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415.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七十八章 大结局
    子情和辰随着天门门主来到一处树下,一路走来,都没有开口,看着前面一袭白袍随着轻风拂动的师傅,子情心下感慨万千,见他停了下来,两人这也停下。

    “清姿,绝辰,叫你们出来是有几件要吩咐你们,你们可记好了。”浑厚的声音传出,他看着面前的两人心下对魔魂一事也很是担忧,若是无法将魔魂封印,死的可就是他们。

    “师傅请吩咐。”

    “门主请吩咐。”两人的声音同时而出,恭敬而有礼。

    天门门主点了点头,道:“对付魔魂不是件易事,你们手头上的几件法宝要交由几人来配合着用,只有配合无间才能将魔魂收服,除了天圣龙马之外,日月神弓以及天辰珠和轮回镜,你们各执一件之外,另一件打算交由谁来用?”

    闻言,两人相视了一眼,辰道:“门主,我与子情商量了一下,决定日月神弓由我来用,天珠辰由她来用,而轮回镜则想交由圣殿圣子来用,不知前辈意下如何?”

    “嗯,这样甚好。”天门门主点了点头,道:“圣子的实力深厚,可助你们对付魔魂,胜算会大一些,我打算挑选十八人到时结成一个阵法,你们有什么人选没有?”

    子情想了想,问:“师傅,不知无极他们几人可否?如果可以,那就加上他们几人,剩下的可从圣殿中找,圣殿的几位长老和分殿主实力也非同一般,相信他们都是可以胜任的。”

    “嗯,那这事你们回去跟圣子商量一下,然后让他们都来找我,我教他们一套阵法,到时可将伤害降到最低。”

    “好,那我们这就去办。”两人点了点头,这才转身往回走去。

    半个月后,子情他们放出去的消息几乎传遍了天之痕的每一个角落,而在此时,那身处一处阴暗地域的魔魂也在听到了这个消息后,诡异的笑了起来。

    在它看来,他们都是不成气候的人,就算是强强联手也无法伤它半分,不过那几个人类竟然从古武大陆那个地方追着它来到这里,倒是让它心底嗜血的兴奋越发的高涨,它要收服这片土地,它要成为这里的魔尊,那几个碍手碍脚的人类它不介意再送他们一次下地狱!

    这一天的夜晚,天色幽幽呈现着一片阴暗,魔魂带着它的恶灵便往那个城镇而去,夜晚最是有利于它们为魔一族,要袭击他们最好也是由晚上开始,虽然它手底下的恶灵已经变得很强,不用惧怕白天的阳光,但是,夜晚的月光对于它们而言,实力更是大增。

    越过阴森的林子,飘过山峰与小道,魔魂带着它的恶灵来到了城镇外面的一个小林子里,当它们在小林子里停落时,那并不阴森的林子因它们的来到而复上了一股森寒的气息,气息持续的在林中扩散,甚至就连那林子上方的天空也隐隐有些不同。

    消息放出后,城镇中的人便已经全部处于警戒当中,城中的百姓们已经被疏散到安全的地方,如今城中有的除了子情一行人之外,还有的便是从各处赶来帮忙的强者们,天之痕有难,他们谁也无法独善其身,所以前来出一份力,就算是无法对付魔魂,他们也能对付那些恶灵与厉鬼。

    而在墨府中的墨成轩以及雪柔和凤歌他们,此时也是担忧万分,他们本来是打算去帮忙的,不过子情的大师兄带来口信,让他们呆在这里,又说请了独孤离傲保护他们,不让他们去帮忙,他们对于自己的实力也知道,就算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大忙,甚至还会让子情他们反过来担心他们,几番思量,他们这才没有动身,而在呆在这里照顾好两个孩子,等他们回来。

    独孤离傲抱着萱儿来到了墨府的院落里,见自从这个消息传回来后他们便一直眉头微拢神色担忧,大步的走了进去来到桌边坐下,被他抱在怀里的萱儿时不时的咯笑着,扯着他的衣服玩个不停,而被雪柔抱着的熙儿则眨着眼睛看着那呆在独孤离傲怀里的萱儿,凤歌与雪衣几人则不时的在院子里走来走去一刻不停,墨成轩则负手而立,看着头顶上的天空,心下在想着远处的众人。

    瞥了他们一眼,独孤离傲开口道:“你们不用担心,有不少人在帮他们的忙,而且聚齐了几样法宝,对付魔魂便已经有了五成的胜算了。”

    听到他的话,墨成轩走了过来,叹了一声道:“只是那魔魂很是厉害,当年在古武大陆时,子情和辰他们都不是魔魂的对手,辰还因此而险些丧命,这一次他们再对上魔魂,虽然说是有法器在手,可是我们还是无法放心。”

    “我们在这里,也不知他们那边现在怎么样了?魔魂会不会真的被他们引了过去?他们那边又有多少人在帮忙?”凤歌低声呢喃着,饶是看得很开的她,此时也担心不已。

    雪衣备了茶水,走上前为他们泡了茶,对他们说:“别太担心了,我们要相信他们,一切困难都会迎刃而解的。”轻柔的声音一顿,对他们说:“都过来喝杯茶吧!这样担心也是没用的。”

    “要是我们跟着去就好了,本以为小姐他们还会回来的,谁知会生这样的变化,真是人算不如天算。”紫衣在院子里走来走去,不时的叹着气,想要静下心来,却总是办不到。

    这时,一袭锦衣的洛少翔从外面走了进来,看独孤离傲也在这里已经不觉得诧异了,毕竟这阵子他总是时不时的出现在这院子里的,他走上前,来到他们的面前说:“我刚从外面回来,打听到有不少的强者都往青陌镇赶去帮忙,你们不要太担心,除了圣殿的人也在之外,子情的师傅也还在那里,再加上天之痕的众强者,我相信只要那魔魂去了,一定可以将它封印起来的!”

    “我们在这里也只能等他们回来了,我只希望他们都平安回来,到时我们就可以一起回古武大陆了。”红衣走了过来,在一旁的桌边坐下。

    这院子摆放了不少的石座,因为他们平时几人都会聚在一起说说事情,因此每人都有一个位置,而后来因独孤离傲常来,也弄多了一个石座,熟悉了独孤离傲,倒也没像以前那样惧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而因萱儿的关系,他对他们倒也算是挺好的了,有时会把他们所不知道的消息带过来给他们。

    也因这阵子外面总在说魔魂四处屠城,他不仅加多了周围的护卫,自己也经过来这边,这些他们都是看在眼里的,也正是因此,他们对他也比以前好了很多,时而什么话都说。

    而听到红衣这话的独孤离傲则目光微闪,拿起了雪衣泡好的茶轻抿了一口,心下则暗自思量着,要是他们要回古武大陆,那萱儿呢?

