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390.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五十七章 擅闯者,死!
    “把人交出来!交出来!”

    天门的大门前,围了近千人,这些人有的是一些家族所带来的护卫或子弟,也有的是凑着热闹过来惹事的,近上千的人,把天门的大门前堵得死死的,压根不让人进出。

    而天门的大门紧闭着,里面的子弟有的不安的来回走动着,嘴里呢喃着不知什么,也有的一派休闲的坐着,更有的压根不把外面的吵闹当一回事,依旧做着自己的事情,练着每日必练的武功。

    “哎,你们说天门和师傅他们为什么都不打算理啊?真的就这样一直闭门不管?”几个悠闲的坐着闲聊的男子听着那外面传来的声音,又再看看天门里面的景象,不禁好奇着,他们师傅和门主到底打算怎么做?

    “怕什么?那些人也就只敢在外头嚷嚷着,真的要是敢进来,谁胜谁负还不知道呢!再说,就那些家族上来惹事,我们的家族也不是好欺负的。”另一人也漫不经心的说着。

    “可是要是真的打起来怎么办?”一个人神色带着不安的男子开口问着。

    “要真打起来,那就打呗,怎么,你好天门学了这么久,难道还无法应付外面那些人?就算是应付不了那么多人,不过保你自己安全总做得到吧?”

    “可是我还没杀过啊!”

    “哈哈,原来你担心这个啊!”一名长得俊朗的男子一听,不禁大笑着,朝他的扬了扬下巴,问:“哎,你是哪一门的弟子?又是哪一个家族的子弟?”还没杀过人?看来是保护得太好了。

    “我、我是一门的,我不是什么家族的子弟,我家很穷,家里头也就只有我一个儿子,杀猪我杀过,杀人,就、就有些不够胆。”他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着。

    那男子一听,不禁笑了笑,双手包着头往后面一倒,舒服的靠着:“原来这样啊!一门的弟子实力都是稳扎稳打的,你就不用担心了,要是真的打起来,凭你的本能反应也能保护好你自己,不过说起来,那你怎么会来天门学艺的?该不会是学了以后回去杀猪吧?”他要是不说,他还真看不出他也是一门的弟子。

    “你们几个都在干什么呢?怎么不回去好好修炼?”一门的掌门走了过来,瞥了几那两三个坐着闲聊的弟子一眼,又看了看那正在不远处练习着平时武技的弟子一眼,眼中闪过一丝满意。

    “师傅。”几人一见他,当即恭敬的站了起来,规规距距的行了一礼。

    “嗯。”一门主点了点头。

    “师傅,外面的人都在喊着要天门交出小师叔,这都几天了,我们怎么没见小师叔出来?莫不是小师叔真的不在天门里?”那名俊朗的男子笑着问道,一双眼睛落在他师傅的身上。而适才那人一听他的话,才知道他竟然也是一门的弟子,算起来应该是他的师兄的,不禁有些不好意思。

    天门中人都知道有墨清姿这一个人,但是却极少见到她出现在门中,甚至有的更以为她一直都在自己的院落里不曾外出,直到,几天前外面的事情闹上了门里来,门里的众名弟子才在猜测着,也许她是真的不在门里,要不然怎么可以说她杀了结界之城的几大家主。

    不过他们这小师叔便是令人敬佩,竟然敢对结界之城的人做对,虽然门中也有修习结界,但他们自认对结界之术并不精湛,而他们的小师叔却以一人之力,杀了几名家主,那样的实力,确实是不容早窥,也正是因此,他们更是好奇,为何小师叔会独自一人出现在天门中,成为门主的关门弟子?她的一双胎儿的父亲又是谁?为何一直不曾见过?

    一掌门睨了他一眼,沉声说:“这事情你们不用理会,做好你们自己的事情就行了,快去修炼!”

    见状,几人只好应道:“是。”声音一落,迅速的离开。

    “把人交出来!再不交出墨清姿,我们就要塌平天门!”

    “交出墨清姿!交出墨清姿!”

    外面,一声高过一声的大喊声夹带着玄气气息传入门内众人的耳中,负手而立的一掌门听到这话后,脸色沉了沉,微顿了一会便大步的往回走去。

    不一会,来到了天门门主的院落中,见他师傅正在院子中教着熙儿认物,但上前,恭敬的道:“弟子见过师傅。”

    “嗯,坐吧!”天门门主抬头看了他一眼,便示意他一旁坐下。

    “谢师傅。”他应了一声,走上前,在桌边坐下,还没开口,便听他师傅的声音传来。

    “你是因为外面那事情而来的?”天门门主不紧不慢的问着。

    一掌门点了点头,沉声道:“外面那些人围着不走也有几天了,长期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天门毕竟是一大门派,那些人一直围着不走又成何体统。

