

    听到圣子的问话,白宏辉和夏镇南几人不禁相视了一眼,这话要他们怎么说?如实说?只是,若是说了,可会为墨小姐他们惹上不该惹的麻烦?

    见到他们几人那犹豫的神色,男子微微的一笑:“莫非,这当中还有什么是不能说的?”

    “不不不,只是,只是不知从何说起。”

    闻言,天空之上的白衣男子目光一闪,问:“不知这死去的,是何人物?”聚集了这么多的百姓在此,看来这场厮杀相当的激烈,只是,结界之城的人向来精通结界之术,又是什么人能杀得了他们?

    夏镇宇顿了一下,与他们几人相视了一眼,最后回答:“回圣子的话,这死去的人中,除了一些家族的护卫和子弟之外,还有、还有白家与端木家族以及另外两个家族的家主。”今日这事之大,相信不用多久便会传开,就算他们不说,众人也会知道,只不过是早知道与晚知道的事情罢了。

    “哦?那不知,是什么人杀了他们?起因又是为何?”

    听到一连死了四个家族的家主,男子眼中闪过一丝幽光,是什么人这么大胆?结界之城十家大家族竟然被杀了四个?难道那人就不怕这几大家族汇聚起来一起对付他?

    见状,几人只好把事情的经过都说了一遍,圣殿的势力之大遍布天之痕的每一个角落,圣殿分九九八十一殿,主殿又以圣子坐镇,天之痕的百姓们对圣殿的敬畏可说是打心底生出的,圣子问话,他们更是不能不如实相告。

    “一个叫墨清姿的白衣女子?”莫名的,男子脑海中闪过了那一抺飘逸绝尘的白色身影,那个女子,身上有着极为少见的纯净气息,似乎在不久前,他才遇见她,莫非,这结界之城死了几个家主就是她做的?

    当下,又问:“那女子身边,可有一个蓝发蓝眸的男子和两个留着胡子的汉子?”

    听到这话,几人一怔,当下应道:“有。”莫非,圣子认识墨小姐?

    果然是她。男子眼中浮现了一丝笑意,她的胆子确实是大,竟然一连杀了几个家族的家主,是天门的弟子么?只怕,这事若真的闹起来,天门也护不了她。

    不过,她身上有着纯净的圣洁气息,若是收入圣殿,一定会极好。

    “圣子?”底下几人见他半响也没说话,不由开口唤了一声。

    男子回过神,看了底下的众人一眼,便对他们说:“结界之城死了几位家主,势必大乱,你们要多加帮助相互扶持,把这地方清理干净后便散了吧!”

    几人一怔,继而应道:“是。”

    男子看了他们一眼,白衣的衣袖一拂,如同来时一般,乘风而去,不一会便消失在天空之中……

    直到他们离开,众人这才回过神来,趴跪在地上的百姓们也都站了起来,半响也没说出一句话,这圣子问了那么多,就这样走了?

    “好了,大家都回去吧!散了,散了。”夏家主大声的喊着,示意众人先行各自返回家中,而又命人把场地清理一下。

    “几位,白家今日弄成这样,想必会一团乱,我就先回主家去看看。”白宏辉向几人拱手说道。

    “白兄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只要我们能做到,一定义不容辞。”几人也同样拱手说着,他们都知道,虽然白宏展死了,但窥觎白家家主之位的人势必不少,而他们也知道,这白宏辉比起那白宏展更适合当白家家主,所以若是有需要,他们自会帮上一把。

    “如此,那宏辉就先多谢几位了,告辞。”他说着,拱手一礼,这才转身离开。

    见他离开,另外的几人相视了一眼,便也拱手相继离去,随着众人的离开,原本聚集了众人的场地渐渐的空了出来,一个个都往家中而去,只留下了那空气中,久久无法散去的烧焦气味以及淡淡的血腥味……

    另一边,离开了结界之城后,冷绝辰他们一行人便往天门的方向而去,路上,众人不时的问起子情这一年多的情况,当问到孩子时,众人不禁惊喜的喊出声:“什么?竟然生了双胎儿?还是一男一女?”

