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012.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039 无用的男人

039 无用的男人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洛芸蕊到底不是真正的小孩子,在看到了老太太晕厥,而小姑姑洛容栀却没有停手之后,就趁着小姑姑一脸狰狞地绞着老太太的头发时,猛地扑到了洛容栀的怀里,把她整个人扑倒在地。

    小姑姑洛容栀的背狠狠地撞到了地上,虽说地上有着厚厚的地毯,但那痛楚还是实打实的。洛容栀惨叫了一声,随后拿着手里的小剪子就要向洛芸蕊捅去,嘴里还高喊着:“叫你们让我嫁给一个无用的男人!你们都要死!”

    洛芸蕊只愣了一下,就随手从旎虚空间里拽出了一个东西,也没看清楚是什么,就没头没脑地砸了下去。等洛容栀被砸晕了以后,洛芸蕊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拿出来的竟然是一根不算细的木藤。

    快速地把木藤放回了旎虚空间,洛芸蕊从小姑姑洛容栀身上跳了起来,先是回头看了一眼仍然在晕迷的老太太,又看了看房间四周。猛然间,她看到了放在另外一边,刚才她在喝的茶盏时,立刻冲了上去,拿着茶盏对着小姑姑已经头破血流的额头又狠狠地砸了一下。

    小姑姑闷哼了一声,彻底没声了。

    洛芸蕊忙把茶盏往旁边一丢,跑到老太太面前探着她的鼻息。好在老太太还有气,只是面色太难看了,洛芸蕊不放心,想了想还是从旎虚空间里拿出了一小根人参须子塞到了老太太的嘴里。要知道,旎虚空间里的人参可是真正的百年千年的人参。

    老太太这边刚刚缓了神色,不料原本躺在地上的洛容栀竟然幽幽地醒转了。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结果看到的是一手的血。虽然刚才的状况来得比较突然,可她还是记得是洛芸蕊害她的。当即,她捡起了地上的剪子,就朝着洛芸蕊刺去。

    “主人,那人在你背后要伤你!”

    洛芸蕊的脑海里突然传来娃娃的声音,她先是愣了一下,又听到娃娃的声音说:“有人进来了!是主人你的父亲!”

    快速地回头看了一眼,洛芸蕊大吼一声:“不准你伤害祖母!”

    小姑姑洛容栀手上的小剪子随着她的话音刺了过来,洛芸蕊也不是完全不躲,避开了重要的部位,刺入了她的肩膀。

    不知道是不是洛芸蕊的运气好,就在刺入的那一刻,老太太醒转了,老爷也刚好跑了进来,跟在老爷身后的竟然是许久未见的老太爷。

    洛芸蕊痛呼了一声,直接晕倒在老太太的脚下。当然,她并不是真的晕倒,而是微微眯着眼睛,打量着小姑姑洛容栀。果然,洛容栀还不满足,也许是被刚才洛芸蕊的话给刺激到了,竟然顺着洛芸蕊的话拿着剪子要刺老太太。这时,老爷终于赶到了,一把夺下了洛容栀手里的剪子,狠狠地给了她一个巴掌。

    洛芸蕊终于心满意足地晕了过去,那一巴掌真是响亮,恐怕洛容栀都要被打下两颗牙来。

    再次醒来的时候,洛芸蕊躺在老太太的身边,老太太已经无恙了,毕竟她没有受到实质性的伤害、至于刚才的气血上涌,也被洛芸蕊塞的那一小段人参须子给化解了。

    茫然眨了眨眼睛,洛芸蕊突然惊叫了一声:“祖母!姑姑说她要杀了你!”

    小姑姑洛容栀当然没有说过这样的话,不过她却在众人面前做了实际的行动。无论是老太太还是别的人,都会相信洛芸蕊而不是洛容栀。

    “蕊儿乖,祖母没事,祖母一点儿事儿也没有。乖,我的好蕊儿。”老太太一脸动容地看着洛芸蕊,忍不住伸手轻拍着洛芸蕊的身子。

    洛芸蕊状似松了一口气,又突然想起了什么,慌慌张张地开口:“祖母,不要把这件事告诉我娘,她会担心的!”洛张氏胆子小心思又重,洛芸蕊真的不希望这些事情传到洛张氏的耳朵里。

    老太太勉强地挤出了一丝笑容,安抚着洛芸蕊:“蕊儿放心吧,祖母已经叫下人们不准把这件事传扬出去,你娘不会知道的。对了,等下祖母就叫你爹过去告诉你娘,就说祖母身子不舒服,让你留下了陪着,好不好?”

    “好,那娘就不会担心了。”洛芸蕊说话的声音越来越轻,不一会儿又闭上了眼睛呼吸慢慢地平稳了。

    看到洛芸蕊闭上了眼睛,老太太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抬头看向刚刚走了进来的老爷,压低了声音问道:“大夫怎么说?”

