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399.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六十六章 暗夜惊变
    新年一过,子情他们呆了约半个月后便已经准备离开,分成两队而行,降了雪衣四人留下来帮忙照顾着两个孩子之外,夜寒和追风也被着留下来照顾着,其他的人则跟着一起走。

    “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你们一路上也要小心。”子情看着他们说着。

    “嗯,我们会的。”蓝无极众人点了点头。一旁的天龙则咧嘴一笑,对她说:“你就放心吧!有我保护着他们,不会有事的,再说了,这个端木小子结界之术也很厉害,有他跟着,就算是遇到了什么,一个保护结界下来不也主完事了吗?”

    站在后面的端木浩闻言,也上前说道:“我会尽力帮他们的,小姐放心。”自打跟了她,他便也渐渐的了解他们对她的重要性,不是下属,而是伙伴,是朋友,是家人,这一点是他以前所没有感受到的,她重视的人,他也会尽心尽力的去保护。

    “好。”她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又叮嘱雪衣他们照顾好两个孩子,又让她爹娘多注意着身体,这才与辰在跃上了金龙的身上,咻的一声往云端飞去。

    “我们也走吧!”蓝无极看着他们离开,便收回了目光开口说着,与墨成轩和雪柔他们抱拳一个示意后,便带着众人也离开,往死城的方向走去。

    他们人多,并不能以飞行的方法,所以只能步行,这么一来速度就慢了很多,不过算是时间,等他们到死城之时子情和辰应该也差不多从圣殿去到死城了。

    天空中,站在金龙身上的两人迎风相拥而立,看着那从身边掠过的白云,感觉着那从耳边拂过的轻风,不由的想起了以往的时光。

    “辰,以前我们在古武大陆也曾这样在天空之中看着白云与底下的风光,现在却是在天之痕,每当经历同样的事情,心下总是会有一丝感慨。”

    “是啊!不过以前在古武大陆时,没有那么多的烦心事情,现在到了这边,我总感觉到有些力不从心。”他沉声说着,看着底下那飞快掠过的景物,微微一叹。

    “你说的是实力吧!”在古武大陆时,他们的实力都是最强的,但是到了这边,却总能看到比他们实力强的人存在着,有时确实会觉得有心无力的感觉。

    “嗯,就像魔魂,如果我们拥有足够的实力那就可以将他封印了,但是就如同独孤离傲所说,现在的我们若是真的碰上了魔魂,也只有死路一条,当初与它交手,我们也都是一个个重伤,就连火龙和扬都是一样,就连到现在,扬也一直还没能出来。”

    听到这话,子情目光微闪,轻声道:“独孤离傲所说的一点也不假,我心下也确实担心着这事,魔魂的那个火焰很是厉害,就算是火龙和扬也敌不过,而且在实力的差距上相差那么多。”

    “这回到了圣殿主殿,你学了那圣女心法实力上应该会有所提高。”

    “不过圣女心法是他们圣殿主殿不外传的心经,我们想要拿到这心法,可能还得费上一番心思。”想到那个圣子,看着温文无害,然而又谁知他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是真的无害?还是深不可测?

    冷绝辰眼中闪烁着坚定的光芒,沉声道:“就算再难,那圣女心经我也一定要让你能学到!只有你学了圣女心经,才能提升体内的纯净气息,才能将魔魂封印!”

    空中飞行,又在金龙的飞行速度之下,他们没有停留的越过了一个又一个的城镇,当天色渐渐暗下来时,两人便从天空中下来,在这前不见村后不见店的地方,他们走了好长一段路,才依稀的看到有一处小庄,两人往那村子走去,打算借宿一晚,毕竟正月的天气时不时的总会下点小雨,他们也不太好在外面露宿。

    来到那村子,子情走上前,敲响了一间屋子的房门:“请问有人在家吗?我们是路过的,想在此借宿一晚,不知可否行个方便?”

    房里的人听到这话,轻手轻脚的打开一条细缝从里面往外看了看,只见一男一女,两个长得跟仙人一般的人站在他们房门口,前面的女子一脸柔和看着,见状,不由一怔,迟疑了一下,问:“你们是过路的?”

    “是的,老人家,我们是夫妻,刚好路过这里没找到地方休息,所以想请老人家行个方便,让我们在这休息一晚。”

    “老婆子,是什么人啊?”里面又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

    听到身后的声音,老妇人回头说道:“是一对夫妻,过路的,想要借宿。”

    “那就让他们进来吧!”

    闻言,老妇人这才打开了门:“你们进来吧!”说着便一边说:“家里就我和老头子两人,我老头子脚不利索在里面躺着,后面还有一个空着的屋子,以前是我儿子和媳妇住的,你们就住那里吧!”

    “多谢老人家。”她轻声道谢着,与辰相视了一眼,便往里面走去,一边问:“老人家,这天色还算早,怎么一个个都关着门了?”