    抱着熙儿的雪柔看了众人一眼,轻声说:“我们只要相信他们会平安的回来就好了,自古邪不胜正,一切自有定数。”她坚信,他们一定能将魔魂封印的!

    闻言,众人都没有开口,一个个捧着茶水轻抿着,不知在思索着什么。

    次日的夜晚,天色一暗下来,那潜伏在林子里面的魔魂与一众的恶灵厉鬼便已经慢慢的往青陌镇靠近,与此同时,那在城镇中的众人也正围坐在一起说着事情,已经做好随时战斗的他们,无论魔魂是什么时候来,他们都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而经过分析,虽然魔魂白天黑夜对它来说没什么区别,但是夜晚对于厉鬼与恶灵来说,却是会阴气大增,战斗中更是提升,因此他们猜想,魔魂如果来,一定会在晚上过来!

    也正是因为这样,白天的时候他们聊了留下一些警惕着周围之外,大部份人都在休息,养足精神,则到了晚上,一个个则警惕的分别在各地守着,等待魔魂的来临。

    除了冷绝辰和子情以及圣子和天圣龙马呆在一起之外,其他的人都按着天门门主所说的,分别藏于暗处,只待那魔魂若真的到来,便设下结界之术,将这城镇用结界包围起来,一来可以防止魔魂逃脱,二来也可将死亡的人数降到最低。

    守在城镇周围的人屏起自身的气息,将自己如同空气一般的溶入这漆黑的夜色当中,当远远的看到魔魂带着一众的恶灵正往这边靠近之时,他们迅速的将消息传回了里面,也在这时,那飞掠而来的魔魂猛的传来一声声诡异而强大的大笑声,那夹带着强大威压的笑声震得他们耳膜生疼,所幸早有准备,众人迅速的从怀里拿出护住耳朵的东西将声音隔开,这才缓缓的喘了一口气,不再被那强大的笑声所震摄。

    看着魔魂带着那些恶灵与厉鬼往城中而去,众人大气不敢喘一个,他们都知道魔魂的实力比他们高很多,如果不是屏起自己的气息让自己溶入黑夜之中,他们一定会被它发现。

    而在此时,知道魔魂已经到来的子情几人来到了城门口不远处的大街上,城中没有百姓,尤其在这夜色中更显清冷,三人并排而站,化身为人形的天龙则不时的朝周围看看,它实在是想知道这魔魂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怪物?竟然能让他们如此警戒的对待,站在他们三人后面的他,当看到了那一抺黑色的身影在夜色中往这边掠来之时,不由大呼了一声。

    “哇c丑的怪物啊!”

    它的声音毫不掩饰,在这清冷的夜色中更显尖锐,清晰的传入众人的耳中,那踏着夜风飞掠而来的魔魂听了,仰天大笑一声,张狂的笑声伴随着丝丝沙哑在夜色中传入,令人胸口血液层层起伏着。

    “哈哈哈哈……无知人类!引本魔来此却藏头缩尾,你们以为就凭小小人类便能与本魔为敌吗?真是不自量力!”

    当那张狂的笑声传来,圣子当即以气结界,将几人保护在其中免受那股强大威压的压迫,同一时间,那魔魂黑色的衣袍拂动,黑色的身影在下一刻从半空落到了地面,就站在离他们约二十米远的地方,就在魔魂一落下,他身后的一众恶灵与厉鬼咻的一声飞窜而来,全都发出低低的嘶叫着,飘浮着围在魔魂的身边。

    那些厉鬼与恶灵低低的嚎叫着,因它们的来到,周围一阵阵阴风呼呼吹过,也就在这时,伴随着一声低喝声响起,城镇的周围迅速的被一股能量凝聚着,肉眼可见的能量气息分别从每一个角落汇聚成一股,迅速的形成一个巨大的防御结界。

    因这个结界的形成,空气中像是有什么这被凝聚了一般,魔魂抬头往上一看,见到那形成的结界忽的低低的笑了起来,阴鸷的目光朝子情几人看去,最后落冷绝辰与子情的身上:“在古武大陆那边没能将你们杀死是你们命大,这一回,你们绝对逃不过一死!”

    圣子撤了那形成在几人中间的结界,同时做出了随时战斗的准备,冷绝辰手持日月神弓,将泛着金光的箭搭上了弓伸手拉开瞄准了那前面的魔魂,低沉的声音同时从他的口中而出:“上一回没能杀了你,这一回你跑不掉了!”

    “咻!”

    他的声音一落,手中的箭一放,咻的一声凌厉的声音划过空气猛的朝魔魂袭去,日月神弓集天地日月之精华,箭所到之处,锋芒无物可挡,强大的气息透过箭峰迸射而出,还没射到魔魂,便已经将那挡在魔魂前面的厉鬼与恶灵杀了一通,一时间,只听嘶喊的惨叫声不断,那一抺抺飘荡着的厉鬼黑色的影子迅速的扭曲着,接着化为灰烬消散在空气中。

    箭矢咻的一声摧毁了大半的厉鬼,朝那魔魂射,眼见就要射中魔魂,却在下一刻被它闪身避开,箭矢从魔魂的身侧擦过,焚毁了它的一角衣袍,见那一箭凌厉万分,似蕴含着强大的杀伤力,魔魂阴鸷的目光一眯,大手一拂,一股幽绿色的火焰咻的一声朝冷绝辰袭去,

    “看来你们是有备而来的,既然如此,本魔就让你们死个疼快!”

    “呼t!咻!”

    那股幽绿色的火焰在半空中分成四簇分别朝他们袭去,看到那地狱之火,冷绝辰脸色微变,沉声喝道:“小心!”声音一落,他身形迅速往后面退去,让子情上前。

    子情手心一翻,拿出了天辰珠反吸在手心之中,同一时间身形往前掠去,吸着天辰珠的手往那火焰的前面一拂,将那几股火焰全吸到她的面前来,火焰一汇聚在一起,她蓦然握紧手中的天辰珠,冷喝一声:“收!”

    只见,那几簇幽绿色的火焰咻的一声尽数归于她手心中的天辰珠之内,一丝火花也没剩下,看到一幕,冷绝辰与圣子心头一松,天辰珠真的对这地狱火焰有攻克之效,这样一来他们就不用惧于它那地狱之火了,想要收服魔魂,胜算也能更多了几分。然而,相对于他们几人的心头一松,魔魂周身的气息却是直阴沉下去。

    地狱之火如此厉害,竟然被他们那样就破灭了,该死的!这几个人类手中拿的到底是什么?蓦然,它的身体往上一提,黑色的身影飘浮于半空之中,黑夜之下,它一身黑袍涌动着,周身之边散发着的皆是阴森的骇人气息,原本跟着它而来的厉鬼与恶灵此时已经全部散去,对付这些实力比它们强的它们没有胜算,所以只能对付那些较弱一点的。

    “你们手中拿的到底是何物!”

