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060.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076 有其母必有其女

076 有其母必有其女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薛姨娘终是跟庶妹见上了面,为了能够让庶妹清醒着面对薛姨娘,洛芸蕊忍痛向娃娃要了一些药材,保证可以让庶妹在短时间内好起来,当然只是治标不治本。

    无论是老太太还是二老爷,抑或是旁人,都完全没有兴趣见证这母女团员的一幕,二老爷甚至下令,等见过一面以后,直接就把薛姨娘狠狠地责打一顿再送到庄子上去。这次还要戴上手铐脚链,看她下回还怎么跑。

    薛姨娘要怎么逃跑完全不在洛芸蕊的考虑之类,她只是抱着看好戏地态度亲手帮庶妹喂了药,让她清醒地看到面前如同鬼魅一般的薛姨娘。只是,到底是亲母女,哪怕第一时间没有认出来,但在薛姨娘开口以后,庶妹还是立刻知道了眼前这人是谁。可惜的是,知道了又怎样?庶妹一点儿激动的表现都没有。

    也不对,不能说庶妹完全不激动,她一确定眼前的人是谁,就整个人颤抖起来,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洛芸蕊就坐在庶妹的床榻边,而奶娘则是扶着庶妹,好让她看清楚眼前这人。庶妹看得极为清楚,就是因为这样,她才气得越发的厉害了。

    薛姨娘倒是真的激动,显然就像她说的那样,她是真心想要再看看庶妹。至于看完了之后她还想要做什么,那就不得而知了,但至少她是真的很想念庶妹的:“芳儿,娘在庄子上好想念你,你最近过得好吗?怎么生病了?是不是洛张氏那个混蛋欺负你?肯定是的!还有洛芸蕊你这个贱人生的女儿!”

    洛芸蕊好想翻白眼,要是没有她的话,薛姨娘你要怎么才能见到庶妹呢?她是好人,彻头彻尾的好人!

    庶妹抿着嘴直打哆嗦,勉强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母亲才没有欺负我,姐姐才不是贱人生的女儿,你才是贱人!贱人!”

    噗!

    洛芸蕊实在是忍不住了,只能假装咳嗽掩饰过去。庶妹居然说薛姨娘是贱人,那么她自己呢?难不成就是贱人生的女儿?好吧,看在她为洛张氏和自己说话的份上,洛芸蕊很大方地表示,她不会计较那么多的。

    “芳儿,你这是怎么了?你被她们灌了什么**汤了?肯定是洛张氏那个贱人,她平日就会装出一副好人的样子来!哼,她最狠毒了,芳儿乖,你可千万别心洛张氏的话!”薛姨娘原本应该是称呼洛张氏为二太太的,可是这会儿她恨不得一口一个贱人,自然不会对洛张氏有任何尊敬的态度了。

    只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庶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薛姨娘的话了。再说了,人家洛张氏做什么了?对于庶妹,洛张氏一向都是无视的,别说是挑拨了,从薛姨娘被撵走了以后,洛张氏一句话跟未对庶妹讲过。她算是把无视庶出子女这一条贯彻到了极点了。

    薛姨娘哭着喊着让庶妹不要相信洛张氏和洛芸蕊,可是庶妹却是一脸气愤地冲着她谩骂,结果骂到了后来……

    “天啊!芳儿,你的脸怎么了?你的嘴巴歪掉了!”薛姨娘一声惊呼,或许是因为太过于惊讶了,音量之高竟是直接传到了屋外,这下子可真的算是捅了马蜂窝了。

    庶妹随手就操起床上的枕头,狠狠地砸向了薛姨娘。只是,庶妹跟洛芸蕊的习惯有着很大的不同,洛芸蕊喜欢枕着绣花的软枕,而庶妹却喜欢硬邦邦的陶瓷枕和木藤枕。要不是前几天庶妹病倒了,陶瓷枕被李大夫要求换成了木藤枕,那么今天薛姨娘很有可能就是血溅当场了。

    饶是木藤枕,薛姨娘也讨不了好。两人本就离得近,庶妹又是用尽了全部的力气砸向薛姨娘,顿时薛姨娘的脑门上就被砸出了一个血洞。

    洛芸蕊吓坏了,惊叫连连,忙一连声地叫着婆子进来。奶娘半扶着庶妹,看起来是在照顾她,但谁也不曾注意到,刚才就是她把木藤枕塞到了庶妹的手里。薛姨娘完全愣在了那里,也不知道她是震惊于庶妹的毁容,还是被庶妹那一下敲傻了。至于庶妹嘛……

    她砸完了枕头,稍稍有些出气了,下意识地摸向了自己的脸。结果这一摸,却吓得她魂飞魄散。原因无他,只是因为她的双手摸到自己的嘴巴完全不对称。慌手慌脚地站起身子想要去梳妆台上照镜子,不想双腿一软整个人倒在了地上,竟是忽然晕了过去。