    “母亲,您的身子无碍,就是以后不要再动怒了,不然还会晕过去的。”老爷的声音很轻,却架不住整个房间都悄然无声,假装睡着了的洛芸蕊听了个一清二楚。

    “我问的不是这个!我自己的身子会不明白吗?我是说蕊儿!”老太太的声音有些动怒,不过还是尽量把声音放轻了。

    “蕊儿没有大碍,只是李大夫说,她的肩膀上可能会留下伤疤。”饶是老爷并不怎么喜欢洛芸蕊也被这件事气得不轻。也是,他也许更疼爱庶妹一些,却也不是真的完全无视了这个嫡女:“不过,儿子会托人找一些上好的外伤药膏。蕊儿毕竟还小,伤疤一定会褪掉的。”

    老太太并没有说话,老爷在沉默了一会儿以后,又再次开口:“母亲,蕊儿的伤并不要紧,只是容栀那边……”

    “哼,她又怎么了?”老太太的声音里压抑着恼怒,竟是不愿意听到洛容栀的消息。

    老爷迟疑了一下,到底还是说了出来:“她的额头有伤,儿子估摸着应该是蕊儿用茶盏打伤了她。另外刚才,儿子为了阻止她伤害到母亲,给她的那一巴掌太过于用力了。嗯,李大夫说,一颗牙齿掉了,嘴唇还有些开裂。”

    室内再次安静了下来,躺在床上的洛芸蕊倒是有些幸灾乐祸。对于小姑姑洛容栀,洛芸蕊是不会同情的。也许她对付洛张氏还有那么一点儿道理,可是老太太是她的亲生母亲,同样生为女儿想要一生一世保护自己母亲的洛芸蕊,怎么也不能体会她怒急要伤害老太太的行为。

    一句话,连亲生母亲都要伤害,这人,死不足惜。

    “那是她活该!”老太太终于开口了,只是她的话里完全没有了对洛容栀的怜惜。也是,为了婚事跟父母闹便扭还可以原谅,竟然拿着小剪子伤害了亲侄女,还想要杀了亲生母亲,这种人完全不值得同情。

    老爷倒是松了一口气,洛容栀毕竟是老太太最心爱的女儿,他生怕老太太心软了以后又找他算账。事实上,那个时候他真的是气急了,也没顾得上那么多,直接就甩了她一巴掌。不过,现在想想,挨了那巴掌,洛容栀也不算冤枉。

    “母亲,我真的是不明白,为什么容栀她要……”这门婚事,老爷并没有参与太多,不过他得到的消息还是比洛芸蕊多。也因此,他完全不明白,为什么妹妹会有那么大的反应。

    “我怎么知道!”老太太恨恨地说着:“她口口声声说着张家都是些杂种畜生,愣是连我也骂了进去!还说什么……”

    越说越气,老太太又开始大口地喘气。老爷一看慌了神,忙上前宽慰:“母亲别急了,容栀的事情就交给儿子和父亲去处理吧!”

    摆了摆手,老太太示意老爷可以出去了。

    听到门帘掀开又放下的声音,洛芸蕊微微地睁开了眼睛,装着迷迷瞪瞪的样子看着老太太:“祖母,你是不是又不舒服了?”

    老太太忙挤出笑容看向洛芸蕊:“蕊儿,祖母没事,乖。”

    洛芸蕊想了想,又开口:“祖母,别让姑姑嫁到商户好不好?姑姑她不喜欢。”洛芸蕊以前就从未同情过小姑姑洛容栀,这一次更是恨上了她。加上那个时候,洛容栀那充满了怨毒的眼神,洛芸蕊很清楚,如果这次再放过她,再一次真的不知道她还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商户?”老太太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艰难地开口:“是她说的吗?她不想嫁给商户?”

    洛芸蕊点点头,却不小心牵扯到了肩膀上的伤口,轻轻地痛呼了一声,不过随即就紧紧地咬住了嘴唇。

    “蕊儿,别咬着嘴唇,要是痛就哭出来,没事的!”知道洛芸蕊这是怕她担心,老太太心里无比的酸涩。对于洛芸蕊,她一向不是很关注。相较之下,这洛容栀是她的心头肉,而庶妹是她的开心果,反倒是这个平日是不声不响的嫡女从未受到过她的重视。

    可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心头肉的宝贝女儿居然想要杀了她,而这个一向不受重视的孙女竟然拼死也要救她……

    “蕊儿放心,你姑姑她不嫁人了,以后都不会再嫁人了。”老太太虽然是笑着的,可是那笑容却达不到眼底。洛芸蕊知道,这一次小姑姑洛容栀是再也不能翻身了,永远不会。

    只是,她还是不明白,为什么小姑姑洛容栀当时会那么激动,这门婚事就这么不如她的意?

    不对,那个时候,洛容栀仿佛说了一句话,是什么呢?无用的男人?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