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069.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083 担忧

083 担忧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是谁?”

    昏暗的卧室里,所有的窗户都被紧紧地关上,还用厚重的布料做了窗帘,整个卧室中除了洛芸蕊手中的小灯笼外,什么都没有。洛芸蕊有些茫然地看向出声的地方,那里摆着一张床,床上依稀有个人影半倚着:“妹妹?”

    “姐姐,你来了。”床上的身影发出了声音,只是听起来有些口齿不清,仿佛还有咽口水的声音。

    洛芸蕊走到了床边上,把灯笼放在了一边:“妹妹,前些日子我太忙了,都没来看你。可是,你怎么把这里弄成这副样子了?”

    “不好吗?黑黑的,什么也看不到。”庶妹仿佛是把头侧到了靠里面的方向,洛芸蕊只能看到一丛丛已经有些打结的头发。

    “妹妹,不要这样,等下我叫丫鬟烧水,给你洗个澡洗个头,然后穿上一身漂亮的衣裳,我们一起去园子里逛逛,好不好?”洛芸蕊说话的时候带上了一点儿小心,以及略微的愧疚:“对了,逛完了园子,我们就去我的院子里,有好多漂亮的鲜花,随便你掐。还有精致的头面首饰,只要是你喜欢的,姐姐都送给你好不好?”

    庶妹半响没有吭声,其实这些日子她也不是完全跟外界隔离的,至少她的奶娘偶尔也会跟她说说外面的事情。

    比如说,张家到底还是跟她订下了亲事,只是对方是张家的二少爷。再比如说,大堂姐的未婚夫婿出了状况,她提前出嫁了。还有什么大太太忧虑过度,把中馈又还给了老太太,老太太忙不过来又让洛芸蕊帮着一起管家理事……

    还有好多好多的事情,仿佛外面的世界一直都在变化,唯有她却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一开始,庶妹只是关了门,不让外人进来。再后来,她发现她这么做根本就是多余的,因为除了奶娘以外,没人会来探望她。接着,或许是因为耍脾气,又或许是想看看这个世上还有谁会关心她,她硬是叫人做了好多厚实的窗帘。

    可惜的是,没人一个人过来,或者根本就是没有一个人注意到她这里的异常,人家的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的,根本就不会想到这里还有一个可怜的庶女等着家人长辈们的关心。

    慢慢地,她也就死心了,窗户不再打开,窗帘永远地垂落,饭菜只是随便扒拉一口,甚至于连洗澡洗头的事她都不在乎了。也是,又没有人会在乎她的死活,这么麻烦干什么?到了最后,她干脆就窝在这张小小的床上,把自己完全封闭起来。

    没有人会在乎她的,她根本就是一个多余的人,多余的……

    “姐姐!”庶妹猛地嚎啕大哭,一把抱住了洛芸蕊:“你怎么才来啊!我以为连你都不要我了!姐姐,我以后一定会乖乖地听你的话,不会再抢你的东西了,也不会故意在祖母爹爹面前说你的坏话,我、我什么坏事都不会再做了,一定会很乖很乖的。姐姐,你不能不要我,除了你以外,没人会记得我了!”

    抱着痛哭失声的庶妹,洛芸蕊整个身子都僵住了,她突然觉得之前所谓的复仇是多么得可笑。人嘛,当然都是自私的,为了自己能够活下去,为了自己能够活得更好,当然也为了自己深爱的人。可是,除却这些,剩下的却都是自私。洛芸蕊只看到前世的她,是多么得可怜多么得受欺负,满心满眼的都是“自己是嫡女,自己连个庶女也不如”。

    可是,说到底,谁又是下贱的呢?

    小妾也好,庶女也罢,说到底每个人的日子都有不顺心。

    但凡能当主子,谁也不愿意当丫鬟。但凡能当嫡妻的,谁也不会自甘堕落当小妾。但凡能够做主投胎成嫡女的,谁也不会傻到让自己成为庶出。

    说到底,出生是老天爷安排的,谁也不能对这个指手画脚。但是我们却能尽可能地改变现状,比如,在不伤害别人的前提下,让自己和自己深爱的人生活得更好更幸福。

    帮庶妹清洗了身子,又拿出从娃娃那里讨要过来的药膏,洛芸蕊亲手为庶妹抹上。让她意外的是,庶妹对于她给的东西是完全不带任何怀疑的。让吃就吃,让给抹药就仰着头看着洛芸蕊,那种全心全意的信任让洛芸蕊忍不住满嘴苦涩。

    其实,从她重生回来以后,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变化,庶妹最开始是听了薛姨娘的唆使把当时还年幼的自己推下湖,可是最终薛姨娘还是让人把自己救了上来。说到底,薛姨娘是想害她,却并未想过要害死她。至于前世她在洞房花烛夜死去,说白了也是因为自己身子骨太差了,庶妹的本意应该是让人毁了她清白,然后独占丈夫的宠爱吧?