    “我们这村子就十几户人家,太阳一下山就很少出门的,你们是外地来的,不知道我们这里的习惯。”

    “喔,原来如此。”她点了点头,在老妇人的带领下来到了后面的一间屋子,老妇人在房里点上了油灯,随着火光一现,屋子里的光线也亮了不少,她看了这屋子一眼,只见屋子里什么都有,桌面上也不见有灰尘,看样子是经常打扫的,她回身对那老妇人说道:“老人家,多谢了。”

    “不用谢,只要你们不是坏人就行了,不过就是借住一晚也没什么,看你们的样子应该是还没吃东西的吧?家里也只有面了,我去给你们煮两碗过来。”就着便往外面走去。

    “辰,你可觉得这村子有异?”待老妇人出去后,她看向了他,神色认真的问着。

    闻言,辰点了点头,道:“太阳不过才下山,便有一股阴寒之气。”从他们一到这里就感觉到了,那空气中有着一股阴寒之气,很是浓郁,看来这村子并不怎么干净。

    “我们走了那么久才看到这一小村子,这个地方估计平时也少人经过,一些脏东西出没得也多,村子里的人应该都有所察觉,要不然也不会太阳一下山就都躲进了屋子里,而且我刚看那位老妇人,眼下发黑……”她没有说下去,她相信他也会知道。

    “你打算管?”辰看向她微微一沉思,又道:“也许是普通的魂体。”

    “如果是普通的魂体那倒容易对付,我就在想,不知与那魔魂有没关系。”她神色微凝,半敛下眼眸说着。

    房里两人都没说话,半响,听到脚步声往这边而来,丙从抬眸一看,那老妇人端着两碗面便走了进来,只是,那老妇人的神色却显得有些奇怪,端着托盘的手也微微颤抖着,像是在害怕什么似的,两人见了,不由相视一眼。

    “老人家,怎么了?”

    “没没没,这是面,你们、你们吃吧!”说着,把面放在桌子上,继而站在一旁看着,却又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那双眼睛也一直盯着两碗面瞧着。

    这老妇人那不会掩饰的惊慌神色,两人一看便知不对劲,又见她一直盯着这面瞧,心下便有了一个底,抬眸静静的打量了她一下,见她身上似乎笼上了一层阴寒的气息,这是先前出去时没有的,难道……

    “老人家,可是出事了?如果有什么事情可以跟我们说,看我们能不能帮到你。”她轻声的说着,柔和的目光落在老妇人的身上。

    “我、我……”老妇人颤抖着开口,谁知话还没出,一股阴风从后面扑来,那老妇人受了惊吓晕死了过去,与此同时,子情迅速上前将她扶住,而辰则迅速往外掠出,把老妇人扶到椅子上坐下,子情也迅速的往外掠去,只不过当她出了屋子,却是寻着那老汉的住处走去。

    先前进门时那老妇人说过,家里还有她腿脚不利索的老伴,还是先去看看比较好。

    另一边,辰追着那抺虚浮着的影子往外而去,一到外面那抺影子便迅速的溶入黑暗之中,凭着那股阴寒的气息,他跟着来到了一处阴气甚重的地方,定睛一看,竟然是一处坟地,一个个简单的坟墓几乎布满了整个山头,这让他看了都不由心头一震,这一带根本没有什么人,又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坟墓?

    这里阴气甚重,一入夜,隐隐的空间中似有呜嚎的声音从耳边传过,当他来到这里,原本那溶入黑夜中的魂体竟然引出了许多的虚浮着的魂体将他围住,那若隐若现的影子透着一股阴沉沉的气息,令人不觉微皱起眉头。

    “你们这些鬼魂,既然已经死去为何还不离去?”他沉声问着,就算是不开天眼,此时的他也能看到那嘘体的所在。

    “杀了他!”不知是哪个鬼魂厉喝了一声,那些围着他的鬼魂当即一扑而上,见状,他当即运用结界之术中的净化之术,当凌厉的光芒顺着他的手而闪开,那股剌眼的光芒顿时让那些鬼魂惨叫不已。

    然而,在下一刻,那嘘体消失无踪的瞬间,那一个个坟墓却突然动了,松动着的泥土像是有什么在往外面钻着一样,配合着这夜色阵阵阴风,让人觉得诡异不已……

    而在此时,往那老汉走去的子情来到了一处屋子前面,见那房门半掩,里面一名老汉靠坐在床上闭着眼睛,身上盖着被子,就这样看倒像是没什么不妥,然而,正是他的这份没什么不妥才让她觉得不妥。

    她顿了一下,伸手慢慢的推开了房门,也在这时,那名老汉突然睁开了眼睛:“你是?”沙哑的声音,确实像是一名老汉所有,然而,那眼中适才出现的阴狠与厉色却绝非一名普通老汉所有。

    “我是今晚借宿的,刚才不知怎么的,像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出现,我夫君追着出去了,老人家,你没什么事吧?”她轻声说着,清幽的目光落在那老汉的身上,心下略有不解。

