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3950.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3章挑拨离间

第3章挑拨离间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旎虚空间与洛芸蕊的关系不可谓不浅,这么说吧,旎虚空间的创始者就是洛芸蕊的祖先。不过,旎虚空间的传承并不是那么容易的,哪怕是身为主人,也不可以随便将空间交给任何人。

    这是因为创始者在过世前,将旎虚空间整个封闭,开启的时间不定,开启的方法不定,总而言之,想要成为旎虚空间下任继承人,就首先要具备两个条件。

    第一,是创始者的血缘后人。

    第二,身怀无限的怨念和不甘。

    当然,这也并不是说,只要具备了这两个条件,就一定能开启旎虚空间。

    “主人,你是旎虚空间第十七位继承人。”娃娃清脆的声音让洛芸蕊猛然醒悟了过来。

    “是吗?”淡淡地开口,洛芸蕊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她这会儿的心情。激动?当然是有的。欣喜?那是肯定的。还有……

    期待。

    期待着这个旎虚空间能够帮她的大忙,也期待着前世的那一切不要再次发生,更期待着前世伤害过她和母亲的人都能得到应得的报应。当然,最重要的是,这一世,她和母亲一定要幸福安乐。

    娃娃把一些没有写在石碑上的事情简单地告诉了洛芸蕊。洛芸蕊大致地明白了旎虚空间的作用后,就要求娃娃立刻把她送出去。她已经离开了那么长的时间,不知道外面已经乱成了什么样子。

    重新回到了熟悉的房间,洛芸蕊发现自己仍然躺在床上。侧着身子看了看窗外,仿佛还是刚才那个时辰。迟疑了一会儿,洛芸蕊开口叫人。

    进来的是母亲的贴身大丫鬟菊禾,一问之下,洛芸蕊才知道母亲去了祖母那里。一开始,她还没有什么太大的想法,可是随即,她猛地跳了起来。

    是了,祖母!

    前世放佛就是在她落水后没几天,她和母亲都被带到了祖母的院子里,然后就是严厉地训斥,以及让她跪在祠堂整整三天三夜的惩罚。当然,母亲也没有好过,她因为当众顶撞祖母,被父亲禁足在自己的院子里。而当她解除禁足之后,就是薛姨娘传出有身孕的时候了。

    在往后,就是……

    狠狠地甩了甩脑袋,洛芸蕊猛地掀开被子,直接就跳下了床。

    当务之急,最重要的是不能再让母亲做出当众顶撞祖母的事情了。其实,母亲这人最是孝顺的,如果不是因为前世自己被诬陷推庶妹落水,又被罚跪祠堂。母亲肯定不会失去理智地当着父亲的面,跟祖母吵了起来。

    顾不上穿鞋子,洛芸蕊赶紧就穿着洁白的袜子站在地上。只是在落地的那一刻,她清晰地发现,自己原本应该是非常整洁的袜子边沿有着黝黑的泥土。

    略略诧异了一下,洛芸蕊这才想到,刚才那一切都不是幻觉。想起旎虚空间,洛芸蕊突然心情好了起来。

    娃娃刚才告诉她,旎虚空间里有山有水有田园有河流,还有小鱼塘。假如自己真的落到了前世那种地步,大不了就带着母亲躲进旎虚空间里,当个逍遥自在的农妇也不错。

    只是,这一切却在洛芸蕊看到薛姨娘和庶妹时,顿时烟消云散。哼,就算要避世,在避世之前,我也一定要让你们付出应有的代价!

    “祖母安好,父亲母亲安好。”洛芸蕊就这么穿着中衣进入了祖母的房内。

    洛张氏看到洛芸蕊大惊:“蕊儿你不好好在床上歇着,跑出来做什么?”

    坐在上首的祖母略略皱了皱眉,对于洛芸蕊她本来也是挺喜欢的。只是那个孩子不喜欢来她这里请安,偶尔见到了她,也只是畏畏缩缩地躲在洛张氏身后,这让她很不满。

    试想想,哪个大家的嫡出小姐会是她那副样子的?

    洛芸蕊把祖母的表情全部收入眼底,就连旁边一脸严肃地举着茶杯喝茶的父亲脸上那一闪而过诧异的表情也没有错过。

    “听说祖母这里热闹,蕊儿一个人在房里好闷,这才出来寻找祖母。”洛芸蕊当然不会说,那是因为她怕祖母找母亲算账,才不放心地跑出来的。

    祖母的眉头皱得更深了:“那你这副就出来了?外衣呢?幸好我这里没有外人,不然像什么样子?”

