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3952.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4章为奴为仆

第4章为奴为仆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没过两天,洛芸蕊就得知了庶妹房里的仆妇丫鬟都被狠狠地清洗了一遍,打的打卖的卖,而薛姨娘愣是一句话也不敢说。

    其实,对于往庶妹房里安插人这种事情,洛张氏是绝对做不出来的。事实上,庶妹的房里顶多就是薛姨娘自己的人,而这一次大清洗,则让老太太有机会把她的人安插进去了。

    这也不是说老太太对庶妹有了戒心,而是不希望薛姨娘再出么蛾子。再者,作为洛府的老太太,她更希望把后院牢牢地握在手里。

    洛芸蕊在得知了这个消息以后,也没有任何反应,仅仅是委婉地告诉洛张氏,自己想要搬回自己院子的事情。

    洛张氏最初当然是反对的,事实上,洛家的规矩是,孩子满三周岁以后,就要单独居住一个院子了。洛芸蕊当然也不例外,只是她一贯身体不好,三天两头的头疼脑热,洛张氏心疼她,隔几天就把她叫到自己的住处。虽然这于规矩不合,但老太太却没有阻止。

    前世,洛芸蕊当然没想过那么多,可是现在想想,那个时候老太太没有阻止,与其说是纵容,不如说是失望了。

    是啊,当年洛张氏之所以能够嫁进洛府,还不是因为老太太希望儿媳妇跟自己一条心。可事实上呢?一条心倒真是一条心,可惜洛张氏是个憨人,帮不上忙不说,还经常帮倒忙。久而久之,老太太也就对她淡了,连带着对她所出的洛芸蕊也开始逐渐地远离了。

    这一世,洛芸蕊当然不可能让事情照原本的轨道去走。在洛府,地位最高的当然是老爷子,可是老爷子公务繁忙,平日里根本就不怎么在后院走动。如果不是逢年过节的大聚餐,洛芸蕊想要见到他根本是不可能的。

    这么一来,老太太在后院的地位就极高了。洛芸蕊很清楚,讨好老太太比什么都重要。

    当然,老太太精明过人,如果只知道一味地谄媚讨好,那肯定是没有任何作用的。与其这样,洛芸蕊觉得,不如先照她的喜好去做。

    首先,就是搬出母亲的院子。

    洛芸蕊很清楚,老太太喜欢看到小辈儿们的独立,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能够独当一面的人,她是最为欣赏的。洛芸蕊今年已经7岁了,也许听起来不算大,可是却也不算小了。

    主意已定,洛芸蕊坚持要搬出去。洛张氏虽然很心疼,却也拿洛芸蕊没办法。事实上,她的性子就是如此,只要对方一直坚持己见,用不了多久,她就会主动妥协的。

    洛芸蕊的院子离洛张氏是有段距离的,不过离庶妹的院子倒是近,几乎是紧挨着的。走到院子门口,洛芸蕊微微抬起头来,看向门扉处。那儿有两个大大的字:蕊苑。

    据说,这两个字是在她出生之时,由父亲亲笔写的。

    低头嘴角微微翘起,这么说来,其实父亲曾经也很疼爱她的。只是……

    眼底里滑过一丝冷意,这块牌匾后来是个什么下场,她当然很清楚。不止这些,包括这个院子,再过两年也不再是她的了。

    当然,这一世,她绝对不会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吩咐丫鬟下去整理房间,其实虽然她很少住在蕊苑里,可蕊苑还是有专人打扫的。只是,前段时间她落水的事情,真真地把洛张氏吓到了,又因为奶娘的缘故,她很是迁怒于其他的仆妇丫鬟。

    这如果仅仅是洛张氏生气的话,说不定被旁人几句话一劝,事情就又有了转寰的余地。可惜洛芸蕊早早看透了洛张氏的个性,故意在父亲面前暴露出了奶娘的本性。

    呵呵,父亲从来不是什么好性,听说奶娘是被活活打死的,最后也不过是一张草席裹着扔到了乱葬岗。其他人虽然没有奶娘那么惨,但都被发卖了出去。这也导致了,她现在身边连个贴身大丫鬟都没有,有的只是……

    “二小姐,屋子收拾好了,您要不要歇一会儿?”菊禾走到洛芸蕊身边,低下头一副温婉的模样。

    洛芸蕊轻轻地点头,任由菊禾带她去房里休息。

    菊禾原本是洛张氏的贴身大丫鬟,非常得得力。而且,如果她记得没错的,用不了三年,她就会爬上父亲的床!

