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101.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107 人心难测

107 人心难测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娃娃的担忧和洛芸蕊的顾虑并不是没有道理的。虽然她们都不熟悉郭家哥儿那位高门贵女的大少奶奶,但之前刚进郭家的时候却也打了一个照面,完全了解自然是不可能的,只是洛芸蕊却知道那位大少奶奶一看就不是一个好相与的人。

    并不是说,那位大少奶奶长得一副凶悍样儿,说实在的她的容貌很是出挑,一点儿也比大堂姐差。看年龄,仿佛也有十七八岁了,身量是完全长开了的样子,身材高挑身段妖娆,容貌虽不是极为艳丽的,但却是一副很有福相的端庄模样儿。平时,那位大少奶奶也永远是面带微笑的,哪怕是见到大太太和洛芸蕊,也是那副样子,亲亲热热地说话,没有半分的尴尬。

    这样的人才是最可怕的。

    洛芸蕊忍不住想起已经被她弄到庄子上已经悄然离世的薛姨娘。在前世,薛姨娘可是她的生死大敌,可是那时的她却对薛姨娘毫无招架之力,不但被耍得团团转,最后还赔上了她和洛张氏的命。可这一世,早有准备的她,却完全不把薛姨娘放在眼里。说白了,薛姨娘到底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小妾罢了,所拥有的见识也是有限的,充其量就是利用自己的美貌和身体哄男人开心,再吹吹耳旁风罢了。

    也就是前世懦弱无能的洛芸蕊和洛张氏了,搁在任何稍微有点儿本事的人眼里,薛姨娘都不算什么的。要不然,洛芸蕊刚重生那会儿,也不会很容易地就让薛姨娘吃了大亏,甚至于将她弄得万劫不复了。

    只是,很明显,郭家那位大少奶奶却不是这样的人。人家出身高贵,家教森严,关于后院里的那些龌蹉事儿自然也是懂得。加上大少奶奶才是嫡妻,本人样貌身段俱是好的,还生了一个健康机灵的嫡长子,公婆丈夫都是赞赏有加,这样的人想要扳倒她,或者说只是让她吃了一个大亏都是极为困难的。

    洛芸蕊不是没想过要好好劝劝大堂姐,只是当她看到大堂姐眼里深藏的怨愤时,就直接打消了这个念头。劝告对于大堂姐来说,已经毫无作用了,就算大堂姐面上说着已经认命了,不希望家里长辈为难,但心底里却肯定不是这么想的。大堂姐在乎自家长辈,也在乎她的母亲大太太,却不可能不怨愤郭家,以及……郭家大少奶奶。

    恐怕在大堂姐的眼里,这所有的一切都是郭家大少奶奶的错吧?人们都是这样,一旦发现丈夫偷腥,一般都不会认为是丈夫的错,而是把所有的错误都加诸到那所谓的狐狸精身上。

    然而,问题在于,对大堂姐来说,郭家大少奶奶还不是狐狸精那么简单的,那是害得她失去了嫡妻的位置,失去了伴随丈夫一生的地位,也失去了一个健康的孩子,更是让家中长辈不断操持甚至于差点儿害死了大太太的罪魁祸首!

    这样的人,你让大堂姐怎么能够平心静气地说出原谅呢?

    别说是自幼懂事识理大方稳重的大堂姐了,就算是已经重生了一回的洛芸蕊,也肯定看不开。人呢,有时候就是那么小气,对于这些事情想要看开,又是何等地难呢?

    也正是因为如此,洛芸蕊没有开口劝,明知道再怎么劝都没有用,又何必那么做呢?洛芸蕊想的是,自己在这里,若是大堂姐有个万一,或者有什么差池,自己也能帮上一把。总好过等自己和大太太离开了以后,她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被郭家暗地里折磨得好吧?

    只是,洛芸蕊也不是毫无原则地善良,要她帮助大堂姐,可以。但前提是,大堂姐本人的心思要正,她不介意郭家大少奶奶得到怎样的惩处,但绝对不能牵连到自己。

    这么说吧,在郭家大少奶奶和大堂姐之间,洛芸蕊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帮助大堂姐。但若是在大堂姐和洛芸蕊本人之间做出选择,那么没办法了,洛芸蕊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人,自私自利才是人的本性。

    “蕊儿,等下我带你去花厅那边,我让人在那里摆了香茶糕点之类的,还有各色小零嘴,你什么都不用做,想吃便吃,然后等着我就好了。我离开的时间也不会很长,等我回来后,我们就一直坐在那里聊天,想必用不了多久,就会有人找上门来了。你也不需要说什么,只是配合我,做出一副一直呆在花厅里的样子。”