    “这事情你们若是想去处理,就去处理,不用支会为师,为师现在忙着教熙儿都忙不过来,可没空管地些闲事。”天门门主拿起了一小玩意儿,放在熙儿的面前摇了摇,笑呵呵的问着:“熙儿,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木剑,知道不?记住了。”说着,又放下了木剑,拿起了另外的一些小东西。

    而被他抱在怀里的熙儿眨着一双明亮漆黑的大眼睛,粉嫩的小脸上盈着笑意,小嘴里含糊的说着不知什么,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抓了抓,又使劲的拍了拍,似乎对面前的东西很是感兴趣。

    一掌门听到他的话后,点了点头,道:“那这件事我与几位师弟商量一下,我们解决了吧!”说着,看了看熙儿,迟疑了一下,又问:“师傅,要是小师妹回来了,知道萱儿被带走了……”每次想到这事,他心下便愧疚着,毕竟小师妹离开时,他们都誓誓旦旦的保证会照顾好两个孩子,可他们却让萱儿被带走了,如果小师妹回来了,他们真的不知怎么去面对。

    “唉!这事说起来都是我们的疏忽,事以至此又能如何?好在我们知道那人不会伤害小萱儿就好了,等你师妹回来了,跟她把事情说一下,然后让她马上起程去找独孤离傲。”

    闻言,一掌门点了点头,道:“嗯,那弟子就先回去跟几位师弟商量一下。”说着,向他行了一礼,这才转身往外走去。

    与此同时,在天门的外面,那十几家族的人以及另外的一些小门派的主事人全都围在了一起,而他们底下的人则全围在天门的周围,手里的的刀剑不时的相碰着,发出铿锵的声音。

    “再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难道他们不把人交出来,我们就一直这样等着?这得等到什么时候啊?照我说,还是叫齐人马,我们一并冲进去,把这天门给踩平!”一名大汉比手划脚的说着,粗犷的脸上已经出现了不耐烦的神色。

    “说是,我们都已经在这外面等了好几天了,他们一直不出来,难道我们就一直这样?再说了,这几日加入我们的人马也多了,要是一并冲进去,指不定还能真给天门一个颜色看看!”

    “你们两个说得倒是容易,天门要是真的那么容易踩平,就不会有今日这样的地位了。”另一人不以为意的说着,声音一落,又道:“不过我倒是很好奇,那个叫墨清姿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物?竟然连结界之城的几大家主都给杀了?她真的是不起活了不成?一人之力再怎么厉害,也敌不过成千上万的人强者!到时候,天门就算真的有心护她,只怕也是有心无力。”

    “只不过想要攻进个天门也绝非易事,你们可有什么好的计谋?”另一人问着。

    二十几人你看我我看你的相视一眼,其中一人目光一转,眼底阴险的光芒闪过,勾起了一抺狡诈的笑意,说道:“我有一个办法,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把天门里的人全都放倒了!”

    “哦?什么办法?说来听听!”

    那人朝他们招了招手,示意他们靠近一点,这才小声的把他的办法说了出来:“怎么样?你们觉得可行不?”

    “哈哈哈!行!这个办法好!就按你说的办!”

    “既然如此,那事不宜迟,我们马上行动!今天就把这天门的人都给解决了!”

    “好!”众人兴奋的应着,迅速的吩咐底下人的去准备,约过半柱香后,他们弄来了一堆干草,在天门的外面点上了火堆,又让他们自己的人全都用布把口鼻遮了起来。

    几个火堆分别在天门的四周点起,没有火,却冒着烟,那些烧起来的烟本就是白色的,到了半空顺着轻风一吹,全往那天门里面的方向而去,看着那些烟顺着轻风往里面而去,众人不禁欣喜万分。

    “太好了!竟然连风都在帮咱们!”

    “快!动作再快点!让他们全都起不来!”几名汉子大声的喊着,示意底下的人动作再快一点。

    与此同时,在天门里面,一掌门他们师兄弟十人全都集在一起,商量着怎么应付外面的事情,怎么样能让他们全都离去,经过商量,一掌门最后开口道:“既然这样,那就由我们师兄弟十人出去吧!跟他们谈谈,要是他们肯就此离去那就倒了,如果不肯就此离去,到最后非得动用武力方肯离开,我们也只有奉陪到底!”

    “好!就这么办!我们都听大师兄的!”另外九人全都没有意见,当下站了起来,便一同往外走去。

    小师妹到底有没做杀了几个家族的家主,他们都不知道,就算真的杀了,他们也不可能会把人交出,毕竟是他们的师妹,自然要相护着,不过细想起来,以他们小师妹的实力,要杀结界之城的几大家主倒也并非是什么难事。

    他们十人身后各带了几名弟子,加起来也不过才二十几个人便往大门口走去,来到大门口,示意守门的把大门打开,一出是大门,便见上千名形形式式的人全都围堵在前面,他们手中有的拿着大刀,有的提着长剑,有的拿着鞭子,有的拿着拿着铁锤,一个个凶神恶煞杀气腾腾的样子。

    看到他们出来,门外的人显然也有些意外,他们相视了一眼,其中一人开口喊道:“几位门主,你们还是把墨清姿交出来吧c好的一个天门,何必护着那样的一个妖女?她杀了结界之城的几大家主,势必得给出一个交待,天门若是要护着,只怕会惹祸上身!”

