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396.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六十三章 萱儿,来娘亲这
    听到他的话,少年心头一喜,当下也不客气,喊着小二把酒端上来,他两人还真的边喝边聊,最后竟然拼起了酒。看着那少年一大碗一大碗的喝下,饶是霍逸也不由有些傻眼,这小子还真的能喝?呵呵,如此正好!

    两人大碗大碗的喝着,动作豪爽,让客栈里的众人不禁纷纷侧目打量着,原因无他,这两人一个身穿红衣,容颜俊美气质不凡,一看便知是世家公子,然而他对面坐着的却是一身脏兮兮的乞丐,这乞丐又不像乞丐的,倒是让人多了几分的好奇。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桌面上的酒壶也越来越多,客栈的老板见了乐得笑呵呵,不时的让小二给他们上酒,还很大方的给他们送上一两道下酒菜。

    喝了七八壶酒,霍逸的双眼不禁有些模糊了,然而看着面前的那小少年,却见他喝得欣喜,直把烈酒当水喝了,心下不禁有玄了这小少年:“怎么样?还行吧?”他笑问着,夹了一块肉放入口中慢慢的嚼着。

    “小意思。”小少年一脸清醒,目光也没涣散,他旁边摆放着同样七八个酒壶,一点也喝得不比霍逸少。

    “呵呵,还真看不出,你挺能喝的,对了,你叫什么?”

    “我啊!你叫我阿丹就行了。”

    “我叫霍逸。”他又喝了一口酒说着:“对了,你怎么自己一个人在外面转?看你年纪轻轻的,不会是偷跑出来的吧?不回家吗?”

    “还真让你说对了,我就是偷跑出来的,我要像我大哥一样到处走,看看外面的世界,不过我家里人不肯让我出来,所以我就偷跑出来了。”

    “哦?那正好,我们就一起凑伴吧!我也要到处走走,你要是跟我一起,我耽保你不用弄成现在这副小乞丐的模样。”霍逸笑说着,勾人的桃花眼半眯着,戏谑的看着他。

    “结伴而行?”阿丹怔了怔,紧盯着他像是在思考着什么问题似的,半响,他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笑道:“好!咱们就结伴而行!”

    “呵呵,来!继续喝!”霍逸笑说着,端起酒壶一个示意,两人酒壶对碰,又一口牛饮了一壶。

    桌上面的酒壶越来越多,客栈里的人越来越少,最后,霍逸果真是喝不过他的醉倒在桌面上,阿丹一见笑了笑,得意的说:“我就说吧!你喝不过我的!”声音一落,对着小二喊着:“小二,把他扶到楼上去休息,对了,我让你去买的衣服帮我买回来了没有?”

    “来了来了,在这时呢!”小二手里拿着一套衣服过来递给他,又扶起了霍逸对他说:“小公子,你要的热水也放在了,在楼上房间里,要是有什么吩咐,你再叫小的。”见他们两人消费了那么多,小二的态度也客气了不少。

    “嗯,好。”阿丹点了点头,拿起衣服拿往楼上走去。

    次日,当霍逸坐在下面用早点时,一名面容白净的少年大步走来,在他的面前坐下,正吃着早点的霍逸一挑眉,打量了面前的少年,桃花眼中闪过一丝光芒:“你是那小子?”

    “怎么?换了一身衣服就不认得了?”阿丹扬了扬下巴说着,唤来了小二来份粥,便不客气的吃了起来。

    霍逸笑了笑,说:“果然是人靠衣装佛靠金装,那身乞丐衣服一换下,倒也像个世家小公子,不错。”

    “那当然,我早就说了我不是乞丐了。”

    “吃吧!吃完之后我们就上路。”

    “去哪?”

    “当然路通往哪就走向哪了,怎么?你忘了昨晚说的话了?”他一挑眉,看着面前的少年。

    “你说要包我吃住,我当然没忘。”说着,便不再看他,继续低头吃着粥。

    两人吃完后付完钱便一同上路,而此时的两人,全然不知,他们的命运也在结伴同行的这一刻起,便紧紧的相系在一起……

    两日后的一天清晨,来到了阴阳冥府的地域子情和冷绝辰还没进入城门,便见两名黑衣人从高处飞下,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两人实力全属顶尖,一手轻功更是可说到了踏雪无痕的境界,这让冷绝辰和子情眼底都掠过一道幽光。

    “你们可是冷绝辰与墨清姿?”其中一人沉声问着,态度不亢不卑,凌厉的目光直视于两人。

    “不错。”

    “请随我们走!我们主子已经恭候多时了。”两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你们的主子是独孤离傲?”子情开口问着。

    “不错,两位请!”两人应着,声音一落,提气而行,在前面为丙从带路。

    冷绝辰和子情相视了一眼,子情开口道:“独孤离傲手底下的人实力还真是不弱,这两人的一手轻功更是一绝,辰,按我们原先说好的做,尽量不要动手。”

