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054.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072 歪嘴

072 歪嘴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无比诧异地看着庶妹,洛芸蕊并没有说什么话,而是让小绿跟洛张氏说一声,天色已晚就不陪着她回去了,姐妹俩打算结伴回自己的院子。洛张氏自然是不会为难洛芸蕊的,洛芸蕊就跟庶妹一前一后地离开了老太太的院子。

    洛芸蕊的蕊苑跟庶妹的芳苑本就是紧挨着的,只是现在芳苑变成了媛苑,里面又多了大房的四位庶出小姐,就显得有些不太方便说话了。因此,洛芸蕊把庶妹带到了她的蕊苑来说话。

    “妹妹,只是怎么了?”洛芸蕊有些不解,不过随即就反应过来:“妹妹是不是担心徐家那头?放心吧,既然大伯母把这事揽了下来,就一定没问题了,定不会让你的婚事受阻的。”

    洛芸蕊的话音刚落,庶妹的眼泪就下来了,弄得洛芸蕊一时间手足无措,她应该没说什么过分的话吧?话说回来,洛芸蕊已经很久没主动找庶妹的麻烦了。

    “姐姐,这一次你一定要救救我!”庶妹哽咽得说着,声音有些低沉,因为哭泣的缘故还显得有些含糊不清。

    洛芸蕊脸上一副茫然的表情,心里却在寻思着是不是庶妹的奶娘又说了什么。只是,这还能说什么呢?大太太或许真的跟薛姨娘有些不快,但薛姨娘已经被撵到了庄子,不出意外的话,这辈子也就那样了,大太太真心没必要为难庶妹。再说了,大太太最近一直忙着老太爷的寿辰,人家根本就没有那个精力来折腾庶妹!

    “妹妹,大伯母最近好像都忙活着,她应该没有欺负你吧?”洛芸蕊曾经告诉庶妹,大房的太太是不能明着欺负二房庶女的,尤其是大太太那么好面子的人。

    “不是的,不关大伯母的事。”庶妹哭得越发厉害了,却仍然一个劲儿地摇头。最近这些日子以来,她算是真的长大了不少,至少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地位,也知道有什么人是她得罪不起的,她才不会去故意惹大太太呢。

    “那是什么事?你直说吧,这时候都不早了。”

    “是……”庶妹欲言又止,竟然住了嘴,默默地落起眼泪来了。

    洛芸蕊不由地心头暗暗气恼,不带这么折腾人的,她今天也跟着忙碌了一天,这会儿早已困倦了,正巴不得可以早点儿歇息呢,不想庶妹又来生事。如果真的有事也就罢了,反正她现在要扮演好姐姐的角色,也不介意配合一下庶妹。只是,像这样跑到她的房间里,委委屈屈地抹眼泪到底是想要干什么?

    好在庶妹之前在洛家所有人的心目中已经打了烙印,哪怕她这会儿诬陷洛芸蕊欺负她,也是没人相信的,要不然洛芸蕊早就该着急了。不过,就算这样,她现在也没了好性子:“妹妹。你究竟要不要说?不说的话,我可去歇息了。”

    “姐姐!”眼看着洛芸蕊真的要离开,庶妹顿时急了,一把拽住了洛芸蕊,语气极为惊慌地说道:“不要走,现在只有你能够救我了。”

    洛芸蕊好想哭,她这是造了什么虐哦!

    “最后一次机会,你要是再不说,我就真的走了。”最终,洛芸蕊还是妥协了。

    庶妹一咬牙,突然闭上了眼睛,狠狠地扯掉了她脸上的纱巾,就这么把自己的脸颊暴露在了洛芸蕊的面前。

    洛芸蕊起初是惊了一下,随即就变成了惊悚:“妹妹,你的脸!”

    庶妹脸颊上的伤其实早就愈合了,到底是万事不理的千金小姐,加上每日敷药调理,伤疤要复原也并非难事。庶妹如今的脸颊乍看之下已经没有什么大问题了。当然,这只是乍看之下。

    抿着嘴,洛芸蕊细细地端详着庶妹的脸颊,许久之后终于肯定了自己刚才的判断:“妹妹,你的脸好像有点儿歪了。”

    无视了庶妹脸上瞬间的惨白,洛芸蕊开始回忆庶妹受伤最初李大夫的话。虽然具体的已经记不清楚了,但洛芸蕊还依稀记得,李大夫那时候好像说过,庶妹的伤是从嘴角开始的,很有可能以后会造成歪嘴。当然,洛芸蕊只是听过就算了,并不曾想到李大夫的话竟然会成真。

    成真了……

    若不是场合不对,洛芸蕊真想放声大笑。这就是报应吧?前世,庶妹把她害得那么惨,在新婚之夜毁了她的清白,害了她的性命,夺了她的夫君,害了她的娘亲。

    原来,这一切的一切都会引来报应的!