    一掌门看了他们一眼,沉声问道:“且先不说别的,我们倒是有一事不明,在场的各位与我小师妹想必连见都没见过,与结界之城的几位家主顶多也只是点头之交,你们口口声声说要讨个公道,不知,这公道是为谁而讨?而你们又是站在什么立场上面讨这公道?你们既非结界之城几位家主的近亲,又非他们手下的人,这样上我们天门讨公道,实在是有聚众闹事之嫌,我们天门向来以和气为主,如果各位肯就此离去,我们绝不会再作追究,若是硬要在此闹事,我们天门也不介意与各位以武力解决!”

    一掌门的声音深厚而带着雄厚的玄气气息,不大不小,却清晰的传入在场近千人的耳中,有的人听到这话心知理亏,不禁低下了头目光闪躲,也有的瞪着一双眼睛似乎今日必需得讨个说法,但不可否认,一掌门的这一番话,让众人心思各异。

    “什么没有关系?结界之城的端木家族曾有恩于我,虽然我们是小门小派,但也知道知恩图报!他们家族传信来,请求我们给予相助,我们自然不能置身事外!”

    “就是!今日在惩各位,不是承了结界之城死去的那几位家主的恩,便是承了他们的惠,今日他们被一介女子欺上门,甚至杀了他们家族的家主,我们自当出一份力,讨回公道!”

    “一掌门,你无需在此多费唇舌,还是把那墨清姿交出来吧!否则今日,你们天门在劫难逃!”

    “是吗?我们天门在劫难逃?呵呵呵,你们的口气还真的是挺大的,且不说我们天门中的弟子实力远远在你们之上,就是人数也是远远的压倒性的,你们当中想必也没有几个较大的门派,不过都是一些小门小派聚集在一起,就我们天门弟子中的家族,也远远的也比你们强大不知多少倍!我们好言相劝,你们倒是看成理当如此了?真是笑话!”

    八掌门不开口则已,一开口便是威严外加讽剌,这些人,全都是一些不上流的人物,竟然也敢来跟天门叫板,他们要不是禀着以和为贵的念头,又岂容他们在此放肆!

    这话一出,在场的人不禁脸色一变,被人当面这样损,他们就算是小门小派的人,也顿时觉得颜面无存!当下便有一人恼怒成羞,怒声的喝道:“你们不用在此嚣张!我们敢在此叫板,定然是有十全之计,既然你们天门之人如此不识好歹,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从烧那些草药到现在,当说也有半柱香的时间了,天门里面的人,就算是没有全部中招,也绝对会有一大半以上的人浑身无力无法战斗,他们自然是知道天门弟子中有不少大家族的子弟,因此多少有些顾忌,他们要的,是给天门这十个掌门一个教训,挫挫天门的威名,他们知道,天门门主常年闭关,此时说不定也是在闭关当中,才不会出来理这事儿,待他出关之时,天门的威名已经不复以往!就算他的实力再强又有何惧?到头来,天门还不也一样栽在他们的手里!

    见他们执意如此,十位掌门也不禁微皱起眉头,突然间,七掌门突然觉得空气中的气味似乎有些不太一样,不禁仔细的嗅了嗅,当即脸色一变:“你们使诈!”这些人,竟然会使出这样下流的手段,当真是无耻!

    “七师弟,怎么回事?”三掌门隐隐觉得发生了什么似的,却又不知是怎么一回事。

    “他们用药!空气中有药的气味,虽然很淡,但绝不会有错的,是软筋藤的味道!”该死!他真的是大意了,竟然没有发现这些人的下三滥招术!这些小门小派的人最拿手的就是这些见不得人的招数了,而他们竟然连防也没防!

    身后的弟子一听,迅速的往周围掠去,找到了那些闷着出烟的草堆后迅速将之扑灭,却要想要到他们师傅的身后时,却被拦住了。

    “捉住他们!把他们全都捉起来!”不知是谁大喝了一声,当即众人便动起了手来,场面顿时一片的混乱。

    十位掌门内力雄厚,而他们先前一直在房中商量着,吸入的烟也并不多,那些软筋散对他们没什么用处,但是门里的众名弟子却不同,当近上千名的汉子们中进天门时,已经可以见到有不少中了招无力的躺在地上的弟子。

    “胆敢擅闯天门!杀无赦!”

    一掌门低沉的声音夹带着怒气与杀意,当声音一落下时,只见他浑身散发出强大的气息,衣袖一拂,一股雄厚的玄气能量猛的扑向那些汉子,伴随着玄气气流的波纹涌动,猛的将那些人全击飞了出去。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