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013.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040 破相毁容

040 破相毁容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因为洛芸蕊的肩膀上被剪子扎了一个口子,虽然不算深,可却需要每日换药。为了避免洛张氏担忧,老太太让洛芸蕊住在了她的院子里,至于洛张氏那里,老爷每天都去探望,算是奉了老太太的命令吧。

    对于老爷,洛芸蕊早已没了指望,好在老爷再不着调,在面对小姑姑洛容栀的事情上还是有理智的。事实上,只要不让他碰上关于薛姨娘的事情,他一切都很正常。

    微微一笑,洛芸蕊对于现在这样的情形倒是很满意。两次的荷包事件,第一次让薛姨娘失去了一个孩子,第二次虽然她勉强保住了孩子,却在老太太这里失了心。况且还有庶妹那块儿,恐怕等薛姨娘生完孩子做完月子出来以后,才会发现庶妹的变化吧?

    至于小姑姑洛容栀,洛芸蕊真的不想再插手了,如果说闹到了这个地步,小姑姑还能翻身的话,那她真的是太有本事了。不过,如果小姑姑真的有这样的脑子,也不会因为一直冲动对老太太下了手吧?只是,就连洛芸蕊也没有想到,小姑姑那般冲动的缘由竟然是因为……

    “什么?竟然是这样?”老太太一脸震惊地看着琉璃。之前,她因为被气到了,就算身子没有太大的损伤,也不想再看到这个让她操碎了心的女儿了。因此,洛容栀的事情是全权交给了老太爷和老爷在处理的。不过,那到底是老太太的亲生女儿,纵使再失望,老太太也没办法完全不理会她。

    琉璃就是老太太派去打听这事处理得如何了,不料琉璃却听到了一个震惊的消息。

    “老太太,琉璃说的是千真万确的。”琉璃的脸有些涨红,说话时也带着点儿吞吞吐吐。

    老太太一言不发地呆坐着,还是洛芸蕊突然开口问道:“祖母,什么是不能人道?”

    老太太被吓了一跳,她刚才只顾问琉璃事情怎么样了,根本就没有想到会得到这样的消息,自然也忘了让洛芸蕊避开。慌慌张张地去捂洛芸蕊的嘴:“小姑娘家家的,乱说什么!”

    洛芸蕊眨吧眨眼睛,茫然地瘪着嘴,很是委屈地看着老太太。老太太看到她这副样子,倒是又怜惜起来了:“乖蕊儿,那不是什么好话,以后不准再提了。”

    “好。”点点头,洛芸蕊一副乖巧的模样儿。

    其实,洛芸蕊这副样子倒不是真的装出来的,前世她在洞房花烛夜被奸人所害,有些事情她虽然有过经历,但并不算太明白了。等到了夜晚,她照例去了旎虚空间里,在娃娃的提醒下,才终于后知后觉地明白了过来。

    “天啊!娃娃你怎么……”相较于老太太和琉璃地委婉说辞,娃娃的说法就直接多了,也因此听得洛芸蕊面红耳赤的。

    “主人你怎么了?你们是人类,跟动物们一样,到了时候就要交配繁殖的,这不是很正常吗?”娃娃是在旎虚空间里诞生的,虽然跟了很多任的主人,也活了很长的岁月,可她的观念跟洛芸蕊却是完全不同的。简单地说,她不会有正常人的羞涩感觉,因为在她看来,这一切都是很正常的。

    洛芸蕊不知道该怎么跟娃娃沟通,因为她突然发现了,跟娃娃这种理所当然的想法相比,想法不纯洁的人是她自己!

    低下头,洛芸蕊又是羞涩又是惭愧,竟然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既然不能人道是指那回事,可小姑姑她为什么会那么愤怒呢?”

    前世,洛芸蕊也有经历那回事,可对她而言,那件事不但痛苦还是造成她死亡的直接原因。她根本就不明白,为什么小姑姑洛容栀会有那么大的反应。再说了,她之前也有从老太太那儿听到,似乎小姑姑身子受损,很难怀孕的。

    “为什么不能愤怒?”娃娃比洛芸蕊还要茫然:“以前也有主人因为这样的事情休夫的!”

    嘴角微微抽搐,洛芸蕊突然发现,也许跟旎虚空间的前几任主人相比,她只是拿了一些活血化瘀的药材,真的已经是很善良了。不过,也是奇怪,小时候她听过的一些民间故事里,仿佛神仙都是喜欢那些个心地善良的孩子的,为什么这个空间那么奇怪?

