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046.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066 举止怪异的庶妹

066 举止怪异的庶妹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事实上也确实是这样的,大太太很早以前就知道了徐家的事情,只是有些事情不好明着说,但她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亲侄女嫁给一个庶子,哪怕养在嫡母的膝下,那也是庶子!更何况,林家的条件明摆着要比徐家来得好,林家大少爷是嫡长子,将来是要继承家业的,唯一比不上徐家的就是林家妻妾成群。

    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大太太本身是不在乎这些事情的,自然也认为洛芸蕊同样不会在意。不过,虽然两人的目的不尽相同,但至少都不愿意跟徐家结亲。

    徐家的帖子被退回去了,林家的事儿虽然现在还未定下来,但至少双方长辈都有了那么一些意思。洛张氏是觉得洛芸蕊现在年纪还很小,相看的确要紧,但却不急着定下来。而林家那边却不是这么认为的了,林家大少爷今年十二岁了,比洛芸蕊大了三岁。这个年纪虽然不算大,但确实也不算小了,家里长辈着急也是很正常的。

    因为帖子没有被退回,加上林家大小姐回去后说了一些什么,林家太太很是看好这门婚事。没过多久,就下了请帖邀请洛家女眷去参加林家老太太的寿宴。

    就算没有结亲的意愿,像这种寿宴请帖也是不好退回去的。大太太看了请帖,便做主答应了下来,洛张氏自然是乐见其成的,至于大堂姐和洛芸蕊,则是完全没有发表意见的权力。

    不过,因为要去林家祝寿,这一应的礼物和衣饰是少不了的。好在洛芸蕊平日里有洛张氏宠着,每到换季前,不说洛家份例上的衣裳,单单就是外头也要做上好几套。大堂姐就更不用说了,完全不用洛芸蕊去操心。

    这个时候,洛芸蕊也就开始庆幸庶妹不会出门,不然又要给她做衣裳,又要另外配首饰,那才叫麻烦呢。而且一个弄不好,说不定还要被二老爷责怪,仿佛就是洛张氏虐待了她似的。不过,洛芸蕊可不会这么认为,洛家该有的份例庶妹都是有的,谁也不曾亏待了她。至于洛张氏暗中从嫁妆里贴补洛芸蕊的东西,又凭什么给庶妹呢?别指望哪个女人会把自己亲生的孩子和自己丈夫跟别的女人生下的孩子一视同仁,谁也不傻不是吗?

    虽说明知道庶妹不会出门,不过该问的还是要问。只是庶妹一来脸上的伤还没有痊愈,二来她又是庶女又已经定了亲事,想来是不会去的。

    本来去询问庶妹,不过就是礼仪而已,却不想庶妹竟然一反常态地要求同去,这可把洛芸蕊惊得不轻。

    好在派过去询问庶妹的并不是洛芸蕊的人,她也乐得把这个难题抛给大太太。虽说老太太并未放权,但大太太管的事情却也不少,这个难题想必她是能够轻易地处理的。

    洛芸蕊怎么也没有想到,大太太得知了庶妹要求同去之后,只是诧异地挑了挑眉,然后竟然一口答应了下来。非但如此,还派人送去了衣裳和首饰,一副当家太太的模样。

    心里惊疑不定,洛芸蕊一时没忍住去了庶妹的院子里。

    庶妹这会儿正在试穿大太太送过来的衣裳。说句良心话,大太太送来的衣裳真心不错,无论是手工还是面料都是一等一的,甚至于比之洛芸蕊都要好上许多。只是,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洛芸蕊想得多了,这衣裳看起来虽然都是新的,但样式却仿佛有些老气了。

    等到庶妹都试穿了一遍后,洛芸蕊终于明白过来了。这些衣裳应该都是大堂姐年幼时订做的。只不过看新旧程度,应该是做好以后根本就没上身过,因此也算不得是旧的。庶妹的身量倒是跟大堂姐年幼时差不多,几件衣裳都是能穿的,大太太也说了,只要庶妹喜欢都送给她好了,包括一些新颖的首饰。

    看着打扮一新的庶妹,洛芸蕊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因为她很清楚,庶妹曾经落过大堂姐的面子,按理说大房就算不对付她,也不可能这样讨好她的。只不过是二房的一个小庶女罢了,根本犯不着这么做。越是这么想,洛芸蕊越是觉得这事有些蹊跷,又或者这真的只是大太太要显示她的和善?

