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029.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052 毁容

052 毁容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妹妹,你听我说。”洛芸蕊眼波流转,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薛姨娘不过是一个下人,而你是洛家的主子,从来就没有主子替下人承担罪过的。而且在洛家,祖父祖母才是最大的,你万万不可再为了薛姨娘跟祖父祖母作对。”

    庶妹一怔,因为之前薛姨娘的所作所为,以及洛芸蕊的挑拨已经让她恨上了薛姨娘,自然是不可能再护着薛姨娘了。因此,对于洛芸蕊的这番多此一举的说法有些不解。不过,她也不是完全不知好歹的,至少刚才老爷威胁要将她送官的话,她是记住了:“姐姐你放心吧,我肯定不会跟祖父祖母作对的。”

    洛芸蕊满意地点点头,忽而看到门外有人影闪动,顿了一下后笑微笑着安抚庶妹:“妹妹,你要知道,百善孝为先。别说是薛姨娘了,就算今个儿是父亲跟祖父祖母斗气了,我们也只能帮着祖父祖母。”

    “啊?”庶妹有些愣神,从小她听到的话,无非都是薛姨娘说的,这个家里最重要的是老爷。只要讨好了老爷,就能安生立命了。

    “还是那句话,百善孝为先。如果今个儿是父亲跟祖父祖母顶嘴,那也只能是父亲不对。当然喽,如果是薛姨娘的话,那就不是孝顺不孝顺的问题了,那根本就是以下犯上!”洛芸蕊微微眯了眼,眼角扫过门帘,在门帘的下方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双鞋尖,看那样式应该是老太太的。

    “姐姐,我懂了,我等下就去向祖父祖母道歉。”庶妹低了头,她倒不是有多羞愧,而是明白了洛芸蕊这话里的含义。若是不低头,可以,大不了陪着薛姨娘走呗。

    门帘慢慢地被掀开了,进来的果然是老太太。看到房内的两姐妹,她微微叹了一口气。无论是洛芸蕊还是庶妹,到底都是洛家的小姐。何况,只有庶妹才是真正意义上在她身边看着长大的,如果真论感情而言,一向嘴甜乖巧的庶妹才是老太太的最疼爱的孙女。

    这段时间以来,发生了很多事情,老太太慢慢觉得洛芸蕊长大了懂事了。加上洛张氏生下了龙凤胎,对于洛张氏母女俩,她自然也就更上心了。只是,她打从心底里也不希望庶妹是一个心肠恶毒的孩子。不过,如果这一切都是薛姨娘唆使的……

    “祖母,妹妹她知道错了,她不应该听薛姨娘胡说八道,更不应该拿那些个脏东西害人。”洛芸蕊一见到老太太,忙行了礼,悄悄地用手捅了捅还是发愣的庶妹,示意她赶紧道歉。

    跟被送官相比,道歉真的不算什么。庶妹自然也明白洛芸蕊这是在替她辩解,况且想起之前薛姨娘那丑恶的嘴脸,她真心觉得,洛芸蕊比薛姨娘更加在乎她。

    低着头走到老太太面前,庶妹“噗通”一下就给老太太跪下了,流着眼泪一脸羞愧地开口道歉,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也为那个不幸丧命的亲妹妹洛芸芬。

    老太太皱着眉头,也是一脸的哀伤,似乎真的在为无辜丧命的孙女哀恸。不过,洛芸蕊却知道,老太太根本就没有见过洛芸芬一面,又怎么会真的为她伤心伤神呢?与其说她是在心疼洛芸芬,不如说她更为洛家发生这种事情而感到丢脸和愤怒,自然对于庶妹也是有点儿恨铁不成钢的。

    “祖母,您看看妹妹的脸,薛姨娘下手也太狠了,看把妹妹伤成什么样儿了。”洛芸蕊露出一脸心疼的表情,提醒庶妹将头抬起来。

    庶妹也不傻,虽然觉得脸上的伤很丢人,但是现在最重要的是讨好老太太,丢人之类的不在她的考虑范围内,何况她也知道老太太一向都很疼爱她,看到她的伤大约会更心疼吧?刚才洛芸蕊也说了,哪怕是老爷也是不能跟老太太作对的,只要老太太一心疼,老爷即便再气愤,也不能把她如何了。

    心下打定主意,庶妹哭得更伤心了,抬起脸一脸泪痕地看着老太太:“祖母,芳儿好疼。”

    刚才在厅上,老太太并没有仔细地打量庶妹,这会儿乍一看到庶妹那副惨不忍睹的模样,顿时怒火中烧:“芳儿,你……”

    庶妹如今的模样真心惨烈了一点儿,洛芸蕊很清楚,薛姨娘和庶妹这对母女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都是她最大的仇人。但是这仇人也是要分主次的,尤其是现在庶妹年龄还小,只要把薛姨娘扳倒了,庶妹一人根本就成不了气候。况且,让薛姨娘一生一世都被庶妹这个亲生女儿痛恨着,不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吗?

