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057.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074 徐家二少爷订亲

074 徐家二少爷订亲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洛芸蕊都直呼受不了的事情,老太太又怎么会答应呢?事实上,老太太只听了一个开头,就气得晕了过来,吓得张家太太跟着丫鬟们一起慌乱了一阵。

    等好不容易老太太苏醒了过来,却是直接摆了摆手让张家太太先离开,也没说别的,只说是自己身体不适,愣是让张家太太碰了个软钉子。只是张家太太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况且她来之前已经想好了,这次必须要让老太太答应下来,不然她的长子前途就都毁了!

    从老太太院子里出来,张家太太没有第一时间离开,而是带着自己的丫鬟径直去了洛张氏的院子里。

    得到消息的洛芸蕊急急忙忙地赶到了洛张氏的院子里,结果正好看到张家太太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跟洛张氏哭诉,而洛张氏却是一脸茫然懵懂的表情,仿佛在说,发生了什么事这是怎么了?

    洛芸蕊看到洛张氏那副无辜的样子,真的很想笑。只是听着张家太太的痛哭声,这才硬生生地忍了下去。板着脸走到洛张氏身边,洛芸蕊低声问道:“娘,这是怎么了?”

    “啊?”洛张氏比洛芸蕊更加迷惘:“我也不知道。”

    死死地咬住嘴唇,洛芸蕊才克制住自己不要喷笑出来。这张家太太肯定是一进屋子就开始痛哭的,结果根本就忘了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跟洛张氏好好地梳理一番,直接就导致洛张氏听了半天也没弄明白这到底了什么事。

    自然,洛张氏这句“我也不知道”落在了张家太太的耳朵里,直接让她哭的岔了气。

    洛芸蕊忙让丫鬟递了杯茶水给张家太太润润喉咙,同时很是好奇地开口问道:“张家太太,您这是怎么了?”虽说两家是亲戚关系,但一般洛芸蕊是不称呼张家太太表舅母的。一来两家的关系也没那么亲近,二来经历过前世的洛芸蕊觉得叫的太亲近了,她恶心得慌。

    张家太太哭得太猛了,灌下了一杯茶水后猛打嗝。

    打嗝这玩意儿,虽然不是打什么大问题,但对于一个大家太太来说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偏偏这打嗝不像疼痛忍忍就过去了,这事根本就没法忍。

    看着张家太太猛打嗝,别说是她本人了,洛芸蕊看着都浑身不自在,总是不由自主地在张家太太打嗝的那一刻跟着身子抖一下。弄到最后,洛芸蕊比张家太太还要尴尬。

    唉,也不知道娃娃那里有没有专门治疗打嗝的药材……

    最终,张家太太也没把事情解释清楚,就掩面灰溜溜地走了。不过想来她应该还会再想别的主意,毕竟那是她的长子,后半辈子的依靠!

    这边张家稍稍消停了几天,那边庶妹的身子也终于好了那么一点儿,至于不像之前那样病得起不了身了。洛芸蕊很是听话,几乎每日都要去看看她。因为这是忧思过度惹出来的毛病,并不是风寒之类的,倒是不怕传染,洛张氏也不拘着她,反正洛芸蕊很有分寸,洛张氏很是放心。

    这日,洛芸蕊更要再去看看隔壁看看庶妹,大堂姐先一步把她堵在了屋子里:“蕊儿,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洛芸蕊怔了怔,跟大堂姐有关的好消息?还是跟大房有关的好消息?不过片刻时间,洛芸蕊就想明白了:“哦,我知道了,一定是跟徐家有关的。”

    “你怎么知道?”大堂姐一脸惊讶地看着洛芸蕊,她确信自己是第一个从自己母亲那里听到的消息,这不就立刻赶来了,洛芸蕊怎么就提前知道了?

    “我猜的。”洛芸蕊狡黠地眨了眨眼睛:“不过我也只能猜到大概,还请姐姐告诉蕊儿详情。”

    听了前半句,大堂姐忍不住有些失落,不过听了后半句,她又得瑟起来了:“你肯定想不到吧?徐家的二少爷已经定亲了,所以你再也没有麻烦了。”

    洛芸蕊微微有些诧异,随即就想起前世听说的徐家二少爷那位可怜的未婚妻,心下难免有些唏嘘。

    “你怎么了?不高兴吗?”大堂姐面带古怪地看着洛芸蕊,有句话她没有说,却在脸上把意思表达得一清二楚。

    洛芸蕊被大堂姐明显有些暧昧的表情弄得哭笑不得,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我只是在想到底是谁那么倒霉,居然要当徐家的媳妇!”

    不料听了洛芸蕊这话,大堂姐面上的表情愈发古怪起来。直勾勾地看着她好久,这才神秘兮兮地开口:“那徐家二少爷的未婚妻你也见过。上次的祖父生辰,上上次的林家宴请,还有上上上次的茶会,那位小姐都在。”

    皱了皱眉头,洛芸蕊突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她怎么觉得大堂姐这是意有所指?低头琢磨了老半天,又结合前世的事情,洛芸蕊猛地抬头惊愕异常地捂住嘴巴:“天啊,不会真的是她吧?”

