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3954.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006 陷害

006 陷害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洛芸蕊记得很清楚,前世薛姨娘明明是在老太太的寿宴突然晕倒,然后才查出有了身孕。可是现在离老太太的寿辰还有一个月……

    是了,她怎么忘了呢?若真的怀孕才一个月根本就查不出来,显然前世薛姨娘早就知道了自己有孕的事实,只是她一直都没有说,直到老太太寿辰那一天。

    而现在,她这是忍不住了?被禁足一个月,而且还有丫鬟趁着这个时候爬上了老爷的床,终于让她忍不住了。

    果然,传出了薛姨娘怀孕的消息以后,她的禁足令立刻被撤销了。只是,这个效果怕是不如前世吧?

    洛芸蕊边想着心事,边走去了洛张氏的院子里,不出意料,洛张氏果然急得在屋子里团团转,但也仅仅是这样而已。

    叹了一口气,洛张氏这人到底是太软弱了一点儿。这事如果搁在其他人身上,解决的办法又何止一个呢?孩子还未出生,天知道能不能平安生出来。哪怕是真的生了出来,作为嫡母的洛张氏完全可以将孩子放在自己的名下。

    孩子就如同一张白纸,怎么调教还不是母亲的事儿?

    耐着性子安抚着洛张氏,洛芸蕊觉得若是让洛张氏想法子除掉薛姨娘肚子里的孩子,实在是太为难她了。这事,终究还是得她来处理。

    只是,洛芸蕊万万没想到,还不等她去找薛姨娘的麻烦,竟然有麻烦主动找上了门。

    这天早上,洛芸蕊起床先去了洛张氏的院子里,怎样洛张氏头天没睡好,有些头晕脑胀的,她便带着洛张氏的大丫鬟去了老太太院子里。

    没曾想,还不等她走进院子,一个人影狠狠地撞了她。

    “天啊!娘,你没事吧?洛芸蕊!你居然敢装我娘?”是庶妹的声音,还是周围丫鬟仆妇的尖叫声。

    洛芸蕊被那股大力直接撞到了地上,原本她的体质就不好,之前落水后虽然有好好地调理,可这种事情是要慢慢调理的,一时半会儿的,哪儿能全好?

    倒抽了几口气,洛芸蕊只感觉浑身的骨头都要散架了。她的身子还是太弱了。只是,虽然刚才没看清楚撞她的人是谁,不过从那股力道来看,显然那人分明就是算计着来撞她的。

    出事的是洛府的嫡出小姐和老爷的爱妾,如果仅仅是爱妾倒是无碍,可偏偏这个爱妾如今有了身子。

    洛芸蕊看到薛姨娘捂着肚子不停地叫着不舒服,哪里还不明白是被人算计了?只是这会儿,她却不能辩白,非但她自己没有开口,还阻止了身后的丫鬟开口。

    呵,她要是辩解是薛姨娘撞她的,还不正好落进了她的圈套里?

    嘴角噙着一丝冷笑,洛芸蕊确定身后的丫鬟不会乱说以后,整个人就仰面晕倒过去。装,很好,我就陪你装!

    洛芸蕊是真的体弱,刚才那猛烈的一撞已经让她差点儿闭过气去,加上这会儿地上还凉,没多久她就真的晕了过去。

    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洛张氏的房间里了。洛张氏坐在她的床头,满脸都是泪痕。看到她醒来,又是不停地责怪自己没有好好照顾好她。

    洛芸蕊没有开口,一来是不知道这会儿自己该说什么来安慰洛张氏。二来却是因为她的身上真的很痛。

    洛张氏哭泣了一会儿,让洛芸蕊吃了药又喝了点儿粥,这才很不放心地被劝下去休息了。如果不是因为洛芸蕊坚持,恐怕她还会一直留在一边痛哭。

    看着洛张氏离开,洛芸蕊把小绿叫到了身边。今天早上去老太太院子里请安的时候,小绿是跟在洛芸蕊身后的,对之后发生的事情,她应该是很清楚的。

    小绿虽然称不上有多伶俐,但是至少很有眼色。不等洛芸蕊发问,她就直接把早上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

