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005.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034 又起波折

034 又起波折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你这傻孩子,幸好琉璃拉得快,不然还不得……”

    从一阵晕眩中醒来,洛芸蕊看到的是老太太一脸担忧的脸庞。洛芸蕊心下倒是有些不忍了,其实,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老太太对她一直都还不错。也许前世,她更加疼爱嘴甜会哄人的庶妹,但是对于也还是很不错的。

    刚才,洛芸蕊看上去是狠狠地撞向了柱子,但其实她心里并不想死,所以才选择了琉璃身旁的柱子。琉璃的手脚一向很快,而洛芸蕊在冲到柱子前的一刹那,也下意识地放缓了脚步。因此,虽然还是撞上了柱子,但也就是额头青肿,并没有大碍。

    饶是如此,老太太还是唤了人去把李大夫叫来。不过,在李大夫来之前,她先让人叫了庶妹过来。

    老爷从洛芸蕊开始寻死就站在一旁没有开口,阴沉着脸也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

    纵然洛芸蕊从未对自己这个父亲抱有太大的希望,这次还是忍不住微微有些失落。这人就是她的亲生父亲,为了庶妹的一句话,哪怕把嫡女逼死也在所不辞吗?

    庶妹很快就赶来了,她一进屋就看到了躺在老太太怀里的洛芸蕊,面上惊慌了一下:“祖母,父亲。”

    老太太看了看老爷,见他并没有开口的意愿,就直接朗声问道:“芳儿,你来告诉我,那个葡萄样儿的香囊是谁给你的。”

    庶妹面露诧异地看向老太太,随后很干脆地开口:“是姐姐。”

    “哼!你再给我仔细想想!”老太太狰狞了脸,虽然香囊确实是出自于洛芸蕊之手,但当时是怎样的情况,老太太比任何人都清楚:“把事情从头到尾地说一遍!”

    庶妹犹豫了一下,不过当她看到老太太面色越发难看的时候,终于开口慢慢地把事情的经过一点一滴地说了起来。

    随着庶妹的叙述,洛芸蕊看着老爷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到最后简直是黑得犹如墨汁了。等到庶妹开口说完,他终于忍不住怒吼:“芳儿,为什么你之前说香囊是你姐姐硬塞给你的?”

    因为老太太在场,庶妹刚才说的话里倒都是真的,不过她还是隐去了一些事情,只说是老太太怜惜她,才借给她香囊的。

    “哼,现在你知道了吧?你的意思难不成是说,蕊儿故意拿那些个肮脏的东西来陷害我?或者她早就猜到了芳儿会硬向我讨要?”老太太目光深沉地望着站在一旁的老爷,口气相当得不耐烦:“现在,真相大白了,你打算怎么办?”

    老爷脸上一片漆黑,不过看着站在中间一脸茫然的庶妹,心底里还是有些不忍:“芳儿那是年幼不懂事。”

    洛芸蕊侧过脸,一滴泪水无声地滑落,正好让老爷看了个一清二楚。老爷的面上有些尴尬了,略微犹豫了一番,还是开口安慰了洛芸蕊几句:“蕊儿,你是姐姐,就不要跟你妹妹过不去了。”

    洛芸蕊没有开口,老太太却震惊地一把把旁边桌案上的茶杯扫了下去,惊得庶妹整个人都跳了起来:“祖母……”

    “你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现在你的妻妾都有身孕,该是你懂事的时候了吧?蕊儿七岁,芳儿六岁,如果说年幼不懂事,那你之前为何要将事情怪罪到蕊儿头上?”

    “我没有,我只是觉得她们母女太恶毒。”老爷忍不住争辩了起来。

    “恶毒?”老太太气得浑身发抖:“好,真的是很好!上回碧儿的事情已经那么清楚了,就是薛氏所为,你又是怎么说的?念在薛氏有孕在身,暂且放过吧。是这样对吗?好,那么现在呢?别说这件事跟你妻子女儿无关,就算有关又怎样?她一个小妾,哪怕有了身孕也是个奴才!你犯得着为了她逼死你的嫡长女吗?”

    老爷面色一片青紫,薛姨娘跟洛张氏不同,一个是他至爱又想尽办法才得到的女人,一个却是奉了母命不得已娶的妻子。所以,两个女儿在他的心目中自然也是不同的,更何况,跟薛姨娘相比,洛张氏实在是差得太多了。不说容貌性子,单说这关心他的程度,就完全不能相提并论。

    “薛氏现在怎么样了?”老太太闭上了眼睛,冷着脸问道。

    老爷轻吁了一口气,到底在老太太的心目中,子嗣才是最重要的:“她腹中的孩子好不容易保住了。”

