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3999.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029 杖责

029 杖责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洛家的老太爷生了两子一女,不过长子是原配所出,只有二老爷和姑奶奶是老太太所出。二老爷自然就是洛芸蕊的父亲,姑奶奶就是洛容栀了。

    而洛家的大老爷前些年就举家搬到了外地,却不是因为跟家里不合,而是去外地做官了。对于官场上的事情,无论是前生还是今世,洛芸蕊都是不太清楚的。她知道大老爷的官做得很大,当然这还不是最重要的,关键是大老爷的外祖家才是真正的名门望族。

    因此,在洛家,大老爷的地位是极高的,哪怕是老太太或是二老爷都不会跟大老爷过不去。而且,大老爷继承了他亲生母亲的嫁妆,又得到了外祖家的提携,可谓是真正的前途无量。他的妻子大太太,也是出自于名门望族,据说是他舅舅的一个好友之女。

    总之一句话,大老爷是不会在意洛家的,不过不管他在意或是不在意,洛家的家产却是归他所有的。

    这妞儿如果以前真的是大老爷书房里伺候着的,那么洛家还真是没人敢再让她伺候了,尤其是二老爷。

    洛芸蕊很了解自己这位父亲,也许他看上去很能干很有手段,但绝对是不能跟大老爷相提并论的。况且,二老爷本也不是那种色迷心窍之人,那妞儿也没长得足以迷惑众人,因此,妞儿被耽误是很正常的。毕竟,在现在的洛家,也只有老太爷和二老爷有资格纳妾了。

    这么一想,洛芸蕊倒是笑了出来,看着小绿不解的目光,她低声解释道:“妹妹长得不如姐姐,年纪又比姐姐小,倒是先嫁人了,而且嫁得还是那般的好,真不知道这当姐姐的心里该是什么滋味了。”

    小绿听了一愣,下意识地心里一紧。

    本朝律法规定,这长姐未嫁,下面的妹妹是不可以出嫁的。当然,如果长兄未娶,弟弟们也是不能娶妻的。之所以制定出此种律法,谁也说不知道原因,但有一点儿却是肯定的,这条律法确实存在。

    其实,像这种律法在一般情况下,也没有太多人会在意。尤其是奴仆们,不都是主子说了算的,更不会在意这种事情了。可是小绿却不同,她之前的家境还算不错,父亲又是秀才,虽说她本人也不能算是有文采,但有些道理还是明白的。

    小心翼翼地看了看洛芸蕊,小绿迟疑地问道:“妞儿今年十九岁了,她还没有出嫁,这恐怕……”

    洛芸蕊奇怪地看了一眼小绿,不明白她怎么想到了这里。事实上,律法没有规定几岁必须出嫁,尤其是奴仆们,通常都是由主人家许配的,更是没法子在早年出嫁。毕竟,十来岁的年纪正好是能独当一面的时候:“那又怎么样?她又不是真的嫁不出去。若真是嫁不出去了,让曾婆子回禀一声,祖母也肯定会帮着安排婚事的。”

    又不是什么得力的大丫鬟,没什么好不舍得的。家生子又是专门跟家生子配对的,正好早早许配出去好再生下孩子来。

    小绿更迟疑了,她本就是个聪明的姑娘,隐隐觉得有什么事情不对劲,可是一时半会儿地也说不上来。看看洛芸蕊,仿佛也没有那个心思,也就把自己的想法摁了下去。

    洛芸蕊倒不是没有心思,只是觉得哪怕那个妞儿心里有再多的不满,也与自己无关。不过,她也把这件事放到了心上,想着等碧儿的孩子生出来后,也许可以让那个妞儿帮着照顾着。

    这个想法是不错的,不过不等洛芸蕊向曾婆子提出建议,碧儿又出事了。这回却是因为她的堂姐妞儿。

    洛芸蕊是在老太太房里得知这件事的,听到琉璃的禀告,老太太气得浑身发抖。原因很简单,妞儿不知道为什么,居然跟碧儿发生了争执,而争执的结果竟然是碧儿被推倒在地,再次晕厥。

    琉璃来禀告的时候,李大夫已经先去看过了,很幸运的是,碧儿的孩子保住了,不过孩子的状况更不好了。这一回,李大夫可是明着说了,这个孩子哪怕是平安生下来了,恐怕也是个病秧子。

    老太太当即命人对妞儿执以家法,杖责二十,还是当众执家法。也许乍一看,杖责二十还不太重,但这当众执家法却是很严重的惩罚了。

    杖责,顾名思义是用特制的长杖子对受罚者的臀部进行击打,二十下不算重了,毕竟施罚的人只是两个年老的婆子。但问题是,洛家的家法规定,杖责是必须受罚者脱下裤子受责打的。想她妞儿一个十九岁的姑娘家,当着众人的面褪下底裤,纵然围观的都是一些仆妇和丫鬟,也有够难堪的了。

