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102.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108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108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仿佛不太像是迷幻花。”娃娃有些迟疑,她对于旎虚空间里面所有的药材植物花卉都一清二楚,但是对于外界那些却不是很清楚了。这样难怪,在洛芸蕊开启旎虚空间之前,她大概有上百年的事情被困在空间里。而外面的植物虽然没有旎虚空间里那么完美,但有时候,一种新的植物,或者几种药材掺和在一起,却是她无法立即分辨的。

    “那是什么?不会是什么房中秘药吧?”洛芸蕊心里一动,只是对于大堂姐的举动,更加诧异了。

    之前,刚到郭家的时候,大太太就把洛家的事情简短地说了一遍,其中就是洛芸蕊明年会出门子的事情。对方是秦家大少爷,几时订的亲几时下的聘礼等等一切,大堂姐都是清楚的。如果在这种情况下,她对洛芸蕊做下了这档子事情,那乐子可大了。

    到时候,别说是郭家了,就连洛家都会厌弃了她。

    “不对,大堂姐她不会那么蠢的。”洛芸蕊把自己的想法跟娃娃说了一遍,紧接着又推翻了自己的想法:“她若是真的想要下手,倒不如污了郭家少奶奶跟别人私通。若是单纯地想要害我,却是没有动机的。”

    大堂姐不傻,她做任何事情都应该想清楚后果,像这种有害无益的事情,她是断然不会做的。何况,将来她怕是还要靠着娘家,现在得罪娘家却是太不明智了。

    “花厅是有些不对,却未必就是她搞的鬼。”娃娃原本称呼大堂姐为大小姐的,只是因为大堂姐近来古怪的言行举止,弄得她厌恶不已。人前也就罢了,这在旎虚空间里,她却是不用给面子的。

    洛芸蕊知道她的小心思,却也懒得理会。娃娃正是那种直来直去,有什么说什么的人,能够答应她在人前收敛一番,已经是很不错了,这会儿却是真的无妨的:“不管了,我们就看戏吧,左右待会儿是有分晓的。”

    在进来之前,洛芸蕊是找了一根花柱挡了下的,因而若是大堂姐跟商定的一样,过会儿独自一人回来的话,她再带着娃娃一同出去也是没问题的。只是,越到后面,洛芸蕊越是不相信大堂姐真的会像原先安排的一道儿回来。

    这一次,娃娃并没有把旎虚空间里的时间定住,因而过了一些事情,花厅外就有了动静。先是进来了一个男子,只是那男子对于洛芸蕊来说却是陌生的。细细看了一番,洛芸蕊很肯定,她绝对是不认得那男子的。

    那男子约莫二十岁上下,长得倒是一表人才,只是看情形仿佛是有些醉。而他身后跟着一个丫鬟,丫鬟口中称呼那男子为程少爷。

    对于郭家的一些亲戚,洛芸蕊却是不熟悉的,但对于那个丫鬟,洛芸蕊敢肯定,那就是大堂姐身旁的人。当即脸色一凛,但洛芸蕊却没有发飙,而是耐着性子看下去。

    “程少爷,您先在这儿等一会儿,奴婢下去为你找些水来梳洗一下。”那丫鬟飞快地看了一眼花厅,脸上有着些许疑惑,但因为花厅极大,加上有花柱挡着,还有各种盆栽植物,一时间有了一丝踟蹰。

    “去吧,快些。”那程少爷倒是没有发现异常,踉踉跄跄地往里面走,显然他以前是来过这里的,想去洛芸蕊之前所坐的地方歇一下。

    那丫鬟眼神有些闪烁,却仍然快步地退出了花厅,虽然不知道外面的情形,但洛芸蕊却看到门上有身影印着,过了好一会儿才离开。显然,那丫鬟是在锁门。

    洛芸蕊冷笑一声,原来是这样。大堂姐根本就没打算让自己跟她的丈夫有任何牵扯,她打的主意竟然是这位陌生的程少爷。显然,这位程少爷应该就是今个儿郭家老太太那边小型宴请的客人了。能进郭家门,还能参加郭家老太太院子里的小型宴请,要不就是郭家自己人,要不就是连郭家都要高攀的人。

    让自己跟这位程少爷独处一屋?虽然说,洛芸蕊身边还有娃娃,但娃娃是洛芸蕊的贴身丫鬟,这自古主仆一体,娃娃并不能证明什么。况且,若真是出了什么事,怕是自己跟娃娃的清白都难保了。即便那位程少爷是个安分守理的,但花厅的门被锁了,若是待会儿大堂姐带着大批的人过来砸门,哪怕洛芸蕊真的是清白的,也能被人污成了苟合!