    “嗯,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的。”他点了点头,提起跟着他们一同往而去。

    一进阴阳冥府的城门,却并非往城中而去,而是因为这城中有城,他们跟着那两人一路提气而行,天龙则化为人形,跟在他们的后面,未进主城,反而顺着山道而去,顺着山道一路直上,来到了一处处于悬崖过的宫殿,看到那气势宏伟的宫殿伫立在那悬崖过上,就算是不见有人守着,那股摄人的气势也是明摆在那里的。

    越是走近,他们能感觉到空气中所流动着的一股强大的气息,虽然不见人影,但他们可以感觉到暗处有为数不少的人隐藏着,而且这些人一个个都是武功极高的强者,越是靠近这宫殿,他们心下越发的凝重起来,如果这独孤离傲不肯让他们带回萱儿,动起手的话他们未必就是他的对手。

    想到这个可能,冷绝辰眉头不由一拧,正想着,便见前面带路的两人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来:“墨小姐请随我来,冷公子请到前厅暂且休息。”

    “这是为何?”冷绝辰沉声问着:“既然让我们来了,又为何不让我们直接去见你家主子?”

    “主子有命,要先见墨小姐,再见冷公子,冷公子就稍等片刻,再过一会,我家主子自会相请。”那黑衣男子面无表情的说着。

    冷绝辰皱起了眉头,正打算开口,却听到子情的声音传来:“辰,不用担心,我不会有事的。”她朝他点了点头,便跟另一名黑衣男子往前而去。

    “冷公子”另一名黑衣男子做了个请的手势,便带着他往另一边而去。

    在宫殿中的一处,独孤离傲抱着萱儿在逗弄着,乐得她那可爱的小脸的尽是笑容,孩童清脆悦耳的笑声如银铃般的传出,在宫殿的某一处回荡着,就是这清脆悦耳的笑声,让这长年死气沉沉的宫殿添了一抺的生机,宫殿中暗处的隐卫,把守着的护卫,听到那孩童银铃般的笑声时都不由的目光一柔。

    没有人比他们这肖年把守在这宫殿的人清楚,这宫殿有多少年没传出笑声了,但,自从他们主子抱回了那可爱的孩子时,这宫殿中便不时的传出清脆悦耳的声音,这笑声不仅仅让他们主子每天看起来心情很好,更是温暖了他们的心,让他们感觉到了以往都不曾有过的感觉,打心底的,宫殿中的所有人都非常喜欢那被他们主子呵护着的孩子,虽然不知那可爱的孩子到底是什么来历,但从他们主子那事事亲为的态度来看,估计也是非同一般。

    正跟着黑衣人走着的子情实力不低,自然也听到了那在宫殿中传来的孩子笑声,那银铃般的笑声,清脆而悦耳,她神色微怔,目光微微一闪。

    是萱儿?

    走在前面的黑衣人似乎也听到了那笑声,只不过他头也没回,脚步也没停顿,却是状似不经意的说起:“墨小姐,萱儿小姐在这里过得很好,我们主子很喜欢她,事事都亲力亲为。”

    听到这话,子情清幽的目光闪过一抺不明的光芒,看了那前面带路的黑衣人一眼,继而半敛下眼眸,说:“再怎么说,萱儿是我的女儿,你家主子就是对她再好,也好不过我这个当娘亲的。”

    “墨小姐不是没时间照顾萱儿小姐吗?连照顾都谈不上,又怎么能说好?”

    子情抬眸往前看去,绝美的脸上看不出此时她在想着什么,只听她淡淡的说:“如果你家主子真的疼惜萱儿,就不会偷偷把她带走。”

    前面的黑衣男子没有开口,因为房间就在前面了,只见他微放慢了脚步,侧身回头头说:“墨小姐,我家主子就在前面,萱儿小姐也在里面,你进去吧!”

    子情往前走去,本以为那是一间房间,不过走上前才知道,那是一个小院落,院子里种着各种美丽的鲜花,还有一个小小的鱼塘,不远处还有一个亭子,头顶上白云浮动,轻风拂面而过,空气中散发着清新的花香,而令她微怔的是,这地面竟然铺了一层柔柔的地毯,在那地毯上正趴着一个胖乎乎的可爱孝,而那,正是她的女儿,萱儿。

    只见她手脚并爬正扑着面前的一个圆滚滚的球玩,可爱的脸蛋上粉嫩嫩的,带着开心的神色,胖胖的身体上穿着一张雪白的小背心,看到那雪白的小背心,她敢肯定,那绝对是雪狐的心下不禁划过一抺奇怪的感觉,雪狐极通人性,又极难捉到,就算是捉到了也不会有人剥了它的没想到这独孤离傲竟然弄来了雪狐皮给萱儿做成了小背心,那样看着薄薄的一件,却是在极寒的空气里也不会觉得寒冷,而这地面所铺的和这院子所有的一切,莫名的让她觉得,这是独孤离傲特意为萱儿做的。

    因为这宫殿中,就数这个花园般的院子最为明亮,空气阳光最好,而且那布置全都是顶尖的,这独孤离傲带走萱儿不就是想要引她来,又为何要这般费力的为萱儿布置这些?