    终于到了那天,大堂姐一大早就把洛芸蕊叫了过去,先是在房里一起用过了早茶,然后大堂姐就开始不断地叮咛了。只是,计划安排在傍晚时分,她们要做出一副一整天都在一起的模样。这点儿倒是不难,因为这几天,洛芸蕊天天过来找大堂姐,毕竟大太太那边还要跟郭家打好关系,而她却是无事可做了。

    大堂姐说得很细致,自然在说的时候,也把丫鬟们都打发了出去。洛芸蕊这边倒是简单,本来就只有娃娃一个丫鬟,而娃娃又是知情的,大堂姐也就不瞒着了。其实,大堂姐的贴身丫鬟也是知情的,不过就是被她打发出去看着门口,毕竟在大户人家里办事,若是没有一两个可以信任的人,那绝对是什么事情都办不妥当的。

    细细地叮嘱了好些次,洛芸蕊没有丝毫地不耐烦,只是微笑地听着,时不时地还重复两句重点。今天要做的事情其实并不难,只是大堂姐整个人都有些紧张,这才不断地重复了好些遍。

    及至吃了午饭,又歇了个短暂的午觉,大堂姐带着洛芸蕊,伴一个贴身丫鬟和娃娃,一起慢慢地走向了之前所说的花厅。只是,她们也不是直接赶过去的,而是不紧不慢地在园子里逛了逛。期间,还很意外地看到了郭家大少奶奶,她正要往老太太那边赶,原来今个儿晚间,老太太那边有个小型的晚宴,她作为郭家的大少奶奶还是要帮着管管的。

    与郭家大少奶奶擦肩而过,洛芸蕊微微看了一眼大堂姐。大堂姐的脸色极为难看,难看到她几乎掩饰不住了。也是,就算她是平妻,就算她勉强可以跟嫡妻平起平坐,就算她生下的孩子也是嫡子嫡女,就算她可以记入族谱内,可问题是,她永远都不能插手中馈。

    虽然说,郭家大少奶奶现在也没有完全掌握中馈,只是帮着郭家大太太一起理事。可大堂姐却连这个权利都没有,白白浪费了之前在洛家的辛苦学习,和大太太的一番心意。

    “姐姐,你不是说那边园子里还有更好看的风景吗?怎的不带妹妹去了?”洛芸蕊见郭家大少奶奶在拐角处往这边看了一眼,忙拉了一下大堂姐,示意她不要杵在这里了。

    “是啊,姐姐这就带你过去。真是的,瞧把你急的。”好在大堂姐也只是一时失神了,立刻就反应过去,笑着拉着洛芸蕊的手继续往前走了。

    她们并不知道的是,郭家大少奶奶在拐角处用一种很是深沉的眼光一直注视着她们离开,随后对身旁的丫鬟说:“去打听一下,我们这位平妻太太是想要做什么?”

    而这边,洛芸蕊跟着大堂姐七拐八拐地终于到了花厅。其实,所谓的花厅,不过就是用了好些方法,把整个屋子弄得花团锦簇,就连厅内的柱子上都是花枝缭绕。说实话,这心思倒是不算什么,主要是肯费工夫,或者说肯费银钱。别的不说,这一年到头,单单是维护这花厅就要花上一大笔钱了。

    “就是这里了。”大堂姐使了一个眼色,她的贴身丫鬟立刻出去,不久以后就带着好些个丫鬟端着香茶糕点零嘴儿进来了:“蕊儿,姐姐知道你在这里呆不久的,今个儿我们姐妹俩就好好聊聊。”

    主子们要聊天,除了两个贴身丫鬟外,其余的人自然是离开了的。

    只是,坐了没多久,大堂姐就借口要去办事出去了。临走前,带走了她的贴身丫鬟,还顺便把门给关上了,美其名曰,不想让旁的经过这里的人发现。

    洛芸蕊笑着送走了她,然后直直地看向娃娃。

    “这茶水糕点,刚才她都尝过了,应当是没问题的。”娃娃看了一眼紧闭着的门,走过去瞧了瞧:“门只是虚掩着,并没有锁上。”

    洛芸蕊冲着娃娃直乐,随后也不说话,直接把娃娃拉到了旎虚空间里:“走,去小池子那边,从那里也是能看到外面的景致的。”

    “景致?那花厅又不好看,怎么就有景致了?”娃娃皱了皱眉头,忽然想起来了:“等等,刚才我只是觉得奇怪,现在想想,那花儿仿佛味道有些不对劲儿。”

    “怎么?外面也有迷幻花?”洛芸蕊挑了挑眉,她那位大堂姐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她现在对于等会儿要发生的事情已经有了个大概,却还不敢肯定,毕竟这样做,对大堂姐没有任何好处。或者说,也有可能大堂姐也被人摆了一道儿?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