    凤歌一听,当即来到了冷绝辰的身边,戏谑的笑道:“我说冷师叔,你老人家还真的是厉害啊,竟然让子情一怀就怀上双胞胎,看来十年磨一剑,果然是锋利无比,也不枉你老人家常年不近女色。”说着,不禁掩嘴轻笑起来。

    而听到凤歌的话,后面的众人不禁偷笑起来,不过心下却也为他们开心着,本想着是一个孩子,却不想竟然生了一对儿女,太好了。

    冷绝辰似笑非笑的瞥了她一眼,心情大好的他,对她的话倒是显得不以为意,倒是后面的无极听到了凤歌的话,无奈的摇了摇头,上前将她拥入怀里,在她的耳边低声说着:“要不然,我们也努力一点,看能不能让你也怀上双胞胎如何?”

    “去!一边去。”凤歌用手肘撞了他一下,身子一闪,已经来到了另一边子情的身边:“子情,我的两个干儿子和干女儿长得怎么样?像谁多一点?”

    子情笑了笑,说:“我走的时候孩子还小,看不出什么,到时你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离开多时,她也想念两个孩子了,不知他们在天门可好?可有长胖了?

    “对了子情,你是上哪找了这么两个大胡子的?”颜沐盯着浓良和段五两人打量着,大手在他们的肩膀上重重一拍,笑问:“我说你们多大了?”这模样,怎么看都像是从深山老林里出来的汉子。

    “他们是我在神秘之境遇到的。”子情笑说着,回头看了他们一眼。

    “我们两个也就二十来岁,不老,这极子只是没找到时间修剪罢了,改天等有时间了,我们两就把这胡子给刮了。”两人爽朗的笑道,伸手摸了摸自己脸上一大把的胡子,憨厚的笑了笑。

    “女人,我肚子又饿了,有没东西吃啊?”走上前面的天龙摸着咕咕叫的肚子,又跑了回来问着。

    “哎,天龙,你是什么幻兽?难道你跟火龙一样也是上古神兽?”凤歌感兴趣的问着。

    子情看了天龙一眼,便说道:“雪衣,拿点吃的给它。”声音一落,便见走在后面的雪衣取出了干粮来到天龙的身边,把东西递给它。

    “切!我才不是上古神兽!”他哼了一声,瞥了那一眼跟在血狼他们中间的火龙一眼,便低头看向了手中的干粮:“这**的东西能吃吗?”天龙用手指弹了弹,苦皱起了一双眉头。

    “可以吃的。”雪衣轻声说着,脸上带着柔和的笑意。

    “它是神秘之境中的天圣龙马。”这一回来结界之城,竟然没有找到她要找的东西,看来等事情缓一缓之后,她还得再来这结界之城一趟才行,只是,不知道那日月神弓到底是藏在了哪里?为何结界之城中的人无一知晓?

    一旁的冷绝辰闻言,朝天龙瞥去了一眼,天圣龙马?难怪那气场与在威压会那样的强大,他知道天圣龙马是对付魔魂的幻兽之一,没想到子情已经找到了,并让它跟在身边,只是,看样子似乎是没契约的。

    “子情,你在这边一年多,可曾有魔魂的消息?另外的几样东西可有下落?”

    她摇了摇头,道:“没有,我曾让师傅帮忙打听,却没有魔魂的消息,他就像是藏起来了似的,一点踪影也没有,让人无迹可寻,而另外的几样东西,我还没找到,这一回结界之城,本想找找日月神弓的下落,但是我们暗中查访,却还是没查到任何有何的消息。”

    后面的红衣听了,便笑盈盈的说:“没有他的消息不是更好吗?至少他没出来作恶啊!”那魔魂的实力那么强,他们又都不是他的对手,要是现在出现了,估计就是她家小姐和姑爷联手也打不赢那魔魂。

    与雪柔走在一起的墨成轩却是微微的皱起眉头,沉声道:“若是有他的消息还好,怕就怕没有魔魂的消息,对他的一切我们都无法掌握。”

    “那老前辈不是说过,只要找到那几样宝物就有胜出魔魂的可能吗?眼下我们还是得从那几样东西下手。”

    “话是这么说,可就拿日月神弓来说吧!结界之城那么大,想要找到日月神弓却也极难,而且,这日月神弓只怕并没在那些家族当中,而是遗落在结界之城的某一个地方,这才是最难找的。”

