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393.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六十章 已经放下了
    “青衣,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子情上前将她扶起,谁知她却不肯起来。

    “小姐,青衣无用,没有照顾好萱儿,才让萱儿被人抱走,青衣愧对小姐所托。”跪在地上的青衣内疚的低着头,任旁边的几人怎么拉,她就是不站起来。

    旁边的几人见状,不由看向了她们小姐。而抱着熙儿的凤歌也站了起来,冷绝辰则站在一旁。

    “青衣,起来说吧!这事我们都已经知道了,并不是你的错。”她轻声说着,上前将她扶起:“那独孤离傲的实力远远上你之上,别说是你,就是我碰到了这事也无法阻止,不过你不用担心,我在外面时见过独孤离傲,他主要是为了让我去见他,是不会伤害萱儿的。”

    “小姐……”

    “我听师傅说,你这些日子一直在外面打听独孤离傲的事情,可有打听到什么?”

    闻言,她点了点头,道:“我查到他现在落脚处就是阴阳冥府,不过天之痕中他最近的行踪根本没人知道,也无从查知,只知道已经退隐的他在阴阳冥府的一处半山腰有一处宫殿,因有他的名声在外,那一处宫殿周围又有无数护卫把守,常年无人敢靠近半分。”

    “嗯,知道他在哪里就好。”她轻声应着,说:“你在外奔波,先进去换身衣服吧!”

    “是。”青衣应了一声,与雪衣她们点了点头这才往里面走去。

    冷绝辰走了过来,深邃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问:“打算何时起程?”从这里到阴阳冥府,想必也有好长一段路,他想听听她有什么想法再做决定。

    “我打算就我们两个人去吧!这样速度能快一点,你觉得怎么样?”子情看着他问着。

    听到这话,他唇角微扬,点了点头:“嗯,就这样吧!”声音一顿,他又问:“爹娘说要在这里找个落脚的地方,可有找到?”这里毕竟是天门,他们不能长久住在这里,还是在外面有落脚点好一些。

    “我已经让几位师兄帮忙留意了,由他们出面,这事很快就可以办好,不过我们才到这里,我打算住几天陪陪熙儿,过几天才走,你觉得呢?”

    冷绝辰来到她的身边,伸手搂住了她柔软的腰:“那我们就住几天,好好陪陪熙儿。”他才见到熙儿,也不想这么快就走,只是心下有些担忧萱儿不知会怎么样,如果两个孩子都在一起,那就好了。

    “子情,你看我这干儿子多乖,竟然一直对着我笑着,这脸蛋怎么会这么粉嫩呢?真是让我舍不得放手,对了,萱儿是不是也长得跟熙儿一样啊?双生的胎儿好像都是一个模样的吧?”一旁的凤歌逗弄着熙儿玩着,不时的伸出手挰了挰熙儿的小脸蛋,又不时的在他那脸蛋上亲了又亲,看得一旁的雪衣几人轻笑不已。

    子情笑了笑,道:“嗯,萱儿跟熙儿长得一模一样,不过萱儿的眉心间多了颗小小的红痣,若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她看着被凤歌抱在怀里的熙儿,眼中不禁浮现出柔和的神色。

    “木易见过小师叔。”一道声音传来,几人回头看去,只见木易站在院子门口处半弯着腰向她行礼。

    “木易,进来吧!”子情笑着让他进来,便问:“是有什么事吗?”

    木易在听到她的话后便往里面走去,看着院子里几个美貌不一的曼妙女子,心下知道她们定然就是青衣提起过的好姐妹了,青衣跟他说起过,雪衣常年一袭简单的白色衣裙,紫衣和红衣同样是以其颜色为主,见院子里几人,他愣了愣生便回过神,上前笑道:“小师叔,门主请您过去。”

    “好。”她点了点头,对身边的几人说:“他是木易,也是天门的弟子,平时帮了我们不少忙。”说着,又对木易介绍道:“木易,青衣应该跟你提起过雪衣她们,这位是凤歌,而这位则是我的夫君,冷绝辰。”

    “木易见过几位。”他拱手一礼。几人也同样回以一礼,雪衣和紫衣红衣几人则暗自打量着他,为何她们小姐说青衣会跟他提起过她们?难道他与青衣走得很近?

    仔细一看,只见他虽然一袭常见的天门子弟服,但那眉宇间自有一股爽朗的气息,虽然容颜并不是绝顶的出色,确也长得并不难看,而且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男性的粗犷气息,心下不禁暗想,这木易莫非与青衣……

    “我去去就回,你们要出去走走也行,要是我娘亲和爹爹来了,让他们在这里坐一会。”她回头交待着,便移步往外走去,木易见她离开,则左右看了看,不见青衣的身影,便上前来到雪衣几人的面前问:“雪衣姑娘,青衣呢?小师叔有没责怪她?”他回去换了一身衣服喝了杯水后,担心小师叔不知会不会责怪青衣,便想着过来看看,正巧碰上了传话的弟子,他便顺便把话带过来了。