    “是吗?”老太太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薛氏真的是好本事,先是暗算了碧儿,又将碧儿的亲堂姐弄出了府中。之前已经因为荷包的事情大闹过一次了,结果除了禁足外竟然没有一点儿惩罚。现在胆子真的是越发大了,居然敢怀疑到我的头上,还打算一石二鸟把嫡妻嫡女全部干掉,顺便还要离间我们母子间的情分。呵呵,不错,真是不错。”

    老爷惊惶地看着老太太,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庶妹年纪虽小,虽然老太太说的话不是听得很明白,但那脸色那语气却足以让她吓得哭了起来。

    “还有这个小小的庶女,真是不错,才六岁就能做出那么多的事情来,我很是小看了她。”老太太抿着嘴,目光阴狠地扫过了庶妹。如今,她的年纪还不大,老太爷虽然比她年长很多,但身子骨还算是不错,对于儿子还能教训。可如果再过些年,老太爷没了,她也老了,到时候嫡长子并不是她亲生的,又常年在外地,她不是只能靠着儿子了吗?

    想着薛氏现在只有一个女儿,都能让老爷言听计从,倘若以后再生了儿子,那将来……

    狠狠地掐了一下手心,老太太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不能再让事情这样下去了。

    从洛芸蕊的角度可以清晰地看到老太太的举动,这么多年的相处,她很清楚老太太的习惯,心下立刻明了这是老太太下定决心要整治薛姨娘了。闭上眼睛,洛芸蕊掩去了眼里的那一丝寒意,如果能让老太太对薛姨娘下手,并且从此冷淡了庶妹,那也不枉费她费尽心思安排这些事情了。

    “母亲,您这是……”连洛芸蕊都能感受到老太太身上发出了的杀意,老爷又怎么会不了解。只是,薛姨娘是他心头的至爱,哪怕有了碧儿,他也仍然不舍得。

    “芳儿还是不要跟着薛氏了,让她回自己的院子,没有我的吩咐不用出去了。至于薛氏,就念在她怀着孩子的份上,暂时留着吧。不过这段时间,你就不用去薛氏的院子了,我会再给你买个小妾的,或者府中你看中了哪个,尽管告诉我。”

    老爷听着前面的内容,面色很是不好,听到了后面整张老脸都涨红了:“母亲,小妾的事情以后再说,这薛氏却不是故意的。”

    “哼。”老爷忘了一件事,他越是为薛姨娘求情,老太太越是心里不舒服:“就这么办吧。李大夫还没过来吗?”

    琉璃听了这话走到门口问了几声,回来时面色有点儿灿灿的:“老太太,李大夫被带到了薛姨娘那里。”

    老太太铁青着脸,一叠声地怒骂:“薛氏可真是蹬鼻子上脸了,连我叫的大夫也敢拦住!哼,这要是我今儿个不行了,她是不是也敢拦着大夫不让进呢?”

    “不会的,薛氏最是孝顺了。”老爷忙着替薛姨娘辩解:“她在身子好的时候,不是天天带着芳儿给母亲请安吗?”

    “笑话,这件事我以前还真是不想说。她一个妾,说明白了就是男人的玩物,她有什么资格来给我请安?行了,多的也不说了,就照我说的这么办!”老太太一锤定音:“这件事就此了结了。”

    老爷到底是没敢再反驳,他已经看出来了,老太太对于薛姨娘极度不满,再说下去,除了增加老太太的不满以外,没有任何的作用。想了想,他把目光投向了一脸吓蒙了的庶妹。

    庶妹看到了老爷的表情,心里知道要帮着自己的姨娘求情,可是她到底年岁小,一时半会儿地能怎么劝。

    洛芸蕊看着庶妹茫然不知所措的样子,在老爷和老太太看不到的角度,冲着庶妹露出了一个极为灿烂的笑容。庶妹一脸震惊地看着与以往不同的洛芸蕊,突然一股子恼怒袭上了心头。

    “都是你!香囊明明是你做的,我娘就是被你给害得!你偏生不承认,还要反过来害我娘!你、你……我娘说了,你就是个小娼妇!”庶妹被气得失去了理智,不管不顾地骂着,用词之恶毒,让洛芸蕊不得不佩服。

    而洛芸蕊早在庶妹开口的那一刻,就恢复了原本虚弱的表情,听到了庶妹的怒骂,也只是一个劲儿地掉眼泪,根本就不反驳。

    这回别说是老太太了,老爷的脸色都变了。庶妹在他的面前,向来都是那副乖巧甜美的样子,这副如同泼妇一般的形象却是从未有过的。

    这时,琉璃过来答话,说是李大夫来了。

    老太太下令将庶妹的嘴堵上,送到内室关着。随后叫了李大夫进来,问了几句薛姨娘的情况,又把香囊拿给李大夫看。

    李大夫先是说了薛姨娘腹中的孩子勉强保住了,可是结果了香囊却面色大变:“这香囊……”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