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017.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043 张家出事

043 张家出事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穿着新衣裳去老太太那儿请了安,又去庶妹那里逛了一圈,得到的嫉妒和不甘绝对是赞美的无数倍。

    有句话是怎么说的?看到你过得不好,我就安心了。

    在那天以后,庶妹几乎每天都会吵闹着要见薛姨娘,看守着庶妹的嬷嬷一开始不愿意为了这种事情去找老太太,可是次数一多,她们也不耐烦了。尤其是临近过年,庶妹闹得越发厉害了,到了小年夜已经开始绝食抗议了。

    嬷嬷们没办法,商量了一下,最终还是回禀了老太太。

    老太太沉吟了一下,想着毕竟快过年了,再拘着也不太好,就允了庶妹出来透透气。

    被关了那么久,庶妹一听说能出院子里,就往薛姨娘的院子里冲。洛芸蕊得知了这个消息,一点儿也不焦急。如果是前些天庶妹一旦出来,自然会把她被老太太拘在院子里不让出门的事情告诉薛姨娘。或许还会把当初香囊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薛姨娘,好让薛姨娘有了准备。至少也要把老太太对她们母女俩的态度仔细地说一下。

    可惜的是,自从被洛芸蕊刺激了以后,她满脑子都是新衣裳的事情。一看到薛姨娘都来不及说些关切的话,就叫嚷着要做新衣裳。

    薛姨娘被她弄得莫名其妙,她并不知道老太太把庶妹拘在院子里的事情,还以为一直是在老太太院子里。乍一听要做新衣裳,她本能地拒绝了。也是,府里又才送过定例的冬衣,无缘无故地做什么衣裳?再说了,离过年没有几天了,这个时候哪家裁缝铺子还接活计?大多都是赶紧把手头上的活儿干完了,好过一个安生的年。

    庶妹根本就听不进任何理由,不给她做新衣裳她就哭闹个没完。

    薛姨娘也算是疼爱庶妹的了,加上母女俩好些日子没有见面了,更是倍加的怜惜。看她闹成那个样子,无奈之下,薛姨娘也只能吩咐丫鬟去问问管家,哪家铺子还在接活计。当然,都到小年夜了,哪怕再穷的人家都要准备过年了,而那些个高档的裁缝铺子早早就不接活计了,自然是没办法给庶妹做新衣裳的。

    庶妹又哭闹了几天,得到了明年一定多给她做几件新衣裳的许诺后,终于安生了下来。

    而洛芸蕊这边,打听到庶妹开始安生了,她又不安生了。

    大年夜这天,洛芸蕊吩咐把前几天送来的最后一套衣裳拿了出来。这套衣服乍看之下倒是没有太过于出众,不过那件披风却是极为珍贵的。整件披风都是火红色的,用的是极品的火狐狸毛,这样的毛料是极为昂贵的,也只有洛张氏这种把女儿宠到了极点的母亲才舍得。

    洛芸蕊穿戴好了以后,身边的丫鬟都忍不住惊呼起来。

    没办法,实在是太美了,火红色的披风映衬着洛芸蕊洁白无瑕的稚嫩肌肤,显得她格外的娇嫩。乍一看,竟然有些像是小小少女了。

    这身装扮真是抢眼,不但得到了洛张氏和老太太的赞扬,就连久未见面的老爷也很是夸赞了一番。说起来,洛芸蕊真的有一个月没有见到老爷了。他不但不来看洛张氏,就连薛姨娘也不是很在乎了。至于原因,洛芸蕊倒是清楚,因为老太太又为她纳了一个通房,是原本老太太手下的二等丫鬟。做事未必利索,但样貌极佳,也难道把老爷伺候得舒舒服服的。

    不过,即便再受宠,这大年夜里,小妾和通房都是不能上桌的。薛姨娘和碧儿都在自己的院子里呆着,老太太另外让厨房安排了席面赐下。而洛张氏因为觉得身子不错,倒是亲自来到了老太太的院子里。至于新的通房,则根本就没有出现,估摸着连席面都未必有。毕竟,碧儿这个通房之所有会受到优待,还是因为她有了身孕的缘故。

    因此,大年夜里只有老太爷、老太太、老爷和洛张氏,以及洛芸蕊和庶妹。即便是庶女也是洛家的小姐,席面还是能上的。

    不知道是因为薛姨娘未出席,还是洛芸蕊这身新衣裳带来的刺激,庶妹一整个晚上都不是很开心。老太爷和老爷都是男人,粗枝大叶的根本没有发觉。老太太倒是发觉了,但她懒得理会庶妹。洛张氏是真的没有发现,她只顾给洛芸蕊夹菜,一个劲儿地叮嘱她多吃一点儿,旁的人根本就不在意。

