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3959.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009 老太太

009 老太太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薛姨娘气得不得了,口口声声地叫着不可能。李大夫看起来很想反驳,却也始终牢记自己的身份,终究没有再开口。只是,李大夫不愿意开口,却并不代表薛姨娘愿意息事宁人了,她一心认为她的孩子之所以会流掉,正是这个香囊害的!

    事实上,她的猜测并没有错,只是错在没有及时抓住证据。

    没错,就是及时。

    在洛芸蕊打定主意要用娃娃给的干花设计害薛姨娘的时候,她就问过了娃娃关于这些干花的具体作用。

    这些干花除了香气宜人之外,最大的作用只有活血化瘀的功效。只是,娃娃也告诉了洛芸蕊,这些干花都是由旎虚空间出产的,虽然效果都极为不错,不过如果离开空间太久就会失去效用。

    简单地说,旎虚空间出产的物品跟现实到底是有很多的差距的,空间的创始人为了不破坏现实的平衡,在建立空间的时候就对里面的出产有了一定束缚。

    十五天,无论是粮食还是瓜果,亦或是鲜花药材之类的,只要离开旎虚空间超过十五天时间,就会失去一切效用。

    三个香囊是在凝纱楼订做的,干花自然是当时就送过去的。凝纱楼赶制的时间算是快的了,不到十天就送过来了。送来的那一天,就被庶妹要了回去。事实上,那个时候离干花失效已经不远了。

    没过几天,薛姨娘的孩子就没了,可是她并没有第一时间察觉到是庶妹身上的香囊有了问题,而是又隔了好几天才追查到。这个时候,香囊里的干花,早已经失去了效用。

    虽然李大夫信誓旦旦地说着干花没有问题,可是薛姨娘说什么都不愿意相信,而且她还坚持要去老太太那里讨个说法。

    洛芸蕊倒是不在乎,反正这会儿就算是神医来了,也查不出干花的问题,她怕什么?

    在薛姨娘的坚持下,几人一起来到了老太太的院子,让洛芸蕊尤为惊讶的是,才刚流产没几天的薛姨娘竟然也坚持地下了床,裹了头竟亲自来了。

    心下一乐,不知道这小产之后再吹风,会不会得产后风呢?

    淡然地看着老太太,洛芸蕊一点儿也不着急,倒是她身旁被奶娘抱着的庶妹一直啼哭不止。想了想,洛芸蕊拿着帕子踮起脚尖给庶妹擦了擦眼泪。正好,这一幕落在了老太太眼里,当下事情还未分说,她便偏了洛芸蕊几分。

    庶妹虽然对洛芸蕊很是嫉妒,但不得不说,洛芸蕊从未针对过她。况且,她突然想起,当日洛芸蕊手上可是有三个香囊的,她拿了一个,那就是还剩下两个?

    挣扎着想要从奶娘的怀里下来,这回因为是在老太太的房里,奶娘哪里还敢拦着她,赶紧把她放了下来。庶妹双脚一落地,就向洛芸蕊扑了过去,竟然抹着泪花跟洛芸蕊诉苦。

    强忍着笑意,洛芸蕊一脸心疼地为庶妹擦拭着眼泪,还不停地安慰着庶妹,话里话外都是以后不要再顶撞姨娘了,不然还有的苦头吃。

    听到洛芸蕊这么编排自己,可自己的亲生女儿竟然还一副听得很认真的样子,薛姨娘几乎气得吐了血。

    老太太默然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她之前还以为是洛芸蕊两姐妹又闹便扭了,不想这么看着,似乎两姐妹感情挺不错的。

    “蕊儿,你先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看到薛姨娘想要开口,老太太直接就打断了她。虽然薛姨娘确实很受宠,但在老太太的心目中,毕竟只是一个小妾罢了!

    洛芸蕊诧异地回头看向老太太,她没想到居然会让她先开口。这是希望她先开口占得先机?可问题是,这一回似乎不需要那么麻烦。

    想了想,洛芸蕊决定“实话实说”:“祖母,其实我也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今天,我觉得身子舒服多了,想着前些日子闷在房里时,妹妹经常来看我,我就想着身子好了要跟她一起去花园逛逛。问了丫鬟才知道她去了姨娘的房里,就过去看了看。”

    这话倒是没有问题,但之前洛芸蕊为什么又病了,老太太却是很清楚。什么故意撞人,哪有撞人的人受了重伤,被撞的却安然无恙?如果不是因为薛姨娘当时有了身孕,老太太绝对不会让这件事轻飘飘地就过去了。

    “我这才走到姨娘的院子里,就听到妹妹在房里哭。这心里一急,我就没等丫鬟通报就进了屋里。”

    这也不算什么,虽然听上去洛芸蕊是有点儿不懂礼数了,可薛姨娘只是一个妾,作为嫡出小姐,就算不通报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况且,洛芸蕊说得很清楚,她是因为担心妹妹。