    洛芸蕊假装委屈地低下头,却不巧正好看到庶妹那微微翘起的嘴角。心思一动,洛芸蕊直视庶妹:“妹妹在祖母这里好开心,怎么不叫上我?弄得我起来晚了,生怕赶不上请安,这才慌了手脚。”

    庶妹没想到洛芸蕊会这么说,还在嘴边的笑容来不及收回去,让众人都瞧了个真切。虽说前世的庶妹是个极度工于心计的人,可是这会儿她毕竟只有6岁。6岁的小人儿,哪怕有她亲生母亲不断地教导,也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到。

    “姐姐,我和娘每天都要来给祖母请安,你以前不是也不来吗?”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洛芸蕊的话,又看到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她的身上,庶妹不由得很是焦急。情急之下,有些不该说的话,就这样冲口而出。

    “娘?”洛芸蕊奇怪地看了看庶妹,又抬头看了看洛张氏:“娘,为什么您每天带着妹妹来给祖母请安,却不带蕊儿呢?是不是蕊儿不乖惹您生气了?”

    一边说着,一边用手背抹了抹眼睛,洛芸蕊的语气里不由地带上了哭腔:“娘,蕊儿会乖,蕊儿已经再也不去荷塘那边玩了。呜呜呜,娘。”

    洛张氏是何等宝贝这个女儿,听到洛芸蕊的哭声,哪里还忍得住,赶紧一把把女儿搂在了怀里:“蕊儿不哭,娘最疼爱蕊儿了,乖。”

    洛芸蕊把头埋在母亲的怀里,嘴角却露出一丝冷笑,这一次可是你主动露出马脚来的,那就怪不得她了。抬起头不甘心地看了一眼庶妹:“娘骗人,妹妹说了,您每天带她来找祖母,就是不带我!娘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洛张氏微微一愣,她出生于大户张家,跟洛家的老太太是同族同宗的。只是老太太是长房,而她家是二房。她因为从小父母双亡,一直是寄养在她的亲祖母,也就是老太太母亲膝下。也就说,老太太其实就是她的亲姑母。

    按理说,老太太也是很疼洛张氏的,只是洛张氏这人从小的胆怯害羞,说句难听的,那就是上不得台面。她扶持了好几次,却始终没有办法,最后也不得不放弃了。而最让她感到无奈的是,这个儿媳兼侄女遇事根本就不会动脑子。

    比如,这一次。

    在洛芸蕊开始哭闹的时候,除了洛张氏以外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来。原因很简单,任谁都听得明白,庶出三小姐洛芸芳嘴里说的娘并不是洛张氏。

    如果说,洛芸蕊只是年幼听不明白的话,那么洛张氏就是蠢极了!

    抬眼看了看坐在自己右手边的儿子,老太太叹了一口气。自己这辈子统共就生了一儿一女,这个儿子等于就是她下半辈子唯一的指望了。可是,偏偏他却习惯性地宠妾灭妻。

    虽说作为妻子的洛张氏也有错,但是宠妾灭妻仍然是会遭人垢弊的。好在洛张氏的娘家也就是她的娘家,在她母亲过世之后,娘家那些人根本不可能为她出头。要不然,单单一个宠妾灭妻的风评,就可以让洛家万劫不复了。

    叹了一口气,老太太开口了:“蕊儿,你过来。”

    洛芸蕊瘪着嘴,伸手抹了抹眼泪,却还是乖巧地走到了老太太身边:“祖母。”

    看着脸上还有泪痕的孙女,老太太不由地心软了一下:“蕊儿,你来告诉祖母,前几天落水的事情是怎么回事?”

    这是打算把刚才庶妹那句脱口而出的“娘”给揭过不提了?洛芸蕊心底一沉,看来薛姨娘和庶妹哪怕是这个时候,也已经在洛家有了一定的地位。

    面色不变地凑到了老太太面前,洛芸蕊含着眼泪开口叙述:“前几天,落水……落水是因为我去荷塘玩儿。”

    “还有呢?是谁提议要去荷塘边玩儿的?”

    当然是庶妹!“是、是我。”

    “哦?是你提议的?那又是谁给你准备了小船?”