    嘴角忍不住微微翘起,但洛芸蕊的语气却满是哀恸:“天呢!当真是如此,妹妹,这可怎么办?”

    庶妹要是知道该怎么办又怎么会过来求洛芸蕊呢?听到洛芸蕊这么一说,她当即就软倒在地:“姐姐,你也没办法吗?你真的也没办法吗?”

    “这个……”办法肯定是有的,别的不说,旎虚空间里可多得是药材,想要治好庶妹脸上的伤恐怕也不难吧?只是,洛芸蕊不觉得自己应该帮她,事实上她觉得自己没有当着庶妹的面幸灾乐祸已经够可以了:“要不,明天我央了娘把李大夫叫进来给你看看?”

    庶妹迟疑了一下,这些日子以来,她多是自己涂抹伤药,并未再找过大夫看。之前她看着自己的伤一点一点好起来,还庆幸不已,可是没过多久就发现了大事不好。这张脸若是一本正经地板着倒还好,不细看也看不出什么来。可是一旦说话,却是咧嘴哭的时候却是格外的明显,明显到连她自己都无法忽视的地步。

    算了,只要能把脸上的伤完全治好,丢脸也无所谓。

    庶妹打定了主意,就点头附和:“好,我要看大夫。”

    “行啊,我明个儿就跟娘说,一定叫李大夫进来给你好好看看。”李大夫的医术摆在那里,所谓的好好看看,最后也就只能沦落为好好看看而已,字面上的意思。毕竟人家李大夫是大户人家用惯了大夫,外伤真心不是他擅长的。

    事情跟洛芸蕊预料的半分不差,李大夫虽然被洛张氏请来了,也帮着仔细看了庶妹脸上的伤,但是他是真心没办法拿,别说这已经成型的歪嘴,就算没成型之前,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虽说他行医也有十几二十年了,可是看到大多是些体虚风寒,要么就是帮着调理下身子、安安胎之类的,外伤什么的那是存心为难他!

    不过,李大夫虽然本身没本事治疗庶妹,但是他跟洛芸蕊不同,他是洛家请来的大夫,自然要事事都跟老太太回禀。这可不是洛张氏那会儿让他晚半个月说有喜,庶妹这事可不是好事,况且越晚说,他的责任就越大。

    跟老太太回禀了这事,老太太气得半天没缓过气来。还是洛芸蕊实在是懒得安慰庶妹了,跑来看望老太太,这才安抚好了她。

    老太太这回主要是被气的,庶妹脸上的伤最初可是薛姨娘造成的,这得有多狠的心才能对自己亲生的骨肉下得去那么重的手?这若是搁在往常倒也罢了,反正是个庶女,可现在这个庶女已经跟她娘家侄子定下了亲事!

    这不是故意要给她一个没脸吗?!

    想着若是已经歪嘴的庶出孙女嫁到了张家以后,被张家各种嫌弃,她心里就很不是滋味。更何况,本朝的民风开放,这成亲之前肯定是要相互见面的,这事或许根本就瞒不到成亲那日!

    这下可如何是好?

    老太太愁得吃不好睡不好,每天做梦都是张家过来退亲,而她还被她亲哥哥埋怨。

    唉,这事能怪她吗?说到底,都是薛姨娘的错,她一个奴婢居然敢对主子下手,虽说那只是洛家的庶女,但却仍然是薛姨娘的主子!

    也不知道老太太最后是怎么想的,竟然叫了两个嬷嬷特地跑了一趟薛姨娘所在的庄子上,貌似是狠狠地训斥责罚了一顿。

    得知了这个消息,洛芸蕊还特特跑到了庶妹面前,一脸喜色地告诉她,老太太帮她出气了。只是,庶妹脸上却并无喜色,也对,任谁摊上了这样的事情都不会有喜色的,哪怕出了气又能怎样?她的脸也恢复不了了。

    现在的庶妹,满心的忧愁。她愁得是万一张家来人要见她,她又该怎么办?别说她现在已经跟张家大少爷订了亲,就算没订亲,张家还是洛家的姻亲呢,也不是她一个庶女说不见就能不见的。可是,这要是见了,是不是代表着这门亲事就此了断了?

    虽说洛芸蕊对于张家的亲事不满意,但人家庶妹可满意着呢。她从小就跟张家的两位少爷认识,相对于寡言少语的洛芸蕊,她跟那两位少爷玩得更好。何况,她还是很希望能够嫁到一户比较熟悉的人家。况且,若是嫁给了别人家,说不定自己的嫁妆就只有公中那么一丁点儿。可若是嫁给了张家,老太太为了自己的面子着想,也会给她再添上一些的。

    这边庶妹正满心的苦恼,那边张家来人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