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3949.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2章旎虚空间

第2章旎虚空间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大哭着抱住母亲,洛芸蕊绝对不能让母亲去找那对母女算账,至少现在还不行。

    “蕊儿不怕,乖蕊儿,娘在这里呢,娘哪里也不去。”心疼地抱住心爱的女儿,这个女儿是她千辛万苦才生下来的宝贝,而且还是这辈子唯一的宝贝。洛张氏虽然很想找那对母女算账,可却更心疼女儿所受到的惊吓,心里盘算着算账早晚都行,实在不需要不急于一时。

    抱着母亲,洛芸蕊偷眼看去,却发现奶娘一脸的急切。看来,原本奶娘就是想把母亲哄到薛姨娘房里去算账的吧?等到父亲一回来,正好看到正妻欺负他的爱妾,然后又听到嫡女把庶女推到水里……

    哼,真真是好计谋!

    死死地抱住母亲,洛芸蕊打定主意,在父亲回来之前,她是绝对不会让母亲离开自己的。想起自己身为鬼魂的时候,看到母亲面如死灰般吐血的情形,心底里仿佛有种撕心裂肺的痛楚,瞬间她的眼泪是真的喷涌而出。

    等父亲回来的时候,先是被在二门等候的丫鬟引到了薛姨娘的院子里,然后才怒气冲冲地来到正妻院子里找人算账。

    看着满面怒容的父亲,洛芸蕊觉得无比的悲凉。母亲现在什么都没做,他就气成这个样子,而且还会为了一个低贱的小妾出头。看来,这人真的是无比薄凉。

    “娘!我怕!水好冷好冷,我要死了,我害怕!我拼命地叫爹娘来救我,可是你们都不来!奶娘就在莲花塘边上看着我,她也不来救我,还有丫鬟们,她们都不来救我!为什么?娘!为什么呢?她们为什么都不来救我!我好怕!”

    听了洛芸蕊的哭诉,不但奶娘的脸色大变,就连刚进卧室的父亲也变了脸色。没错,如果论起宠爱的程度,洛芸蕊在他的心目中确实是不如庶妹的,可是洛芸蕊毕竟也是他的亲生女儿,任他再不在乎这个女儿,听到仆妇欺她,也是怒气冲天。

    “哼,我从来不知道我洛府的奴仆竟然会那么大的胆子!”刚才在薛姨娘的院子里看到心爱的宠妾和女儿都是那副凄惨的样子,已经让他心头满是怒火了。

    原本这股火是要对着妻子和嫡女发作的,可是偏偏进屋以后看到的竟是嫡女悲切的哭声,一时间他把怒火全部发在了伺候在屋里的仆妇身上。

    洛芸蕊假意吓了一跳,哭得更大声,她本来就长得柔弱,大哭起来又一副浑身发颤的样子,加上一张小脸惨白无比,声音里更是透着浓浓的惊惧,这么一来让人不由自主就相信了她哭诉的话。

    听着洛芸蕊话里话外都是在责怪奶娘和丫鬟照顾不利时,屋子里早已跪倒了一片,奶娘李氏更是一脸惨白外加不敢置信:“不,不是这样的!太太、老爷,事情不是这样的!”

    洛芸蕊哭得更加厉害,事到如今她不能说是庶妹将她推下船的,因为她根本没有证据,而且父亲也肯定不愿意相信自己的宠妾爱女是心狠手辣的人。

    不过,对于早已背叛自己并且一直在暗中陷害自己的奶娘和丫鬟们,洛芸蕊是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况且她也非常清楚,父亲现在肯定在气头上,必须有人让他出这口气。

    “娘!我怕!奶娘她、她……”洛芸蕊刚醒过来的时候,因为有点儿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活过来了,趁人不注意的时候,伸手狠狠地掐了一把自己的胳膊。偏偏她的皮肤极为白净,就算是普通的磕磕碰碰也会出现青紫。

    “太太,老爷你们不能听小姐胡说,是她把三小姐推下去的!是她啊!”原本,奶娘李氏是不会这样直白地把罪责推到洛芸蕊身上的。前世,她一直是站在洛芸蕊这边的,话里话外也是说着“就算是小姐推的又能怎么样”之类的话,并且死不承认这事是洛芸蕊的错,还对着庶妹一口一个庶出小姐地叫着。