    阴狠的声音带着强大的气息从半空中传来,那一双骇人的目光紧盯着地面上站着的几人,一身的强大阴沉气息涌动着,阴寒的气息弥漫在它的身边,吹动了它的衣袍发出呼呼的声音。

    “是可以对付你的东西!”子情清冷的声音传出,只见她瞬间提起自身的能量气息,咻的一声飞掠而上,同样立着半空之中,一手从腰间拂过,泛着冰寒气息的凤吟剑当即出现在她的手中,寒气呼啸而响,泛着精光的凤吟剑在月光的照拂下,越发的散发着莹亮的光芒。

    “凤舞九霄!”

    清冷的声音一落下,只见子情手中的凤吟剑猛的迸射出一道莹亮的光芒,锋利的剑罡之气从剑身之处袭出,在半空中划过时,刮起一阵破风之气,咻的一声带着势如破竹的气势袭向了魔魂所在的位置。

    “咻t!”

    剑罡之气在半空中一变,如同一只展翅高飞的凤凰从高空飞袭而落一般的袭向魔魂,看到那夹带着强大气息的剑罡之气朝它袭来,魔魂心头不由一惊,暗骂着他们的实力怎么进展得这么快的同时,迅速的闪身避开,谁知无论它避于哪一个方向,那股凌厉的剑罡之气便追到哪一个方向,直叫它愤怒不已,猛的提起一股幽绿火焰击出。

    “砰!砰砰!”

    两股能量本碰撞在一起,爆发出一声声响亮的爆破声,幽绿色的火焰瞬间包裹住那股强大的剑罡之气,不消片刻,那股凌厉的剑罡之气便尽在火焰之中消失无踪,只剩下一点点火花缓缓的洒落地面。

    那在一旁的圣子抬头看了看夜空,原本挡着月亮的乌云已经移开,他提气往半空掠去,同时掏出怀中的轮回镜,借着那头顶上的月亮反照出光芒朝魔魂照去,同一时间,冷绝辰再度拉开了弓,咻的一声射出箭矢。

    “啊!”

    当轮回镜吸收了头顶上的月光照到魔魂身上时,只见它身上发出一声声嚓嚓的声音,一缕缕类似烧焦的白烟从它的身上弥漫而出,它又手不停的拍打着身上,又四处的窜动想要避开那股光芒,怎知它躲到哪那股光芒就照到哪,痛得它惨叫不已哀嚎连连。

    就在冷绝辰的一箭射出之时,它因那股光芒的照射而看不清利箭射去的方向,只能凭着声音的靠近在闪避着,一个不察凌厉的箭矢咻的一声穿透了它的肩膀飞了出去,鲜血如泉水般从它的肩膀上涌出,一点点的滴落在地面上。

    “嘶!啊!”

    “墨小姐!快!动手!只要杀了它占据的这具身体,同样可以将魔魂消灭!”圣子大声的喊着,眼见头顶上的月亮快被乌云遮住,心下不禁焦急万分。

    然而,子情在听到圣子的话后却是一顿,她知道除了将魔魂引出雷战祈的身体再将它封域杀死之外,还有一个更直接的方法,那就是将雷战祈杀了,魔魂占据了雷战祈的身体如此已经与他的身体溶合在一起,只要将他杀了,魔魂同样无法存活,只是,让她杀了雷战祈,她还是办不到。

    冷绝辰心知她的想法,见她没动手,便道:“子情,用快捉紧时间,用纯净能量结合召魂术将魔魂的魂体召唤出来!快!”眼下尚未午夜,若是过了午夜之时,魔魂的实力大增,他们要对付它就难了。

    “好!”

    子情当即应道,同时双手在身前一转,提起体内的纯净能量配合着修习的召魂术,嘴唇微动,一声声咒语从她的口中低低而出,双手随着咒语的加快而加快变换的速度,只见,当她体内能量涌动,白色的光芒透过她的身体涌出,弥漫在她的周身之边,以手之处也复上了一股白色的能量气息,随着她双手的拂动,那股白色的能量气息咻的一声从她的手中飞袭而出,猛的朝魔魂袭去,继而又盘旋在魔魂的头顶上转动着。

    “啊!啊……”

    惨叫的声音伴随着哀嚎传出,被召魂术定住了身体,魔魂挣扎不开,不一会,魔魂的身上便复上了一层白色的纯净能量,当感觉到那股纯净能量带给它的剧大杀伤力时,魔魂眼底掠过一丝惊恐。

    “雪姬!第一代圣女雪姬的纯净气息!啊……”

    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是么一代圣子雪姬的转世!该死的,纯净的能量气息,除了那全女人没人会拥有这么纯净的能量气息!它清楚的记得,当年就是这个雪姬将它封印了起来!想到自己有可能被她再次封域拍散魂魄,它心底涌上了强大的惊恐与求生意志!

    不!不!不!

    它绝对不要再被封印!绝对不要!它要杀了他们!只要杀了他们,它就安全了!只要杀了他们,这世上就没有人再是它的对手,再没有人有那个能力将它封印!再没有人可以威胁到它的存在!

    糟了!月亮被云遮住了!

    圣子心下一沉,连忙喊道:“冷公子!快再射出一箭!再晚就来不及了!”

    冷绝辰听到这话,本能的抬头往上一看,见月亮渐渐被云层遮住,而那魔魂也在奋力的挣扎着,子情那股复盖在魔魂身上的白色能量也随着魔魂的挣扎越发的薄弱,而此时又还没能将魔魂的魂体从雷战祈的身上引出,若是他再射出一箭,此时可以将魔魂杀死,只是,雷战祈也会因此而死去,他的目的只是杀死魔魂,并不在于雷战祈,若因魔魂而杀死他,他也会受良心的遣责。

    “不到万不得已,我不想杀了雷战祈!”他沉声说着,手中的弓箭还是没能举起,歉意的朝圣子看了一眼,深邃的目光朝子情看去,此时她也很努力,他相信她也不希望他杀了雷战祈的。

    听到这话,圣子心下一叹,而也就在这时,轮回镜因没了月光而无法再给到魔魂攻击的伤害,也因魔魂的强大求生意志,它奋力的一挣,双手蓦然往身后一伸:“啊!”