    洛芸蕊心里微叹,这是药效过了呢。

    当下立刻吩咐其他人照顾好庶妹,而她则是命几个身强体壮的婆子将薛姨娘带下去,然后亲自跑去告诉二老爷,就说是庶妹跟薛姨娘打起来了。

    二老爷赶紧过来看了看,薛姨娘头上那碗口大的伤口是做不了假的,那样惨烈的创口,饶是他这个早就厌弃了薛姨娘的人都感到心惊。不管怎么样,庶妹终究是薛姨娘亲生的,这一点儿是谁都改变不了的事实。而庶妹居然真的敢对自己的生母下手,下得还是这么重的手,这真的是太让人心寒了。

    洛芸蕊低头站在二老爷身旁,不住地抹着泪花,很是愧疚地道歉。口口声声地说着,若不是她求情让薛姨娘最后见庶妹一面,也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都怪她没有看住庶妹,这才让庶妹伤到了薛姨娘……

    二老爷伸手拍了拍洛芸蕊的脑袋,虽然这事跟洛芸蕊有那么一点儿关系,但他又不是喜欢迁怒的人,自然不会怪罪于洛芸蕊的。再说了,洛芸蕊求情让薛姨娘最后再见一面亲生女儿,那纯粹是好心,怕是她从未想过这世间竟然有如此心狠的女儿吧?

    不过转念一想,二老爷又对薛姨娘同情不起来了。

    庶妹心狠,难道说薛姨娘的心就不狠了吗?若不是薛姨娘打伤了亲生女儿的脸颊,又怎么会让自己的亲生女儿落到现在这般田地呢?

    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

    二老爷恨恨地转身,竟然连吩咐叫大夫为薛姨娘治伤都不肯。不过,也因为薛姨娘头上有伤,原本要责打的杖刑也就寄下了。洛家的马车载着薛姨娘以及另外一个帮着薛姨娘进来的管事婆子,驶到了庄子上。再后来,听说庄子上没人肯掏钱为薛姨娘请大夫治伤,甚至连稍稍为她包扎一下都舍不得布。再后来,庄子那边就没了动静,只是听说薛姨娘最终还是没能熬过去……

    且说庶妹那日晕厥过去以后,除了洛芸蕊以外,也没个人来探视,晕晕沉沉地睡了好久,等再次清醒过来已经是两天后的事情了。勉强睁开眼睛,庶妹第一个看到的就是洛芸蕊,当即她就红了眼。

    只是,洛芸蕊比她更为悲伤,拿着一个帕子拼命地擦拭眼泪,只是那眼泪好似越擦越多似的,不一会儿就把帕子都给打湿了。

    庶妹本能地就感到事情不好,虽说洛芸蕊小时候经常哭鼻子,可是近两年来她已经好很多了。哪怕是哭,也只是略略掉几滴眼泪,像这样泪水怎么也止不住的情况却是从未有过的。

    惊慌失措地想要伸手去摸自己的脸,庶妹却觉得浑身没有力气,身子软软的,腹中空空如也,竟是饿得一时觉不出饿来。下意识地张开嘴巴想要讨要吃食,不想这才刚把嘴巴张开,一股液体就顺着腮帮子流了下来,顿时庶妹整个人都懵了。

    洛芸蕊的眼泪又落了下来,这次她是掩面痛哭了,一面哭着一面还语无伦次地说着些咒骂的话:“薛姨娘,该死的东西!妹妹好端端的人,见了她总是不好……这样的人干脆死了算了,省得再来祸害别人!呜呜呜,妹妹……你今年才八岁,这以后的日子可怎么办?可怜的妹妹,祖母已经答应张家退婚了……这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

    庶妹的脑子一片空白,虽然她能听到洛芸蕊说的话,但仿佛这些话拆开来每个字她都能听懂,但是连在一起却是完全陌生的词似的。

    看着庶妹傻傻的表情,洛芸蕊哭得越发狠了,还是奶娘受不了了,端过来一碗粥,扶起庶妹给她喂粥喝。只是,这喂粥的过程却也是极为心酸的。因为嘴斜着,无论怎么喂都有一部分粥会溢出来,不过看奶娘的表情倒是没有任何的不耐烦。

    看完了庶妹吃进去一半漏出来一半的喝粥方法后,洛芸蕊最终还是被劝走了,为了照顾庶妹她已经两天没合眼了。回到了自己的卧室里,洛芸蕊简单地洗漱了一下,就上床甜甜地睡过去了,这一觉安心且舒心。

    张家的亲事到底还是取消了,不是张家太太上门来取消的,而是老太太派人过去说的。而且,老太太也没答应庶妹跟张家二少爷的亲事,只说是之前的亲事取消。弄得张家太太在得到了消息后忐忑了好久,生怕自己得罪了洛家。最后,在张家老太太的坚持下,张家太太还是把次子的庚帖递到了洛家,说什么都要跟洛家结亲。

    老太太幽幽地看着张家太太,最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到底是不舍得曾经疼爱的孙女真的孤苦一生,还是接下了庚帖。反正真要是成亲了,若是到时庶妹的情况还是这样,大不了陪嫁的时候多添几个美艳的陪嫁丫鬟就是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