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389.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五十六章 孤独离傲的决定
    时光匆匆,转眼间,半个月过去了,这一天,走了半个月有余的子情一行人已经来到了临近天门的城镇,算算时日,最多只要一天就能到达天门,想到可以见到两个孩子,除了子情和冷绝辰之外,其他人心里也是异常的兴奋着。

    “我们在城外休息就好,颜沐和红衣以及沈良段五,你们几人进城里去买些东西出来。”子情交待着,毕竟他们现在人数众多,若是进城的话一间客栈也不够他们住,倒不如在这外面休息就好,而且这一路他们都是这样走过来的。

    “好,那我们现在就进城。”几人应着,便准备往城中而去。

    “等等,我们也跟你们一起去。”凤歌拉着无极快步的跟上他们,继而回头对子情摆了摆手:“子情,我们也进城里去转转,很快回来。”

    见状,子情笑了笑,对他们说:“小心一点。”

    “大家都坐下休息吧!”墨成轩示意众人都休息一下,便对子情喊关着:“墨墨,过来。”声音一落,便在雪柔的身旁坐了下来。

    冷绝辰示意她过去,而他则走到血狼成员他们那里,不知与他们在说着什么。

    “爹爹,怎么了?”她走上前,来到他们的身边坐下。

    “是这样的,我和你娘亲这一路上都在想,等到了天门之后,我们打算找个可以落脚的地方,然后我们帮你们带着两个孩子,毕竟孩子还小,要是带着上路的话,我担心他们会吃不消。”他把这阵子心下的顾虑说了出来,这也是他们两人再三考虑的结果,只是不知他们两人的意见如何?

    “是啊!这是我和你爹爹商量后的决定,不过成不成,还得看你的辰的意思。”雪柔也开口说着。

    听到这话,子情沉思了一会,点了点头,说:“这个我也不是没考虑过,当初把两个孩子放在天门中也是出于这一层的考虑,毕竟两个孩子现在还太小了,我们行走在外面,会遇到很多的危险与困难,带着他们的话,难免会有不便,而且,让爹爹娘亲一直跟着我们奔波,我也过意不去,如果能找到个宅子,让你们住下,顺便照顾孩子,那自然是最好,我想辰也是不会反对的。”

    “只不过,这样一来,你们就不能总见到两个孩子了,所以我也担心着,辰不知会不会同意。”

    闻言,子情笑了笑,说:“爹娘放心吧!辰也希望两个孩子可以平安的生活着,再说,如果我们想见孩子,只要有时间也可以回来看看,等两个孩子大一些,又有自保的实力时,再让他们跟在我们的身边也并无不可。”

    “既然这样,那你找个时间辰说一下这件事。”

    “好。”她点了点头,顿了一下又道:“爹娘,如果要落脚,找宅子的话,那可以在天门下面的城镇上找一处大宅子,这样一来就算我们不在身边,天门里的我几位师兄与师傅也会帮忙照顾着你们,有他们照顾着,就算我们没在你们的身边,我们也能放心一点。”

    “嗯,找宅子的事就到了城镇再说。”找个落脚的地方,就算他们回来了,也有地方可以好好的休息。

    “不对不对!哪里是这样的?这结界根本就不行,太弱了。”天龙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只见他正忙着给血狼成员他们指点着,当血狼成员的结界一出时,全被它轻易的化解了。

    而端木浩,自从那日跟着子情他们离开后,便也换上了新的衣服,虽然身形是瘦弱了一点,但他的结界之术,以及在结界方面的天赋都是让众人佩服的,这些天以来,除了子情和冷绝辰指导着众人的结界之术之外,还有的便是天龙与端木浩,短短的半个多个,众人对结界的掌握已经不再像当初那样的陌生了。

    “不是这样吗?那你得告诉我应该怎么样才行啊!你只是这样说不对不对,我哪里知道不对了?”一名血狼成员在不知多少次被天龙打击完后,有些郁闷的问着,目光朝一旁正在教着另外一名血狼成员的端木浩看去,见他正耐心的讲解着,当下不禁对天龙说:“要不样吧!我去跟端木学得了。”这天龙,只会打击人,他都不想跟它学了。

    一听他竟然不想跟它学,天龙不禁急了,当即拦住了他说:“不行不行,你怎么可以不跟我学?现在我可是你师傅,你要听我的话!”

    “可你都不会教我啊?你说的那些我又不懂是什么意思。”那名血狼成员也烦燥着,有些抱怨的看着他。

    “谁让你脑袋瓜子这么笨呢?子情一听我说她就会了,你,我都说了那么多回了,你却还学不会,所以这不能怪我啊!要怪也只能怪你自己。”天龙摆了摆手,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看着他。

    听到这话,那名血狼成员喉咙一卡,有话说不出来,这天龙!是存心气死他的么?他能跟主子比吗?主子的天赋与悟性都是他们都不能及的,他们哪里能相比?当下,又开口道:“分明就是你自己讲得不清楚,你看端木,像他那样的讲解才行啊!分析出来我才能更容易懂。”

    “分析?什么是分析啊?”天龙挑了挑眉,一脸的不解,看着面前的血狼成员气得一张脸黑沉得可怕,当下便中咧嘴一笑:“嘿嘿,你别生气,我也刚当人类没多久,对人类的这邪总是弄不明白,对了,什么是分析啊?你先告诉我吧!”