    猛的,一股强大的能量气息从魔魂的身上迸射而出,因那股力量之强大,三人同时初到那股能量所击飞了出去,飘浮于半空中的身形猛的往后倒去,重重的摔倒在地面上。

    “砰砰砰!”

    “噗!”

    三人不约而同的撞落在地面上,猛的喷出了一口鲜血,胸口处因被强大的能量所伤,只觉胸口气息腾涨,刚喷出一口鲜血,喉咙又是一咸,嘴角带度的溢出血迹。

    “咳咳咳……”

    子情捂着胸口猛咳了几声,见他们两人同时都撞倒在地面上,心下不禁担心。而在这时,她方才想到那一直站在一旁看着的天龙从魔魂来袭到现在,根本就还没动过,更别说出手帮忙了,刚才他们几人一门心思都放在魔魂的身上,没人去注意到它,它倒好,还站在那里干站着,想到这,她不由朝天龙扫了一眼。

    被子情那冷冷的目光一扫,天龙两手一摊咧嘴一笑:“你看我做什么?我又不知道要干嘛!”说着,声音一顿,道:“我不我扶你们起来?”说着,还真的朝他们几人走了过去。

    “我杀了你们!”

    这时,那魔魂愤怒的狠厉声音传来,那带着嗜血气息的声音一传出,震得地面微微晃动着,还没等子情几人站起来,魔魂黑色的身影蓦然飞掠而来,似鬼魅一般的身影快如闪电,让人几乎看不见它的身影闪动的方向,子情几人见到魔魂那泛红了的狠厉眼眸,那双如同沾上了鲜血一般的血嗜一现,让她不由想到了当年在古武大陆时它那狠厉凶残的手段,心头一由的一沉。

    此时几人全都受了重伤,它这样杀气腾腾而来,他们如何抵挡得了?目光一转,落在了天龙身上,虽然没见过天龙怎么出手,但此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子情沉声一喝:“天龙!挡住它!”

    天龙一愣,回头看了那朝这边掠来的魔魂一眼,蓝色的眼眸闪过一丝精光,蓦然只见它咻的一声化回了原形,一匹通体雪白却泛着蓝色光芒的天圣龙马便出现在他们的面前,翅膀一拍,马头往上一仰,低叫了一声,身形迅速的一闪便往那魔魂所在的地方掠去。

    “天龙!”

    子情不禁惊呼一声,她没想到它会这样就冲上去,那魔魂可不是一般的魂体,它还有那地狱之火在身,天龙这样横冲直撞的就扑上去,怎么可能不会受伤?想到这,她心头一急,心头因担心也渗出了丝丝冷汗。

    然而,原本扑上去的天龙却在听到子情叫它的时候猛的煞住发奔向半空的脚步,回头朝她看去,不解的问道:“女人,你叫我干什么?有什么不会一次说完吗?非得这样就一下停一下。”说着,还不满的翻了翻白眼。

    这一回,不止是子情,就连是圣子与冷绝辰也同时提起了心,这天龙到底是怎么回事?它竟然在这一刻停下来还留下个马背给魔魂?这不是摆明了让魔魂一击就将它给杀了吗?看到这,几人因惊愕而皆就不出半句话来,却在看到那接下来的一幕时震惊得瞪大了眼睛,同时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你他大爷的!没瞧见老子正在说话吗!凑上来干什么!”

    只见天龙不满的哼了一声,马鼻子里喷出了两道气息,微微一扭头,抬起了后腿便朝那伸着爪子朝它袭来的魔魂踢了出去,这一踢可说是吓到了所有人,不仅是暗处中的众人,就连那魔魂也没想到这匹马会突然给它来个后踢脚,而这一脚还非同一般,让浑身弥漫着阴寒气息的它都无法抵挡,因这一脚的踹出,它扑上前的身体被狠狠的撞飞了出去,狼狈的在半空中翻了个身才勉强稳住了身形。

    “噗!”

    一口鲜血喷出,魔魂泛着血色光芒的眼眸恶狠狠的扫向那正用马屁对着它的天龙圣马,心里愤怒大增,想它堂堂魔魂,魂界的最高强者,竟然被一匹马给踢飞了!

    该死!

    “喂!女人,你叫我干什么?叫住了我又不说话了?”天龙蓝色的眼眸睨了地上的子情一眼,毫不掩饰它的不满。

    子情回过神,好不容易消化了眼前的一幕,这才说:“我、我是想叫你,小心一点。”看来她是瞎担心了,它的实力很强,看来不用她担心的。

    听到这话,天龙那双蓝色的眼眸闪过了一丝笑意:“原来你是担心我啊!放心吧!我很厉害的,那个怪物不是我的对手。”因为心里开心,它说话间,马尾巴轻轻的摇了摇。

    子情与辰几人见状,嘴角不由微微抽搐了一下,子情先从怀里取出了一个瓶子,倒出了一颗丹以下同时把瓶子丢给离她较近的辰,再传给圣子。

    “吃下后运气让药效发挥,可以迅速恢复内伤。”她轻声音说着,有天龙顶着,她当下闭上眼睛运气催动吞下的药丸。另外两人听了她的话,也同样的闭目催动气流,只见随着体内气息涌动,一股暖流悠悠的划过丹田处迅速的修复着体内的伤。

    魔魂稳住身体后,见他们三人闭着眼睛盘膝坐在地上,怒火从胸口咻的一声窜起,泛红着的眼睛迸射出骇人的杀意,周身之边阴森气息也直直的下降,空气中如弥漫着一股冰霜一般,渗着森寒的阴冷气息,令人不由的打了个寒颤。

    泛着嗜血气息的红眸半眯着,阴狠之色溢于眼底,只见魔魂反手一吸,一簇幽绿色的火焰呼的一声凭空跃上它的手掌心中,火焰在它的手掌心中跳跃着,只见那已经变了形的嘴脸上扯开了一抺诡异的笑容,魔魂低低的笑着,笑声由小渐渐的变大,蓦然笑声一止,黑色的身影咻的一声飞掠而出,如同鬼魅一般的朝天龙掠去,手中那簇幽绿色的火焰燃烧着,随着它的一扬手,咻的一声飞向天龙。

    “去死吧!”

    地狱之火,无论是人还是兽只要一碰到都会化为灰烬,哪怕这是一只上古神兽,它也照样要它连渣也不剩!