    若真的这么算起来,自己才算是真正的狠毒。

    低垂下脑袋,洛芸蕊的神情有那么一瞬间黯然无比,从什么时候起,自己已经学会了用尖锐的匕首对准前世每一个对自己不好的人。可是前世,她除了洛张氏以外,又对谁好过呢?她的奶娘、她的贴身丫鬟都背叛了她,这里面除了银子的功效外,其实还有别的吧?至少,那些人从未真正地待她好过,当然她也从未将那些个天生就是伺候人的下人们放在眼里过。

    “小姐,大太太让您过去一下,说是有要紧事……”小绿在门口高声地叫着,没法子,庶妹的房间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来的。

    洛芸蕊正在给庶妹梳头,听到小绿的声音动作一滞。

    “姐姐,你去忙吧,只要你有空能来看看我就好了。”庶妹如今讲起话来,语气倒是平缓了很多,但口齿却还是那么得不清晰。而且,她脸上的失落是怎么也掩饰不了的。

    “大伯母找我大概是为了我的亲事。”洛芸蕊手上的速度加快了一点儿:“梳个头而已,又不用太多时间的,把事情做完再走也是来得及的。”

    庶妹点点头,同时脸上带了狐疑:“姐姐的亲事不是早就订下了吗?是林家的大少爷,这个我知道。”

    “我要退亲。”洛芸蕊言简意赅地回答。

    “退、退亲?!”庶妹一副被吓到了的模样。

    洛芸蕊帮着拢了拢庶妹的头发,又端详了一番,这才满意地拍拍手:“妹妹,我要先过去了,等我把林家的亲事退掉了,再来找你玩儿。对了,那药膏记得要每天涂抹,要是你不愿意看镜子,可以让奶娘帮你抹。”

    奶娘……洛芸蕊突然想到,庶妹的奶娘对于庶妹是不尽心的,况且当初自己还曾答应过让奶娘的孙女进府伺候。略略想了想,洛芸蕊看向奶娘:“我记得你孙女这会儿也有两三岁了吧?什么时候把她带过来看看,陪着蕾儿玩也是好的。”

    奶娘惊喜地看着洛芸蕊,这么长时间没有提起,她还当是洛芸蕊忘了呢,忙不迭地连声说着谢谢,感激洛芸蕊给她孙女这份好差事。

    洛芸蕊告别了庶妹,来到了老太太院子里。大太太早已等候在内室了,看到洛芸蕊过来,直接把一大叠的纸张塞到了她的手里:“仔细看看,然后告诉我有什么看法。”

    诧异地看了看大太太,又望向坐在上座的老太太,只是老太太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正美滋滋地喝着茶吃着点心。洛芸蕊被老太太那副等着看好戏的样子给噎到了,半响才低头看向手里的纸张,只是才扫了几行,她就一脸哭笑不得地抬头看向大太太。

    “大伯母,你这是干什么?”

    “干什么?自然是为你择亲事!”大太太说得理直气壮:“你这孩子已经十一岁了,过了年就十二了,再不费心择一门好亲,难道你还打算赖在洛家一辈子吗?”

    “我跟林家大少爷的亲事还没退掉呢!”

    “这事交给大伯母来处理,你就安心地择一门好亲。对了,你娘向来是个没主见的,我跟你祖母倒还是相信你的眼光。”大太太说得相当得自然,一点儿也没有在人家亲闺女面前说人家坏话的自觉:“这些都是泸州城能跟我们家结亲的青年才俊。要是这些你都不满意,也不要紧,大不了把你往外面嫁,总归不可能比你大堂姐还远的。”

    话都说到了这份上,洛芸蕊还有什么可说的?只是手里拿着所谓青年才俊的资料,洛芸蕊恨不得把头钻到贴到纸上,这实在是太叫人难为情了。

    “别害臊,你姐姐不过才比你大两岁,这都有孩子了,你有什么好害臊的?”大太太说得乐呵,可是洛芸蕊听得却是心里一紧。

    是了,大堂姐才比自己大两岁,今年不过是十三岁而已,离她十四岁的生日倒是不远了,可是这个年龄生孩子的话,真的不会有问题吗?洛张氏是十五岁嫁到洛家的,可是生下洛芸蕊却是两年后的事情了。可见若是母亲年龄太小,是不容易受孕的。哪怕是真的受孕了,那孩子真的能平安生下来吗?

    抿着嘴继续看着手上的资料,只是洛芸蕊心里揣着心事,什么都看不进去了。

    大堂姐,应该会没事的吧?

    不对,前世直到她过世,大堂姐也没有生下过孩子,不然的话,这个消息她应该知道!五年内,大堂姐夫肯定不会死,可是大堂姐也肯定不会有孩子。那么她现在肚子里的孩子……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