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003.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032 肮脏的东西

032 肮脏的东西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春绯花了半天时间就做好了荷包,一个是石榴,另一个是葡萄。

    洛芸蕊并没有第二天立刻送上去,因为她还需要炮制干花。虽然娃娃很是炮制干花,但是这一次,洛芸蕊却不希望她出手。原因很简单,洛芸蕊一点儿也不希望干花维持的药效太久。

    挑了个天气不错的日子,洛芸蕊把从娃娃手里要到的萱菱花晒在了院子里,当然她并不仅仅晒了这一种花,不过她只把萱菱花的干花塞进了荷包内,然后亲手封了口子,还让春绯打了两条络子,这才第二天带着春绯去了老太太的院子里请安。

    跟每天一样,洛府里的三位孕妇都不在场,也只有洛芸蕊和庶妹在。庶妹一如既往地撒娇,而洛芸蕊却拿出了这两个荷包。

    “祖母,这是蕊儿亲手绣的荷包,还请祖母指点一下。”

    老太太很是诧异地接过了两个荷包,荷包的造型小巧,又是可爱的水果样儿。石榴和葡萄都是吉祥的物件,虽然做工方面还不是很精致,但老太太是不会言明的。

    “好好,蕊儿真的是长大了,知道做绣活了。不过,你母亲她怀着身子,这段时间还是不要去打扰她。如果蕊儿还想学绣活,不如让琉璃教教你吧。”老太太一面夸着,一面还是提醒了几句。在她看来,现在洛府里最重要的就会子嗣了。尤其是洛张氏肚子里的孩子,嫡子对于洛府来说,是顶顶重要的。

    洛芸蕊当然是满口答应,她比任何人都在乎洛张氏。看了看庶妹惊讶的眼神,洛芸蕊笑眯眯地开口:“蕊儿听说石榴和葡萄都是好东西,这才专门绣了这个。蕊儿是打算一个送给祖母,另外一个送给母亲的。祖母,您先挑一个吧。”

    老太太很是讶异,不过回过神来却是笑开了:“蕊儿真是孝顺,不过这石榴和葡萄送给你母亲好了,祖母倒是不需要这个寓意。”

    洛芸蕊当然明白,她本意就不是送给老太太的,不过话还是要说的:“为什么呢?难道祖母是嫌弃蕊儿绣的荷包不漂亮?”

    春绯是善于女红,但那是对于她这个年龄的女孩子来说的。事实上,春绯在洛芸蕊房里也不过是帮着绣个帕子,或者做点儿褒衣、袜子之类的。而洛芸蕊平日里穿着的衣裳,都是由外面专门的裁缝师傅裁制的,所以春绯即便擅长于女红,也没办法跟裁缝绣娘相提并论。因此,若是以挑剔的眼光去看,也就那么回事。

    只是,老太太自然不会用这样的严光去挑剔洛芸蕊:“我的乖蕊儿,祖母怎么会嫌弃蕊儿呢?好好,那祖母就选这个葡萄样儿的荷包,你把这石榴荷包拿去给你母亲吧。”

    虽然石榴和葡萄都是吉祥的物件,但石榴是红色的,葡萄却是紫色的,从色调上看,却是石榴更显得喜气了。

    洛芸蕊笑得一脸眉开眼笑,仿佛是真心为老太太喜欢她的荷包而感到高兴。老太太心情也不错,做祖母的,并不要求孙女能送上多贵重的礼物,像这样贴身的小物件,已经是很能表达孝义了。

    等到请安告退的时候,洛芸蕊瞧着庶妹一脸挣扎的表情,心里已经明了。庶妹这是上钩了,不过她到底念着平日里的薛姨娘的教导,不敢直接开口讨要。要知道上回因着荷包的事情,她已经被狠狠地教训了一顿。看来,这次还需要洛芸蕊加把劲儿。

    “妹妹,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觉得我绣的荷包很漂亮?对了,那日看你在檐下绣着帕子,怕是妹妹的绣工更加不错吧?”庶妹比洛芸蕊还小上一岁,女红这种事情又是讲究技艺娴熟的,庶妹学女红也不过月余,绣绣帕子勉强可以,荷包之类的却是为难她了。

    “我……”庶妹原本是想讨要洛芸蕊手上的荷包的,她素来就觉得洛芸蕊手上的东西比她的要好,这已经成为了她的一种习惯,因此听到洛芸蕊这话,下意识地想要反驳:“我当然绣得很好,就是最近没时间。”

    洛芸蕊微微一笑,是啊,没时间给祖母和母亲绣荷包。这话听着很实在,不过却有些不中听了。好在庶妹这会儿年龄还小,老太太即便有些不悦,也不会表露出来,顶多就是拿庶妹跟洛芸蕊比上一比罢了。

    “是这样呀,那下次等妹妹空一点儿了,我们姐妹一起来绣荷包吧!”洛芸蕊笑眯眯地提出了邀请:“对了,我们还可以绣更多的水果荷包,妹妹一向都是心灵手巧的,肯定比我绣得好。”