    先前看到主这魔魂用这火焰对付他们时,可以看出他们几人对这火焰的惧意,这回见这魔魂用这火焰来对付它,天龙蓝眸一闪,看着那火焰朝它而来不仅没有闪避还迎了上去,就在那火焰靠近它时,它鼻子里猛的喷出了两道气息,硬生生的就把那地狱之火给喷灭了。

    刚好睁开眼睛的几人看到这诡异万分的一幕不由再一次震惊得无法言语,这天龙不就是上古超神兽吗?上古超神兽怎么与上古神兽并差那么多?火龙和扬一碰到这火焰全被焚得剩下灵魂,它倒好,竟然从鼻子里喷出两道气就把那火焰给扑灭了?

    只不过这一回魔魂的反应速度快了不少,见自己的火焰被天龙喷灭了,心下虽然震惊万分,却也没有半刻迟疑猛的一掌拍向天龙的马身,天龙见它那一掌夹带减凌厉的阴寒气息拍来,脚下一蹬,翅膀一拍,身体猛的往上飞去,只是一闪神,马身已经来到了魔魂的背后,马头重重的往魔魂顶去却不想被它迅速退离避开了一击。

    “哼!不错嘛!速度还行!难道那个女人说你这么难收服。”天龙哼了一声,鼻吼喷出了两道气息,它四只蹄子皆踏着蓝色的火焰,前面的蹄子因它的说话而不时的在半空中踢了踢,蓝眸朝那前面的魔魂扫去,猛的一提气,身影咻的一声往往魔魂所在的方向扑去。

    魔魂已经见识到它的能力,此时不敢有一丝的大意,本以为轻易便能将他们这些人类杀了,谁知他们不知从何处弄来了那兴制它的法器,还有这只马,不知是什么马来的,竟然能轻易的喷灭它最引以为傲的地狱之火,当真是不可小窥!

    恢复了气息的子情三人站了起来,看了看那在半空中与魔魂缠在一起的天龙,有些不敢相信,那个平时总顾着跟在她身边玩的天龙,竟然也能与魔魂打成平手,这样一来,他们想要引出魔魂的魂体不就容易多了吗?

    想到这,子情心下有着一丝紧张,她看了看天上的夜色,如今离午夜时分差不多还有半个时辰左右的时间,这半个时辰左右的时间也是他们引出魔魂魂体最好的时机,如果错过子,到了下半夜魔魂的实力吸收月光的气息会变得越发的强大,她要引出它的魂体就更难了。

    心下暗暗的想着,蓦然抬头对身边的辰和圣子说:“趁着天龙与魔魂纠缠着,天辰珠你们拿着,如果它用地狱之火你们便可用天辰珠压制,然后想办法将魔魂捉住,我将魔魂的魂体从雷战祈的体内引出!”

    辰与圣子相视一眼,同时点了点头,沉声应道:“好!”

    “辰,接着。”她将天辰珠丢给身边的辰,而辰接住天辰珠后便与圣子一同提气往上空掠去。底下的子情同时喊道:“天龙,缠住它!我要引出它体内的魂体!”

    “好!”

    子情提起体内的纯净气息,双手迅速在身前结出印记,同时低声的念着召唤术语,白色的身影下一刻踏着清风而起,辰与圣子则在前一刻来到了魔魂的身边,两人因有天龙在旁边帮忙着,左右夹攻了一会,便合力将它困在中间,左边是冷绝辰,右边是圣子,后面则是天龙,被他们合力困住,魔魂拼了命的想要挣扎,却仍是动不了,原因是在魔魂的身上缠了一条天龙嘴里喷出的蓝色能量,而在魔魂的脚下则被天龙的马尾紧紧的缠着,任它怎么挣扎都挣扎不了。

    “啊!放开本魔!你们这些人类!本魔要杀了你们!杀光你们!”

    愤怒的声音夹带着浓浓的嗜血气息,因它自己挣扎不开他们的束缚,当下用意念唤来了厉鬼与恶灵想要攻击他们,谁知那些厉鬼与恶灵还没靠近他们,便被从子情体内出来的火龙与扬拍了个魂飞魄散,看到它带来的厉鬼与恶灵要想无法帮上忙,这一刻,魔魂不禁后悔自己的轻敌,后悔自己的大意,若不是因为轻视这些人类与幻兽,它不会落入这样的绝境!

    子情看准时机,飞身来到魔魂的前面,双手随着转动,光芒复上魔魂的身体,一手蓦然罩上魔魂的头顶,白色的光芒在黑夜中异样的清晰,她嘴里轻念着术法,身体也复上了一层浓浓的纯净气息,随着她体内纯净能量提升到了极致,一滴滴汗水从她的额间渗了出来,顺着她绝美的脸颊滴落地面之时,那魔魂的惨叫声也越发的尖锐。

    “啊……”

    魂体引出**,魂体上将承受着巨大的痛楚,魔魂因巨痛而惨叫着,尖锐而伴着沙哑的声音震得靠近它的几人耳膜生疼,也就这时,在雷战祈被白色的纯净能量弥漫着的身上一抺黑色的影子隐隐的有着抽离的样子,却因魂体与**相互溶合了近两年的时间而无法轻易的将魂体引出。

    子情费了不少的力,要引出魔魂的魂体,除了要有雄厚的能量气息之外,还有有强大的精神力,要不然根本无法做到将魔魂的魂体从雷战祈的身体里引出,右边的圣子见子情的气息渐渐的有些弱下来,抬头一看头顶上的夜色,见原本遮着月亮的云层正缓缓的移开了,他迅速的翻出手中的轮回境对上头顶上的月光,待那层云移开时,月光透过轮回镜洒落了下来,他手微微一斜,把轮回镜朝魔魂照去。

    “啊……”

    不用圣子提醒,子情也知道机不可失,当即猛的凝聚全力的能量在此一击,随着她加注在魔魂身上的能量能量越发的强大,那抺黑色的影子越发的无法在雷战祈的身体里呆住。

    “出来!”

    子情奋力的一手一提,冷喝一声,手中的纯净能量猛的擒住了那抺魂体抽离雷战祈的身体,也在同一时,冷绝辰手中的天辰珠往上一丢:“子情,快将他封印进天辰珠里面!”声音一落的瞬间,他迅速的拉开日月神弓。

    而子情也在他丢出天辰珠的那一刻,双手一转,一个封印咒语袭出,双手带着那魔魂的挣扎着的本体迅速的指向那丢上半空的天辰珠,被纯净真气扭转成一团的魔魂还来不及做出反应便已经被子情封入天辰珠当中,随着封印一下,辰的日月神弓一拉开,咻的一声飞射而出,目标,是那颗天辰珠!

    “咻!”

    “砰!”

    “啊……”

    “轰隆!”