    娃娃并不知道洛芸蕊想了些什么,不过她脸上的狐疑倒是看明白了。想了想,娃娃认真地开口:“如果你小姑姑是第一次嫁人的话,或许反应没有那么激烈。可是她已经是妇人了,突然发现自己的丈夫不行,反应大一点儿是很正常的。当然,迁怒于她的亲生母亲肯定是不对的,毕竟这种事情在外面是属于很私密的事,不能说出来的。”

    是了,这样的事情无论如何也是不可能公诸于众的。况且,想也知道,人家条件那么好,却愿意娶一个被休弃的妇人为妻,肯定是有原因的。怪只怪小姑姑的眼界太高,太自不量力了。

    不过,现在想想,洛芸蕊依稀记得她曾经拿这事问过洛张氏,当然洛张氏说话吞吞吐吐的,仿佛真的有什么难言之隐,莫不是洛张氏是知情的?

    皱了皱眉头,洛芸蕊到底还是先把这事放下了。而这时娃娃也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药膏给洛芸蕊的肩膀伤口上敷药。因为是被银剪子所扎,虽然口子不深,可伤口却不容易好起来。幸亏有娃娃在,她很懂医理,对于这种外伤更是拿手。

    转过看了看肩膀处,洛芸蕊也没指望伤口能一下子痊愈,毕竟李大夫每天都会过来探视她,万一被发现了端倪就不太好了。所以,她只是每晚进来简单地敷一下药,只要让伤口痊愈的速度稍微快一点儿就可以了。

    “主人你放心吧,娃娃保证不会留下任何疤痕的。”看到洛芸蕊扭头看伤口,娃娃还以为她这是担心伤口无法痊愈,忙保证道。

    “娃娃,我当然相信你,不过是看看罢了。”洛芸蕊笑着说道:“对了,我上次随手从旎虚空间里抓了一根木藤打了小姑姑,然后又把沾了血的木藤扔回了空间。你有看到吗?”

    “看到了,不过没什么用了,我给劈成小块埋在土地里了。”植物的枝干都是好肥料,毕竟空间里没有米田共,也只能靠着枝叶给土地增加肥料了。

    洛芸蕊没有太在意,反正那根木藤她也没有其他用处了。只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第二天麻烦又来了。

    这一回还是小姑姑洛容栀,但却不是她主动地招惹麻烦了,而是她有麻烦了。

    破相!

    这就是洛容栀遇到的大麻烦,原本老太爷也没想怎么教训她,毕竟她已经嫁出去了,至于她丈夫有什么问题,却不是娘家能够帮忙的了。这再嫁已经是丢人的事情了,嫁的还这般的好,如果小姑姑再回娘家的话,恐怕以后洛府小姐们说亲事都会有麻烦的。

    因此,老太爷就想着把她身上的伤治好了,然后狠狠地教训一般,让她以后都不要再回娘家了,就把她送回夫家算了。可没曾想,这伤却没那么容易治好。

    洛容栀身上只有一处伤痕,那就是额头。是被洛芸蕊用木藤砸的,不过洛芸蕊为了事后方便解释,就用茶盏又给了她一下。到底哪一下是问题的关键,这会儿已经说不清楚了。李大夫主要还是擅长妇人病,像洛芸蕊这样的小伤也就罢了,像洛容栀那样在面上的伤痕却是无能为力了。

    最后,老太爷没办法,又请了几位名医过来,可没有一人有把握让洛容栀额上的伤口痊愈,倒是给洛芸蕊又留下了不少上等的好药膏。等洛芸蕊肩膀上的伤痕差不多淡下来以后,她终于看到了久违的小姑姑洛容栀。

    真的看到了以后,洛芸蕊才真实体会了一下什么叫做破相。

    小姑姑洛容栀左边额头上有一个小孩子巴掌那么大的伤痕,连带着左边的眉头也有一大半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条血红又狰狞的疤痕。看得出来,大夫已经是被她的伤口进行过处理了,只是那一大块的伤痕处,却是白了一块红了一块,看上去比那全是血红的伤痕更为可怕。

    老太太看到曾经最为宝贝的女儿变成了这副样子,心里自然是不好受的。只是,她却没办法责怪洛芸蕊,想想她刚清醒的那一会儿,如果不是洛芸蕊拦着,怕是她这把老骨头早就没命了。

    “容栀,我会吩咐你大哥也帮你找些好药膏的,至于你……算了,还是老老实实地回到夫家,相夫教子安度这一生吧!”老太太到底是不忍心了,原本想要责怪的话,没有说出口。

    洛芸蕊坐在老太太的身边,看着下面的小姑姑眼底里划过的那一丝狠辣,她就明白,其实小姑姑一点儿也没有认错的念头。相反,恐怕还存了报复的念头吧?

    只是,这会儿老爷也在,小姑姑的身后还站着两个膀大腰圆的粗使婆子,相信也不会再有意外发生了。

    “母亲,我以后不会再回洛家了,不过在离开之前,我还是要问你一个问题。那事……你早就知道对不对?”

    老太太一愣,随后幽幽地叹着气:“我不知道,如果知道也不会让你嫁过去了。”

    “是吗?那真是好笑了,他可是亲口对女儿说了,那事早就告诉过你们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