    “咦?蕊儿你想到了谁?来跟姐姐说说。”大堂姐很是八卦地凑上前来,可洛芸蕊却没有同往常一样跟她玩闹,而是一脸严肃地瞪着她。

    “姐姐,你跟我说清楚,跟徐家二少爷定亲的是不是林家的大小姐萱娘?”

    大堂姐很是不敢置信地看着洛芸蕊:“蕊儿你真是太厉害了,这都能猜到。对了,下回猜灯谜,我一定带你一起去,瞧你这猜谜本事,肯定能赢回来一排的灯笼。”

    灯笼什么的根本就没放在洛芸蕊的眼里,她现在满心满眼都是前世发生过的那些个惨事。

    再过两年,徐家那位姨娘就要回来了,戳穿了二少爷的身世,还把徐家闹了个人仰马翻。同时让二少爷未婚妻家族蒙羞,让他的未婚妻自缢身亡,连累徐家被几大家族联手打压……

    深深地吸了一口凉气,洛芸蕊怎么也不敢相信,前世那个被逼着自缢身亡的女孩子竟然会是林家大小姐萱娘?

    这真的是……

    “姐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进屋跟我好好说道说道。”这会儿,洛芸蕊真的顾不上庶妹了,反正她的身子现在也没有大碍了,至于痊愈嘛,心病还需心药医,这就不是她能解决的问题了。况且,她现在更关心萱娘的情况。

    “别提了,还不是上回走岔路的事情?我听着仿佛是因为那一次的事情,萱娘跟徐家二少爷看对眼了。人家林家的门槛不比我们低,况且萱娘还是嫡长女……蕊儿抱歉,我不是说你不好。”大堂姐话说到一半,立刻焦急地解释着。

    大堂姐刚才那话是有一些贬低洛芸蕊的意思,可是洛芸蕊也不在意,毕竟大堂姐说的都是事实。

    “姐姐,这嫡长女本来就比嫡次女娇贵,你说的都对,为什么要说抱歉?”洛芸蕊真的一点儿也不在意:“不过,我好奇的是,为什么林家就答应这门亲事了?毕竟,这高嫁女低求媳,林家不比徐家差!”

    其实,林家和徐家的门楣是相差无几的,当然跟洛家其实也是差不多的。只不过,洛芸蕊是洛家二房的嫡女,而另外两家都是长房,这相对而言洛家就差了一筹。所以,林家的嫡长子对于洛芸蕊来说,是高攀了,不过也算是门当户对。而徐家的次子理应是配不上洛芸蕊的,但徐家长子身子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去了,加上徐家人口简单没有妻妾,这才让洛张氏高看了一眼,那个时候才会打算将洛芸蕊许配给徐家。

    可是,这两户门楣差不多的人家,却没有拿嫡长女配人家次子的道理。况且,萱娘无论是容貌还是人品都是不差的,嫁个官宦人家的嫡长子那是绰绰有余的。而如今……

    “都跟你说了,那是你情我愿的事情。”大堂姐不屑地瘪了瘪嘴,像是看不上萱娘似的。不过,她又立刻想起洛芸蕊跟林家大少爷订亲的事情,立刻就收起了轻蔑的表情:“也无所谓啦,虽然徐家二少爷是次子,但是这城里谁不知道徐家大少爷身子弱,这二少爷从小就是当成嫡长子在养的。而且我还听说了,徐家二少爷的学问是极好的,据说马上就要下场考试了,说不定他还会有什么大造化呢!”

    洛芸蕊苦笑连连,大造化是有的,可是大悲剧也是有的。想起前世的种种传闻,再忆起萱娘那甜美的笑容,洛芸蕊总归是觉得心里不太舒服。

    大堂姐将洛芸蕊的表情看在眼里,想了一会儿自认为是理解了,于是开口劝道:“蕊儿你放心啦,徐家递过帖子的事情根本就没几个人知道,你不用担心这个。况且,只不过是递个帖子罢了,连议亲都算不上,不会有问题的。”

    她担心的又不是这个。

    洛芸蕊苦笑连连,有些事情她虽然是心里明白的,却是不能说出口的。要不然若是有人问上一句,你是怎么知道的,又让洛芸蕊怎么回答呢?

    想着前世徐家最后之所以落到了那个地步,其实跟萱娘的软弱脱不了关系。倘若当时她肯再坚定一下,陪着徐家渡过难关,接下来也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了。毕竟徐家只不过是拿庶子当做长子养,并且向外人隐瞒了这件事而已。这根本就算不上什么大罪,顶多就是跟徐家结亲的人家面子上有点儿过不去而已。

    洛芸蕊琢磨着,若是前世萱娘没有自缢身亡的话,恐怕徐家也不会跟林家彻底撕破脸。更不会弄得徐家家破人亡,生生地毁了两户人家。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