    夸奖的话,庶妹自然是极爱听的,只是她的眼睛一直盯着洛芸蕊手上的石榴荷包,大眼珠子转了转,突然拉着洛芸蕊手撒起娇来:“姐姐,可以把你的荷包暂时借我一下吗?我回头描个样子就还给姐姐。”

    借给庶妹的东西向来都是有去无回的,这一点儿不单单是洛芸蕊清楚,就连老太太也是很明白的。当下,不止是洛芸蕊愣了愣,连老太太的脸色都不是那么好看了。

    上回的荷包事件,因为庶妹张口就讨要洛芸蕊给老太太的荷包,虽然洛芸蕊后来把自己的荷包送给了庶妹,但那件事到底是在老太太的心里留下了疙瘩。可是如今,事情才过了多久,庶妹又故技重施,只是这一回她干脆直接向洛芸蕊讨要了起来。

    洛芸蕊知道,庶妹的想法无非就是,反正洛芸蕊比她大,论起来谦让妹妹是应该的,而庶妹本身又比自己更加受宠,洛芸蕊的性子在外人看来是软弱可欺的。想必庶妹肯定觉得洛芸蕊哪怕心里很不情愿,这荷包却是不得不给的。

    想法倒是不错,话说到了这份上,洛芸蕊确实是不得不给。可是,庶妹却忘了一件事,她这种做法,落在了老太太的眼里,老太太还能不明白?

    皱了皱眉头,老太太开了口:“芳儿这是干什么?石榴的吉祥图案谁那儿没有?还要这么眼巴巴地管你姐姐要吗?”

    是了,春绯做的石榴荷包是小巧可爱了些,但是样子并不突出,石榴更是普通至极的图案,根本就无须描述。庶妹这种说辞也就是偏偏重生前的洛芸蕊罢了。

    不过,这也正是洛芸蕊想要的,看到老太太已经对庶妹有了不满,洛芸蕊赶紧开口:“祖母,不要紧的,反正只是借着看看罢了。来,我这个就借给妹妹。”

    看着洛芸蕊毫不犹豫地把手上的荷包塞到了庶妹的手中,老太太更加皱眉了。

    刚才,洛芸蕊已经很明白地说了,两个荷包一个给老太太一个洛张氏。等于说,洛芸蕊手上的荷包并不是她本人的,庶妹还要开口讨要,未免也太没有眼色了。

    “芳儿,把荷包还给你姐姐,那是她孝顺自己母亲的。如果你想要描样子,祖母这个借给你。”

    庶妹迟疑了一下,似乎是感受到了老太太的不悦,忙把手里的荷包还给了洛芸蕊。转身有点儿惴惴地看着老太太:“祖母……”

    还算是个有眼力劲儿的。老太太看到一向宝贝的小孙女这副样子,又心软了:“芳儿,不是祖母说你,你已经不小了,不要总是看到什么就讨要。行了,这次祖母借给你,不过你可要记得还哦,这是你姐姐孝敬给祖母的。”

    庶妹眨吧眨眼睛,这会儿她已经有些明白了,有心想要推脱不要了,可是瞅着洛芸蕊手上的荷包,心里还是有些垂涎的。凭什么姐姐能有我就没有?

    抱着这个心态,她上前伸手接过了荷包。

    洛芸蕊低着头很是有礼地跟老太太告辞,只是转身的时候,眼底里滑过一丝冷意。两个荷包里都是加了料的,而庶妹每天都要陪着躺在床上养胎的薛姨娘说话,真不知道这一回,薛姨娘还能不能熬过去。

    不过,或许能吧?毕竟月份大了,没那么容易掉了。但是亏损怕是免不了的。

    这一次,没让洛芸蕊等待太长的时间,萱菱花的药效太强了,普通人也许是在一两天以后才觉出身子开始爽利了,可是这孕妇却不同。

    当天晚上,洛芸蕊就在睡梦中被吵醒,唤了小绿进来,她吩咐让春绯去打听一下出了什么事。没多久,春绯就颠颠儿地跑回来了,带回来一个对于洛芸蕊来说很不错的好消息。

    薛姨娘见红了。

    这可是大事,只是洛芸蕊还是觉得有些奇怪,按理说,即便是薛姨娘身子不适,也应该派人立刻去找李大夫进府,而不是像这样大张旗鼓地张扬着见红的事情,这里面又有什么玄机?

    又问了春绯几句,也没有得到其他的消息,洛芸蕊干脆不管了,吩咐不要把这事告诉洛张氏,然后倒头就睡,她有预感,明天又是一个硝烟弥漫的一天。

    果然,第二天一早,老爷就怒气冲冲地进了洛张氏的院子,当着洛张氏的面冲着洛芸蕊大吼:“洛芸蕊!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把这肮脏的东西送给了你妹妹!”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