    那名血狼成员深呼了一口气,摆了摆手说:“算了,我自己修学,不用你教,要是你真想教,这样吧!你去教夜寒。”说着,往夜寒所在的方面一指,示意它过去。

    天龙顺着他手指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身黑衣的夜寒正一个人在那里反复的试着结果界之术,看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冷冰冰的气息,天龙当即就摇了摇头:“不要,那是块冰块,我才不去教冰块呢!我还是教你好一点,你太笨了,没我教是学不好的。”

    “你!”

    “我怎么了?”天龙很是无辜的看着他,不明白自己又哪里惹他生气了?

    “我不练了,我去捡些树枝回来,晚上烧个火堆。”那名血狼成员深吸了一口气,继而又慢慢的呼出,转身就往那山坡下走去。

    “哎,你等等,我跟你一起去。”说着,不顾前面那名血狼成员因听到他的话而僵硬的身体,一副兴奋的跳到了他的身边:“我们要不要再打些野味回来?晚上吃点肉不错,我比较喜欢吃肉,而且烤的肉香多了,对了,呆会看看周围有没果子,我已经好久没听到果子了,真是想念神秘之境里面我最爱的那个果子啊!”

    “你有完没完?少在我耳边唠叨着,跟个七八十岁的老头似的,烦死人了!”

    “谁让三十六名血狼成员里面,就你这么笨,还得子情让我亲自教你,教到你这么笨的人类弟子,我也是很无奈的。”天龙叹了口气说着,只是那神色却是怎么也掩不住欣喜与兴奋。

    听到这话,那名血狼成员识相的闭上了嘴,他知道再说下去他也还有话说,倒不知让他自己去说得了,什么三十六人里面就他最笨?分明就是他对结界之术的领悟最快,主子说不用端木和姑爷他们教,而天龙则是跟着上前凑热闹,于是就有了现在死活跟着他的这一幕了。

    两人随着走远,在下坡处捡些一猩以燃烧的树枝,天龙还在旁边不时的说上几句,而那名血狼成员已经识相的不再吭一声,在他们身后,不时传来山坡上他们在修炼结界的声音,空气中还有着淡淡弥漫着的玄气能量气息。

    随着太阳的西下,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而那进城去的几人也背着大包小包的东西也已经回来,只是,几人脸上的神色却是有些不一样,少了去时的愉悦,反而多了一份的担忧。

    “怎么了?”看到他们回来,子情便开口问着。

    几人把东西放下,让围过来的血狼成员以及雪衣他们拿去放好,便开口道:“我们在城时听到了一个消息。”

    “什么消息让你们几人脸色都变了?”墨成轩问着,威严的脸上带着一抺疑惑。

    几人相视了一眼,目光不约而同的落在蓝无极的身上,颜沐开口道:“师兄,你来说吧!”

    “前阵子我们在结界之城的事情已经传开了,而子情杀了几个结界之城家主的事情就连普通百姓都已经知晓,墨清姿三个在我们还没到这边时,已经传到了我们前面去了,天之痕中,不少的家族与结界之城那死去的几大家族交好,因结界之城几大家主死去,那些家族的人又不知用了什么方法,竟然让那些家族的人全都站了出来,因知道子情是天门门主的关门弟子,有十几个家族都带着人围上了天门,说要天门交出子情,更要天门给天下人一个交待。”

    闻言,子情眉头一拧,问:“这么说,天门已经被那十几个家族的人围住了?”

    “我们在城中听到的消息,确实是这样没错。”蓝无极点点头说着。

    “若是因此给天门带来麻烦,我于心不安,天门弟子虽然众多,实力也都扎实,但是对方若是早有准备,只怕天门此时也难以应付这样的麻烦。”

    一旁的冷绝辰闻言,便说:“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早点过达天门吧!这样一来,也许能帮上忙。”

    “我们打听到,这十几个家族当中只有三个家族的势力较多一点,其他的都是一般的家族,我们听一些人议论,说是天门在这天之痕的位置非同一般,一直没有出过什么出格的事情,更是极少得罪外面的人,有的人就算是想找天门的麻烦也找不到机会,于是这当中,有的便是趁这个机会想给天门来上一击,挫挫天门的威名。”

    “天门的地位在这天之痕确实是非同一般,而且,里面的门徒也有大部分来自于名门世家,就凭十几个家族就想对付天门,他们也太异想天开了。”子情清幽的目光一闪,眼底掠过一丝寒光。

    旁边的墨成轩的雪柔也开口说道:“墨墨,既然如此,我们就连赶路吧!天门有恩于你,而且两个孩子还在天门里面,我们担心有些人若是知道了两个孩子在天门里面,会对两个孩子不利,事不宜迟,我们应当现在就起程,赶往天门!”