    “等进了屋子,不知道为什么,我就看到妹妹一直哭一直哭,哭得格外得大声。她的奶娘不安慰她也就罢了,还一直掐着她的胳膊,我只觉得她那时好像很难受。”

    洛芸蕊抬头看着老太太,眼角却瞄着庶妹。果然,在听到自己这么说的时候,庶妹是一脸的赞同,完了还狠狠地瞪了一旁的奶娘。

    “后来呢?怎么就闹到这里来了?”老太太很是不悦地开口。

    洛芸蕊知道老太太这不是针对她的,所以她一点儿都不担心。不过装装样子却是要的:“这我就不知道了,祖母,如果妹妹真的做了什么让姨娘不高兴的事情,请您不要惩罚她好吗?妹妹还小,她不懂事。”

    薛姨娘简直被洛芸蕊这些话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偏偏这些话听起来又特别得真实,她就是想要反驳也无从说起。

    老太太看着脸上露出一丝惧意,却仍然坚持要为妹妹求情的洛芸蕊,当即心里就笃定刚才那些话应该是真实。再看看仍然满脸泪痕,却下意识地靠近姐姐远离奶娘的庶女洛芸芳,心下就更信了一分。

    “老太太,不是这样的,是……”看到老太太这副表情,薛姨娘心里不禁警铃大作,终于忍不住开了口。

    “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个妾室说话了?”老太太漠然地看了薛姨娘一眼,又看向洛芸蕊姐妹,最后把目光放在了庶女洛芸芳的身上:“芳儿,你来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庶妹委委屈屈地看了薛姨娘一眼,却正好看到薛姨娘身后的丫鬟手里托着着香囊和干花的残片,顿时更委屈了:“祖母,芳儿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前几天,姐姐送了我一个很漂亮的香囊,我可喜欢了,天天戴在身上。可是,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姨娘她非要绞了这香囊。我不舍得,她还发了脾气,还让奶娘死死地掐着我的胳膊,可疼可疼了。”

    庶妹身旁的奶娘一听这话,噗通就给跪下了。

    刚才洛芸蕊用了她看到的来说辞,倒是无所谓,只要庶妹改口说不是那么一回事,老太太也没有理由惩罚她。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庶妹就算只是一个庶女,那也比她这个仆妇来得高贵多了。

    洛芸蕊好笑地看着跪在地上抖成梭子状的奶娘,前世貌似这位很是衷心,估摸着没少帮庶妹干坏事。今天虽然冤枉了她,但其实说到底也不算很冤,对吧?

    老太太完全无视了跪在地上的奶娘,只是继续问着:“那后来呢?你的香囊怎么样了?”

    “被姨娘用剪子绞烂了!”庶妹很是气愤地开口告状,还用手指了指薛姨娘身后丫鬟所拿着的托盘:“那是姐姐送给我的,我我……”

    洛芸蕊看着庶妹小嘴一瘪,又要哭出来了,忙劝道:“算了算了,不就是一个香囊吗?下次姐姐再帮你找个好的。”

    庶妹抹了抹眼泪,却不停止哭泣,她更想听到的是,洛芸蕊把剩下的香囊再分给她一个,而不是这种没有兑现期限的承诺。

    “蕊儿,你的香囊是哪里来的?”老太太的目光在绞烂了的香囊碎片上看了看,这才又问道。

    洛芸蕊大大方方地开口:“过几天不是祖母寿辰了吗?蕊儿叫娘帮着在凝纱楼做了三个香囊,最好的一个自然是准备送给祖母的,剩下的两个,我跟妹妹一人一个。”

    听了这话,庶妹脸上先是有了一闪而逝的心虚。她可没忘记当时她是强抢的香囊,根本就不是洛芸蕊主动送上的。而且,她抢的应该是三个香囊中最漂亮的一个。

    而当洛芸蕊说完最后一句话时,她整个人是又气又急。一共三个香囊,她又不能跟老太太抢,洛芸蕊手上只剩下一个了,那她岂不是……

    这么想着,不由地悲从中来,哭得更加伤心了。

    老太太沉着脸看了看几人,终于开口问了薛姨娘:“薛氏,你刚才说不是还有证人吗?是谁?”

    李大夫虽然是跟她们几个一起过来的,却并没有直接走到内室来。直到听到丫鬟传话说,老太太要见他,他才匆忙地赶过来。

    “李大夫,你可以告诉我,今天薛氏找你来做什么吗?”老太太是打定主意不想听薛姨娘的狡辩了,她问了一圈人,就是不问薛姨娘发生了什么事。

    薛姨娘哪里还能不明白老太太话里意思,这分明就是不信任她,或者根本就是无视了她。

    急怒攻心之下,她只觉得眼前一阵阵地发黑,如果不是有丫鬟扶着,估计她早已站不稳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