    侧躺在睡榻上,洛芸蕊已经决定了下一步要做什么。

    “蕊儿来,今天人牙子进门了,老太太说,让你亲自去挑人。”洛张氏一脸的喜色,仿佛自从蕊儿落水后,老太太对她们母女俩的态度就变了。原本她还担心着,老太太会不会怪罪她,却没想到一切却是朝着好的方向发展的。

    能不好吗?

    洛芸蕊看到洛张氏嘴角边的笑容,心情也不由地开朗了。上次的落水事件,怕是已经被调查清楚了吧?其实整件事情并不难调查,前世是因为奶娘的缘故,导致洛芸蕊被怀疑是她淘气使坏伤人。

    可是,今世呢?

    奶娘被指证是罪魁祸首,然后再一步步查下去。比如,庶妹房里的那个丫鬟,就是奶娘的幼妹。再下去嘛,事情就更简单了。老太太一定是查明了整件事情,这才对自己有了愧疚。至于薛姨娘和庶妹……

    呵呵,她可是听说了,薛姨娘被罚禁足一个月。

    “祖母!”跟着洛张氏进了老太太的房内,洛芸蕊开心地扑到了老太太的怀里,扭着身子撒娇道:“祖母,蕊儿的病已经好了,您让蕊儿每天都来请安好不好?”

    给长辈请安本就是晚辈的职责,只是洛芸蕊因为身子弱,早起比较吃力,这才特地免了她的请安。可是,这种殊荣却并不值得高兴,至少在下人们眼中,二小姐洛芸蕊是个眼高于顶的人,连长辈都懒得应付。

    偏偏三小姐洛芸芳却是个至孝之人,天天早起给老太太请安,薛姨娘也是,每天都陪着她一起来,却不进门,而是站在檐下等候。

    这时间一长,别说是下人了,就算是亲口免了洛芸蕊请安的老太太,心里头都会有些许的不舒服。

    听到洛芸蕊这么说,老太太倒是心里一喜,一脸和蔼地看着她:“蕊儿身子不好,还是多歇歇吧,祖母知道你的孝心。”

    “不要嘛,蕊儿要给祖母请安,就是要!”孝心这种事,不是心里知道就可以的,而是要无时无刻地表现出来。

    最终,祖母还是同意了,不但同意了,还面带笑容地把洛芸蕊好好地夸赞了一番。可把站在一旁的庶妹气得红了眼,也是,洛芸蕊不过是今天才开口提起这件事,她却是已经连续好几年,无论寒暑天天早起来请安的,却从来也没有得到过这样的夸赞。

    庶妹脸上的表情,洛芸蕊当然看到了。只是,看到了她也装作没看到,反正庶妹也不敢在老太太的房里造次。

    祖孙两人又说了几句话,老太太跟前的琉璃就上前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说完以后,就立刻退到了一边,洛芸蕊看着,这才是真正的一等大丫鬟的样儿。

    “蕊儿,人牙子来了,祖母带你先去看看?”

    “嗯,蕊儿还等着祖母赏人呢!”洛芸蕊一脸欣喜的表情,当她看到庶妹气得直掐自己的手帕时,心情更好了。前世的她,身边所有的人都是由薛姨娘转手送进来的,弄到最后,她身边的人全部背叛了她,而她也没有任何办法。

    任由祖母领到院子里,院子里这会儿已经站了不少人了。祖母坐在丫鬟们搬来的椅子上,冲着洛芸蕊和蔼地笑着:“蕊儿自己挑挑?”

    “祖母帮蕊儿挑吧!”其实,洛芸蕊很清楚,这人牙子带来的人,肯定已经经过筛选了,说不定这些都是早就被老太太挑过的。反正左右都是这样,不如干脆让老太太帮着指人,也更显得孝顺一些。

    “你这孩子呀!”老太太嗔怪地看了一眼洛芸蕊,到底是伸手给她指了几个丫鬟。不过人牙子带来的那批丫鬟里,年纪都不是很大,老太太挑选的人里面,最大的也不过是十二岁,最小的才八岁。

    “就这些吧,蕊儿你觉得呢?”

