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098.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105 终得喜讯

105 终得喜讯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这一次,终于来了好消息。

    大堂姐派人过来说,她有了身孕,现在孩子一切正常。

    初时得了这个消息,大太太还没有任何反应,后来还是洛芸蕊急了,冲着昏睡着的大太太猛喊,大堂姐有孕了,您要当外婆了。这才将大太太唤醒了。

    唤醒了就是好事,得知大堂姐终于有了身孕,大太太整个人都变得不一样了,不用洛芸蕊催促,该吃药就吃药,该吃饭就吃饭,加上洛芸蕊流水似的往里面投着好药材,大太太终于熬过了这一劫。

    只是,经历了这些事儿,大太太的身子终是有些不好了,中馈都交给了洛芸蕊不说,连自己院子里的事情都没有心力管了。好在她的身子一直都在好转,众人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这么一趟折腾下来,倒是闹得洛芸蕊苦不堪言。她现在,一面要绣着嫁妆,一面要管着中馈,还要督促着娃娃给大太太调养身子。要不是娃娃一直很注意洛芸蕊的身子,怕是现在病倒的人应该是她了。幸亏洛芸蕊还有一个后招,那就是旎虚空间,只要跟娃娃一块儿进入旎虚空间,那里面的时间就能禁止住。洛芸蕊在里面也不做什么,只是美美地睡上一觉,因为在外面,她连好好休息的时间都没有了。

    这期间,为了怕大堂姐不能安心养胎,倒是没把大太太的事情告诉她。不过,洛家还是派了人过去送了些补品之类的,而大堂姐那边仿佛是因为有了身孕,身边自由了一些,倒是每隔一个月都会打发人过来送信。也正因为她每月一次的信件,这才让大太太慢慢地好起来。

    洛芸蕊觉得,照这么下去,至少在她出门子之前,大太太是能重掌中馈的。不然的话,若是将中馈交给洛张氏打理,她一准把事情弄得一团糟。

    等到洛芸蕊这边的婚期定下来了,那边大堂姐也派人过来说,她生了一个小哥儿。

    自然,洛家乐成了一团,连带下人都涨了一个月的工钱,这情形堪比当初大太太生下嫡子。只是,好消息是来了,却也有一个坏消息,等洛芸蕊带着笑容回了自己的院子,却不想有个小丫鬟正等在她的院子里。

    “二小姐,我是若少奶奶的贴身丫鬟。”

    洛芸蕊细细地看了两眼,确实是,那个丫鬟正是从洛家出去的:“你找我有何事?”

    那丫鬟从怀里摸出了一封还带着体温的信:“这是若少奶奶亲笔写的,说是要亲手交给二小姐。”

    洛芸蕊将信将疑地接过信封,却看到了信封上面写着的正是大堂姐的亲笔,当下没了疑问,心底里却涌起一阵不安:“姐姐可是说了让你给她带回信?”

    “是的,二小姐,我明个儿就要走了,怕是没法子再来拿信了。”那丫鬟咬了下嘴唇:“还劳烦二小姐现在就写回信。”

    这个要求说实话有些过了,这到底是封家书也非军报,加上这会儿天色已晚,强逼着主子连夜写回信……

    “罢了,你去偏厅坐着吧,我这就去写回信。”倒不是给那丫鬟面子,而是洛芸蕊知道大堂姐无缘无故肯定不会让丫鬟这么做的,想必是真的有要事,还是那种连大老爷和大太太都不能知道的要事。

    只是,这究竟是什么事呢?

    饶是洛芸蕊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在看到信的那一刻还是被惊到了。等到看完了信,洛芸蕊直接就把信纸丢进了旎虚空间,然后拿着笔却不知道该怎么写。

    “娃娃,你进来伺候吧,其他人都出去吧。”无视了小绿有些哀怨的目光,洛芸蕊这会儿没心情开解别人。拉着娃娃直接闪身进了旎虚空间,洛芸蕊整个人趴在草地上,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娃娃在空间里转了一圈,找到了那张被洛芸蕊丢进来的纸。细细地看了一遍,娃娃很是无奈地回到了洛芸蕊的身边:“主人,现在怎么办?”

    “那药会有这样的后患?”洛芸蕊觉得自己的声音都是飘的,她到现在都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没有。”不想,娃娃却斩钉截铁地告诉她:“要么她不会怀孕,但要是怀上了必然是个好的。”

    “那为什么……”话才说到一半,洛芸蕊一个激灵:“难不成是那毒妇干的好事?”

    娃娃捏着信纸犹豫再三,但最后还是摇摇头:“没见到人,我也不敢断定,只是我给汤药是没问题的。”

    洛芸蕊抿着嘴没有说话,倒不是她疑心娃娃,毕竟娃娃完全没有必要害大堂姐,只是这事让她太震惊了,以至于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主人,那人单独给了你这信,岂不是说旁的人都不知道这件事?”娃娃拿着信纸又看了一遍,很快就确定:“是了,她叫你不要说出去。”

    “这种事情我怎么敢说出去?只是,我不能去郭家,你又离不得我,就算有心想要帮她,又能怎么样呢?”洛芸蕊懊恼地锤了一下草地,可心中那一股子气闷却仍然无处发泄。

    “要不,想个办法过去一趟?”娃娃自然是知道孕妇不能外出的,为今之计也只能是洛芸蕊跟着一块儿。毕竟,她是无法离开洛芸蕊太远的。

    洛芸蕊躺在草地上细细地想着主意,按理说,未出阁的姑娘家是不能随意离开家的,哪怕是走亲访友那也没有在别人家过夜的道理。即便是真的被迫留在别人家了,那个别人家也必须是正经的亲戚。郭家,虽然跟洛家是姻亲,却不能算是洛芸蕊真正的亲戚。

    可是,想要帮到大堂姐就必须去郭家。

    “主人,你看这样行吗?你说服大太太去看望她的外孙,她应该是会同意的。”娃娃见洛芸蕊一脸的垂头丧气,忍不住出了一个主意。

    “大伯母是会同意的,可是她不会答应带上我的。”洛芸蕊苦笑着开口,她一个未出门子的姑娘家,又不是大房的女儿,去郭家探望大堂姐的理由太不充分了。

    这事,究竟应该怎么办呢?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