    至于洛芸蕊,她当然是发觉了庶妹的不对劲,不过高兴还来不及呢,哪里会去安慰她。

    虽说大年夜有守夜的习惯,但也不会刻意遵守。

    老太爷和老太太年纪大了,自然不会守夜。洛张氏是孕妇,吃完了饭就离开了。洛芸蕊和庶妹都还是小孩子,守夜对于她们来说太不现实。不过,都是吩咐了各自的贴身丫鬟代为守夜。老爷倒是无妨,不过他心急去看他的美妾,等到老太爷和老太太一去休息,他也走了。

    洛芸蕊倒是不着急,吩咐小绿拿了些小点心,说是等下饿了可以吃点儿。当然,小点心不是重点,重点是在于她在等庶妹开口。

    犹犹豫豫了好久,庶妹终于开口了:“姐姐,你的衣裳好漂亮。”

    因为房内有着暖龙,洛芸蕊其实进屋没多久就拖去了披风。因此,她故作天真地问道:“衣裳漂亮吗?我觉得还是披风比较漂亮,我可喜欢了。”

    庶妹说的当然是披风,见状立刻接上:“是呀,我说的就是姐姐的披风。”

    “嗯,是非常漂亮的,我娘给我做的嘛!”洛芸蕊很是得意地扬着头,气得庶妹暗暗咬牙。

    “那……姐姐,妹妹有个不情之请。”庶妹是打定主意讨要披风了,她就是见不得洛芸蕊有她没有的东西。

    洛芸蕊浑然未觉,只是吩咐小绿:“把披风给我拿来,我要回去休息了。”小绿依言拿过披风,给洛芸蕊穿戴了起来。

    庶妹看向披风的眼都绿了,手指不由自主地握紧:“姐姐!”

    “嗯?怎么了?”把披风穿戴整齐,洛芸蕊毫不在意地接了一句。

    “姐姐,我好喜欢你的披风。”

    “嗯,我也是。”点点头,洛芸蕊不忘吩咐小绿把刚才的点心拿上。今天肯定有人要守夜,一夜不睡自然会饿,那些点心她吃得必然不会多,剩下的给丫鬟婆子吃也是好的。

    眼看着洛芸蕊就要离开,庶妹慌了神:“姐姐,你的披风能不能借给我穿几天?”

    洛芸蕊嘴角有着一丝笑意,她就知道庶妹会忍不住。不过,转过了身子,脸上却是很为难的表情:“这……这是我娘给我做的。”

    “我知道,我就借几天嘛!”庶妹讨要东西向来都是说借的,可惜被她借去的东西没有一样是能回来的。

    洛芸蕊皱着眉头很是不解地开口:“那你为什么不叫姨娘给你做一件呢?”

    有时候,诚实的话最是伤人,庶妹差点儿就要绷不住了,好在她及时想到了借口:“这大过年的,裁缝铺子都关门了,没有做新衣了。等年后我的新衣到了,一定立刻还给姐姐。”

    洛芸蕊没有被这种理由说服,而是更不可思议地开口:“奇了怪了,没有裁缝可以自己做新衣嘛!像碧儿就是买了布料让丫鬟做的新衣。对了,你看我的鞋子,我娘亲手做的!”

    庶妹咬了咬嘴唇,低头看向洛芸蕊脚上的鞋子。许是之前洛芸蕊身上的披风给了她太多的震惊,因此倒是忽略了脚上的绣花鞋。

    说真的,这双绣花鞋确实是洛张氏做的,但不是前两天才做好的,而是去年就已经做好了。只是当时洛张氏算错了尺码,洛芸蕊根本就没法穿。这不,前几天被夏荷翻了出来,一试之下刚刚好。洛芸蕊觉得自己并没有说谎,这确实是洛张氏一针一线缝制出来的。

    “妹妹,你要是没有布料,就去我那儿拿。我娘之前给我买了好几匹好料子,不过因为她怀孕不方便给我做衣裳,这才去外面定制了。不过,那几匹料子我都没用,你要的话,就来拿。”说完,洛芸蕊就带着小绿离开了,她知道,这个大年夜薛姨娘别想过安生年了。

    果然,第二天听小绿说,薛姨娘仿佛昨夜又是一阵闹腾,天一亮就跑去叫了大夫。想必,庶妹没有辜负她的期望,狠狠地折腾了一夜。

    这边大夫刚到,那边张府的人也到了,当然是来拜年的,来的是张家的二老爷二太太,还有他们的那对双胞胎儿子。

    张家的两位嫡出少爷,大少爷叫张秉康,二少爷叫张秉健。而前世,洛芸蕊和庶妹同时出嫁,嫁的就是张家的大少爷张秉康。现在想想,这门婚事好像就是在今年的正月里定下来的!

    不,她不要!这一次她必须想办法拒绝掉这门糟心的婚事。

    然而,她才刚走到老太太院子里,就看到一个嬷嬷很慌张地冲了进来,差点儿把她给撞倒了。洛芸蕊皱了皱眉头,这个嬷嬷她认识,是张家的人,严格来说就是大少爷张秉康的奶嬷嬷。她这么慌张,是张家出了什么事吗?

    “二老爷!出事了!家里出事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