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395.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六十二章 我们有缘
    他本是有感而发,把心下的想法说出来,没想到却见他们两人在听到他的话后微微凝眸,当下连忙说道:“不过冷公子和墨小姐放心,虽然现在我们也没日月神弓的下落,但我们一定会找到日月神弓在什么地方的。”

    一旁的夏浩宇顿了顿,看了他父亲一眼,又看了看白宏辉一眼,见他们都没过问他们为何要找那日月神弓,当下便开口问道:“冷公子,墨小姐,我有个问题想要问一问,不知两位可否说上一说?”

    “什么问题?你问吧!”子情开口说着。

    “那日月神弓是是上古神物,我知道有很多人想要得到它,不过,两位的实力可以说是顶尖的,有无日月神弓在手也是一样,又为何会想要找到那日月神弓?”

    一旁的夏家主听到他这话,当即喝道:“宇儿!不得放肆!”他们两人实力属于顶尖强者,他们要做的事,又岂是他们可以过问的?都说强者性情难测,谁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一下子翻脸,虽然他们相信,墨清姿不会,但事情永远没有绝对。

    子情和辰相视了一眼,露出了一丝笑意:“我想,不光是夏公子,夏家主和白二爷想必心中也有会此疑问,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把事情说一下也未尝不可。”

    她笑了笑,便问:“不知几位,听说过魔魂没有?”她想请他们帮忙找日月神弓,如果不把事情说一下也太说不过去了,既然夏浩宇问起,便顺便提一提就是。

    “魔魂?”

    夏家主和白宏輝同时一怔,错愕的看着她:“这与魔魂有何关系?”他们自是听说过魔魂,不过,那传说是五百年前的事情了,以她这样的年纪应该是不知道这事的,又怎么会从她的口中听到这两字?

    见他们两人如此惊讶,夏浩宇顿了顿,便问:“爹,魔魂是什么?”

    “魔魂是五百年前出现过的一个魂体,厉害无比,我们也是听老一辈的说起过,只知道五百年前因魔魂的出现,天之痕险些因此而坠入无止尽的黑暗之中。”夏镇南神色凝重的说着,无视一旁震惊的儿子,又问:“墨小姐,怎么会又提起魔魂?”

    见他们都知道魔魂之事,她便简单的把事情说了一下,几人听得震惊万分:“你是说,那魔魂,竟然、竟然又出现在天之痕中?”天啊!这样的消息若是传出去了,那得引起多大的震荡?

    “嗯,不知你们有没收到消息,最近不少的地方出现了一些诡异的事情,我师傅说,那极有可能是魔魂引起的,而要对付魔魂,势必集齐我所说的那几样天地至宝,所以我急需要日月神弓,也希望你们可以尽力的帮我找到。”

    几人震惊万分,心头只觉被掀起了一**的惊涛骇浪,久久无法平复,半响,夏家主和白宏辉同时开口道:“两位请放心,我们务必找到日月神弓的下落!”魔魂!那是一个可怕的存在,想当年为了封印它,圣殿的第一代圣女就是因此而死!如果找齐那几样东西可以对付魔魂,他们很乐意出一分力!

    “如此,那我在这里就先谢过二位了。”

    “不敢不敢。”两人连忙说着。

    几人坐着闲聊了一会,便见白夫人进来请他们一同往前厅用餐,冷绝辰和子情两人也不推辞,便一同前往。

    与此同时,在另一边的一处林子里,一身红衣的霍逸倚在树上闭目休息着,他没有飞行的幻兽,有的也只是一头已经变为神兽的猛虎罢了,而虎形兽生来气场强大,要是让普通百姓看到了,估计会吓晕过去,于是他便也没用,一路上走走停停,累了就休息。

    步程虽然不快,不过也已经快到下一个城镇了,见这里清清静静,便在此处休息片刻再进城去。只不过,片刻后原本闭着的眼眸便睁开了,用鼻子闻了闻,那双勾人的桃花眼不禁一亮。

    “好香的味道!”他低赞一声,朝四处看了看,没看见有人,便跃下树,顺着那股香味走去,在不远处的一棵树下看到了一个穿得跟乞丐似的瘦弱少年,一张脸弄得黑黑的,此时却正从地底下挖出了一只用红土包着的鸡,因打开了那团烤硬了的土,鸡肉的香味也随着散开,这让走了大半天又没带吃的在身上的他不由的馋了。

    “小兄弟,吃鸡呢?”他熟络的走上前去,在他的面前蹲下,闻了闻那股香味不禁勾起唇角一笑:“小兄弟,我正好也肚子饿了,你这鸡,分我一半如何?我用银子跟你换。”

    好美的男子!如果不是那声音,长得真像是女子……

    少年怔怔的看着他,一张脏兮兮的脸上,那双乌黑的眼睛却是分外有神,此时的他,就像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似的,惊艳的盯着面前一张红衣的男子看,直到,那面前的男子拿着手在他的面前挥了挥,他才回过神来。

    “你、你想干什么?”瘦弱的少年咽了咽口水问着。

    霍逸一挑眉,他自然是知道自己长得风流倜傥俊美无比,不过一向只迷女人,什么时候竟然魅力这么大了?。连这少年见他都惊艳的看着他?