    老太太本来就看不到薛姨娘那狐媚的样儿,加上庶妹的哭诉,洛芸蕊的帮腔,成功地让老太太彻底恨上了薛姨娘。等到李大夫过来给庶妹检查了以后,无意间又添了一把火。

    “三小姐脸颊上的伤倒是还好,耐心养上个几年应该是没问题的。只是这嘴角处……”李大夫说得很委婉,庶妹不但脸颊处有伤,连带牙齿都被打落了两颗,嘴角处更是开裂得很厉害。好在庶妹还没换牙,倒是不至于留下终生遗憾,可嘴角上的伤确实很难办:“老太太,我就明说了吧。这嘴角不比其他部位,是要经常动的,哪怕用最好的伤药也没法在短时间内完全愈合。无论是吃饭还是说话,都很容易造成伤口撕裂。”

    老太太沉着脸,庶妹含着泪一脸惧怕的表情,而洛芸蕊则是握着庶妹的手尽量安抚着她。

    “伤口一旦出现撕裂,再好就不容易了。看三小姐这情形,留疤怕是肯定的了,而且若是养的不好,或许还会……”李大夫欲言又止,似乎接下来的话很难说出口。

    “妹妹她会怎么样?”看老太太不打算接话的样子,洛芸蕊直接开口发问。想想就知道李大夫要说的肯定不是什么好话,只要是能够让庶妹愈发恨上薛姨娘的事情,她是一定会去做的。

    李大夫还是有些迟疑,但是他想必也明白,有些事情干脆点儿讲出来比较好,别等到真的出了事,洛家怪到了他的头上:“嘴角处经常撕裂,加上三小姐年纪还幼,恐怕长大以后有可能会发生嘴角倾斜的状况。”

    都不用看老太太的表情,洛芸蕊也知道她的脸色肯定非常难看。而庶妹已经彻底被吓懵了,整个人不停地打着颤,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当然,我也并不是什么名医,对一般病症我倒是很擅长,但像这样的外伤,也许还有别的大夫比我更加精通。另外,这伤药的好坏也有很大的关系,我手头上的药材大多都是进补滋养的,这外伤用药……”李大夫终究不敢把话说得太绝,何况他说的也没错,他只是一个给大户人家后院女人看病的大夫,外伤确实不是他的专长。

    老太太沉着脸让李大夫将庶妹脸伤处理了一下,还开了一个帮助伤口愈合的药方,另外也拜托他帮着找找有名的外伤大夫,如今有上品的外伤药也可以,所有的费用都由洛家提供。李大夫离开以后,老太太又仔细打量了一下庶妹,因为嘴角处没法包扎,只要庶妹稍稍一张嘴,就能看到血红的伤口。

    “唉,芳儿……”老太太叹着气摸了摸庶妹的头,她虽然不懂医理,但是她认识李大夫那么多年了,对于李大夫的为人自然也是知道得一清二楚。别的不说,如果上品的伤药真能治好庶妹的伤,以李大夫的为人,肯定会帮着寻找的,大不了等治好了以后向老太太索要高额费用罢了,完全没有必要把话说得那么明白。

    换句话说,既然李大夫都说得那么明白了,也就是庶妹的伤大约是没办法痊愈了。

    庶妹虽然没有完全理解李大夫话里的含义,但也被吓得不轻。听着老太太的叹息声,她下意识地又想哭。

    “妹妹不哭!你脸上有伤,李大夫说不能碰水的,眼泪也是水,你以后不要再哭了。”洛芸蕊慌慌张张地掏出帕子,直接就按在了庶妹的眼睛上:“祖母不是说了吗?会给妹妹找伤药的,我回头问问娘,她那里有没有药材,我记得她上次还吃了一根人参呢!”

    老太太有些哭笑得摇了摇头,张家是富商没错,但又不是跑江湖的,洛张氏那边有上了年份的人参并不奇怪,可是外伤用药……不管怎么样,洛芸蕊也是好心,老太太点点头:“芳儿你放宽心,祖母会让人帮你找伤药的。不过,蕊儿说得对,你可不能再哭了,平时吃饭、说话的时候也要小心着点,不能把伤口撕裂了。”

    庶妹不敢哭,也不敢说话,只是点点头。

    庶妹被安排在老太太的房里先躺一会儿,不久琉璃就过来了,帮着照顾庶妹。至于洛芸蕊则是跟着老太太去了厅上。

    在厅上,洛芸蕊发现薛姨娘并不在这里,甚至老太爷也离开了,如今的厅上只剩下老爷和洛张氏,当然还有老太太和洛芸蕊。

    老太太把李大夫刚才说过的话复述了一遍,听得洛张氏眉头紧皱,而老爷则是一脸铁青地开口:“老太太,就照刚才老太爷说的做吧,儿子没有意见。”

    老太爷说的?

    洛芸蕊诧异地挑了挑眉,老太爷刚才说了什么?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