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404.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六十九章 圣女岩
    沐浴更衣后,子情便与辰随随着那两名女弟子来到前面,在前面的大堂中,几位长老和圣子已经候在那里,除了他们之外,还有那名叫苏心茹的女子。

    “你们随我来吧!”圣子对两人说着,便带着他们往圣女岩走去,辰则站在原地看着,并未跟着前去,而几名长老则哼了一声,衣袖一拂便往外走。

    来到圣女岩,圣子停下了脚步对他们说:“你们进去吧!能否修炼到圣女心法就看你们自己的,不过要小心一点,里面有机关。”

    “好。”子情朝他微点了一下头,便移步往里面走去。一旁的苏心茹见了,对他行了一礼,便也移步往里头走。

    看着她们两人的身影消失在岩洞口中,他这才转身回到前面大堂去,来到大堂,几位长老已经离开,只有冷绝辰还在那里坐着,他走了过去,在主位上坐下,笑道:“这一进去,最快也得半个月的时间,你要是这阵子觉得无聊,也可随处走走。”

    冷绝辰点了点头,问道:“最近可有魔魂的消息?”以圣殿的势力,想要查出魔魂的下落应该不难。

    “这事我正要跟你说,昨晚有弟子来报,说死亡森林那里的气息有些不一般,阴气很重,夜间更是诡异非常,那魔魂是极阴之体,我觉得那个地方很有可能就是他的藏身之所,而最重要的一点是,最近天之痕不少地方出现骷髅骨之事,我看了一下,全是围着这死亡森林的。”

    他面色凝重说着,微叹了一声,又道:“如果魔魂真的是那里面,那我们必需要有万全之策才可进去对付他,否则只怕……”

    闻言,辰的眉头也微微一皱,道:“除了日月神弓和天辰珠还没拿到手之外,其他的我们已经找到,我听天门的门主说,日月神弓可杀一切妖邪,而天辰珠更是可对付那魔魂的地狱之火。”

    “不错,地狱之火的威力也只有天辰珠才能封住,五百年前的那一场大战,第一代圣女雪姬便是用天辰珠对付地狱之火的,那地狱之火非同寻常,如果是人碰了,根本没有生还的可能。”

    “别说是人,就是上古神兽也惧怕那火焰,子情的两只上古神兽皆被那火焰烧毁,所幸灵魂未灭,火龙已经破壳重生了,不过扬却还没动静。”辰目光微闪,想到魔魂的那绿色的火焰,心下不禁有些担心。

    “扬?”圣子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继而又点点头,道:“扬是圣殿的神凤,为第一代圣女所有,墨小姐既然是第一代圣女雪姬的转世,有扬追随自是应当的。”他的声音顿了一下,又道:“圣殿有个书阁,里面有不少术法,你可以多去看看。”

    听到这话,辰略带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如此,那就多谢了。”

    “不用谢,我们的目标都是一致的,你的实力提升了对付魔魂胜算更大,我带你去看看吧!”说着便站了起来,带着他往外面走去。

    另一边,进了圣女岩的子情顺着那一条小道一直来到了里面,后面跟着的是苏心茹,只见那苏心茹微抬眸看着前面那抺白色的身影,眼中掠过一丝恶毒的光芒,衣袖下的手微紧,像是思量着什么似的。

    进来时,圣子已经说过,这里面有机关,她只要在这里面杀了她,圣女之位就一定不会落在她的身上,只不过,这个叫墨清姿的女人似乎不太好对付,关于她的事情她多少也听到一些,如此要杀了她,只怕还得费一番心机!

    而前面走着的子情根本没将身后的人放在眼里,她注意着周围的一切,突然间脚下像踩到什么机关似的,咔嚓的一声响,两边墙蓦然一开,咻咻咻的飞射出无数道细小的暗器。

    “咻咻咻!”

    凌厉的声音在洞中传开,两边的暗器飞射而出,然而,这些暗器对她而言却只是小菜一碟,更何况有那圣子先提醒,她自是时刻警惕着,当下,衣袖一挥,白色的身影避开了那些暗器后便往里面而去,脚尖几个飞转,人已经落在另一边,她稳下身形回头一看,那名叫苏心茹的女子正紧张的站在另一边,却因暗器在飞射着而她不敢上前。

    “墨姐姐,请帮帮我。”

    只在她移步往里面走去时,却听地紧张的声音带着请求的传来,她停下脚步回头一看,淡淡的说:“想要进来就靠自己的本事,如果连这个也过不了,那你还不如回去。”声音一落,她转身便往里面走去。

    听到这话,又见她要离开,苏心茹心下一急,咬了咬牙飞身一闪往那暗器中掠去,同时以衣袖挥掉那携她射来的暗器,耐何她的实力本来就有限,就算避得再快,还是被几块暗器射伤,所幸的是这些暗器并没有毒。