    几人一听这话,不由一笑,雪衣轻声说:“没有,小姐没有责怪青衣。”看来,这木易对青衣倒是挺上心。

    “喔,没有就好,没有就好。”他松了口气,放下心来。

    “木易,你那么关心青衣做什么?我听小姐说,你和青衣走得很近?是不是真的?”红衣凑上前,笑盈盈的问着。

    被她们几人这样盯着,又这么直接的问话,木易不由一怔,咧嘴笑了笑,说:“我只是平时教青衣学结界之术,也没走得很近。”不过这阵子他倒是陪着她在外面打听独孤离傲的消息,做什么都在一起,感情也比以前更进一步。

    “那你喜欢我们家青衣么?”紫衣笑嘻嘻的开口,美目紧盯着他,注意着他脸上的神色。

    “呵呵,喜欢。”他憨厚的笑了笑,点了点头。

    房门在这一刻打开,不知道他们在说着什么的青衣一出来便见红衣几人用着那古怪又带着笑意的目光看着她,不禁一怔,问:“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吗?”怎么一个个用着那样的目光看着她?

    “没有,没有东西,还是跟平时一样好看。”木易笑呵呵的说着,却不想他这话才一落下,便引来了几人的轻笑。

    另一边,一袭红衣的霍逸在院子中负手而立,妖孽般的容颜上带着沉思,像是想着什么事情似的,就算身后有人靠近也没有察觉。

    洛少翔与蓝无极几人走了过来,见他一个站在那里好一会也没说一句话,两人相视一眼,便问:“霍逸,想什么呢?”

    听到身后的声音,霍逸转过身来。看了他们几人一眼,便走过去在桌边坐下,半响,这才开口说道:“我想去外面走走,子情的实力已经很强了,又有冷绝辰和你们在身边,我可以放心了,所以,我想去外面走走,看看这天之痕到底是怎么样的。”这个念头,已经不止一次在他的脑海里升起,只是一直没下定决心,但是现在,他知道可以了。

    他对子情的情,已经放下了,他可以无牵无挂的离开,不用再为她担心,只要知道她生活得很好就行了。他相信,她要是知道了他的决定,也会为他开心的。

    几人没想到会听到他说出这样的话来,洛少翔不由开口道:“你是说,你想独自一人到四处去走走?不再与我们一起?”他与他从古武大陆便认识,自然知道他对子情的用情有多深,不过没想到他会说出这话来,听到他这么说,是否已经代表他已经放下了对子情的感情?

    “嗯。”

    “你决定了?”蓝无极也开口问着。

    霍逸点了点头,看着他们几人,道:“决定了,我打算找个时间跟子情他们说一下。”

    “如果你要独自一个在外行走,最好还是先把结界之术学一学好一点。”司徒南陵开口说着。

    “结界之术我已经掌握了一些,而我的实力相信已经足以自保,所以没关系。”

    “走到哪里我们都是朋友,这样也好,出去闯闯,看能不能闯出个名堂来,要是以后想起我们了,大伙再聚上一聚不就得了?如果解决了魔魂,要回神迹天空,到时就叫上大家一起回去。”君邪宇晃着手中的扇子笑说着。

    一旁的颜沐则道:“我就打算跟着大伙一起,这样一来大伙都有伴,而且红衣也在这里,呵呵。”

    “那走吧!去子情的院子看看他们,顺便问一下他们接下来的打算。”蓝无极开口说着,带着他们几人往子情的院落而去。

    另一边,天门门主的院子里弥漫着一股凝重的气息,一身宽大白袍的门主抚着胡子,叹声道:“丫头,这次你们出去,得顺便去查查看这事情是否与那魔魂有关,如果真的有关系,一定要警慎处理,切不可大意。”

    “师傅,徒儿知道了。”她点点头应着,心下暗自沉思,魔魂?这么久都没魔魂的消息,如果师傅所说的那些真的是魔魂弄出来的,只怕没那么容易处理。

    “对了,圣殿主殿中有一本心法,是历代圣殿圣女所修炼的,那套心法可提升你体内纯净的气息,也可让你的气息越加的浑厚,提升了你体内那股纯净的能量气息,将来封印魔魂也会事半功倍,所以这次你们出去,记得去天门把那本圣女心法拿到手。”声音一落,他又交待:“不过,圣殿为第一大殿,势力雄厚不说,门中弟子更是实力不俗,你若想要拿到那本圣女心法,切不可动武,更不可与圣殿为敌。”

    听她师傅说到圣殿,她不由想起了那一回见到的圣子,当下便问:“师傅,那圣殿的圣子又是怎么回事?他的实力如何?”那一回见到那个圣子,她只感觉到他的实力深不可测,想必也在她的实力之上。

    “从远古下来,圣殿中一向都有圣子与圣女,而如今圣殿当中却只有圣子,而没圣女,原因是这圣子与圣女是千百万人中选一,其身必需是具备纯净气息与极具天赋的,这些年来,圣殿一直只有圣子一人坐镇,不过却寻不到圣女,就算是如此,圣殿的威名在这天之痕中也无人敢与之对抗。”

    “如今圣殿的圣子名叫雪无尘,在圣殿当中的地位是属于顶尖的,没人敢在他的面前放肆,更是众多的百姓奉为神一般的存在,他的实力有多深,为师也不清楚,最近一回见到他时,已经是十年前的事情了。”

    听到这话,子情心头一怔,又问:“师傅,这圣子莫非也有几百岁数了?”这天之痕中奇人异士居多,那独孤离傲那样的男子,竟然说是拥有无上寿元的,又长年把容颜保持在最巅峰时期,那么,那个圣子呢?不会也是一个几百岁的强者吧?

