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3948.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章重生复仇

第1章重生复仇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大红的嫁衣,美轮美奂的凤冠霞帔,映衬着原本有些苍白的肤色也变得红润了些。

    “蕊儿,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娘本不该泼你冷水,实在是……”

    洛芸蕊收回了落在镜子上的目光,转头很是忧伤地看着自己的母亲。明明今年只有三十七岁,却早已被病魔缠身,头上的白发和脸颊上的皱纹让她看上去仿佛早已年迈:“娘。”

    “乖蕊儿,娘知道这些年来没有好好保护你,是娘没用。”洛张氏强忍着即将落下的眼泪,哽咽地说着:“娘也没有办法,谁让你跟娘的身子一样差,恐怕即使嫁过去也未必能生下孩子。娘是不得已,蕊儿!”

    洛芸蕊伸手握住了洛张氏那双几乎没有肉只剩下皱皮的手:“娘,我都知道,嫁过去以后,我一定会好好地相夫教子,就算、就算妹妹她……她的孩子也是我的孩子!娘,您尽管放心,我一定过得好好的,一定!”

    华美的喜轿从洛府出发,一路鼓乐阵阵,加上喜轿后面的十里红妆,更是让不少路人为之惊叹。

    洛家嫡女出嫁!

    可是,那些心生羡慕的人永远不会知道,在十里红妆的后面,还有一袭小轿,里面是洛家的二小姐洛芸芳。

    洛家两姐妹同时出嫁,姐姐为妻,妹妹为妾。

    新婚之夜,对于洛芸蕊来说,是一件既憧憬又紧张的事。过了今晚,她就是张家的大少奶奶了,以后她的生活应该会自在多了吧?自己的母亲和公公是堂兄妹,她的夫婿也算是她的表哥,虽然不常见面,但是在洛芸蕊的印象中,他是一个很和气的人。

    “姐姐,大红嫁衣真是漂亮呢!”一只白嫩的芊芊玉手猛地掀开了她的盖头,是她的庶妹洛芸芳,可是……

    “你怎么会在这里?”洛芸蕊真的很诧异,庶妹确实是跟她一起嫁入了张家,可是张家的规矩一向很严,哪怕是滕妾也必须在大婚之夜三天以后才能正式圆房。

    这个时候,庶妹应该是在张家的客房里。

    “呵呵,我来这里当然是要来看好戏的!”庶妹嘴角微微向上翘起,说句实话,她长得真的很美,不但容颜精致而且她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洛芸蕊怎么样都不可能拥有的健康少女的气息。

    错开了目光,洛芸蕊不想看到庶妹,因为每次看到她,都会联想到自己那嬴弱的身子:“妹妹,你逾越了。”

    “哼!”冷冷地笑着,庶妹转身走到窗边,猛地打开窗户,并且用手敲了敲窗棂,等她侧开身子的时候,一个人影突然跳了进来。

    洛芸蕊一声惊呼,却突然发现自己的身子软弱无力,竟然一动都动不了了:“这……”她的身子一向不好,但是像这种情况却是第一次发生。

    此刻的庶妹笑得异常残忍:“姐姐莫急,你的丫鬟、奶妈都已经被我收买了,现在你只需要乖乖地享受就可以了。”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从未有过的恐惧袭上心头,洛芸蕊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穿着黑衣的男子向她扑来:“不!”

    “姐姐,慢慢享受吧,我可不奉陪了。”

    洛芸蕊还想再叫,却很快就发现自己连叫得力气都没有了……

    飘飘忽忽地浮在半空中,洛芸蕊愣愣地呆了半天才明白原来自己已经死了。环顾了周围,她发现自己还在婚房里,下意识地看向自己的婚床,顿时眼前一黑。

    如果鬼魂也会晕厥的话,她绝对是千古以来的第一只昏厥的鬼魂。

    婚床上,自己用了十几年的身子正躺在上面,可是身子上却若着寸缕。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更让她感到浑身战栗的是,**的双腿之间,居然都是大片大片的血迹。

    闭上眼睛,洛芸蕊不敢再看自己的身子,哪怕现在她已经变成了鬼魂,也能感受到刺骨的寒意。

    没过多久,被众人簇拥着的新郎官回来了,看到新房的那惨烈的一幕,原本要等着闹洞房的人们瞬间安静了。尤其是打头的新郎官……

    成为鬼魂的三天里,洛芸蕊一直飘荡在张府的四周。也就是这三天,她看到了太多太多的东西。

    丈夫初见到她的惨死是震惊的,可是随后却变为了鄙夷。是了,一个被先奸后杀的妻子,确实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只是,这不是她的错!