    叹了一口气,洛芸蕊觉得这人恐怕是真的嫁不出去了,虽然没有被男子看到她受罚,但是家生子相互之间都是有姻亲关系的。想想看,原本那些个围观的仆妇中,也许有需要给儿子或者孙子提亲的,看到了这一幕,还有谁会起那个心思?脸蛋再漂亮,也抵不过这丢掉的面子。

    受罚之后,妞儿自然是不能再去碧儿的屋子里伺候了,她被发配到了洗衣房,干最最粗重的活儿。

    而洛芸蕊在叹息过后也就把她抛到了脑后,直到那天小绿偷偷地告诉她,有人看到妞儿跟薛姨娘的人来往。

    “薛姨娘?她这是做什么?”妞儿是碧儿的堂姐,洛芸蕊一直觉得也许真的是妞儿不舒服碧儿嫁得比她好,两人才争执起来的,可是却怎么也没想到这里面竟然还有薛姨娘的事儿。

    “不知道呢,不过有人看到薛姨娘的人给了妞儿一锭银子。”小绿说着,自己也忍不住乍舌了。

    本朝的银子是有定额的,一般是5两为一锭,也有10两、20两的大锭。但哪怕是最小的5两小银锭也是个大数目了。要知道,洛芸蕊的月例也不过才5两,像小绿这种一等丫鬟,月例是2钱银子。说白了,5两银子都可以买下小绿了。

    而妞儿这么个被当众责罚过的丫鬟,5两银子当她的卖身钱都有多余。

    “这事越来越好玩了,不过假如连你都听说了这件事,可见曾婆子那边已经听说了。”

    洛芸蕊猜得不错,这事本就做得不隐秘,一来二去的,几乎洛府上下都知道了这件事,也不知道薛姨娘到底是派了哪个不着调的做这件事。没过多久,老太太又把曾婆子叫了过去,接着就有丫鬟看到人牙子进门了,不过却没带任何孩子进来,出门前却带上了妞儿。

    而让洛芸蕊开心的是,老太太不但让人带走了妞儿,还特地派琉璃过去给薛姨娘传话。说什么既然有了身孕就好好在院子里呆着,没事别出来了,最好把手下人也拘着,哪怕真的有事可以派人去老太太院子里说一声。

    这话里话外,只差没直接说让薛姨娘禁足了。

    洛芸蕊很想知道,薛姨娘听了这话会有什么反应。因着这件事,洛芸蕊的胃口一时大开,连着几天都是好心情,可惜的是好心情却因为几天后的庶妹来访彻底没了。

    这一次,庶妹可不是来找麻烦的,事实上她是来诉苦的。

    “姐姐,这真的是无妄之灾呀!前些天因为小姑姑的事情,姨娘的身子一直就不爽利,连着好几天都下不了床,更别说去管别人家的闲事了。而且,姨娘院子里的仆妇跟碧儿那边的人根本就不熟,虽说都是洛家的下人,可姨娘院子里的大多都是后来买的。”

    洛芸蕊皱了皱眉,是了,家生子的数量毕竟有限,而且洛家家大业大,很多家生子在年纪大一点儿之后都被派遣到了庄子上或者铺子里当管事了,不可能都在洛家伺候主子。所以,像老太太、洛张氏的院子里大多是家生子,而像洛芸蕊和庶妹,之前倒也是家生子占了多数,但是后来却都换了从人牙子处买来的丫鬟。

    至于薛姨娘那儿,她进门也有许多年了,刚进门那会儿,老太太赐下了两个丫鬟,其他的却都是后来买的。也就是说,薛姨娘根本就跟曾婆子这一脉不熟悉!

    也是,曾婆子一向都是属于洛张氏的,她的后代也多数在洛张氏的手下做活。比如她的丈夫、儿子都是在洛张氏的嫁妆铺子里当管事的,如果说这件事是洛张氏指使的,倒是比薛姨娘指使的更能让人相信一点儿。

    可是,因为洛张氏的性子摆在那里,加上这些天洛芸蕊狠狠地整顿了一番院子,院子里的仆妇除了每天去厨房拿些下人的饭菜之外,几乎是与世隔绝了。老太太断然是不会怀疑洛张氏的,但若不是洛张氏所为,那就只有是薛姨娘干的了。

    “姐姐,我是说真的,这件事真的跟姨娘无关。你想想啊,姨娘跟碧儿又不认识,两人根本就没有矛盾,姨娘她为什么要跟碧儿过不去呢?而且,就算这事跟姨娘有关,可是事情都过去了,她又为什么会给那个碧儿的姐姐送银子呢?”

    庶妹说得极为诚恳,不过洛芸蕊却能听出来,她这话应该是有人教过的。但这并不是重点,重点在于,庶妹说得确实很有道理。

    薛姨娘不傻,想想前世的事情,洛芸蕊就不会怀疑她的能力。况且碧儿肚子里的孩子本来就不稳当了,哪怕生下来了,也未必能跟薛姨娘的孩子争什么,她又不知道洛芸蕊打的主意,根本就没有必要这么做。退一万步说,这事若真是薛姨娘做的,她绝对有能力不让任何人察觉此事。

    但如果不是薛姨娘做的,那又会是谁呢?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