    洛芸蕊嘴角微微噙起,因为她是低头痛哭的,倒是没人看到她的表情。奶娘李氏这会儿应该是慌了神吧?前世的时候,她被冤枉也是这么大喊大叫的,可是愣是没有人愿意相信她,所以……

    就让你也尝尝被人陷害的滋味吧?更何况,严格来说,奶娘确实有袖手旁观的举动。

    打定了主意洛芸蕊只是痛哭并没有辩解,而且还拉住了母亲不让她冲动。

    奶娘李氏辩解了一会儿,看到老爷的脸越来越黑,也知道大事不妙了,她一向在洛芸蕊的房里做惯了主,一时间竟然伸手狠狠地拉过洛芸蕊:“小姐!你怎么可以胡说八道呢?这是污蔑啊!明明就是你把三小姐推下水的,明明是你不让我们救她的!”

    洛芸蕊眼底里寒光一闪,很好,真的很好。

    借着被奶娘李氏拽过去的那股劲儿,洛芸蕊放开了母亲,直接从高高的梨花木床上狠狠地跌到了地上……

    “来人,把这个恶仆给我拿下!”

    洛芸蕊闭着眼睛感受着母亲将她紧紧地抱住,而父亲只是在一旁怒气冲冲地大吼。算了,不是早就不抱什么希望了吗?这样,就已经够了。

    “蕊儿,你哪里不舒服,告诉娘!我的宝贝蕊儿,你睁开眼睛看看娘啊!”听着母亲悲切的哭喊声,洛芸蕊勉强睁开眼睛,嘴唇颤抖着:“痛……”

    母亲慌乱地在她身上不断地查看,自然洛芸蕊胳膊上那块明显是掐出来的紫青瞬间暴露在人前。

    也是因为这会儿是在闺房内,除了父亲以外,这里并无男子。加上洛芸蕊年纪尚小,倒是不至于避讳。

    于是,洛芸蕊胳膊上那片很明显的紫青也同样落在了暴怒的父亲眼里。听着父亲直接叫外面的婆子将奶娘推下去毒打时,她终于松了一口气。

    重生第一天,她把背叛她的奶娘处理掉了,她相信,未来的一切一定会跟前世不同的。

    “蕊儿乖,来吃药。”自从被送回了房间以后,洛芸蕊就一直乖乖地躺在床上。前世她就是因为没有好好调养身子,才会落下了永久的病根,这一次,她说什么都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这几天,母亲一直都贴身照顾着自己,自从出了奶娘那件事,她开始对自己身边的丫鬟也不信任了。尤其是关系到洛芸蕊的,非要亲自动手才能安心。

    洛芸蕊并没有阻止这一切,这几天,她一直默默地观察着,以一个7岁小孩子的角度观察着周围的一切。也许是外表的幼小让很多人放松了警惕,也有可能是洛芸蕊重活了一回,看人的目光也更深刻了。

    她自己的身边,恐怕已经没有可以信任的人了,而母亲的身边,据她的观察,至少有两个人显得很刻意。

    一个是母亲的贴身大丫鬟菊禾,另一个是母亲的管家婆子曾婆子。菊禾是掌管着母亲贴身事物的丫鬟,而曾婆子管的事情就更多了,加上她家当家的是洛府的采买管事,算得上是母亲的左膀右臂了。

    还记得前世的时候,母亲重病在床,菊禾就成为了父亲的妾室,而那个时候曾婆子已经不在母亲身边了,她当时倒是没有怀疑什么,现在想想……

    这两个人也是她要除掉的对象!

    洛芸蕊趁着养病的时间,开始盘算起未来。按理说,这个时候,一切都还处于优势。母亲还未生病,她只要不落下病根未来也不会那么凄惨。至于庶妹和薛姨娘……。

    哼,她们现在也羽翼未丰!

    只是,算了算时间,洛芸蕊知道再过不久恐怕薛姨娘就会诊断出身孕来,到时候不但她身价倍增,还会借着肚子里的孩子生事,说不定还会再次陷害母亲。

    唉,要是有办法让她没办法把孩子生出来,该有多好啊!