    “我说,我正好肚子饿了,我用银子跟你换半只鸡,怎么样?”

    听到这话,少年怔了怔,嘴巴张得老大,惊喜的问:“你要用以银子换我的鸡?”

    “嗯。”他拿出一绽银子递上前给他,问:“拿着。”

    少年看着那银子,不由眼睛一亮,连忙伸手接过,只不过当他接过银子的那一刻,地上的鸡也被他拿走了,当下一急:“哎,我、我也还没吃的,你得留一半给我!”

    “瞧你这小身板,也吃不了多少,别浪费了,来,一只鸡腿。”说着,他一副施舍的模样,扯下了一只鸡腿递给他,然后自己跃上了树树上坐着吃。

    少年怔怔的看着手里拿着的那一只鸡腿,顿时脸色更黑了,他烤了老半天了,竟然就只得了一只鸡腿?这怎么吃得饱?一抬头,却见那树上的红衣男子抱着鸡吃得正欢,一根根的鸡骨头往身后丢去,转眼大半只鸡便全被他解决了,看到这,少年嘴角不由一抽。

    这男子长得妖孽,穿得一身上好的衣裳,竟然跟他抢鸡吃?看了看手中的银子,心情这才转好了一些,这么一大绽银子,买十只鸡都没问题了,好吧!有银子防身总是好的,至少他不用再盯着人家笼子里的包子流口水,不用再为了抓一只鸡累得半死不活的,当下,也顾不得其他,拿起鸡腿便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填饱了肚子,树上的霍逸伸了伸腰,眼角瞥了地上那正大口吃的鸡腿的少年,随口问:“小兄弟,你这烤鸡的技术还真的不赖,跟我的一个朋友有得一比了,不过这鸡是什么鸡?”以前似乎子情也烤过这样的给他吃,不过他从没问过这是什么鸡,他只知道做法有些麻烦,也正是因此,子情不常做这个,就算是在外面时,抓到了野鸡什么的也是直接放火上烤。

    “这是叫花鸡。”

    “叫花鸡?”霍逸嘴角一抽,瞥了底下那乞丐模样的小少年,心下暗付:叫花子做的鸡?啧,这名字,还真的是名符其实。

    “休息够了,也吃饱了,进城去逛逛。”霍逸伸了伸腰,从树上跃了下来,瞥了那少年一眼,笑道:“小兄弟,看你年纪还小,别当乞丐了,去找份打杂的工也好,总比当乞丐强,少年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啊!”声音一落,不等那少年再说什么,脚尖一点,飞跃离开。

    “乞丐?”少年一怔,看着那人已经连个影都没看见,不禁气得跳起来大喊着:“你才是乞丐!你全家都是乞丐!”喊完之后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见左破一个洞,又穿一个窟窿,又弄得脏兮兮的,就连脚下的鞋子也已经露出了两个脚趾,不禁脸上神色一囧。

    “好像还真的有像乞丐……”挠了挠头,他也跟着往前面的城镇走去,打算用手中的银子买套像样一点的衣服,免得又被人说是乞丐。

    当太阳渐渐西下时,天色也微暗了下来,在大街上走着的霍逸买了一些干粮,打算路上时可以吃,毕竟现在只有他一个人,有些懒得动,便也不想动手去烤些什么吃的,有了这些干粮肚子饿时正好可以填填肚子。

    眼见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打算找间客栈落脚时,却在听到一个愤怒的声音后挑了挑眉。

    “这是我的银子!我没有抢!你不要随便就诬赖我!”

    “那分明就是我的银子!你一个小乞丐的,哪来这一大绽银子!”一名大汉粗着声音大吼着,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像是上前吃了那小乞丐似的。

    “你说谎!这明明就是我的银子!是你撞了我之后从我身上掉下来的,凭什么就说我的银子是你的!”

    “你这小乞丐还敢说!我掉了银子你竟然敢明抢,拿来!否则我对你不客气!”那汉子大喝着,又上前一步,周围的人渐渐的围多了,一个个都指指点点,小声的不知说着什么。

    一个小乞丐,身上有那么大绽的银子,说是他的,谁信?而那个汉子又一口咬定那银子是他的,是这小乞丐抢了的,一时间,众人看着那小乞丐的目光也不由多了鄙视。

    “现在这世道都成什么样了?这年纪轻轻的好的不学净学坏的?这好手好脚的干什么不好?跑去当乞丐?”