    “呵呵,没有,那圣子如今应该也就二十几岁,不过他的天赋是少见的,早在十年前时,他的实力便已经令天之痕众多强者心服口服,也正是因此,圣殿有他的坐镇,威名一直都震响天之痕的每一个角落,如今的他,众强者已经将他视为一个神人般的存在,他的实力之高,估计也只有那独孤离傲可以与之交手吧!”

    “既然如此,那由他来收服封印魔魂,不是更好?”

    那圣子既然是圣殿的人,这事由他来做,应该更加的合情合理,而且,他的实力那么强,遇到魔魂的话不是更有把握将魔魂封印吗?

    天门门主笑着摇了摇头,道:“圣子与圣女是不同的,圣子主圣殿里的一切事务,管九九八十一殿的弟子与事务,实力虽然强大,却无法封印魔魂,一是圣子无法修炼封印之术,二是圣子的纯净之术还不足以将魔魂封印,就如同你现在一样,现在的你身上有纯净之气,但是太弱了,就算是让你遇到了魔魂,你也无法将它封印起来,所以除了要找到那几样东西之外,最主要的便是修炼圣女心法,让你体内的纯净之气得到提升。”

    “弟子明白了,我这回出去时,一定会找个时间去圣殿主殿把圣女心法学好,迅速的提升自己的能力。”她知道,她的结界之术威力之大,最重要的一点是因为她体内的纯净气息,要不然就算是她,只怕也无法将结界之术的几大家主杀死。

    “嗯,明白就好,你去吧!若是遇到不明白或想不通的地方,再来找为师。”他挥了挥手,示意她退下。

    “是。”她应了一声,向他行了一礼后便往外面走去。

    往院子走去,人还没到,就听到院子里传来众人说话的声音与谈笑的声音,来到院子门口处,看到众人齐聚一堂,热闹的在讨论着什么,脸上都带着笑容,她也不由的露出了一抺笑意,大家都在的感觉真的很好,很温馨,他们就像一个大家庭,每一个成员都是他们的家人,无论是做什么,都能让人感觉到那样的亲切,那样的温暖。

    “小姐回来了。”紫衣欣喜的唤着,快步的迎了上来:“小姐,我们都在逗着熙儿玩呢!瞧大家都乐得。”

    “都在呢!正好,我说一下事情。”她笑着走进去,来到辰的身边,看着他们道:“我和辰都商量了,我们两人先去阴阳冥府找独孤离傲,你们就先留在这里吧!我的几位师兄已经去找宅子了,相信不用多久便会有消息,你们可以趁这段时间把结界之术学好,这样一来将来遇到事情也能自保,到时我们接回萱儿之后,再一起去寻找另外的几样东西和魔魂的下落。”

    “也好,那我们就留下把结界之术学好等你们回来。”颜沐笑着点了点头。

    “那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去?”墨成轩问着。

    子情身边的冷绝辰开口道:“我们打算再过几天再去,这几天留下来陪陪熙儿。”见到他儿子还没多久,估计他连他是他爹爹也不认得,还是先住几天,好好陪陪熙儿,因为要是走了,估计没那么快回来。

    听到这话,墨成轩点了点头,沉声说:“嗯,也好,这些天大伙都一直在赶路,体力几本也还没恢复,就休息几天再去吧!门主他们也都说了,萱儿那里不用太担心,那个独孤离傲不会伤害她的。”

    “我也有件事要跟大家说一下。”霍逸开口说着,看向了众人。

    “什么事?”子情问着,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我打算过几天后自己先到外面去走走,看看这天之痕。”他把他的打算说出来。

    闻言,血狼成员以及墨成轩几人不由把目光落龙他的身上,子情与冷绝辰也没料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当下一怔,继而笑问:“你真的决定了?”看来,他是想开了,既然这样,她也放心了,霍逸,一直以来她总觉得对不起他,欠他的太多了,他能做出这一个决定,想必已经放开了。

    “嗯,我已经决定了。”他点点头,唇角微勾的笑说:“如今你的实力已经远远在我之上了,而且又有这么多人在身边,我也没什么好不放心的了,你不是说过,让我去寻找我自己的幸福吗?我已经决定了,再过几日便走,去看看这天之痕,历练一下,不过不用担心,每隔一段时间,我会回来的。”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