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058.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075 黑夜闯入的贼人

075 黑夜闯入的贼人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一时间洛芸蕊也想不出别的办法来,只是觉得以后要多跟萱娘亲近亲近,也好让她变得坚强一些。毕竟,那些个所谓的悲剧,都是因为过不去的坎才被称为悲剧的。但凡是能够跨过去的,所谓的悲剧也就不存在了。而且,只要萱娘没有像前世那样自缢身亡,林家也不会在气恼之下联合几大家族一起对徐家施压了。

    况且,所有的事情,一切的源头都源于徐家的那个姨娘。倘若能够想法子不让她出现的,无论是徐家还是萱娘一定都会好好的。

    因为这些事绊着,洛芸蕊终于抛下庶妹不管了,反正她那是想太多才病倒的,说白了就是没事找事,一点儿都不值得同情。再说了,老太太这不是没答应张家那不靠谱的要求吗?她有什么好发愁的?

    不过很快,让庶妹真正发愁的事情来了,连带着洛芸蕊也跟着发起愁来。

    薛姨娘回来了。

    得知这件事的时候,洛芸蕊正在房里用夜宵。这天晚饭她是跟洛张氏一起吃的,偏生那对龙凤胎在饭桌上闹将起来,弄得洛芸蕊都没吃饱。于是,她就让人去洛张氏的小厨房里煮了些夜宵端到她房里来吃。

    这正吃着呢,庶妹的奶娘偷偷摸摸地溜了进来。本来,这人也让丫鬟通报了的,只是洛芸蕊瞧着她那架势,特别地贼眉鼠眼,弄得洛芸蕊都要忍不住觉得自己是不是再干什么坏事。

    “走路好好走,你来我这里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吧?”洛家上下谁不知道洛芸蕊跟庶妹交好?再加上洛张氏要照顾两个小的,大太太又不好管二房的事情。这但凡是庶妹有个什么事儿,不都是找洛芸蕊商量的吗?哪怕被人看到庶妹的奶娘进了她的院子也没什么吧?倒是这样偷偷摸摸地让人瞧见了,还以为这是想要干嘛呢!

    奶娘被洛芸蕊一提醒,忙不迭地点头哈腰,却仍然是一脸的紧张。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四周,奶娘小碎步走到洛芸蕊身边,极小声地说道:“二小姐,有要事禀告。”

    洛芸蕊真的很想翻白眼,这一刻她觉得自己收买庶妹的奶娘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错误!这人真的是比庶妹还要不着调!

    “说。”

    奶娘很是慌乱,但看到洛芸蕊面上已经有了不悦的表情时,还是把话说了出来:“二小姐,薛姨娘她偷偷回来了。”

    洛芸蕊手上的勺子掉在了已经快空了的碗里,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声响。傻傻地抬头,洛芸蕊觉得自己应该是幻听了:“你说什么?谁回来了?”

    “薛姨娘。”这一次,奶娘的声音略略大了一些,只是脸上的不安更重了。

    庶妹的奶娘原是薛姨娘的心腹,不然也不会让她当庶妹的奶娘了。只是这心腹也是会变的,这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叠加在了一起,直接导致了奶娘对于庶妹再也不尽心了,甚至于还时不时地刺激庶妹,让她小小年纪就开始忧思,甚至于一度病重。

    倘若事情一直就这么下去,倒是也无妨。反正奶娘算是看明白了,洛张氏不爱管事,从来就没有把庶妹放在过眼里。老太太虽然以前很疼庶妹,但现在却是被伤透了心,再也懒得管她了。二老爷也差不多,但不同在于,人家现在儿女成群,连儿子都看顾不过来了,一个庶女罢了,谁会在意?洛芸蕊算是最关心庶妹的人了,只是这关心却也并非真心实意。

    因此,奶娘从未想过她这么对庶妹会引来什么事。

    可是,薛姨娘就不一样了。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谁最在乎庶妹的话,那只会是薛姨娘。也许当初薛姨娘一气之下伤到了庶妹,但事后她肯定比庶妹更加痛苦。也唯有薛姨娘若是知道了奶娘的所作所为,怕是杀了她的念头都有的。

    所以自从知道了薛姨娘归来的消息,奶娘就一直坐立不安的。好不容易哄着庶妹喝下药睡着了,她立刻跑到洛芸蕊这里来拿个主意。

    洛芸蕊低头思索了片刻,轻声答道:“妹妹又病了?不要着急,我明天一早就把李大夫再请来。不过这一次应该不是忧思过度了吧?是风寒?如果真的是风寒的话,那可就不能见外人了。”

    奶娘微微一怔,最初她并不明白洛芸蕊这番类似于自言自语的话。不过,只是琢磨了一小会儿,奶娘就懂了。忙不迭地给洛芸蕊道谢,并信誓旦旦地保证,庶妹这一次肯定是风寒,必须是风寒。