    她点了点头与辰相视了一眼。冷绝辰读懂了她眼中的意思,当下便沉声道:“大家收拾一下东西,我们连夜赶去天门!”虽然是连夜赶路,但他相信对众人来说,这并不算得什么。

    “是!”

    听到他的话,众人沉声的一应,迅速的收拾好放在地上的东西,带上了他们去城里买回来的干粮,迅速的排列整齐,一行人便连夜往天门而去。以他们的脚程,估计在明天正午时分便可以到达天门山脚下。

    与此同时,在另一处的一座宫殿里,正逗玩着怀里小人儿的独孤离傲听着一旁护卫的禀报,深邃而冰冷的目光不由微闪了一下,他手里拿着让人特意去买回来给萱儿玩的玩具轻摇着,递到她的面前,等那双胖乎乎的小手伸过来抓住时,这才松开了手,问:“你说,墨清姿杀了结界之城的几名家主?”

    那低沉的声音听不出有一丝的起伏,像是以着最平静不过的语气在说着再平常不过的话题似的,而那趴在他怀里玩耍的萱儿把手中的玩具左右摇了摇拍了拍之后,一甩手就丢到了地上去,转而双手捉住了独孤离傲的衣襟,凑上了小嘴在上面咬着,留下了一大滩的口水。

    “去给萱儿拿性的来。”他摆了摆手,示意另一名站在身边的男子下去准备。

    “是。”男子恭敬的应了一声,便转身离开。

    而另一人则继续回答着:“是的,而且,那几个家族的人挑起了十几个家族,让他们上天门去找事,要天门给出一个交行和交出墨清姿。”

    “一群没用的废物,想让天门给他们一个交行?他们够资格吗?”独孤离傲哼了一声,眼底掠过不屑与轻蔑之色:“在这天底下是用实力说话的,那些人找上天门,只不过是在自讨苦吃罢了,对了,墨清姿回天门了没?”

    他的目光微闪,心下不知是一种怎么样的感,仿佛既是期待,又带着几分的紧张,她要是知道他带走了她的女儿,会怎么样?她会想起他们之间的事情吗?会记得起往的一切吗?

    想了那么多年,等了那么多年,却不曾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他与她已经无缘了吗?他与她的缘分,与她的情,都在当年她死去那一刻便已经随风消散了吗?

    “咯,咯……”

    看着趴在他怀里咯直笑的小人儿,看着那双明亮清澈的纯真大眼,寂寞孤单多年的心,似乎多了一丝的温暖,这小家伙现在已经认定他了,做什么事情都要由他来,晚上睡觉也会钻到他的怀里,而他,似乎也已经在不知不觉中习惯了,习惯了她的存在,习惯了她整天的捣蛋。

    若是她回到天门知道萱儿被他带走,会来找他吧!如果她来了,他要不要把萱儿还给她?

    一时间,心下百感交集,不是滋味……

    “还没有回。”那个女人能杀了几个地界之城的家主,由此可见,她并不是跟天门那些人一样的以和为贵,若是她在,那些围着天门的人只怕只有死路一条!

    “嗯,下去吧!”

    “属下告退!”声音一落,身形一闪,迅速的消失无踪。

    “吧唧嗯啊……咯……”

    小人儿嘴里含糊的不知在说着什么,一边说着,口水顺着她的小嘴流出,滴落在独孤离傲的衣服上,看着自己衣服上滴着的口水,他不禁无奈的叹了一声,伸手把她抱好。

    “小家伙,你怎么又流口水了?是肚子饿了吗?”明知她还不会回答,他却自言自语的问着。

    “咯……”

    “你想不想回你娘亲身边去?想的话,你就自己把口水擦干净。”说着,他好整以暇的看着她,谁知那被他抱着站在他腿上的萱儿却是一把扑上去,粉嫩的小嘴冷不防的咬住了他的下巴,把口水全都留在他的下巴上。

    见状,独孤离傲露出了一抺连他自己都沉察觉的笑意,把她抱好坐在腿上,拿起一旁的小布块给她擦着脸上的口水,低沉的声音一边低低的说:“我已经不想把你还给她了,不如,你以后就留在我身边吧!”

    然而,小人儿哪里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只是咯的直笑着,伸出了胖乎乎的小手抱住了他的手,去抢他手上的布块,扯了扯,又丢到一旁去,继而又抓着他的衣襟往上爬着,玩得不亦乐乎。

    看着怀里的小人儿,独孤离傲眯了眯眼,唇角微微上扬着。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