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400.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六十七章 圣子的出现
    没有迟疑,她迅速的上前帮忙,心念一动,提起体内的玄气气息,下一刻,一股纯净气息顿时出现在手中,随着她的引导而来到她手中的剑上,凌厉的剑气咻的一声飞劈而出,只见一道精光在漆黑的夜色中划过,咻的一声爆响。

    “咔嚓咔嚓!”

    那是骨头碎裂的声音,清晰而诡异。白色的身影一闪,她来到辰的身边:“辰,你怎么样?”

    “我没事,只不过这些骨头太多了,不易对付,打碎了前面的后面的又涌上来,最重要的是他们竟然会放暗器,前段时间听说过,但没想到亲眼看见时会是这样的,小心一点。”他沉声说着,深邃的目光扫过那些将他们团团围住的骨头。

    这些骨头为何会具有攻击的力量?这样的一个小村子竟然埋了这么多的小坟,真是有些不可思议。

    “那嘘体也在一瞬间消息了,我在想那魔魂会不会在这附近。”

    “先不要想那魔魂,我们两合力将这些消灭了再说。”他说话的瞬间,双手一转,在身前结出了印记,光芒涌动间形成了一个小圆球,随着能量的涌动越聚越大,心念一动,猛的将手中的能量攻向了那前面一具具从地上爬起来的骷髅,只听轰隆的一声巨响,顿时将前面那些骷髅摧毁了一大片。

    见状,子情也没停下手,唤出了火龙帮忙,同时手中的剑也飞袭而出,一道道凌厉而骇人的剑罡之气飞袭而出,骷髅虽然是多,但实力并不是很强大,对付普通的人倒是没什么,对付他们两个倒就有点鸡蛋碰石头的意味了,虽然两人也没闲着,一柱香的时间下来,也将那些骷髅摧毁得七七八八,只是体力毕竟有限,看着那又涌上来的骷髅,他们再一次的感叹这些地东西之多。

    只是,就在此时,没想到一个不应出现在这里的人却出现了。

    “墨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一道清雅温润的声音带着一丝笑意不紧不慢的传来,当子情的辰顺着那声音抬头往上一看时,不由目光微闪。辰倒是没见过他,但是子情却见过,那一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踏着清风而行的圣殿圣子,在他的身后,依然跟着那八名圣殿的人,看到这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却出现在这里,心下不由飞转着。

    “这大半夜的,莫非圣子是冲着这些妖物而来?”

    这里前不见村后不见店,距离圣殿主殿又还那么远,说是随便路过,她可不信。

    “这些妖物我们圣殿盯了有好一段子了,我想将他们净化,不过它们却一直不肯出来,今夜带着殿中弟子过来看看,没想到却会遇见墨小姐,让两位受累了,我真是深感歉意。”说着,只见他开口说道:“还不把底下的妖物全部净化了。”

    “是!”他身后的八名穿着白衣的男女迅速的上前,双手一凝,一道道的光芒从上空落下,竟然不消一会,便将一缕缕的幽魂从骷髅中提出,当那些幽魂升出时,那圣子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个葫芦往上空一丢,瓶子倒立,将底下的幽魂尽数收入葫芦瓶之中。

    这一连窜的事情就在那一瞬间完成了,看得子情和辰不由一怔,那是什么法宝?竟然能收魂体?这圣子的实力看来还真的是深不可测,两人相视了一眼,收回了手中的剑。而在这时,那圣子将葫芦瓶收入衣袖中,踏着清风来到了他们两人的面前。

    “不知这位是?”他开口问着,目光落在辰的身上。

    “他是我的夫君,冷绝辰。”子情淡淡的说着。原来他们早就盯着这些东西了,他们两人倒是多管闲事了一回。

    “原来是冷公子。”他了然的一笑,对他们道:“这村子的十几户人家全被魂体所侵,已经无法再像常人一样了,而且这里阴气甚重,不便多停留,我数日前曾让人来这村子看过,就连那一名老妇人也怕也是时日无多了,为了两位的安全着想,你们们今晚还是随我们到山洞中去休息吧!”

    说着,见他们两人都盯着他看,他便笑道:“剩下的事情他们会处理的,两位不妨随我一同而去。”幽深的目光流转着,眼底一缕不明的幽光划过。

    “走吧!”辰开口说着,牵着身边子情的手,而火龙则紧跟在他们的身边。

    “两位随我来。”温润的声音带着儒雅,白衣翩翩确实是一派纤尘不染的样子,然而谁又知道他又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子情让火龙回到空间,便与辰提起身上的气息跟着他而去,剩下的那八名白衣男女则留下来处理后面的事情,当他们跟着他来到一处山洞时,不由目光微闪,洞中点着一个火堆,也正因此暖和了许多,地上有着树叶铺着的几处地方,看样子是他们先前几人在这里休息时坐的。

    “这山洞也是我们无意间发现的,这里离下一个城镇还有些距离,我们也只好在此处休息,注意着那些妖物的动静。”圣子开口说着,衣袍一拂,在树叶上坐下。

    辰和子情看了这山洞一眼,便也随着坐在火堆边,一坐下,子情看着那前面看似温润如玉的人,便问:“像今夜这样的事情,难道都得圣子自己出来处理吗?还有圣子刚才收了那嘘体,又有何用?”