    “估计就是太懒了,好吃懒做,这会竟然还抢别人的银子,这胆子也太大了。”

    “就是就是……”

    一袭显眼的红衣,却站在人群的外边,透过前面的人霍逸可以看见那被围在前面被那名汉子步步逼近的小少年此时已经又急又气,虽然脏兮兮的脸看不清脸上的神色,但那身侧紧拧着的拳头,以及愤怒的目光已经告诉他,这小少年已经快气坏了。

    想到那绽银子,他不由摸了摸下巴,好像是他给的吧?买了他的叫花鸡,却没想反倒让他惹上麻烦了,呵呵……

    “我不是乞丐!谁说我是乞丐了?就因我身上的衣服破了点,脏了点,就成乞丐了吗?凭什么他说的话就有人信我说的话就没人信?这银子是明明是我的,凭什么都说我是抢的!”少年怒了,冲着那一个个对着他指指点点的路人大喝着。

    “真看不出这小子还有点脾气啊!”霍逸轻笑着,低低的说了一声。

    “你个小乞丐,看来你是不吃点苦头不流泪了!”那汉子显然也不耐烦了,一手拧起拳头用力的就朝那前面的小乞丐挥去:“看老子不好好教训你!看你还敢不敢抢别人的银子!”

    后面的霍逸见了,勾了勾唇角,拿出一块打算在路上吃的饼就朝那汉子丢去,就在那汉子一拳即将挥下时,那小少年正皱着眉头不知在想什么时,突如其来的一块烧饼就砸向了那汉子的头,看似一块小小的烧饼,却在砸中那名汉子时将那名汉子击倒,重重的摔落在地面上。

    “哎哟!谁!谁暗算老子!”

    汉子摸了摸肿了一个大包的额头,在看到地上的那一块烧饼时瞪了瞪眼,刚才像是有一股力道猛的将他推倒似的,让他连站都站不稳,在这么多人面前被一块烧饼给砸倒了?这脸真是丢到姥姥家去了!

    只是,那汉子的话才一落下,口中又被一块烧饼给塞住了,在众人错愕间,只听一个声音传来:“敢在本公子的面前自称老子?胆了子不小呀!”

    听到这声音,小少年一怔,连忙回头看去,只见一袭红色的身影站在那后面的人群中,妖孽般的容颜,勾人般的桃花眼,唇边还是带着那邪肆的笑,这男子不正是那个给了他一绽银子的妖孽美男吗?

    看到他出现在这里,不禁眼睛一亮,连忙挤开众人跑了过去,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便对着众人说:“我的银子就是他给的,他买了我的一只叫花鸡,不信你们问问他。”这些人,一个个狗眼看人低,见他衣着破烂就说是乞丐,还不信他的话,现在这个妖孽美男出现了,他们总该相信了吧?

    “小兄弟,没想到又见面了呀,我们真是有缘。”霍逸没去理会那周围一个个怔愕着的人,反倒是熟络的伸出手搭上了少年瘦弱的肩膀:“走!我请你喝酒去!”说着,不由分的便搂着少年离开。

    “喂喂喂!放开我,两个大男人的搂在一起像什么话了?”少年大喊着,谁知身边那人却是依旧如故,也不介意他一身的脏,反倒是低下头对他勾起了一个带着魅惑的笑意:“小兄弟,我有没告诉你,我性别男,爱好男?”

    听到这话,少年身子一僵,这人、这人不会真的有不良嗜好吧?

    长得这么妖孽,又喜穿红衣,还对他说出这样的话来,难道,难道这人真的有断袖之僻?想到这个可能,不由又暗暗的开始打量他,一边小心翼翼的往后退去:“那个,你、你还是先放开我,我自己能走。”

    “行!走吧!前面就有一处客栈,正想着喝喝酒呢!不过独饮无味,正好碰见了你,今天我们就来个不醉不归!”霍逸看起来心情很好的样子,放开了他,大步的往前走去。

    跟在后面的少年本想着趁他走在前面时离开,不过又想到他在林中的那一手轻功,犹豫了一下,还是硬着头皮跟了上去,管他呢!吃完再说!他今天都是托他的福,才吃了一只鸡腿,从郊外走到城里就碰上那样的事,肚子此时正饿着呢!

    前面客栈,一袭红衣的霍逸走到客栈时就被小二热情的请了进去,而当那一身破烂的少年也打算跟进去时,却被小二给撞拦住了:“去去去,这里不是要饭的地方,到别的地方去。”

    对于这种事情,少年明显的已经习以为常,他不厌其烦的说道:“我不是乞丐。”

    “他是跟我一道的,让他进来。”里面的霍逸开口笑道。

    那小二一愣,连忙打着笑脸:“呵呵,真不好意思,里面请进。”

    少年瞥了小二一眼,哼了一声便走进去,来到霍逸坐着的那一桌子坐下,自顾自的倒着茶水喝。

    “小二,上酒菜,把你们店里的好酒好菜都给公子端上来!”霍逸说着,又对面前的少年说:“别喝太多茶水了,你可是来陪本公子喝酒的。”

    “陪你喝酒?”少年瞥了他一眼,嘴角一扯,摇了摇头道:“还是免了。”

    看到他那眼神,霍逸挑了挑眉:“你那是什么表情?”

    “你喝不过我的,还是免了,再说,我一喝酒,不喝到酒瘾满了就不停下的,那得花上好多银子,我可没银子给。”

    “哈哈哈,这话我还是第一回听说,你竟说我喝不过你?放心,叫你来是陪我喝酒,喝多少我都会付账!这个你不用担心,不过,你这小子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有趣,真是有趣!”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