    为何越是走近,越能感觉到这老汉身上传来的死亡与腐烂的气息?这个村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呵呵,我没事,小姑娘,你走近一点来,坐吧!跟我这老头聊几句。”他像一个平常百姓家的老者那样露出了慈祥的笑容,只是,他自己不知道的是,那脸上略显僵硬的肌肉怎么看着都显得有些怪异。

    听到这话,子情目光微闪,唇边的笑意淡淡的,她看着他,点了点头应道:“好,不知老人家,想要聊些什么呢?”就在她看似毫无防备之心的走近时,来到床边的那一刹那,那看似和蔼无害的老汉却突然伸出了双手扑向了她。

    “拿命来!”

    早有防备的她迅速侧身一闪,白色的身影一转便是到了几步之外,只是,当她回头一看时,却不由怔住了,只见那从床上扑下来的老汉已经下了床,那上半身看似完好,而下半身却是……

    “骨头?”

    她错愕的呢喃着。这老汉竟然下半身已经变成骨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那白花花的白骨根本不见有半点肉的存在,而那上身穿着的一件衣服垂落着,随着他身上阵阵的阴风传出,他身上单薄的衣服被拂开,让她可以看到那衣服之下已经腐烂的皮肉,那样的触目惊心!

    难怪她一直闻到一股腐烂的气息,原来如此……

    “活死人?”她开口说着,声音微冷。这老汉虽然还有人类的气息,但却已经离死不远,只是,她不明白,像他这样的人应该是活不了的,为何他却能这样活着?他身上的那股阴测测的气息到底是怎么来的?

    “呵呵呵……看来,你不是普通人,如果能吸了你的阳气,说不定我这身体就会恢复了,所以,你一定要死!”他原本笑呵呵的说着,声音一落,那语气一变,凌厉的杀意扑面而来,让子情顿时心头一惊。

    好强大的杀气!

    这老汉真的是一般人吗?如果是一般人,怎么可能会有那样惊人的阴郁气息?什么吸阳气?就算是吸人的精气也得是鬼魂才吸得了不是吗?

    然而,就在她心下正思索着时,突然间觉得周围的环境蓦然一变,她就像是处于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而在她的身边净是弥漫着一股阴寒的噬人气息,这个突变让她迅速的双手一转,结出一个印记将自己的身体保护了起来,谁知不知因何缘故,在这股黑暗之中,她的结界竟然结不出来,像是被什么给压制着一般,让她不由的皱起了眉头。

    “不用费力了,乖乖的受死吧!我会留你个全尸的。”

    阴测测的沙哑声音传入她的耳中,眼前一片的黑暗她看不清,当下,她神色一凝,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平静下心灵,仔细的用着耳朵去倾听,注意着身边的一切动静。

    只觉身侧的阴风较重,更夹带着一股阴狠的气息而来,她一手迅速从腰间拂过,泛着冰寒气息的凤吟剑便出现在她的手中,顺着她的手一挥,凌厉的剑锋咻的一声朝身侧劈去。

    “啊!臭丫头!”

    一声痛呼伴随着咒骂传来,子情依旧闭着眼睛,手中的凤吟剑横挡在身侧,心静则耳灵,身上的神识外放,就算不用眼睛看她也能感应到周围的一切。

    “你不是我的对手。”她淡淡的说着,闭着眼睛双手凝聚一股纯净的能量气息,一股白色的能量气息顺着她的神识注入手中的凤吟剑之中,猛的抬手一挥,咻咻的两声凌厉剑罡之气传出,她同时睁开眼睛,只见面前的黑暗被她的利剑划破,渐渐的又恢复原来的景象。

    “你、你……”那老汉看到这一幕,心头一惊,顿不得其他,那两只剩下骨头的脚板飞快的走着,那模样怎么看怎么吓人,猛的迅速一扑,往窗外扑了出去,见状,子情眉头微皱,持剑追出。

    “砰砰砰!”

    夜色中,传来一声声响亮的爆破声,出了房门的子情看着那不远处传来的爆破声,目光一凝,那应该是辰的方向,正打算飞掠而去时,眼角瞥见那十几户人家全在一瞬间关上了灯,见状,她脚步微顿了一下又迅速的提气往辰的方向而去。

    这个村子,处处都充斥着诡异的气息,这个活死人是怎么一回事?那个老妇人可知道这事情?这村子里的十几户人家为何又能安然无恙的活着?

    当她怀着一个个从心头冒起的疑惑来到辰所在的地方时,却不由的被面前的一幕惊到了,那前面,说是说坟墓,但几本可以说是一处乱葬岗,整个山头都是一个个突起的坟头,只不过那胸头上面的泥土却是松着着,除了那些正将辰围在中间的白骨之外,还有一些正从泥土中爬起来。

    该死!怎么会在这地方遇到这样的事情?难道,那魔魂就在这附近?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