    这人若是得了风寒,一时半会儿地要想好起来确实不容易。可是,若想在一夜之间得了风寒却是很容易的,尤其是这人本来就身子不适。

    奶娘趁着庶妹熟睡,悄悄去开了她卧室的小窗,又守在她身边,时不时地帮着掀下被子。到了后半夜,本来大病就未愈的庶妹开始发烧。

    第二天一早,洛芸蕊信守承诺,遣人去唤了李大夫过来,同时也趁着请安的功夫跟老太太说了一声。老太太一开始还以为庶妹又开始忧思过度了,不过等李大夫过来回话后,她却开始真正地担忧了。

    风寒,加上庶妹本身就在大病之中,这次风寒来势汹汹。

    洛芸蕊很是担忧地告别了老太太,说是打算去看看庶妹,不想老太太立刻派人封了庶妹的屋子。原本,是想连院子一块儿封掉的,只是老太太突然想起,大房的四个庶女都在这院子里,所以只是封了庶妹的屋子而已。而且,严禁其他人进入探视,唯恐洛家再有人病倒。

    而老太太这边才派人封了屋子,才两天功夫,院子里就出事了。守门的婆子事先被庶妹的奶娘打点过,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给了点儿宵夜让她们看得严实点儿,果然当晚就逮住了两个贼人。

    洛芸蕊听到隔壁的动静,忙披上外衣赶了过去,成功地在两个贼人被逮住的那一刻,吩咐狠狠地打。打完之后,却是万分诧异地叫了一声,随后才吩咐将贼人送去柴房先关着,第二天再送到老太太的院子里去。自然,第二天一大早,洛芸蕊先派人去了二老爷的书房,说是昨晚在后院抓到了两个贼人。

    二老爷大惊失色地赶了过来,而这时,洛芸蕊已经把贼人绑到了老太太的院子里。

    等到二老爷赶到的时候,老太太更在气头上,下令狠狠地责打贼人。看到二老爷进来,贼人之一突然高声喊了起来,叫的却是二老爷的名讳。

    洛芸蕊当然知道那人就是薛姨娘,其实她昨晚就已经知道了。可是,经过了婆子们的毒打,一夜柴房的挨冻,又是大清早地被绑过来,薛姨娘整个人又肮脏又难堪,让人绝对无法把她跟以前那个光鲜照人的薛姨娘联系在一起。

    听到薛姨娘叫二老爷的名讳,洛芸蕊毫不犹豫地看向二老爷,眼底里全是诧异。薛姨娘这会儿虽然看不出模样来,但她是女子这一点儿却是可以肯定的。因而,被洛芸蕊这么毫不掩饰地一看,二老爷瞬间恼火了。

    他没办法把气出在洛芸蕊身上,毕竟洛芸蕊那种震惊的表情只能说明她是个不谙世事的孩子。既然不能跟洛芸蕊计较,但责打贼人总是可以的吧?

    薛姨娘眼看着又是一轮毒打,慌乱地叫喊着二老爷的名讳,自然也不忘自我澄清,说她是薛姨娘。

    洛芸蕊并没有拦着不让薛姨娘说话,这把薛姨娘当成贼人抓住的是老太太的人,昨晚动手毒打薛姨娘的还是老太太的人,今个儿责打薛姨娘是老太太下的命令,当然还有二老爷的命令。这一切的一切都跟洛芸蕊没有半点儿关系,她一个小姑娘家家的,又怎么会知道昨天晚上薛姨娘会乔装成贼人,从偏门那儿偷偷地溜进庶妹的院子呢?

    她,什么都不知道。

    最终,薛姨娘的身份被证实了,可是那又如何?哪怕是以往最宠爱薛姨娘的二老爷这次也是勃然大怒。既然已经被撵到了庄子上,竟然敢没有主子的命令私下离开。这若是单单离开也就算了,天下之大,哪怕是洛家也不可能花费巨大精力去寻找一个无用的逃奴。可是,薛姨娘居然胆敢回到了洛家,还是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哼,洛家后院可都是些女眷,还有未嫁人的小姐呢,她这样的行为若是被旁人知道了,还道是洛家的门风是多么得败坏,怕是洛家所有的小姐声誉都有损了。

    好毒的心思!

    二老爷是绝对不会相信薛姨娘所说的,她想念庶妹才特地回来的。洛家现在谁不知道,庶妹的容貌算是彻底毁了,而罪魁祸首就是眼前这人!想念?逗谁呢!

    还是洛芸蕊心善,她先是将老太太劝下去休息了,又柔声跟二老爷说着好话。到了最后,终是让二老爷松了口,答应让薛姨娘见上庶妹一面。

    你不是想念女儿吗?你不是日思夜想就指望见上一面吗?

    可以!

    洛芸蕊笑得异常得开怀,她倒是想要亲眼看看,当庶妹对薛姨娘露出怨毒的眼神时,薛姨娘还能不能保持慈母的温柔。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