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062.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078 大堂姐出嫁

078 大堂姐出嫁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大堂姐早在五六年前就已经订下了亲事,对方是长洲城郭家,跟大老爷的外祖家还有些亲戚关系。郭家是一个大世族,单算嫡枝不算旁支也少说有四五百人。

    而大堂姐以后要嫁的正是郭家现任家主的长孙,也就是郭家的长房长子长孙。

    这门婚事其实是大堂姐高攀了的,毕竟洛家在这泸州城里还算上说得上话,但在那些个数百年的大世族里,却什么都不是。只是因为大房一家很早就离开了洛家,一直跟大老爷的外祖家保持着经常的联系,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认识了郭家的人。

    大堂姐的未婚夫婿今年十六岁了,比大堂姐大了三岁了,据说算过八字,是天作之合。可是到底合不合的,谁也说不清楚,反正郭家来信了,信中写到让大堂姐提前嫁过去,最好是在冬至之前。

    接到郭家来信,所有人都很诧异。要知道,洛芸蕊学管家的事情都快半年了,这会儿都已经过了立夏了。虽说离冬至是还有好几个月,但是这成亲可不是小孩子过家家,尤其是大户人家规矩多,这大堂姐和她的未婚夫婿只是交换了庚帖订了亲而已,其他所有应走的程序都没有走过。

    这么说吧,按理说,大堂姐应该是在十五岁及笄以后出嫁的,但事实上她应该是在过完十三岁生日以后就开始准备成亲的流程。一样一样地慢慢来,正好在两年后及笄那会儿把所有的事情都办妥,然后风风光光地出嫁。

    这风光大嫁需要整整两年时间,可是现在离冬至已经不到五个月的时间了,若是匆匆忙忙的,这说起来还真是不好听。

    在这种事情上,洛芸蕊是没有发言权的,事实上整个二房都没有发言权,连带老太太也只是苦恼地皱着眉头,一言不发。还是老太爷最终发了话,先派人去长洲城郭家打听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毕竟这无缘无故的,郭家不可能突然要求未来的孙媳妇提前出嫁。

    长洲城离泸州城还是有段距离的,哪怕是快马加鞭一来一回的至少也要半个月时间。这半个月,可以说是大堂姐自出生以来最难熬的日子了。洛芸蕊这会儿已经把针线房的事情都处理完了,暂时也没有别的事情需要她去做,她就每天陪着大堂姐说说话逗逗趣,也好过让大堂姐一个人想东想西的。

    只是这郭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洛芸蕊是真的不知道。前世,她在大房一家回来后大概半年左右,身子骨是彻底垮下来了,别说去外面走动了,就连下床都很困难。很多事情也就是听贴身丫鬟说上两句。可是,这洛家的丫鬟或许会编排旁人家的流言蜚语,却惟独不敢编排自家大房的。要知道,那个时候二房势弱,连带二房的丫鬟也没了底气,又怎么敢在洛芸蕊耳边说大房的事儿呢?

    不过,有一点儿洛芸蕊却是记得的,大堂姐最后是嫁出去了,算算日子应该就是某一年的冬天吧?只不过前世每年冬天,洛芸蕊都病得要死要活的,她只知道某一年开春以后,大堂姐就再也没到过她的房间来。虽然原本一年到头她也来不了几回。

    那么想来,这一次大堂姐很有可能真的就嫁过去了,可惜不知道前世郭家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

    半个月后,派去打探消息的人终于回来了,可是带回来的却不是什么好消息。原来,郭家那位大少爷突染重病,大夫说可能没得救了,郭家这才想到冲喜的。

    乍一听这个消息,大太太首先就受不住晕了过去,大堂姐心里也不好受,一向很有主意的她一副束手无策的模样,只知道抱着大太太嘤嘤地哭。

    大老爷心里自然也不舒服,大堂姐是他第一个孩子,又是唯一的嫡出,平日里更是捧在手心里宠着长大的。当时为了给她谋划一门好亲,真可谓是煞费苦心。好不容易,这门亲事订下了,只等着及笄之后八抬大轿把嫡女风风光光地嫁出去,谁曾想到机关算尽竟得到了这么一个结果。

    这门亲到底还结不结了……

    跟郭家结亲好处自然是多了去的,可那到底是唯一的嫡女,不管是大太太还是大老爷都还是很在乎唯一嫡女的终身幸福的。如果非要在前途和女儿幸福之间做出选择,相信大老爷会毫不犹豫地放弃自己的前途。只是,这事到底还没有确定。

    大房一家现在的心情倒是很好猜,一方面有点儿舍不得到手的好亲事和未来远大的前途,另一方面又不舍得放弃嫡女的终身幸福。不过说白了就是因为现在的事情还未确定罢了,要是现在那位郭家大少爷已经不行了,大房自然不会把嫡女送进虎口。可是,也说不准那位大少爷挺过这段时间又好了起来,这个时候放弃真的是……