    林家老太太的寿辰很快就到了。

    这日,洛家驶出了两辆马车,头一辆上坐着大太太和大堂姐,后一辆上则坐着洛张氏和洛芸蕊,以及戴着纱巾的庶妹。

    很是不解地看了一眼庶妹,洛芸蕊到现在都没有想明白,庶妹这到底是想要干什么?明明脸上还有疤痕,却硬是要跟着去林家祝寿。而偏偏大太太也允了,这真是……

    “蕊儿,怎么今天有些不高兴?”洛张氏察觉到了洛芸蕊的不安,伸手拍了拍洛芸蕊的手背,柔声开解道:“是不是觉得突然上林家有些不安了?其实没什么的,不过是寻常的做客罢了,不值当什么。”

    洛张氏还道是洛芸蕊有些紧张去未来的夫家。其实,洛芸蕊的婚事还并未定下来,外头更是没人知道。况且,人家邀请做客的名义是为林家老太太祝寿,这到哪儿都是说得出去的理由,外人绝对不会说想的。

    只是,洛张氏不知道的是,洛芸蕊不安的原因并非是这个。想着大太太和庶妹的怪异举动,洛芸蕊心里那份不安仿佛更加厉害了。可她也知道这事还真的不能说出口,毕竟她这是直觉,却没有任何的证据。

    到了林家也只能小心行事了。

    等真的到了林家,洛芸蕊心里却又涌上了不安,下意识地看了看庶妹,庶妹只是低着头站在自己的身边。这……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吧?

    洛家一行人很快就被迎了进去,而林家的大小姐特特走过来跟洛芸蕊讲了两句话,大堂姐在洛家那日的茶会上也有聊得来的人,倒也不寂寞。唯独庶妹因为之前的茶会并没有出来,加上头几年洛张氏不管事,薛姨娘再受宠也不能代替洛张氏外出做客,因而她竟是一个人都不认识。

    因为之前的不安,洛芸蕊倒是时刻注意着庶妹,想着她不认识旁人,还好心地指点一番。可是庶妹仿佛打定了主意,一声不吭地跟在洛芸蕊的身后,不管别人问什么都不答话,甚至于偶尔还装着害怕的样子躲在了洛芸蕊的身后。没过多久,众位小姐都知道了这件事,也就没人上来触霉头了。

    洛芸蕊狐疑地看了看庶妹,庶妹的性子她最是清楚了,无事尚要起三分浪,更别说这次是她自己要求出门参加宴会的,怎地就装作一副胆小怕事的样子呢?难不成,她想用这种方式来告诉众人她在洛家受了委屈?

    呵呵,这也太天真了吧?洛张氏那种怯懦怕事的个性从她还是张家小姐的时候,就传遍了城里各处大户人家。况且,身为庶女,胆小怕事也是正常的,旁的人根本就不会多管闲事。

    “妹妹,这是林家三小姐悦娘。悦娘,这是我妹妹芳儿。”虽然一直注意着庶妹的举动,洛芸蕊还是要应对其他人。这样一来,很少参与这种事情的洛芸蕊难免有些疲惫了。

    好在林家三小姐并不是难以伺候的主儿,她只是咧着小嘴冲着洛芸蕊直乐,还告诉洛芸蕊她二姐的病已经好了,等下介绍给洛芸蕊认识。

    林家的二小姐也是嫡出,比之落落大方的大小姐,二小姐就有些病弱了。瘦弱的身材,我见犹怜的神态,让第一次见到她的洛芸蕊也忍不住产生了要呵护她的感觉。说来也真真好笑,这林家三位小姐明明是一母同胞的姐妹,性子却完全不同。

    林家大小姐举止优雅性子开朗,一副长姐气派。二小姐却是犹如病西施,一举一动中无一不透着病态的柔美。三小姐或许是因为年纪小的缘故,性子有些跳脱,圆滚滚的脸蛋儿上终日都露着笑容,看上去很是喜气。

    不过三位小姐性子虽然不同,但对于洛芸蕊都是很友好的,想来林家是极力想要促成这门婚事的。

    虽然洛芸蕊一直觉得庶妹的举止透露着种种怪异,但或许是因为她时刻盯着庶妹,庶妹并没有做出任何古怪的举动来。至少,直到离开林家,她都没有得逞。

    可是,洛芸蕊始终觉得这里面有问题,一旦存了疑,若是不把这疑问解开,她总是觉得有一把利刃悬在自己的头顶上。不管怎么样,前世,可是庶妹害死了她,又气死了洛张氏。这一世,哪怕薛姨娘已经被打发去庄子上了,她还是觉得不安。

    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回到了洛家,洛芸蕊立刻唤来了春绯,这丫头擅长针线,又喜欢说笑,虽然是外面买来的丫鬟,但在洛家却有着极好的人缘。

    “春绯,我有一件事要交给你去做,你务必要完成。”

    春绯灵动地眨着眼睛一脸认真地看着洛芸蕊,狠狠地一点头:“嗯,小姐让我去做的事情,我一定会用心去做的!”

    洛芸蕊略微放下了心,不知道为什么她对于春绯很是有好感:“也没有别的事情,你帮我去门房那里打听一下,最近有没有什么异常的事情。不管是什么事,只要跟平日不一样就来告诉我。另外还有偏门那边的婆子处,最好也想办法打听一下。”

    庶妹之前都好好的,若说她真有什么不对劲,那么只能是旁人唆使的。洛芸蕊想先打听一下其他处,若说这些都没有异常,那么只能说明是大房那边对庶妹说了什么。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