    公公婆婆得知了这件事,首先做的并不是追究凶手还她公道,而是把消息封锁,甚至于根本就没有打算报官。难道,就没有人在乎她吗?

    更可怕的则是庶妹,原本洛芸蕊以为她是帮凶,却没想到她就是主谋。出事以后,她明确地向公婆表示,愿意代替洛芸蕊。就当死掉的那个人是她,而张府明媒正娶的妻子洛芸蕊根本就没有出事!

    这在张府的人看来是最好的办法了,毕竟庶妹给姐夫做妾的事情只有少数的几个人知道。而且,死了一个妾和死了正妻那是完全不同的。更重要的是,还有洛芸蕊那十里红妆,没人舍得送回去!

    眼睁睁地看着庶妹霸占了她的一切,洛芸蕊从茫然变回了愤恨。直到三天后的回门……

    是了,回门!娘一定会揭穿她的!

    真的吗?

    跟着庶妹回到了洛府,让洛芸蕊感到惊诧的是,洛府的下人竟然没有一个人觉得奇怪。见到庶妹和原本属于她的丈夫,居然都口称姑奶奶和姑爷。

    娘!你在哪里?快来揭穿她!

    作为嫡女回到了娘家,肯定是要见一见洛张氏的。只是这一回,庶妹没有再跟她的丈夫一起过去,而是选择了独自一人前往。居然还美其名曰想跟洛张氏好好聊聊。

    跟着庶妹飘到了洛张氏的房间,即便身为鬼魂的她已经没有了味觉,却也感觉的到屋子里的沉闷和浓浓的中药味。

    洛张氏躺在床上,当她看到进来的是庶妹时,瞬间瞪大了眼睛:“你!”

    “母亲。”庶妹把所有的丫鬟都赶了出去,凑到了洛张氏的床边:“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现在我是你的女儿洛芸蕊了。至于我那位姐姐,呵呵……”

    手掩着嘴,轻笑着说道:“本来我只是想让人凌辱她,让她名誉扫地被夫家休弃罢了。没想到啊,她那破败身子,居然就这么死了。”

    洛张氏不敢置信地看着庶妹,眼里有着深深地痛楚:“不!”

    “哼,死了也便宜她了,你个老虔婆居然敢利用我?哼,你恐怕不知道吧?你和我那个死鬼姐姐早已中了我娘下的药。”庶妹微笑地诅咒着:“你怎么还不死?你的那个宝贝女儿已经了,尸首被丢到了乱葬岗,估计这会儿已经被野狗吃光了吧?你呢?赶紧死!快点儿死!”

    “母亲!”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母亲口吐鲜血,洛芸蕊只觉得心如刀绞,不管不顾地冲过去,可是不等她碰到母亲的身体,就只觉得一阵阵天旋地转,瞬间就没有了知觉……

    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洛芸蕊发现自己还是那个飘在半空中的鬼魂,可是周围的环境却完全变了。

    这里仍然是洛府,却不是洛张氏的房间,而是洛府后院的莲花塘。让洛芸蕊感到极度诧异的是,莲花塘的水面上漂着一艘小舟,小舟上坐着两个小小的女孩。

    痛苦地闭上眼睛,洛芸蕊以为自己是陷入了回忆中。因为小舟上那两个正在嬉戏玩闹的女孩子,正是她和庶妹!

    再次睁开眼睛,两个女孩子还在眼前。然而异变突然发生,洛芸蕊看着小时候的自己伸手去掐小舟旁的一个莲蓬,却不料坐在她身后的庶妹猛地伸手狠狠地推了她一把!

    吃惊地捂住嘴巴,洛芸蕊已经忘了,她现在就算叫喊得再大声,也不会有人听到的。

    眼睁睁地看着小时候的自己在水里挣扎着呼叫着,然后周围的仆妇听到声音纷纷聚集过来。眼看着已经有人跳下水来救她了,庶妹却找准了时机自己跳下了小舟。

    原来当时的真相是这样的吗?