    “呵呵,也不知两位有没听说,最近有很多的地方都出现了这样的事情,隐隐的,似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般,圣殿为天之痕第一大殿,专门对付的就是这样妖物,两位不知,我们圣殿弟子所修炼的全是对付这些妖物的术法,若是细小的事并不用我亲自出手,然而这些妖物若是一除去其魂却是难以将其消灭,所以这阵子我带着几名弟子四处奔波,就是为了这事。”

    他笑了笑,又道:“这嘘体自然是要用来炼化的,它们都已经是恶灵了,只有炼化这一条路。”

    闻言,两人总算是明白了,不过听他说炼化,心下对他的实力又多了一抺诧异,这圣殿的圣子,果然是非同一般,难怪能带领门下八十一殿。

    “对了,两位怎么会来这边?”

    听到这话,两人相视了一眼,子情顿了一下,道:“实不相瞒,我们是打算去圣殿的主殿。”

    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他罢了,若是他知道她是要去取他们的圣女心法,不知又会如何?

    “呵呵,如此正好,处理完这事我也要回殿了,正好一同前往,上回邀墨小姐往圣殿做客,不想墨小姐有事务缠身无法前去,这回去了,我定好好款待两位。”

    几下心下思绪不一,冷绝辰看了面前的一身白衣的男子一眼,半敛下了眼眸,沉声问:“不知圣子对这事可有什么看法?天之痕四处出现这些妖物,可知是因何缘由?”

    “这个正在查,不过总是毫无头绪,莫非两位知道?”他目光微闪,笑问着。

    “圣子既然是圣殿的人,应该听说过魔魂吧!”冷绝辰沉声说着,深邃的目光落在他的脸上,注意着他脸上的神色变化。

    “魔魂?”

    听到这两字,他目光一沉,眉头微不可察的一皱,神色多了一丝的凝重,问:“两位是说,这事情跟魔魂有关?”

    “不错。”

    “不可能!那魔魂早在五百年前就被封印了,又何来魔魂一说?”他当即便说着。

    子情闻言,看了他一眼,问:“那圣子知道被封印了的魔魂如今何在?”

    被问到这话,他一时语塞,说不上半句话来,眉头一皱,道:“难道你们见过魔魂?”

    “当然。”子情应道:“我们本不是天之痕的人,正是因为魔魂才来到这里,我的一个朋友被魔魂吞噬,夺去了他的身体,我们会知道那是魔魂,也是因为一位老前辈告诉我们的,而这老前辈,正是你们圣殿的人。”

    也许,可以趁这个机会让让把那位前辈说出来,以这个圣子的实力,应该是有能力解除那咒法的,如果是解开了,那也了却了那位老前辈的一桩心事,他若是想回天之痕也可以回来。

    “圣殿的人?不何墨小姐说的是哪一位?”他幽深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像是要将她看穿一般。

    “木蒙。”

    “木蒙?”他心头一惊,他是圣殿的圣子,时隔几百年,他对当年的事情并不是很了解,但是在殿中这么多年也听说过这名字,木蒙,一个为圣殿做出了很大贡献的人,然而却不知因何事被从圣殿中除名,再听到这名字时,竟然是从他们两人的口中得知。

    “不错,就是木蒙,是他告诉我们关于魔魂的事情,既然已经说了出来,我也想代那位老前辈问一句,为何将他从圣殿除名?又为何又他下了封印,不让他回天之痕?”

    听到这话,他微抿着唇,半响,道:“我只知道他被殿中除名,但不知是因何原因,更不知有人对他下了封印,不让他回天之痕。”他说的都是实话,他确实是不知这事情,以往每每问起时,殿中的那几个长老也总是左言右顾的,根本没说清,因这是较久的事情了,他也没怎么去多问,却不想,竟然是这样。

    看他的样子确实并不知情,辰和子情相视了一眼,并没有开口。半响,倒是听到了那圣子开口问道:“两位既然如此其中的曲折,不知可否相告?”