    洛芸蕊耐着性子听完了小绿的话,脸色却不由地沉了下去。示意自己倦了想要歇着,小绿忙放下帘子,让洛芸蕊躺了下来。

    早上的事情分明就是薛姨娘的陷害,这一点儿肯定不会错。只是,按照小绿的说法,当时撞向自己的人并不是薛姨娘,而是她身边一个身量高大的仆妇。

    是了,薛姨娘在生了庶妹之后,就再也没有过身孕,这回好不容易有了这个来之不易的孩子,怎么可能会为了陷害洛芸蕊而冒险呢?只是,薛姨娘千算万算却忘了一件事,洛芸蕊的身子太差了,被那仆妇狠狠地一撞,直接就晕过去了。

    这可不是假装的,尤其是等老太太专用的李大夫来了之后,直接就说,薛姨娘的孩子无事,而洛芸蕊却要好好地调养了。

    老太太虽然不知道事情经过,不过想来也不觉得洛芸蕊会有这个心计去害人。而且就算是不小心撞上的,为什么受重伤的是洛芸蕊呢?

    心里有了计较,老太太并没有处罚洛芸蕊,而是让薛姨娘好好地呆在房间里,没事就不用出来了,就连请安也免了。

    好笑的是,那薛姨娘机关算尽,却始终妄作聪明,非但没让洛芸蕊受罚,却把自己折腾进去了。而她之前想的,污蔑洛芸蕊是被洛张氏教唆的也没有成功。

    老太太分明就不会认为洛张氏能够耍阴谋。况且,即便是要耍阴谋,以洛张氏的性格来说,宁愿委屈自己也不可能委屈了洛芸蕊。

    真不知道,薛姨娘这会儿是不是在她的院子里发火,尤其是那位狠狠冲撞了洛芸蕊的仆妇。

    洛芸蕊瞪圆了眼睛看着床檐,今天能够躲过这次陷害,好运占了很大一部分。可是,洛芸蕊却知道,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若是这样的事情多来几次,就算老太太依然愿意相信自己,父亲那边怕是也要记恨上了。

    耳边传来轻轻的脚步声,洛芸蕊赶紧闭上眼睛,帘子仿佛被人掀开了一个角,洛张氏幽幽地叹了一口气,还是把帘子放下了。轻声叮嘱着丫鬟们好好照顾洛芸蕊,她悄声离开了房间。

    确定外面没有动静了,洛芸蕊还是有点儿不放心,耐心地等了一会儿,这才慢慢地起身,把自己脚上的白袜子脱了下来。然后心念一动,闪身进了旎虚空间。

    说起来,这还是她第二次进入旎虚空间,上回来得急匆匆的,她都没有好好看过这个空间。这一回,她倒显得从容了许多,只是苦恼地笑了笑,一直躺在床上,她根本就没有自己的身上酸疼得要命。

    环顾了四周,周围没有哪个地方可以让她歇歇脚的,她又不能直接坐在地上。之所以在进空间前把袜子脱掉,也是因为不想沾染了泥土带回房里。

    “主人!”也不知道娃娃是从哪个角落里钻出来了,一看到洛芸蕊就整个人扑了上去。

    洛芸蕊身子还很虚弱,连忙后退了一步摆手说道:“别别,我受伤了,娃娃你可别扑过来。”虽然娃娃的年纪看上去只有两三岁大小,不过洛芸蕊可不敢挑战自己的身体承受能里了,如果她在这里晕倒,那真不知道外面会乱成怎样了。

    “受伤?”听了洛芸蕊的话,娃娃立马停住了脚步,只是一双大大的眼睛不停地打量着洛芸蕊:“主人,你为什么会受伤?”

    这受伤的原因,洛芸蕊还真是不想说。想了想,她敷衍着说道:“是我不小心摔倒了。”

    作为旎虚空间之灵,娃娃能够很轻易地感应到洛芸蕊的情绪。当然也知道洛芸蕊说的并不是实话,不过娃娃没有在洛芸蕊身上感应到恶意,有的只有叹息和无奈。

    想想上一任主人说的话,娃娃抿着小嘴很严肃地问道:“主人这是受委屈了,又不想告诉娃娃让娃娃担心?”应该是这样吧?