    凌厉的一箭射出,只见那泛着精光的一箭准确无疑的射中了那颗天辰珠,在日月神弓强大的凌厉之气撞击之下,天辰珠猛的发出一声爆破的声音,魔魂惨叫的声音伴随着那爆破的声响传出,轰隆的一声巨响,魂体徹底被炸毁,那股强大的能量一散开,就连大街两边的房屋都一一倒塌了下来,黑夜中,透过月光,可以看到那漫天的灰尘在飞扬着,巨大的声音震得天地间猛的晃动了一下,轰隆的声音更是直冲上云霄传入大地,久久的弥漫而开……

    子情与辰以及圣子天龙几个在那天辰珠爆破的瞬间带着雷战祈的身体回到了地面,迅速结出一个防护结界以防被那强大的气流所伤,直到周围肉眼可见的能量气息渐渐的消散下去,圣子这才解开了防护结界,而在城镇某地个角落的蓝无极他们在看到封印了魔魂的天辰珠被撤底的摧毁,心下又是激动又是欣喜,迅速的将剩下的那些厉鬼与恶灵打散,解开了结界,快步的朝子情他们跑来。

    “你们怎么样?可有伤着?”

    “我们没事。”圣子开口说着,道:“还好有这些对付魔魂的法宝,要不然就算是我们联手,也不可能是魔魂的对手。”

    冷绝辰露出了一抺笑容,看向了一旁的天龙,道:“这次能成功将魔魂消灭,天龙功不可没。”

    “嘿嘿,那是,我就说我是很厉害的。”天龙微仰着头,蓝色的眼眸浮上骄傲的神色,那马尾巴还不停的摇了摇,像是怕没人不知它此时有多得意似的。

    “清姿,他怎么样?”天门门主看着那倒在地上的男子,就个人他提他们提起过,叫雷战祈,只是没想到被魔魂占据了身体,此时成了这副模样。

    子情帮他把了一下脉,又简单的检查了一下他的身体,这才站起来说:“他的身体被魔魂占据那么久,阴气太重,得好好调养一下才会恢复。”声音一落,她看向了雷战祈那脸有些变形的脸,又道:“至于他的脸,辰,你让金龙帮他修复一下,除了金龙,没人有办法了。”

    “嗯。”辰点了点头,大手一挥,金龙应声而出,来到冷绝辰的面前向他行了一礼,这才走到雷战祈的旁边,一手运气体内能量帮他修复,只见一股光芒复上雷战祈的身体,不一会,那扭曲的面容便渐渐的恢复以往的容颜,只是脸色苍白,那头凌的白发也已经无法再变回黑色。

    “主人,可以了。”金龙轻声说着,瞬间又回到了辰的体内。

    “先把他抬回去吧!眼下魔魂已经消灭了,剩下的就交给他们处理吧!”天门门主说着,又看了看周围那倒塌的房屋,轻叹一声,天时地利与准备真的是一点都慢不得,好在已经将魔魂消灭了,解除了世人的危难,又将伤亡降到了最低。

    “来,我们来抬他吧!”血狼成员中的几人快步上前,将晕迷着的雷战祈抬了起来,往他们在这城中的落脚点走去。

    子情回头看了圣子一眼,对他说:“今晚虽然没受什么重伤,但也筋脉在魔魂的震压之下也有所受损,圣子也去休息一下吧!”

    “嗯,我会的。”他点了点头道:“等我吩咐他们把这地方处理一下,便会去休息,你们先去吧!”

    “好。”子情点了点头,便与辰和蓝无极他们一同往回走去。

    看到他们离开,圣子回头对几位长老吩咐了一下,又让他们明日一早把那躲到城外去避难的城民们带回来,又与众名从各地赶来的强者们拱了拱手说了一些慰劳的话语,便也转身离开。

    半个月后,当子情一行人终于回到了天门山下的墨府,那早已经在外面等着的几人远远的看到他们便欣喜的迎了上来。

    “小姐,小姐!你们回来啦!”紫衣与红衣欣喜的迎上去,雪衣与青衣也笑着走上前,洛少翔与追风夜寒也来到蓝无极与冷绝辰他们的身边,凤歌更是直扑进了蓝无极的怀里。

    “知道你们今天回到,雪衣几人一大早便准备了东西等你们回来,都累了吧!快进来!”墨成轩与雪柔每人各抱着一个孩子,笑着看他们平安归来,心下涌上了浓浓的欣喜,那颗一直担忧着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

    “抱、抱。”

    萱儿张开着手探着身子向子情扑去,粉嫩嫩的脸蛋上扬起了可爱的笑容,一头便扑进了子情的怀里。

    “萱儿这么快会说话啦!真乖,会不会叫娘亲啊?”子情抱着扑上来的萱儿,一边逗着她玩着,走到她爹娘的面前,微笑着道:“爹爹,娘亲,我们平安回来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雪柔轻声说着,神色尽是说不出的激动,她的眼眶微红,伸手为她把垂落在脸颊的发丝别到了耳后,美丽的脸上尽是欣喜的笑容。

    “无极,你都不知道我多担心你,现在看到你回来我总算放心了。”凤歌紧紧的抱着蓝无极,这段日子她心里一直担心着,就怕他有个三长两短,好在现在一切都过去了,看到他平安回来,她总算可以睡个安稳的觉了。

    蓝无极眼中溢着浓浓的柔情,轻抚着她的发丝,说道:“我回来了,再也不离开你了,以后你想去哪里,我都陪着你去,你说好不好?”

    “这可是你说的,我可是记下了。”

    “嗯,这是我说的。”蓝无极紧紧的抱住了她,他本以为不能活着回来见到她,没想到还能活着回来,这就够了。

    “走吧!我们进去,进去再说。”

    “好。”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往里面走去,进了里面,见到独孤离傲没在他们这边的冷绝辰与子情说了几句后,便往外走去。而在知道了他们回来的独孤离傲却是独坐在自己的院落中,一边饮酒,一边沉思着。而在这时,一名护卫走了进来。

    “主子,隔壁墨府的冷公子来了。”

    听到这话,独孤离傲目光微闪,一回头,正见一袭黑袍的冷绝辰走了进来,当下便道:“恭喜你们打了胜战回来了。”说着,又喝了一杯。

    “若没有你的轮回镜,我们也不会这样顺利的消灭魔魂,今日众人齐聚,一起过去喝杯酒吧!”冷绝辰走了进来,目光则落在那斜倚在桌边的独孤离傲身上。

    “你们的庆功宴,我一个外人去做什么。”他头也没抬,又喝了一杯。

    “对于我们来说,你已经不算外人了,走吧!萱儿也在等着你呢!”辰露出了一抺笑容,知道请不动他,便用萱儿来请,从他对萱儿的心思,虽然他自己尚未明白,但他已经多少明白一点,以他的修为拥有了无尽生命,再等萱儿长大了未尝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只是他是真心待萱儿的,他不会阻止。

    听到了冷绝辰的话,独孤离傲抬眸朝他看了一眼,又敛下了眼眸,半响,这才站了起来,只是那冷峻的脸上怎么看都带着一丝别扭:“我是去看萱儿,不是去帮你们庆祝。”说着,也不等他说话便大步的走了出去。

    辰只是笑了笑,不以为意的跟了出去,而那名黑衣护卫则怔愕的看着自家主子竟然真的过去了,愣了好半响这才回过神来。

    墨府里,除了子情一行人之外,她的十位师兄也一同到来,除了还昏迷着的雷战祈之外,全都集在了院子里饮酒吃菜,众人哈哈大笑的声音,举酒碰杯的声音不断的传出,为除了魔魂而庆祝着,这一顿酒宴下来,便是一天,最后众人才各自回去休息,也在众人都散去后,独孤离傲来到了子情与冷绝辰的身边。

    “你们打算回古武大陆去?”