    那站在一旁看着在地上玩耍的萱儿的独孤离傲,目光从地上的萱儿身上移开,落在了对面一袭白衣的子情身上。看到了她出现在这里,与前一世不一样的容颜,却有着几分相象的性格与气息,他的目光不由一闪。

    “你来了。”

    子情看了独孤离傲一眼,便蹲下了身敞开双手,绝美的容颜上露出了柔和的笑容,她轻声唤着:“萱儿,来,到娘亲这里来。”几个月不见,萱儿倒是长胖了不少。

    听到这声音,正玩着的萱儿停了下来,她趴在地上半抬起头,眨着那双明亮灵动的大眼睛看着那对她敞开怀抱的子情,半响,咧嘴一笑,把正玩着的球丢开了,便往子情的方向爬去,嘴里嘎呀嘎呀的不知在说着什么。

    而那独孤离傲只是静静的站在一旁看着,从刚才子情进来开始,那目光就没离开过她的身上,像是想透过她看到那曾经熟悉的女子,又像是想将她看穿一般。

    “咯……”萱儿扑进了子情的怀里,小脸在她怀里蹭了蹭,闻着熟悉的味道,咯直笑着。

    “萱儿真乖。”

    子情轻抚着她粉嫩的小脸,低下头亲了一下,把孩子抱了起来,这才看向了那站在对面的独孤离傲:“我来了,你有什么话想说的,可以一次说清楚。”

    独孤离傲看了她很久,很久,半响,这才沉声问道:“你真的忘记了以前的一切了?”本该熟悉的爱人,却变得那样的陌生,难道,就算是重生,也已经不再是当年的雪姬了吗?

    心,微微抽疼着,道不清是为了什么,只知道,他等待了几百年的期待落了个空,心头突然间的被一股空虚所填满着,他以为他可以等到她,他以为他们还能在一起,他以为就算她重生了也一定会记得他,但是,当这个残酷的事实摆在眼前时,他才知道自己错了,自己的等待落空了,心,在这一瞬间被独孤与寂寞所占据着……

    “独孤离傲,一个已经死了的人,就算灵魂还在,但也不会是原本的那一个她,上一世的我是怎么样的一个人,我不知道,上一世的我与你有什么样的牵联,也已经随着上一世的我死去而化为虚有,你应该知道,如今站在你面前的,是我,墨清姿,而不是圣殿的第一代圣女雪姬。”

    她一字一字的说着,清晰无比,那不紧不慢的声音,不重不轻,却一声声一字字的如同一颗钉子般的钉落在他的心头,那股痛意,谁能懂?

    负在身后的手,微微收紧着,他似乎心底仍怀着一丝的希翼,半响,又开口道:“烈焰还在吧?叫它出来我见见。”

    烈焰?子情看了他一眼,知道这定是火龙在一世的跟随着他时的名字,当下,便唤道:“火龙,出来。”曾经的烈焰,如今的火龙,就算让他再见到又如何?她只是墨清姿,永远不会是雪姬!

    随着子情的声音一落下,一道精光从她的体内飞闪而出,在她怀里的萱儿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想要去抓,却抓了个空,不禁回头好奇的看去。

    “主人。”

    火龙以人类孝女装的模样出现在子情与独孤离傲的面前,看到突然出现的火龙,在子情怀里的萱儿眼睛一亮,伸出小手就要去抓,却怎么也抓不到。

    而独孤离傲在见到曾经的烈焰竟然变成这个模样时,深邃的眼中不禁闪过一丝错愕,当年烈焰跟在他的身边,明明是雄性上古神兽,没想到,今天看到出现在他面前的,竟然变成了雌性?这,这难道真的就是天意?所有的一切已经在当年就化为虚有,哪怕他们的灵魂还是当初的灵魂,但思想却已经不再和当初一样……

    这一时间,他说不出半句话来,这样的事实摆放在面前,等待了几百年,让他在这一瞬间接受,确实是有些难度,他还是没能想明白,为何当年雄风威震天之痕的上古神兽烈焰为何今日会选择化为雌性?

    同样的,在火龙出现的那一刻起,以前感觉到的那股熟悉的感觉又再次袭来,它回头看了看那独孤离傲,以前不知道,但是在不久前它已经知道了,它曾经是这个人的幻兽,与他的身上也有着血液的牵绊,难怪以前会出现那样的血液澎湃,就像此时看到了他,它仍能感觉到体内的血液在涌动着。

    只是,就算它以前是这个人的幻兽,如今却不再是了。当下,这整了整心神,便开口道:“你就是我以前的主人?我现在不再叫烈焰了,我叫火龙。”

    “啊!疼疼疼……”

    就在火龙的声音一落下,一头火红色的头发竟然被人从身后揪住了,痛得它倒抽了一口气,谁知还没回过头,却听到头顶上传来一声清脆如银铃般的笑声。

    “咯……”

    只见,萱儿在抓了老半天后,终于抓到了那红红的头发,正紧紧的揪在手里不放着,一张粉嘟嘟的小脸上尽是笑容,不时的拍啊拍的,扯着火龙的头发乱动着,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也叫子情和独孤离傲怔了怔。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