    洛芸蕊冷眼看着大房一家各种纠结,心里说不羡慕是不可能的。这事如果搁在她身上会怎么样?洛张氏自然是不用说的,肯定是每日每夜抱着自己痛哭。至于二老爷呢?则更简单,他一定会逼着自己立刻嫁过去。试想想,若是那位少爷挺过来了,那身为冲喜新娘的女儿就是大功臣。而万一要是哪位少爷没挺过来,也没关系,正好利用对方对自己女儿的愧疚,好获得一笔丰厚的报酬。

    简单地说,女儿过得好不好跟二老爷是一点儿关系也没有的。

    最终,大堂姐还是准备嫁了,听说这是她自己坚持的。

    用四个月的时间完成了本该需要两年时间才能走完的婚仪流程,自然华美是不可能的了。而且,郭家大少爷病重中,肯定是无法迎亲的,也就是说连原本新嫁娘最期待的拜堂成亲都没法办了。

    这一世,洛芸蕊全程目睹了事情的发展,加上她跟大堂姐的关系也非常要好,倒是有些真为她心碎了。不过,想想前世,至少在洛芸蕊过世之前,大堂姐也没当寡妇,这就表示对方肯定是挺过来了。算算日子,洛芸蕊可以肯定,至少在未来的五年里面那位郭家少爷是不会出事的。

    这么一想,洛芸蕊也就松了一口气。

    这天,原本应该是添妆的日子,洛芸蕊也确实是从自己的梳妆盒里挑了一套比较鲜亮的头面首饰。但洛芸蕊也知道,大堂姐不缺这个,她缺的是一个身体健康能给她一个美好未来的丈夫!

    因此,洛芸蕊特地从娃娃那里讨要了一支八百年的人参,却跟大堂姐说,这是她让洛张氏嫁妆铺子里的管事千辛万苦求来的。价值倒是不算什么,重要的是人参这种东西,关键时刻说不定能救人一命。

    大堂姐感激涕零地接过了人参,她看得出来,那真是好东西。现在的她,真心不缺金银首饰,缺的就是能救命的药材。

    冬至前半个月,大堂姐被郭家的人接走了,大老爷和大太太亲自送走了大堂姐,洛芸蕊却没有一同前往,毕竟她还是未婚的小姑娘,不方便离开家走那么远。

    因为大堂姐这门匆匆的亲事,洛家这个年都没有过好。大房一家就别说了,老太太纵使再不喜欢大堂姐,也不忍心让这么一个乖巧能干的孩子当人家的冲喜新娘。可她到底不是亲祖母,有些话不好开口,却在心里愈发地疼爱起洛芸蕊了,仿佛是想把之前没有给大堂姐的疼爱全部转交给她。

    虽然只是少了一个人,但是这个年却是过得有些凄凉了。过了年,洛芸蕊就十一岁了,她的嫁妆自然早就备齐了,管家的事情也学了点儿,因着大太太心情不好,这主持中馈的事情又交给了老太太来处理。老太太一个人忙不过来,就带上了洛芸蕊,这次却不是为了教导她,而是直接把事情分配给了她。

    结果,不知不觉的,等洛芸蕊察觉的时候,她已经差不多管起了半个洛家,这个认知让她哭笑不得,也愈发的刻苦用功起来。不管怎么样,老太太始终是对她好的人,无论如何也不能叫老太太失望了去。

    忙忙碌碌间又过了半年,大堂姐那边始终没有消息。不过对于大房一家来说,没有消息那就是好消息了,毕竟若是新姑爷没了,于情于理总该立刻告知他们吧?因而,到了端午时分,大太太终于缓过劲儿来了,接过了洛芸蕊身上的担子,让洛芸蕊是狠狠地松了一口气。

    看着洛芸蕊那明显松口气的小模样,大太太突然内疚了。是呀,她明知道老太太如今精力不够了,还把事情搁下了那么久,倒是连累着洛芸蕊忙到连外出会客的时间没了,她真是有些不配当人家的大伯母了。

    这么想着,大太太对于洛芸蕊更加疼爱了。毕竟,现如今洛家也就只剩下二房两个嫡女了。蕾儿现在还小,大太太明显是不耐烦带小奶娃的,对于跟自己亲生女儿差不多大的洛芸蕊才愿意好声好气地讲话。至于大房本身那四个庶女?不好意思,大太太哪怕爱心泛滥了,也不会对那四个亲生母亲爬床的庶女产生好感的。

    有这功夫干点儿啥不好呢?庶子庶女那就是嫡母上辈子的仇家!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