    心思不停地转着,洛芸蕊却猛地跳了起来,因为她惊恐万状地发现,自己的周围坏境竟然凭空变换了!

    紧张地抓着衣角,刚才她分明是躺在母亲房里的床上,可是这会儿却莫名其妙地来到了另外一个她从未来过的地方。

    胆战心惊地望了望四周,她的面前是一大片农田,农田上面长着绿油油的小苗,纵使洛芸蕊从来不懂农事,也能看得出来,这些小苗长势极好。农田旁边有一个小小的池塘,面积不过自己闺房那么大,池塘里的水清澈见底,仿佛还能看到池底有几条小鱼在不停地游动。

    转过身子往后面看了看,洛芸蕊发现,自己身后几步远的地方是一个小茅屋,小茅屋非常得简陋,却有一种朴素到自然的感觉。小茅屋的前面是一个小小的水井,水井边上还有两个工艺非常简单的木制小水桶。

    迟疑了一下,洛芸蕊小心翼翼地走进了小茅屋内,只是她刚准备抬起脚来,就发现自己压根就没有穿鞋。看着脚下洁白的布袜,洛芸蕊犹豫一下,看了看周围叫了几声她平日熟悉的丫鬟,却无一人应答。

    好在,这时的洛芸蕊已经不是那个处处养尊处优什么事都不懂的小姑娘了,历经了一次生死,很多事情她早已不在乎了。

    抬脚走进了小茅屋,洛芸蕊发现小茅屋里简陋得简直可怕。小小的一间茅屋,除了一门一窗没有任何家具,地面上是非常粗糙的泥地,好在地面还算干燥,倒不曾觉得肮脏。茅屋里靠墙处,放着一锄一铲,另一边的靠墙处随意地在地上铺了一些干稻草,看上去像是一个简陋的床铺。

    不忍地皱了皱眉,洛芸蕊实在是想象不出这世上还有那么简陋的地方。

    低头琢磨了一会儿,她是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不过这并不是关键。关键在于,她现在要怎么样才能回到洛府去。突然之间的失踪,可别让母亲急出病来。

    “喂!你怎么在这里?”

    正当洛芸蕊愁眉不展的时候,一个稚嫩的声音在她的身后响起。诧异地转过身子,当看到眼前的小人儿时,洛芸蕊一脸的震惊:“你、你是什么人?你怎么会在这里?”

    眼前,一个大约年纪在两岁左右的小女孩瞪着黑漆漆的眼珠子看着洛芸蕊。她身上只有一个大红色的肚兜,肚兜上面什么装饰也没有,头发松松散散地披着,落在外面的肌肤晶莹剔透,竟然如同年画里的娃娃一般。

    “嘻嘻,真是好玩,你来我家竟然问我是谁?”小女娃娃笑嘻嘻看着洛芸蕊,只是猛然间她的笑容僵住了,若有所思地歪着脑袋想了想,突然诧异地开口:“咦?你难道是……呀!还真是呀!老天,你是主人!主人你好,主人我错了!”

    看着突然间慌乱起来的小女娃娃,洛芸蕊更是诧异了:“等等,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叫我主人?还有,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小女娃娃看上去年纪极幼,顶多不过两三岁的样子,说话倒是又清晰又有条理:“主人你好,我叫娃娃。你是我的主人,这里是主人你的旎虚空间。”

    “旎虚空间?”垂着脑袋,困惑地看着小女娃娃,洛芸蕊还是不能理解眼前发生的一切。

    “嗯,就是旎虚空间!”小女娃娃狠狠地点头,突然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事,立马开心地拍着手大笑:“主人,你跟我来,我带你去看石碑,看完你就会明白了。”

    所谓的石碑,就是竖立在农田边际的一块竖条形的大石头,看上去这块石头已经至少屹立上百年的时间了。凑近了仔细一看,石碑上面居然还刻着好些字。

    很明显,小女娃娃带自己过来,主要就是为了看这块石碑上面的字。

    认真地默念着石碑上的字,洛芸蕊脸上的表情从茫然无措到不可思议,又从不可思议到极度得震惊,看到最后她的脸上只余一片喜色。

    又过了许久,洛芸蕊才堪堪回过神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双膝着地,很是虔诚地对着石碑磕了三个响头。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