    洛芸蕊点点头,突然间好像想起什么似的,开口说道:“祖母,她们都好小,奶娘被父亲赶走了,我屋子没有管事的人。”

    祖母皱了皱眉头,这确实是她的疏忽了。原本在正常情况下,大家小姐的奶娘会一直跟在小姐身边,哪怕出嫁也是会跟着去的。洛芸蕊的情况特殊,奶娘走了,这些丫鬟虽然看上去稳妥,但是却未必能担事。

    “对了,祖母,我可不可以……”欲言又止地看着老太太,洛芸蕊支支吾吾地说着:“其实,我挺喜欢菊禾姐姐的。”

    看都不用看,洛芸蕊也知道菊禾现在肯定惨白了脸。要知道,当小姐的贴身大丫鬟本是一件好事,基本上贴身丫鬟等同于姨娘的候选。可是,那也得看小姐的年龄不是?

    洛芸蕊今年不过才七岁,而菊禾已经十五岁了,想等洛芸蕊出嫁以后当她丈夫的姨娘,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实上,洛府的规矩是,丫鬟到了十八岁,就应该配人了,最迟也不可以超过二十岁。

    原本,菊禾的目标是放在老爷身上的,可是没有哪家的老爷会在自己女儿的房内挑选姨娘。洛府的规矩严苛,老爷又不是那种急色鬼,她菊禾的容貌虽然不错,可也没到可以把老爷迷得神魂颠倒。

    倘若她真的有这个本事,也不可能到现在也还是丫鬟了。先前想着,挑个机会悄悄地爬上老爷的床,反正洛张氏是个软性子,必然不会说什么。加上老爷到现在还没有一个男丁,只要她怀孕了,又生了男丁,必然能够在洛府占一席之地的。

    可问题是,这些的前提都是她必须是洛张氏的大丫鬟。如果变成了小姐的丫鬟,又爬了老爷的床,以老太太的脾气,怕是会为了小姐的名誉,把她活生生地打死!

    倒抽了一口凉气,菊禾“噗通”一下就跪下了。

    那边,老太太正要开口答应呢,她想着反正菊禾是洛张氏的人,这些年来也很稳重,算算年纪,再过那么三五年也该出门子了。到时候孙女也已经长大了,可以学着自己管自己的事情了。

    最重要的是,老太太很清楚洛张氏的脾气,洛张氏极为疼爱洛芸蕊,对于这种小要求,必然是一口答应的,而且以她的性子,也不会觉得这是老太太在拿捏她:“好……”

    话音刚落,菊禾就跪下了,老太太顿时脸色大变,她自然是一眼就看懂了那个丫鬟的抗拒。可是,她是洛府堂堂的老太太,居然连一个丫鬟都拿捏不住了?

    洛芸蕊自然也看到了这一幕,只是她愈发肯定了自己心里的想法。这个菊禾真的留不了,不过与其让她留在母亲身边祸害母亲,还不如放在自己身边,反正自己早就有了戒心,还怕她一个小小的丫鬟?

    倒是洛张氏仍然是一副不解的样子,看看还在跟老太太撒娇的女儿,又看看跪在自己面前的菊禾,很是茫然地问道:“菊禾,你怎么了?”

    洛芸蕊差点儿没笑喷出来,母亲真是一个妙人,在场的众人怕是都看出菊禾不合意跟自己,偏偏她这个正主儿还懵懂不知。强忍住笑意,洛芸蕊转过了身子,看向自己的母亲:“娘!”

    “蕊儿怎么了?刚才不是好好的吗?”对于洛张氏来说,女儿就是她的一切,连自己的丈夫都比不上,更不用说菊禾这个丫鬟了。她是性子软,又不会圣母心。

    “娘,蕊儿要菊禾!”大声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洛芸蕊非常笃定母亲不会不答应。加上刚才老太太脱口而出的那句“好”,菊禾成为她的大丫鬟,那是铁板钉钉的事。

    菊禾急得一脑门子的汗,洛芸蕊在洛府并不受宠,就算她过去是当管事大丫鬟,那也比不上在洛张氏面前体面。况且,要是真的让她去了小姐房里,那等待她的下场最好也就只能是配给府里的管事了。

    她不甘,她才不要她的孩子以后跟她一样为奴为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