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014.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041 年关将至

041 年关将至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老太太震惊地看着洛容栀:“你说什么?这种事情谁会直接说出来!”

    “是吗?可是他说,他早就告诉过你们了,让我别想反悔,况且我一个再嫁的妇人能够找到这样好的归宿已经不容易了。这些都是他说的,他还说了,我就是一个破鞋!”洛容栀的脸上满是狠辣,显然她完全相信了她丈夫的话。

    老太太沉默了,不是她不想解释,而是她明白无论自己再怎么解释,愤怒中的女儿都是不会相信的:“算了,既然你愿意相信他的话,那就信吧,反正以后你都不要再回来,我就当是没生养过你这个女儿。”

    洛容栀到底是被送走了,带着额头上的伤疤,带着满腔的愤怒恨恨地走了。就像她说的那样,她再也没有回过洛家,不过她的消息在日后还是断断续续地传了回来,却从来不是什么好消息。

    又过了些日子,当洛芸蕊肩膀处的伤完全消失不见了以后,她到底是回了洛张氏的院子里。差不多有一个月未见,洛张氏一看到她,忙心肝宝贝儿地叫着。而洛芸蕊却有话要对她说,当然还是关于洛容栀的。

    “娘,你是不是事先知道?”对于洛张氏,洛芸蕊也并未刻意隐瞒,不过她声称这一切都是从老太太处听来的。

    洛张氏起初不愿意把这些私隐的事情告诉女儿,但最后还是被洛芸蕊逼问了出来。说起来,还真的不是洛张氏刻意隐瞒。事实上,在洛容栀的婚事方面,洛张氏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话语权,等到老太太叫她过去看洛容栀嫁妆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已经确定了,她除了在增添哪些物件上说了两句话以外,别的什么都没有说。

    至于洛容栀再嫁的那一位,倒也有在商定婚事时略略提过一句,说是他们家的子嗣一向不繁茂。几乎每一代都是一个孩子,哪怕是生了两个孩子,那也肯定是不同母的。不过同时对方也说了,他们家的祖训有云,男子年过三十而无子者,可纳妾,年过四十而无子者,可过继。

    对于这点儿,洛家这边自然是没有异议的。虽然商定婚事的人是老太爷,可他也隐隐约约地知道,自己这个女儿在生育方面恐怕不会太容易。而无子纳妾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他自然没有反驳的理由。

    可是洛张氏却是知道内情的。

    “那户人家,原本的老爷太太在世时,跟张家也有生意上的来往。我记得那时我还没有嫁到洛家来,那位太太只有一个儿子,她对于女儿家都特别的好,经常在园子里办一些女儿家的盛宴。”洛张氏陷入了回忆之中,她未嫁之时虽然父母双亡,但张家待她不薄,也算是过得比较幸福的。

    “我依稀记得,那位太太的儿子当时只有七八岁吧,虽说男女七岁不同席,但那个时候我已经十六岁了,倒也不至于那么避讳。加上太太邀请的女孩子大多都是我这个年纪的,所以有时在宴请上也能看到那个男孩子。我印象中,那是一个相貌比较清秀的男孩子,因为是独子,性子比较顽劣,但本性看上去倒是不坏,哪怕偶尔有些不伤大雅的恶作剧,大家也是一笑置之。”

    “那天,仍然是一个盛宴,我应邀前往。本来在宴请之前大家是坐在花厅里说说话的,不想那时我突然有些胸闷,就跟太太说了一声,去外面透透气。这原本没有什么,他们家人丁稀少,那位老爷平日里常年不在家,家里为有那位小少爷。我想着,即便是遇到了那位小少爷,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就干脆撇下了丫鬟,一个人站在回廊处吹风。”

    说到这里,洛张氏苦笑着摇了摇头,当时的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后面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吧?如果早就知道,她说什么也会制止当时的事情的。

    “我先前说了,那位小少爷很顽皮的,不过以往还算知道分寸,那一日也不知道怎么的,竟然拿了一个装了蛇的篓子。后来我才知道,那篓子是他从厨房偷出来的,原本应该是厨子打算做蛇羹用的。大概他是知道这蛇无毒,就想着拿来吓唬吓唬我们这些来做客的小姐们吧?之前他也有拿着毛毛虫来吓人,可这一次却出了大事。”

    “我一开始并没有看到他,是听到了他的叫声才跑过去的。等我跑过去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在发颤,两手在身上乱抓,脸上满是惊恐的表情。我当时看他的表情不对,刚想问他发生了什么事,就听到他哭喊着说,蛇在他的衣服里。我那时整个人都懵了,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听到他发出了一声不像是人的惨叫声,然后整个身子开始痉挛,紧接着两眼一翻,竟是晕厥过去了。”