    洛芸蕊一愣,虽然娃娃说的话未必全对,但也**不离十了。也不辩解,洛芸蕊干脆点了点头,看了看旁边:“娃娃,我是进来透口气的,这里有什么地方可以让我坐一下吗?”

    娃娃眨吧眨眼睛,转过身子快速地跑进了屋子里,等她出来的时候,手里居然拿着一个巨大的……南瓜?

    不敢置信地看着娃娃,洛芸蕊有点儿结巴了:“娃娃,这是南瓜吗?”

    “是的!”娃娃把手里这个比她整个身子还要大上两倍的南瓜放在了洛芸蕊的面前:“主人你坐吧,南瓜都被娃娃洗干净了。”

    迟疑了一刹那,洛芸蕊终是坐了下来,一坐下来她反而觉得更累了,而且身子里还有着难以忍受的酸痛。

    苦涩地扯了扯嘴角,洛芸蕊觉得,重生回来,她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好好调养一下自己的身子。如果她的身子再不好起来,纵使她有万般的心计,又能奈何?

    “主人,给你!”

    抬起头,洛芸蕊看着娃娃的怀里,就这么低头叹气的一会儿时间,娃娃居然弄来了好些水果,除了红彤彤的苹果以外,她愣是不认识其他的水果:“娃娃,这是什么?”

    “红果和橙果。”挑了一个最大个的红果塞给了洛芸蕊,娃娃解释道:“主人还是吃红果吧,橙果会喷出汁水来。”

    诧异地接过了所谓的红果,看外表仿佛跟苹果差不多,但是当洛芸蕊鼓足勇气咬了一口时,真的诧异极了。这红果竟然比她吃过的任何一个苹果更加的香甜、滑嫩,方才她并没有吃饱,这会儿竟一口气将整个红果吃下了肚子。

    意犹未尽地看着娃娃怀里那三四个红果,她觉得她还想吃。

    娃娃看明白了她的意思,脸上却露出了迟疑的表情:“主人你身体不好,要不等会儿再吃?”

    洛芸蕊到底是重生的人,并不是真正的7岁孩子,这点儿自制力还是有的。跟娃娃又说了会儿话,其实主要是娃娃在说,洛芸蕊只负责听而已。

    从娃娃处得知,这个旎虚空间最大的作用也就是种植瓜果蔬菜了。无论是哪种植物只要是种在旎虚空间里,不但成熟的时间会变得很短,而且还会增加莫名的功效。

    又向娃娃要了一个红果,洛芸蕊觉得心情开朗多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她竟然觉得身子也舒服多了。却不知道旎虚空间里所出产的红果有着补气血的功效。

    “我要回去了,娃娃,下次有空我再来看你。”旎虚空间里让洛芸蕊感到从未有过的惬意,但是她却不能当成缩头乌龟,外面的世界还有人需要她去守护。

    “额。”娃娃歪着脑袋,很是不舍地看着洛芸蕊:“主人,再陪娃娃一会儿嘛!”

    洛芸蕊很抱歉地跟她解释了一下她在外面的处境,可是娃娃却是一脸的懊悔:“呀!早知道这样子的话,娃娃就该在主人进来的时候把时间定住的!太可惜了。”

    惊诧地看向娃娃,洛芸蕊急忙向她询问这话的意思,娃娃则满是懊悔地解释了一番。原来,作为旎虚空间之灵,娃娃可以在洛芸蕊进来的那一刻将空间内的时间静止,这样无论她在空间里面呆了多久,出去的时候仍然会是进来的这个时间。

    只是,这必须是在进来的那一刹那,现在却已经来不及了。

    抿了抿嘴,洛芸蕊眼波流转,心下当即转过了无数个念头,不过她到底是什么也没说,只是吩咐娃娃弄了点儿水,把她的双足稍稍清理了一下,然后就准备离开了。

    在离开之际,娃娃在她的手里塞了一个纸包,说是她平日里晒的干花,有活血化瘀的功效,无论是泡茶还是泡澡都很管用。

    洛芸蕊笑着接受了,只是等她真的用这些干花泡澡,并且证实了活血化瘀的功效后,心思却再也静不下来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