    这些事情当然都是薛姨娘那边的人准备的,只是洛芸蕊也知道,光凭她的说辞是没有办法扳倒薛姨娘的。于是,她果断地改口:“是奶娘。”

    其实,谁准备的并不重要,反正自己一口咬死了奶娘,也省得再让她出现在自己面前碍眼!

    站在下面的薛姨娘脸上露出了一闪而过的诧异,不过随即她就恢复了正常。也是,在她看来洛芸蕊只是一个7岁的孩子,能懂什么?再说了,当时做事的人是她的人,可是出面的确实是洛芸蕊的奶娘。

    虽然,那位也是她的人……

    老太太没想到洛芸蕊答得那般得干脆,更没想到,从头到尾她都把事情揽到了自己的身上。看着站在一旁暗自着急的洛张氏,她心里默默地叹了一口气。

    洛张氏为人老实忠厚,最是不会这般弯弯绕绕的事情了。她从来也没有怀疑过,这次的落水事件会是洛张氏在背后捣鬼。不是相信她的人品,而是很清楚,这人没有那个脑子!

    至于洛芸蕊,老太太更加不会怀疑她了,才是7岁的孩子,如果没有人背后主使,是肯定不会说谎的。想了想,她问出了事情的关键:“蕊儿,你说当时你是怎么落水的?”

    洛芸蕊眨吧眨眼睛,脸上突然露出了惊恐的表情:“祖母,那里的水好深好冷,蕊儿一直喊救命,就是没人来救我!”

    老太太脸色沉了沉,她倒不是责怪洛芸蕊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而是不满于跟着洛芸蕊姐妹俩的仆妇:“那个仆妇都是死人吗?看到小姐们落水,竟然没有人上前救?”

    屋子一片寂静,洛芸蕊看到薛姨娘仿佛有话要说,可是她也知道经过了刚才的事情,她要是再出头的话,怕是连老爷都不会为她说话了。

    妾就是妾,这是她今生今世也逃不开的命运。

    伸手推了推了身旁的女儿,她身份低贱不能开口,可是她的女儿却是洛家堂堂正正的小姐。

    洛芸蕊看着薛姨娘跟庶妹一阵眼神交流之后,就要开口,她忙抢先开口道:“祖母,那些人可坏了,看着我和妹妹在水里翻腾,就是不下来救人!还有我的奶娘,我听到她偷偷地跟一个大姐姐说,要是妹妹死掉了,她就让那个大姐姐进府来伺候父亲。”

    顿了顿,洛芸蕊露出了茫然的表情:“可是,伺候父亲的人不是有很多吗?”

    老太太的脸色大变,就连之前一直很镇定的薛姨娘也变了脸色。

    伺候?这个词可是有好几种意思的。

    “蕊儿,你告诉我,你看到的那个大姐姐是谁?”强忍着心头的愤怒,老太太尽量让语气保持平静。

    洛芸蕊歪着脑袋,一脸思索的表情:“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呀!”

    “那你说说,你以前在府里看到过她吗?”老太太脸上的恼怒愈发明显了,只是洛芸蕊完全当做没看到。

    “见过的,就在妹妹的房里。”

    这话一出,众人都惊诧了。其实,如果只是一个丫鬟,哪怕最后爬上了男主人的床,也是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如果那个丫鬟是庶妹房里的丫鬟,那可真是丢人丢大发了。

    沉着脸,老太太没有继续追问,这事已经够了!况且,一个庶女房里能有多少丫鬟?未婚的,年纪在十几岁的,统共就只有两个!

    按耐着发火的冲动,老太太开口让洛芸蕊母女俩先回去,还低声嘱咐洛张氏要好好照顾女儿。

    洛芸蕊眉眼弯弯地跟老太太道了声好,才跟自己的母亲回房。这几天她一直是住在母亲的房里了,事实上,为了好好照顾她,母亲和父亲已经许久没有在一起了。

    当然,这肯定是不行的。洛芸蕊心里想着,若不是因为前世她没有一个兄弟照应着,也不可能落到那个地步。

    这边,洛芸蕊在思量着怎样才能说服母亲让自己搬回自己的小院里。而那边,老太太却当众摔了茶盏,狠狠地给薛姨娘一个没脸!

    是了,就算老太太顾忌着自己的面子,也不可能真的容忍一个姨娘蹬鼻子上脸。况且,还有小孙女洛芸芳房里的丫鬟,要知道当初正是因为薛姨娘的枕头风,洛芸芳房里的丫鬟可都是薛姨娘亲手挑选的!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