    捂着伤口咬着牙过了那一关,她恨恨的看着前面那道身影,忍着几处位口上的痛意,她快步跟上前。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跟上前来,子情目光微闪,并没回头,其实有她在前面为她开路已经算好的了,而且这时面的机关却是不带毒的,只要稍有实力的人都会过得了,根本算不上什么机关。

    一直往前走,打开了一道又一道石门,来到了一个类似岩洞的地方,这面的气息偏冷,像是有什么冷气在周围窜动着似的,当她们两人走了进去,那道石门自动的关上,听到身后的石门关上,两人齐齐的回头看去。

    见里面里面没路了,子情便打量了一下这周围的环境,这里像是一个岩洞,却又类似冰窑,地方很大,中间的地方有不少冰块凝结着一般,再往里面看,有一个以冰雕刻而成的女子雕像,看着这里在面景象,她猜想这便是那圣女岩不会错了,朝里面那个女子雕像走去,停在前面静静的看了看。

    听那圣子说过,这里面的冰雕像是第一代圣女当年练成圣女心法后,用这里面的寒冰为自己雕刻的,她看着面前的这尊雕像,心头不禁微动。

    栩栩如生的一尊雕像,以冰为肤,晶莹而剔透,美得令人惊叹。原来第一代雪姬就是这个样子的,长得极美,那种美是说不出的美,圣洁中又隐隐带着一股神圣的威仪,虽然说是冰雕,但却是这样的栩栩如生,可见她当时用剑的实力同样也是不俗,这样有着倾城之貌的一名女子,又是圣殿的女子,难怪连那独孤离傲都能为之倾心。

    而在这时,苏心茹则是撕下自己身上的衣服再撕成布条,先将她身上的伤口包扎起来,一边注意着子情的一举一动,又朝那周围的岩壁看去,想看看圣子所说的圣女心法在什么地方。

    子情收回目光,一回头,正好看见那苏心茹在处理着伤口,很奇怪,虽然这个人身上的气息有她所熟悉的,但是她却对她没什么好感,总觉得她是那种伪善的女人,对于那种女人,她一向是不屑多看一眼的,更不会去管她人死活。

    往岩壁边走去,见上面复着一层薄薄的霜,她听圣子说过,心法就在这岩壁上面,于是,当下手掌运起了玄气能量往岩壁上一拍,上面那一层冰霜迅速的溶化,而那隐隐若现的字也随着跃入她的眼底。

    看到子情盯着那墙壁看,苏心茹顾不得身上的伤口,连忙也走上前,却看不到那墙壁上面有什么东西,可看身边的人却看得入迷,眼睛一直落在那岩壁上面,心下不禁一急。

    “墨姐姐,你看到上面的字了?”她问得小心翼翼,生怕她真的看得见,而她却看不见。

    “你看不到?”子情有些诧异的瞥了她一眼,神色有些奇怪,这上面的字明明很是清晰,她这么问,莫非真的看不到?这又是为何?

    其实,她不知道的是,能看到这些字是因为她体内流动站纯净的气息,而苏心茹的体内根本没有纯净气息,她的纯净气息只在于身体的表面,所以无法透过肉眼看到这上面的字。

    “我、我……”她咬了咬唇:“墨姐姐,这上面写着什么?”该死!为什么她会看不到!

    子情淡淡的收回目光,道:“圣子也说了,这上面的字是有缘的人才看得到,既然看不到代表你不能修炼,不能修炼你又何必知道上面写的是什么。”她重新把视线落在那岩壁上面的字上,一行一行的看着,一行一行的记下,这周围四面岩壁皆刻有字,待她全记下来后,已经约有一个时辰的时间了。

    轻呼了一口气,她走到一旁找了个位子坐下,圣女心法意在潜修与运转,只要掌握了其中的窍门便可让体内的玄气气息得到提升,她才一坐下,便见那苏心茹又跟了过来,从刚才到现在她一直跟着她,让她心下都有些不耐烦了。

    “你离我远一点。”她微皱着眉头,声音带着几分的冷淡。

    “墨姐姐,你就帮帮我吧!”她祈求的看着她:“如果我无法修炼圣女心法,我就不能当圣女,墨姐姐,我家族的人都因我被大长老他们看中而欢喜着,如果我不能当上圣女而被送回家,我、我……”说着,她不禁哭了起来。

    子情皱了皱眉头,冷冷的道:“圣殿的圣女不是那么好当的,你既然没有那个本事,又何必执着于那个位子,我要修炼了,你不要妨碍到我,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声音一落,她双手在身后一转,结出一个复杂的印记,随着她体内能量的提升,一股光芒将她的身体包围了起来,这是结界,可以让她在修炼时不被外面的攻击所伤,防人之心不可无,更何况是这样的一个女子。

    看到她竟然一点好脸色也不给她看,甚至这样的将她无视了,苏心茹不禁恨恨的抬起头来,擦掉了眼泪,冲着结界中的她道:“你不是说对圣女之位没兴趣吗?又为什么要与我抢圣女的位置?”

