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033.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055 庶妹的执着和张家来人

055 庶妹的执着和张家来人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因为这一切都来得那么突然,加上祥哥儿的哭声实在是太过于惨烈了,就连龙凤胎也跟着哭了起来,一时间场面一片混乱。

    而庶妹在短暂的惊诧之后,第一个反应过来,一手慌忙地用面纱遮住自己的脸,另一只手却是冲着祥哥儿的小脸用尽全力狠狠地打了一巴掌!

    可怜的祥哥儿,到底还是个小婴孩,怎么受得了这么用力的一巴掌,哭声戛然而止,洛芸蕊看过去的时候,祥哥儿已经晕了过去。

    “妹妹!不要打了,祥哥儿不是故意的!”慌忙拉住庶妹的手,洛芸蕊不管不顾地把庶妹拖开来:“不能打,你会把祥哥儿打死的!”

    庶妹心头怒火中烧,祥哥儿不仅仅是将她的面纱打掉让她丢掉了脸面,更重要的是,刚才祥哥儿是拽掉了她的耳环,让耳环的尖头在她的脸颊上又划出了一道重重的伤痕。而令庶妹最无法接受的是,在看到了自己的面容后,祥哥儿竟然嚎啕大哭,这岂不是告诉她,她如今的面容形同恶鬼,才会把祥哥儿吓哭?

    虽然洛芸蕊拼命地拽着她,但庶妹正在气头上,哪里管得了那么多,狠命地把洛芸蕊往后一撞,再次扑了上去。曾姨娘早就被这一连串的意外给吓懵了,下意识地抱紧了祥哥儿,不想庶妹竟然拿着那枚沾了血的耳环就想往祥哥儿脸上打。

    洛芸蕊刚才被庶妹狠狠地一撞,顺势就倒在了地上,正好把这一幕看在眼里:“姨娘躲开!”

    曾姨娘没有躲开,因为庶妹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她只来得及将祥哥儿紧紧搂在怀里。不想,庶妹手里的耳环突然间挣脱了,耳环直直地飞向曾姨娘,曾姨娘尖叫着背过身子,那耳环从曾姨娘的眼角飞过,掉在了地上。

    直到这时,老爷才将庶妹的双手抓住,而洛张氏则是将洛芸蕊抱在怀里不停地安抚,至于老太太早已吓得面色惨白,老太爷赶紧吩咐将大夫找来。

    这个大年夜过得从未有过的混乱,洛张氏吓得不轻,吩咐两位奶娘抱紧了龙凤胎,而她搂着洛芸蕊缩在了角落里。老太爷看着情况不行,直接就吩咐洛张氏带着孩子们下去,老太太自然也被扶下去了,其他人则依然留在房间里等候大夫的到来。

    洛芸蕊跟着回了洛张氏的房里,那一夜,是她陪着洛张氏睡的,因为洛张氏受了很大的惊吓,尤其是每当想起洛芸蕊被推倒在地时,都忍不住想要抱住洛芸蕊。反倒是龙凤胎,在哭了一场后,喝了不少的奶,就安然入睡了,并不像是受惊的样子。

    第二天一早,洛张氏还是有点儿头疼,大概是昨晚没睡好的缘故。洛芸蕊想了想,就让洛张氏留下来陪着龙凤胎吧,而她独自一人去老太太那儿。理由倒是很好想,就说是昨天受了惊,身子有些不舒服就是了,想必以老太太的性子是不会为难洛张氏的。

    确实,老太太一点儿也没有为难洛张氏的意思,因为她已经忙得焦头烂额了。

    昨晚,洛芸蕊几人走了以后,老太太被扶到了房里休息,可是事情并未处理完。因为是大年夜,常给洛家女眷看病的李大夫回了乡下,并不在城里,因此又另外找了人。这一来一回的,天早已黑透了,老爷饮了不少酒,而老太爷也有点儿精力不济了。两人商量了以后,吩咐嬷嬷将庶妹看管起来,而曾姨娘和祥哥儿则等待着大夫的到来。

    大年初一,原本是个很和乐的日子,偏生昨晚发生了那些事情,老太太头疼万分。

    院子里,庶妹的奶娘身形不稳地跪在地上,虽然今天下雪,但气温还是很低的,看奶娘那样子,怕是跪了一夜了。曾姨娘和祥哥儿已经回了自己的院子,据说并无大碍。走进房间,庶妹低着头跪在地上。

    洛芸蕊先是给老太太行了礼,又看向庶妹,这才发现庶妹双眼通红,看情形竟是一夜未睡的样子:“妹妹?”

    庶妹没有抬头,只是她的面纱早已不见了,头发散碎地披在肩上,脸颊两边也有头发遮着,倒是看不出伤势如何了。听到洛芸蕊的叫声,她的身子颤了颤,并没有答话。

    洛芸蕊不安地看向老太太:“祖母,妹妹她不是故意的,您不要责怪她了吧。”

    老太太一手撑着头,也是一副不好受的模样,看到洛芸蕊进来也只是抬了抬眼,示意让琉璃开口。

    琉璃一脸的为难:“二小姐,不是老太太要责怪三小姐,而是三小姐非要处罚大少爷。还有就是,菊禾……”

    看着琉璃欲言又止的模样,洛芸蕊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昨晚菊禾虽然没有参加家宴,但毕竟这里的动静大,哪有可能瞒得过菊禾?想必是菊禾听到了庶妹虐打祥哥儿的事情,菊禾不痛快了吧?