    她记得很清楚,自己7岁的时候,曾经受了庶妹的教唆跟她一起乘着小舟去荷塘里摘莲蓬。可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小舟驶到水中央时,原本好好地坐在小舟上的她,却突然落水。当时她并没有看清楚到底是谁推她的,可是现在却知道了!

    更让她痛苦的是,当年的她竟然还被指责推庶妹下水才导致翻船。可是,当时已经完全吓懵了的她,根本就不知道反驳,事后她拖着病体去祠堂里罚跪了三天三夜。

    也正是由于这件事,她落下了病根,从此药不离身,还被大夫诊断为不能生育!

    狠狠地闭上眼睛,她仿佛再次看到了庶妹对自己母亲说的那番话。很好,原来从那个时候开始,你就在害我了吗?亏得我一直把你当成好妹妹!

    闭着眼睛不愿意再看这些,可是洛芸蕊猛然觉得自己被什么东西狠狠地一吸,然后只觉得通体寒意,仿佛冷到了骨子里的那种冰冷,冷得让她瞬间清醒了过来。

    “姑娘,姑娘您醒了?太好了太好了,奶娘在这里呢,没事的!”洛芸蕊诧异地发现,眼前这人正是自己奶娘李氏,刚要开口询问,李氏接下来的话却让她整个人从脚底冷到了头顶:“姑娘放心吧,就算是您把三姑娘推下船的,太太也不舍得惩罚你的。一个庶女罢了,死了就死了嘛!”

    是了,当年就是因为奶娘的这句话,让她根本辩无可辩!

    是她提议要去莲花塘的,是她在小舟上把庶妹推下水的,是她明明做错了事情却死不承认的,是她,一切都是她!!!

    默默地看着奶娘,洛芸蕊现在已经明白了,她的鬼魂回到了自己的小时候,她现在就是曾经7岁的自己!

    如果说,前世庶妹告诉她,自己的奶娘和其他丫鬟都被庶妹收买了时,她还有点儿不太相信。不过现在,她信了!原来,一切的事情在那么早的时候就发生了。

    闭上眼睛,在几天内遭遇了那么多变故的她,满心都是疲惫。现在还不是收拾奶娘的时候,当然这不代表她就会放过这些人!

    “姑娘,别怕,好好地歇一歇,你是嫡女,谁敢拿你怎么着呢?放心吧,一切都有太太为您做主呢!”奶娘李氏看到洛芸蕊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一脸心疼又关切地安慰着,只是她这话落在了别人的耳朵里,却不是那么回事了。

    洛芸蕊是不想现在就跟奶娘撕破脸,却也不舒服她在耳朵呱燥。不耐烦地皱了皱眉头,但是终究没有开口。

    等回了房里,洛芸蕊假意装着昏睡躺在床上,就连大夫过来的时候,她都没有出声。只是大夫说的那些话,她却听得一清二楚。

    “姑娘落水着了凉,加上她体质本来就不好,如果不小心调养着恐怕会落下病根。”这位大夫是城里的名医,而且是太太洛张氏请来的,想来这大夫本身是没有问题的,不过他后面的那句话恐怕成了别人对付她的手段吧?

    前世,她可不就是因为没有好好调养,才落下了终身的病根吗?

    没过多久,洛张氏来了,心肝宝贝地叫了一通。洛芸蕊看着这个时候还很年轻的母亲,泪如雨下。而一旁的奶娘却很是添油加醋了一番,话里话外都是洛芸蕊被庶妹欺负了。

    洛芸蕊知道,自己的母亲一向都拿她当成眼珠子似的宝贝着,哪里容得下一个庶女对付自己的亲生女儿?可是,她的性子太过于冲动了,往往被别人说上几句就不管不顾起来,这是因为她在娘家时是独女,很多勾心斗角的事情她都学不会。

    要说这些事情洛芸蕊也不会,可是重活了一遍,她就算本身不会,也一定要学会!至少,她也见识了庶妹是怎么做的,对吗?

    拉住了准备去找庶妹算账的母亲,前世的时候,就是因为母亲冲动地去找庶妹和薛姨娘的麻烦,更是落实了奶娘说的那些话。等到父亲回来得知了事情的经过以后,才会狠狠地处罚洛芸蕊母女俩。

    “娘!我好怕,你不要走陪着我,我好怕!”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