    子情厌烦的瞥了她一眼,这女人脑子有问题,她什么时候说要与她抢圣女的位置了?

    “既然你不让我学圣女心法,我也不会让你好过的!”

    听着这话,结界之中的子情眉头微皱,她倒不怕她动什么手脚,只是像她这样在这旁边一直叫喊,实在是让她无法静心修炼,抬眸朝她看去时,却见她双手在身后一转,一股光芒在她的手中凝聚而起,随着她手指的方向猛的朝这边射来。

    “破!”

    “砰!”

    在她低喝一声之时,一道凌厉的气息朝她的结界而来,却被她的结界挡在了外面,然而,还是爆发出了一声响亮的碰撞着,结界的外层也因这一撞而摩擦出丝丝的火花,结界的能量因外力攻击而微微震动了一下。

    “我劝你最好收手,否则,后果自负!”她冷冷的警告着,若不是看在她是与她一同进为的,她绝对不会由着她这样放肆,但若真的将她惹恼,她就不会再顾及那几位长老以及圣子是否会因她们的动手而恼怒了!

    “想要我收手可以,除非你将圣女心法告诉我,让我也一起修炼!”苏心茹厚着脸皮说着,见她皱着眉,又道:“你不是说你对那圣女的位子不感兴趣吗?既然不感兴趣,又何不成全了我?只要你肯成全我,将来我一定好好报答你。”

    原本已经打算开始修炼的她听了这话,不禁停下了手来,好看的唇角微勾,绝美的脸上绽开了一抺似笑非笑的笑意:“就你这样的人,也想当圣殿的圣女?就算我对圣女之位不感兴趣,也不会让你这样的人如愿,你既然这么想当圣女,那就好好的去看那岩壁上面写着的是什么,如果看不到,最好就是死了这条心。”

    “你!”

    “我再警告你一次,别惹我生气,否则,后果是你无法承受的。”她的声音微顿,看着面前一脸怒火的女子,淡笑着道:“你既然知道我叫墨清姿,那你应该清楚我的手段。”

    听到这话,再想到曾经那结界之城的几位家主死在她的手里,天之痕中众人传那几位家主的死状,心头不由一惊,然,再想回来,又压下心头的一丝惊慌,道:“我是圣殿请回来的,就算当不了圣女也还是圣殿的客人,你不敢对我怎么样!”

    “我不敢对你怎么样?”她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似的瞥了她一眼:“确实,我不会杀了你,但,我会让你生不如死,如果你不信,你也可以试一下。”声音一落,不再理会她,双手放在盘膝而坐的膝盖上,心下默念着那心法,慢慢的运转全身。

    结界外面的苏心茹被她气得一肚子怒气无法发泄,衣袖下的双手紧紧的拧在一起,指甲剌入手掌心中,却又奈何不了她,不可否认,她心底确实是对她存着几分惊惧,这样看似飘逸绝尘的人动起手来却是那样的狠,她不敢冒这个险。

    咬了咬牙,退到一旁站着,来到那尊冰雕面前,看着那上面那名绝美的女子,眼中不禁闪过一丝惊艳,好美,好美的女子,这就是第一代的圣女雪姬吧!传闻第一代圣女在这里面修了圣女心法后,便用冰在这里雕刻了她自己的雕刻像,这样美丽的女子,几百年来一直保存着,可见这圣女岩中的冰寒气息是有多冷,她从进来开始便调动了体内的玄气能量抵挡着寒气,要不然也无法承受得住这里面的冷气。

    目光一寸寸的往下移着,当视线落在雕像那盘转着的手上时,目光却是一怔。那以冰雕刻的手指纤长而美丽,那放在胸前的两手一手向下平放着,一手则是竖立着,只是,让她注意到的是她手腕上的那一串珠子。

    本能的低头看了看她自己手腕上的珠子,心头一怔,是一样的!珠子共有十二颗,就连珠子上面雕刻着的十二生肖也是一样的,难道……

    脑海里有一个念头划过,那个念头却也让她心下一惊,会有可能吗?这串珠子是她偶然所得,难道,会是第一代圣女之物?想到这,她又回到那岩壁前盯着看,不相信为什么她看得到这上面有字,而她就看不到,明明她也是有纯净气息的!

    纯净气息?对了,难道是因为那纯净气息?昨日圣子说她体内并无纯净气息,但是身上却有。心头不由的一怔,她低下头看了看手腕处戴着的手链,难道是因为这个?因为这个是第一代圣女雪姬之物,所以有她的气息存在着?

    心头扑通扑通的跳着,会不会她就是第一代圣女雪姬的转世?要不然这串珠子又怎么会落在她的手里?她听说,有些圣物是具有灵性的,如果真的是亭冰,那是不是说那本来就是圣女,根本不用去争什么圣女之位?

    这样想着,心下不禁一喜,只是,又想到那圣女心法,为何她就看不到?如果她真的是第一代圣女雪姬的转世又何会看不到那上面的字?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