    低沉的声音传来,让两人都诧异的看了他一眼,辰目光微闪,继而笑道:“嗯,我们来这边也有好长一段时间了,现在魔魂已经消灭了,是准备回去。”

    子情见他紧抿着唇,像是有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一般,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见他一直看着那被她娘亲抱着的萱儿,心下微微一愣,蓦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微微一笑,道:“你是担心萱儿跟我们回去了之后你见不到?”

    独孤离傲没有开口,沉默着。

    见状,子情一笑,道:“我们回去后,要带熙儿和萱儿去见他们的爷爷和祖父母,所以不能让萱儿留在这里,不如你跟我们一起去古武大陆吧!你在这边也住了那么长时间了,去那边住几年,等萱儿大一点了,我们也放心让萱儿跟在你身边,到时只要萱儿自己愿意,我们不会再强留萱儿在身边,你看如何?”

    “你们愿意让她跟着我?”他深邃的目光中闪过一丝诧异,似乎没想到他们会同意。

    辰笑着点了点头,道:“嗯,不过萱儿现在还太小,而且我爹娘和子情的外公外婆还没见过两个孩子,所以两个孩子现在是不能分开的,等萱儿再大几年,我们也放心让她跟着你。”

    听到这话,独孤离傲顿了一下,原本微皱着的眉头蓦然一松:“好,那随你们一同去古武大陆吧!”反正他在这里也住了几百年了,去别处看看也不错,最重要的是有那小东西在他不会无聊。

    次日

    清晨,静悄悄的,昨夜大家喝多了不少,一个个睡到现在也还没翻身,当然,除了雪衣几人和子情冷绝辰之外,雪衣和紫衣几人早上起来便为众人张罗着早点,而子情与冷绝辰则出了院子往另一个院落而去,打算去看看雷战祈怎么样,一出院子,便见霍逸也走了出来,几人一碰面,他便笑着打招呼。

    “这一大早的,去哪啊?”依旧一袭红衣的霍逸伸了伸腰,半眯着的桃花眼看着他们两人。

    “去看看雷战祈,一起去吗?”子情笑问着。

    听到这话,霍逸挑了挑眉,道:“怎么说都是一场师兄弟,走,去看看。”于是,三人便一同前去。

    来到雷战祈所在的院子,子情推门而进,床上的雷战祈已经不再像先前那骇人的模样了,此时的他在金龙的治疗之下已经恢复了以往的面容,面色也褪去了苍白,多了一抺的红润,那一头原本凌乱披散着的白发也已经被紫衣几人梳理整齐,平稳的呼吸,缓慢而有力,脉博也已经恢复正常,只是却一直不曾醒来。

    “他这样已经晕睡了大半个月了,不会一直晕睡下去吧?”霍逸看着床上的雷战祈,不由暗叹一声。

    “他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了,只是还不醒来,估计是他自己不想醒吧!”她轻声说着看着那沉沉睡着的人,眸光微动。要是他真的醒来,也许不会想回古武大陆吧!虽然说当初在古武大陆杀了那么多人并不是他的错,但他造成的伤害还是形成了,就算回了古武大陆只怕也没立足之地。

    辰伸手搂住了身边的子情,低声说:“既然他还没醒,我们就先回去吧!”

    “嗯。”她应了一声,几人转身往外走去。

    “对了子情,有没决定打算什么时候回古武大陆?”霍逸开口问着,在这边也呆了够久了,是时候回去了,也不知他老爹现在怎么样了,一想起,还真是有些想念。

    “跟大家商量一下再决定吧!”

    “好,那中午的时间一并问问,我得去让那个小丫头快点回家去,走了。”他说着,红色的身影一扬,转身大步离去。

    子情与辰两人手牵着手漫步在院子中,时而闲聊着,时间也一点点的过去,昨夜的众人也悠悠醒了过来,陆续的出现,当头顶上的太阳升到正中时,众人聚在了大厅中,商量着什么时候回去的事情。

    “主子,什么时候你们说了算就行了,我们无所谓。”血狼成员他们笑说着,让他们拿主意。

    “如果回去的话,要经过神迹大陆,到时我和凤歌回家一趟,你们就先回古武大陆,我们随后再去。”蓝无极和凤歌商量后的决定,便是先在神迹大陆住些天,再去古武大陆。

    “怎么决定都行,反正只要掌握了来回几个大陆的方法,我们随时都可以在三个大陆上走动,又不用花多少时间。”司徒南陵无所谓的说着。

    颜沐则笑嘻嘻的对子情说:“子情,我到时要带红衣回家见见我家里人,这你应该批准吧?”

    “嗯,当然。”她笑着看向红衣,对颜沐说:“既然把我的红衣拐跑了,那你可得好好对她。”

    红衣没好气的瞪了颜沐一眼,连忙对子情说:“小姐,我才不要离开你,我要跟你回古武大陆,我可想念我们那湖心小筑了,我要回那里去。”

    颜沐一听,顿时紧张的问:“哎,红衣,我们不是说好了吗?你要陪我回家的,你怎么反悔了?”

    “有吗?我忘了。”她耸了耸肩。

    颜沐一脸无奈,求救于子情,子情却只是笑了笑:“别看我,能拐走她就是你的办法,不过司徒也说了,几个大陆来回也很快,不用在意这个。”

    “小姐,木易说要跟我们一起回去。”青衣声音清冷,只是那耳根却有泻红。

    “木易?对了,他在哪?怎么没看到?”子情一笑,想到了那个憨厚的男子,再看看青衣,眼中尽是笑意。

    “他在外面,我没让他进来。”

    “青衣,这就是你不对了,木大哥都是自己人了,你怎么可以不让他进来。”紫衣笑盈盈的说着,扬声喊了一声:“木大哥,青衣叫你。”声音一落,一抺身影咻的一声便出现在大厅之中。

    木易看了看众人,见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走到了青衣的面前:“青衣,你叫我啊?”