    前面咬着干粮的天龙听他们一个个说着那魔魂,便问:“那魔魂到底是什么来的?你们那么怕它吗?它的实力很强?难道你们都打不过?”不可能吧?他们的实力加在一起,已经是少有敌手的了,竟然还怕那魔魂?咬了几口,实在是对人类这硬绑绑的东西不感兴趣,随手一丢,便把那干粮丢一边去。

    子情瞥了它一眼,只是笑了笑:“总有一天,你会知道魔魂到底是什么来的。”

    “我看天色也不早了,不知我们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明天再赶路。”冷绝辰说着,目光在众人的身上掠过,最后停留在子情的身上。

    “嗯,休息一下也好。”墨成轩也点了点头,便对他们说:“那我们找个地方落脚吧!休息一晚明日再走。”于是,众人都齐声应着,找了个地方准备休息。

    血狼成员他们有的去捡树枝,有的去林中打野味,也有的在周围站着岗,注意着周围的动静,而墨成轩他们则找了个地方坐下,天龙听他们说要去打野味,便也兴冲冲的跟着去了。

    雪衣几人围坐在子情的身边,一边笑盈盈的问着:“小姐,我们找到了天门后,是不是把两个宝宝都带上?”有她们在身边,可以帮忙照顾着孝,不怕孩子没人照顾着。

    “嗯,有你们在,到时把两个孩子都带上。”她笑了笑,又说:“我听辰说你们从白家那里拿到了三卷高阶的结界术法吧?得找个时间好好学一下,在主天之痕,除了结界之城的人精通结界之术以外,还有很多的人对结界之术也极为精通,而且,存在的魂体之多是你们所无法想象的。”

    “是有三卷高阶术法,不过我们怎么炼都没领会到要领,像是悟不透似的,也没什么进展。”

    闻言,她看向了身边的辰,问:“辰,你呢?”以辰的天赋,结界之术应该难不了他的。

    冷绝辰的嘴角微勾,说道:“我对结界之术的掌握较快,不过那三卷术法,我还没去研究,我现在会的是那位前辈教我的,对了,趁现在有时间,让他们晚上都修学一下,若是有不懂的,你给他们指点一下,这样他们才能掌握得快一点。”

    “嗯,好。”她点点头应着。

    看着身边坐着的子情,冷绝辰伸手握住了她的手,俊美而不失刚毅的脸上带着柔和,低沉的声音蕴含着掩不住的浓浓情意:“子情,以后去到哪里,我们都一起,不会再分开了。”

    “嗯,以后我们都一起,不会再分开了。”她也轻声说着,绝美的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有大家在身边,以后可以到两个孩子都带在身边,对了辰,我还没跟你说吧!两个孩子是师傅取的名字,男孩叫冷泽熙,女孩叫冷雪萱,这名字好听吧?师傅说,泽意为广域的水源而熙则为前途一片光明的意思,萱是一种忘忧的草,名字的含意为冰雪聪明无忧远虑的意思。”

    “嗯,不错,这两个名字都很好。”冷绝辰点了点头,深邃的目光中一片的柔情,他怎么也没想到,子情竟然生的是龙凤胎,当时她怀着身孕身边却只有青衣一人,好在天门的门主对她多加照顾,想到她在生孩子时所经历的痛楚,他的心头涌上了一股浓浓的不舍。

    双手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把她的手包裹在自己的手心中,低声的说:“子情,谢谢你。”

    “谢我什么?”她不明的抬眸看着他。

    “谢你为我生了一双儿女,更谢老天爷把你送到我的身边。”低沉而性感的声音带着他独特的磁性低低的传入子情的耳中,让她心里涌上了一股柔柔的温情与满满的幸福,她抬眸看着身边的他,绝美的脸上绽开了柔和和幸福笑容,轻声说:“辰,我很开心,也很幸福,一切的苦难总会过去的,我的身边不仅有你,有我们的孩子,还有爹娘以及一帮生死相交的知己朋友,我的人生,因有你们而幸福着。”

    只是,此时的他们却不知,他们前面的路还有着更多的困难等着他们一一去克服……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