    洛芸蕊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劝慰,想了想只能开口责怪自己:“祖母,妹妹,真对不起,都怪我不好。昨晚要不是我想看看祥哥儿,事情也不会变成那样。”

    庶妹依然低着头没有开口。

    “唉,照你这么说,那要怪的岂不是曾姨娘?她一个姨娘罢了,硬是抱着祥哥儿闯进来,如果不是这样也就没后面的事情了。”老太太叹着气,一脸的无可奈何:“算了,她也受了伤,眼睛可大可小,也算是受到了教训吧。”

    洛芸蕊回想了一下,曾姨娘的伤应该不重,毕竟只是擦着眼角过去,至少她的伤势肯定没有庶妹来得重,要知道那个耳环可是顺着庶妹的耳朵直接拉到了面颊上。迟疑了一下,洛芸蕊一脸关切地问道:“祖母,妹妹她没事吧?”其实,她更想问的是祥哥儿如何了,可是庶妹就在她身旁,她一时也不敢问。

    “芳儿她……”老太太眉头皱着更紧了,她也不知道事情怎么会那么巧。庶妹脸颊上的伤本就没有好,又发生这样的事情,这让原本就很注重容貌的庶妹如何能够接受?“大夫是说了,要好好养着,脸上的伤不容易好。这李大夫也没回来,等他一回来让他再好好看看。”

    洛芸蕊听出来了,这话安抚的意味很明显,毕竟之前李大夫对庶妹的伤势无可奈何来着。

    “芳儿,你先回院子里歇着吧,把你奶娘一起带过去,这正月头的,我不想处罚任何人。”老太太一脸的疲倦,连说话都有些颤音了。

    “妹妹?”洛芸蕊很是诧异,她原本以为庶妹的奶娘之所以在院子里跪了一夜,是因为老太太或者什么人的惩罚。可是她算漏了一点儿,正月里头尤其是正月初一,就连责备的话都最好不说,老太太又怎么会开口让奶娘跪一夜呢?“我陪你回去好吗?”

    庶妹不声不响地跪在地上,对于洛芸蕊的话根本就不予理会。

    洛芸蕊又劝了几句,可是却依然没有任何效果。迟疑地看着老太太,洛芸蕊露出狐疑的表情。庶妹这到底是想要干什么?难不成是老太爷或者老爷昨晚训斥了她?可老太太既然发话了,老太爷和老爷肯定也不会再插手后院的事情,这事不就了结了?

    千算万算,洛芸蕊根本就没有想到庶妹的脾气。前世,即便是到了庶妹出嫁的时候,她也依然是那副刁蛮任性,说一不二的脾气。可那时候,洛家一共只有两位小姐,洛芸蕊一年有十个月是躺在床上的。唯一的小少爷还是庶妹的亲弟弟,整个洛家说是庶妹和薛姨娘一家独大倒也准确。

    现在的洛家,孩子多了起来,薛姨娘也被赶到了庄子上,庶妹因为脸上的伤忍气吞声了好几个月。可昨晚那事,说真的,她一点儿错也没有。

    先是她不愿意参加家宴,洛芸蕊硬是把她拉了过来。然后是曾姨娘坏了规矩,抱着祥哥儿进了屋。接着又是洛芸蕊拉着她非要逗祥哥儿玩,祥哥儿乐坏了,拽着洛芸蕊的手到处乱晃,而洛芸蕊又非要她去摸摸祥哥儿。一切的一切都不是出于她的自愿,至少在这件事上,她是个纯粹的受害者,如果她最后没有打上那一巴掌的话。

    “二小姐,三小姐是非要老太太惩罚曾姨娘和大少爷,这才……”小心地看了一眼庶妹,琉璃这才低声告诉洛芸蕊。

    惩罚?开什么玩笑,曾姨娘的话,大不了一句禁足也就算了,至于祥哥儿,他受了惊吓又受了伤,加上他本来就是无心的,谁会惩罚一个这么小的孩子?难怪老太太的脸色不好看了,原来是因为庶妹提出了这么过分的要求。

    正好开口劝着,门口进来一个小丫鬟,招了招手把琉璃叫了过去。不一会儿,琉璃急急忙忙地回话,说是张家的二老爷一家已经到了。

    老太太当机立断,让嬷嬷强行把庶妹带走,当然还有跪在院子里的奶娘,一并送回庶妹的院子。同时也吩咐,没有她或者老太爷的命令,谁也不能进入那个院子。

    洛芸蕊一开始并不明白老太太为何那么决绝,不过后来听到琉璃提起庶妹闹了半宿的事情,也就淡然了。老太太怕是最不喜欢这种闹腾的人了,有什么话好好说,寻死腻活的给谁看?

    只是,张家的人来了吗?

    如果洛芸蕊没记错的话,去年张家二太太就打算为她的长子向自己提亲了吧?因为张家大老爷突然过世,这事最后才不了了之。如今时隔一年再次登门,说不定又……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