    叹了一口气,洛张氏脸上满是遗憾:“等我叫了附近的仆妇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他的裤子上开始渗血,位置竟然是……”

    “再然后,那次的宴会就这样取消了,那位太太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办过任何的宴会。我虽然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但后来却被那位太太派来的丫鬟叮嘱了一番,祈求我不要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接着,我得到了消息,那位从来不给自己丈夫纳妾的太太,一反常态地给丈夫纳了三门小妾,然后在一年之后就过世了。可是,直到后来也没有听说那户人家还有儿子诞生,倒是那位老爷在过世后,他的遗腹子出生了,可惜却是个女孩子。”

    洛芸蕊心下明了,这大概就是小姑父那位年幼的妹妹了,却没想到竟然是个庶女。不过,但已经不重要了。

    “蕊儿,娘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当年毕竟是答应了那位太太,有些话真的不好讲。况且,我也没有确切的证据,万一那位少爷已经治好了伤呢?都过去十多年了,而且你小姑姑的婚事又是在完全确定了以后,我才知道的,就算是说了……”

    “小姑姑也只会以为你是故意想要坏她的好事!”洛芸蕊苦笑地开口,其实如果是她,一早就觉出问题来了。哪怕对方是商户,洛家是官家,也没有哪个未婚的嫡长子愿意迎娶一位被休弃的妇人的。这一切都是小姑姑自视甚高,直接就认为对方配不上她,欢欢喜喜地就嫁了。

    倘若她有那么一丁点儿的自知之明,或许就会留下个心眼查查当年的事情了。毕竟,有些事情还是可以查到一些蛛丝马迹的。

    “娘,这件事情还是不要告诉祖母他们了。”洛芸蕊是觉得,虽然洛张氏不要造成这件事的主要原因,但她也确实没有阻止,若是被小姑姑知道了,怕是又要一番折腾。就算小姑姑不知道,老太太那边恐怕也会不舒服,毕竟那是她最心爱的小女儿。

    洛张氏点点头,算是答应了,不一会儿她又开始说着关于过年的事儿。

    被洛张氏这么一提醒,洛芸蕊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年关将近了。只是,如果年关近了,是不是就代表着张家大老爷要过世了呢?或者说,他已经休弃了小姑姑,也许能够挺过这一关也说不定。

    不管怎么样,年关进了,事情就多了。在外地当官的大伯父照例是不会回来的,但为派人过来送钱送物,估摸着不久以后应该会到了。还有张家那边,以往都是要回去拜年,今年恐怕……

    “蕊儿,有些事情不需要你去考虑,娘虽然在洛府过得不自在,但是像你那般大小的时候,却是每天都开开心心的。”看着眉头紧皱的洛芸蕊,洛张氏伸手拍了拍她的脑袋:“别这样,娘知道自己不够聪明,但也知道心思重不太好。你还小,只要负责开心快乐就可以了,别的事情交给大人们去处理,好吗?”

    洛芸蕊一惊,她没想到其实自己的所作所为也是落在洛张氏的眼里的。也是,自己并没有特别的避讳她,想要发现也不难。不过,旎虚空间和重生的事情是她最大的秘密,哪怕是洛张氏,她也不会说的:“娘,我无事,只是在想过年了要送什么礼物给娘和祖母。”

    “你还是心思重。”洛张氏叹了一口气,这个女儿性子完全是随了她,让她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娘,我真的没事。要不,你叫人给我做几身新衣裳吧!”洛芸蕊无奈了,只好学着庶妹的样子,开始跟洛张氏撒娇。像她这个年纪的孩子,不就应该喜欢漂亮的衣服嘛。

    “好,待会儿给管家回个话,让裁缝师傅明天就来。”

    洛府有自己的定例,每季都有新衣。不过考虑到两位小姐身量长得快,衣服样式虽然都是好的,但比不上其他人来得精致贵重。除了定例以外,若是谁有需要还可以请裁缝师傅上门做衣裳,不过那就不能从公中走账了,而是要自己掏腰包了。

    洛张氏一向宠爱洛芸蕊,哪怕她现在有了身孕,对于这个从小就受尽委屈的大女儿,也是很怜惜的。

    洛芸蕊看到洛张氏终于转了注意力,这才长出了一口气。不过,话说回来,裁缝师傅上门专程为她做衣裳,不跟庶妹说一声,真是太可惜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