    见状,在辰微微点头之下,子情便将事情的始末都说了出来,声音一顿,又道:“因此,这次我们去圣殿,也是想要拿到圣女心法。”

    “原来如此,难怪我第一回见你时就见你身上有纯净的气息。”听到了事情的始末,他微微一笑,道:“木蒙的事情就交给我了,我会处理好的,至于圣女心法你就得亲自进圣女岩去取,我听说那是刻在岩壁上的。”

    “嗯。”她点了点头,这时,见那八名穿着白衣的男女同时走了进来,恭敬的向圣子行了一礼后,便静坐在一旁,而其中几名女的不时拿着一双眼睛打量着子情看,那眼中敌对的神色让子情唇角微勾。

    夜色渐深,洞中的几人盘膝闭目而坐,只听着洞中的火花噼啪响着,直到,东边的太阳升起,洞口处斜射进一抺带着暖意的阳光,洞中的几人这才睁开了眼睛。

    “天色已亮,你们随我回主殿吧!”圣子站了起来,拂了拂身上的衣服。

    子情和辰点了点头,唤出了金龙与他们一同飞掠而行,往圣殿主殿的方向而去。

    另一边,独孤离傲一大早便将萱儿带到了他的院落中,美其名是要帮她运转玄气,墨成轩他们见状也由着他去,毕竟墨墨他们都交待过,独孤离傲不会伤害萱儿的,把萱儿给他带也没什么坏处。

    “小家伙,过来。”他招了招手,示意那爬在地上的小人儿往这边走过来。

    “嘎呀。”萱儿挥着手爬了起来,迈着短短的小腿往前走去,飞快的走了几步后又扑向了地面,好在地面上铺着的是一层摔不疼的垫子,摔倒后在独孤离傲拿着果子的引诱下又站了起来。

    “嗯,不错。”他勾唇一笑,把手中的果子递给她:“拿着吧!”

    才开始长牙的萱儿拿着果子却咬不动,净是往嘴里塞,弄得整个果子尽是口水。独孤离傲见了把她抱起来,摸了摸她的小肚子,手掌心下,那小肚子圆滚滚着,怎么看都觉得可爱不已,他不禁失笑:“小家伙,你快变成猪了。”

    “主子!”

    听到这声音,独孤离傲脸上笑容一敛:“什么事?”

    “属下查到,在死亡森林旁边的阴森气息有些不对劲,而且那里比先前阴寒的气息要重了很多,从外面看去,那片林子笼罩着一股极阴的气息,每当夜色一暗,更是有诡异的声音传出,那魔魂应该就在里面。”

    “那地方阴气最重,那东西除了躲在那里还能有哪里?你们不要进去,把人撤回来,然后将消息放出去给圣殿的人就可。”他把玩着怀中萱儿的头发,那短短的头发很是柔顺,他伸手揉了揉,把那柔顺的短发给揉乱了,看到那微乱的短发,眼中不由闪过一丝笑意。

    “是!”那名护卫恭敬的应着,迅速的往外掠去。

    几日后,子情的辰随着圣子来到了圣殿主殿当中,圣殿的主殿,在于白云山之巅,又长年缠绕在云雾之中,远远看去还真有几分像云中仙府一般的感觉。

    一进殿中,左右两排白衣弟子分别而站着,当看到那走在前面一身白衣的圣子时,一个个恭敬的低下了头唤着:“恭迎圣子归来!”

    辰和子情两人手相牵着,并肩走在后面,一边打量着这天之痕第一大殿,跟着他们往里面走去,那八名弟子也在即将进入主殿大堂时退了下去,也在这时,里面走出了几名穿着白袍的老者,子情瞥了一眼,那当中有两名是当年在拍卖会上见到过的,身为圣殿的长老,他们的眼中难掩高傲神色。

    “圣子,这两位是?”

    “冷绝辰和墨清姿,我的朋友。”前面的圣子开口说着,一个回身,为他们两人介绍着:“这几位是圣殿的长老。”

    两人微微点了点头,而那几位长老同样的暗暗的打量着他们两人,见两人气息平稳,气质更是不凡,以下知道两人必然不是一般的人,只是,听着这两个名字怎么却觉得有些熟悉?似乎在哪里听说过一般?

    “两位里面请,虽然是初次见面,我却好像在哪听说过两位的名字似的。”大长老状似无意的说着,实则暗自思量着,这两人到底是什么人?这圣子谁不知他性子看似温和,实则冷漠,这两人何德何能竟然能被如此相待?

    子情微微一笑,没有错过那大长老眼中的打量与疑惑,他们两人的名字最近可是响亮得很,自结界之城一战后,谁不知道他们两人的名字?就算此时没想起来,相信过不了多久也会想起来,既然如此,说与他听也没什么不可。

    “大长老听说过我们的名字也不出为奇,我是天门门主的关门弟子,墨清姿,他则是我的夫君。”

    果然,当她这话一出,不仅仅是那大长老,就连另外的几人也错愕的看着他们:“什么?竟然、竟然是你们!”

    难怪他们觉得耳熟,原来这两人就是杀了结界之城几位城主的命那两人!也就是那不久前,一连将十几个围攻天门的小门派杀了个遍甲不留的人!

    只是,这样的两人怎么会成了圣子口中的朋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们圣殿乃是第一大殿,做事向来都是向着正义,圣殿就是一个神圣的存在,怎么可以与这样的人结交?当下几名长老心下都不悦的看了一旁的圣子一眼,再看向冷绝辰和墨清姿时,更是没有什么好脸色。

    ------题外话------

    亲爱的们,元奠乐哟,明天就是2013了,新年新景象,一切都不一样,呵呵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