    “噗哧!”

    凤歌一个没忍住便笑了出来,她把脸埋在蓝无极的怀里,肩膀一颤一颤的,紧接着,掩不住的笑声便从蓝无极怀中传出:“哈哈哈哈……这木易,怎么就这停可爱了?哈哈哈哈……”

    被她这么一笑,众人脸上也露出了笑容,低低的笑着,见状,木易耳朵微红,看向了青衣,谁知她什么也没说,只是微红着脸,看到青衣这难得露出的不自在神色,他不禁有写呆了眼,一时间直傻愣着看着她呵呵笑着。

    见这两人这般模样,子情笑了笑,道:“木易,你真有要跟我们回古武大陆?”

    听到子情的声音,他这才回过神来,连忙点了点头道:“是的师叔,我要跟青衣在一起,我还想请师叔把青衣许配给我。”说着,微提着一口气紧张的看着她,就生怕她一个不同意。

    “你的为人我信得过,只要你们两人真心相爱,我会成全你们,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我找个时间跟师傅说一声,你便与我们一同回古武大陆吧!到时可以与紫衣他们一同成亲,你们两人觉得如何?”

    “好好好,一切听师叔的。”木易欣喜的点了点头,来到青衣的身边牵着她的傻笑着。

    “主子,那位老前辈来了。”一名血狼成员快步的走了进来,而在他的身后,一名满面笑容的老者徐步而来。

    众人回对看去,只见竟然是那名在神迹大陆帮了他们很多的老前辈,当下,众人全站了起来,迎了上去:“前辈,您怎么来了?”

    “呵呵呵,看见你们真好啊!”老者笑呵呵的说着:“我是特意来向你们道谢的,因为你们我才能重回天之痕,打听到你们就住在这里,便赶过来当面道谢,你们果然是不负众望成功的将魔魂消灭了,真是可喜可贺啊!”

    “要不是有前辈指点,我们也不知应该如何对付魔魂,若说要谢,当然是我们谢您,前辈,请坐。”子情笑说着,同时与辰一同做出请的手势,请他上座。

    “我就不坐了,我初回天之痕时,正好碰上了一件事,此时还得赶着去处理,今天进来也就想见见你们和道声谢,以后我们有缘再会,请了。”老者拱手一礼,出不给他们挽留的机会便笑呵呵的转身离开。

    见他离去,众人也不再挽留,经过商量后,定在三日后回去,于是,剩下的这三天的时间里,子情回天门拜别了她的师傅,又与十位师兄辞行,一切准备妥当,只是没想到,在临行的前一日,雷战祈醒来留下了书信后便离开了,让人找不到行踪,他们知道他不想回去,知道他安好,便也不再强求,而在最后,那总是跟着的霍逸的那小丫头阿丹也跟着他们一起回去了……

    古武大陆

    这一天,正当四大名山的众名弟子正在天山山顶召开一年一次的四大名山比试大会时,高台之上弟子比拼,台下四大名山的众名弟子围在周围,一眼望去,全是密密麻麻的人头,每当台上的比拼到了激烈之时,台下周围的众人便大声的起哄起,有的喊着天山加油!有的喊着青山加油!有的喊着灵山与苍山,一声声叫喊的声音不断的传出,回荡的天山之中。

    而就在这时,万里晴空的天空突然间迸射出一股巨大的光芒,剌眼光芒一现,古武大陆的大半个大陆都看得到这一股光芒从云层中斜射而出,因那股巨大的光芒在天山上方的天空照下,在天山中的四大名山的弟子以及四位山主位不禁惊愕的抬起了头,就连那激烈的比试中的众名弟子也停了下来。

    “快看!那是什么?”

    “云层里面怎么会有光芒照出?是怎么一回事?”

    “啊!你们快看!是人!那上面的是人!”

    “就是人,是神!是天神!快看,是天神!天神!”

    底下的众人震惊的惊呼着,看到那百年难得一见的一幕,一个个心头如同掀起了巨大的骇浪,古武大陆在这近两年的时间里已经恢复了以往的盛况,当年雷战祈发疯杀人已经成了古武大陆里众人的恶梦,但自从他的离去,古武大陆恢复平静,就连大陆上的各方势力也重新掘起,众人更是知道了,在这古武大陆之上,还有一个强者林立的大陆,那里的人几乎都是以了神级级别的强者,对于他们而言,都有着不可触摸的高度,现在看到那天空之中出现的光芒与人影,最先浮现在众人心中的便是两个字:天神!那实力已经到了神级别的强者!

    天空之上,前面站的的是一个个俊美如仙人的男女,而在他们的后面,是几十个身着红色劲装的男子,一个个都英姿飒爽,一个个都散发着摄人的气息与凛冽的气势,他们踏着清风而来,衣袂轻飘,墨发飞扬,居高临下的巨大气势带给底下的众人强势而震撼的视觉,而在下一刻,一龙一凤两只上古神兽以本体现出,盘旋在他们的身边,而一匹纯白带着蓝色翅膀的龙马仰天嘶鸣一声,马蹄之下踏着幽蓝色的火焰,这一幕,更是令众人震惊得无法言语,久久的无法回过神来。

    而在天空之中,众人面带笑容,回到熟悉的地方,一个个都打心底欣喜着,立于前面的子情与冷绝辰相视了一眼,两人的怀里各抱着一个孩子,萱儿与熙儿两张一模一样的粉嫩蛋脸带着好奇的神色,半探着身子看着那底下的一幕,又伸着手在天空中挥了挥,继而咯的笑了起来。

    “子情,我们终于回来了。”辰一手抱着怀中的萱儿,一手搂住了身边的子情,刚毅而不失俊美的脸上露出了满满的幸福笑容,深邃的眼眸中尽是柔情与幸福。

    “嗯,我们回来了。”

    子情绝美的面容绽开了一抺柔和的笑意,看着那底下的一幕,眼中笑意更深,她没想到回来会正好看到底下的这一幕,是四大名山比试么?想到这,不禁忆起了曾经在青山山顶的那一幕,也是四大名山比武之试……

    剧终!

    ------题外话------

    亲爱的们,本文今天终于大结局了,后续呢,就留给你们无限想象空间,嘿,我的新文已经开始更新,原本那个删除了,所以希望亲们再点击收藏一下,新文文名:邪帝冷妃,亲们去看一下,若是喜欢,请继续支持哟,记得收藏哈,收藏不给力蛋疼中呢。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