    “主人,你准备怎么做?”娃娃到底是活了那么多年的,她的见识比之洛芸蕊只多不少。如果说,刚才只是怀疑,那么现在确实肯定了。她一向只认洛芸蕊为主,大堂姐对于她来说,真的算不了什么。哪怕是让她对大堂姐下毒,她也绝对做得出来。

    “观望一下吧,反正我也不会有损失的。”洛芸蕊叹了一口气,到底是曾经跟自己很要好的大堂姐,真的到了这份上,她还是有那么一点儿心软。

    毕竟,这跟当初薛姨娘和庶妹不同。在前世,她亲身感受到了薛姨娘的狠辣,和庶妹的残酷。她是被这两人联手害死的,庶妹还气死了洛张氏,这些仇恨,哪怕是现在想起来,洛芸蕊还是感到一阵阵的怨愤。好在,薛姨娘死了,庶妹的性子完全变了,容貌差不多也算是毁了,一个不能笑不能说话不然就会露出恐怖容颜的女子,这辈子就也这样了。

    可是,大堂姐跟她们终究是不同的,大堂姐想要害她,但却没有得手,洛芸蕊并没有亲自感受到来自大堂姐的伤害。而且,到底是曾经的好姐妹,大太太又帮助她良多,真的要她下手,却是……

    “主人,你不能这样心软啊!你不是常说,不要存了害人之心,但也不能被人害了去!”娃娃瞪着眼睛,可劲儿地跺脚,一副急切地不得了的样子。

    “行了行了,我这不是想先看看吗?就你急性子。”洛芸蕊就不明白了,不是说年纪越大性子就越稳重吗?按照娃娃的说法,她至少也有几百岁了,可若是这样,娃娃那急性子……

    “主人!”娃娃气哼哼地还想说什么,却猛地停了下来:“你看!”

    洛芸蕊看向小水池。

    花厅里,那位程少爷踉踉跄跄地走到了之前洛芸蕊的位置上,一屁股坐了下来,看到桌上有茶盏和糕点,也不管那是谁的,端起茶盏仰面一口喝了下去。

    “呀!”洛芸蕊轻叫一声,那位程少爷恰好拿的是她之前喝过的冷茶,虽说这不算什么,但一想起自己也曾经用嘴碰过茶盏,心里就一阵阵地不舒服。

    而那程少爷喝完了茶以后,仿佛是嘴里太渴了,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直到茶壶里一滴茶水都没有了,才整个人猛地往后倒去,靠着椅背直喘气。

    洛芸蕊皱了皱眉头,这人仿佛……

    “主人,不对劲儿,这人肯定不是酒醉,单单的酒醉不会变成这个样子的。”娃娃指着小水池叫了起来:“看,酒醉的人眼神是浑浊的,但他的眼神却好像是陷入了幻想之中。还有,主人你看他的脸颊,酒醉之人就算醉得再厉害,那也应该是满脸通红,并不是像他那样仅仅是脸颊粉红。”

    “难道真的是房中秘药?”洛芸蕊喃喃地说道,随即突然回过神来自己说了什么,顿时脸颊绯红。

    “应该是的,不过既然花厅里并没有秘药,那就说明是这人本身就中了秘药。”娃娃低着头想了一会儿,随即又摇了摇头:“也不对,这花厅里确实是有些古怪了,有些香味明显就不是鲜花散发的。我想,应该是双重秘药吧?花厅有一部分,那人的身上也有一部分。”

    洛芸蕊有些狐疑地看了看小水池:“有必要那么麻烦吗?干脆直接下到那人身上不就好了?”

    “不一样的,花厅里的那种香味,虽然不至于让人完全陷入幻想之中,但我想,闻的久了,肯定是对身体有害的。说不定是那种让人四肢无力的反正至少也要不能反抗。而那人身上中的才是房中秘药,这样如果带人闯进来了,至少也能看到主人你并没有做任何反抗。”

    “真毒啊!”洛芸蕊闭了一下眼睛,语气里全是悲伤:“她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么做对她有什么好处?我今个儿若是真的跟那位程少爷有了什么尾首,以我的身份加上今个儿的事情,我根本就不可能嫁给这人。既然不能嫁,那就只能成为妾室了。如果那人不愿意,甚至于我就只能拿把剪子绞了头发做姑子去!”

    “主人!”听着洛芸蕊的语气不对,娃娃有些惊慌地叫着。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洛芸蕊勉强稳住了自己的情绪:“娃娃,我没事。哼,这就是我那好姐姐想要拜托我做的事情吗?想必,她这会儿应该在人多的地方,这样就算到时候我说一直跟她在一起,也肯定没人会相信了。”

    “主人,不要紧的,一切都没有发生,一切都还是来得及的。”娃娃这会儿却是不敢再怂恿什么的,只是一个劲儿地安慰着洛芸蕊:“我们主要躲在这里,到时候就算有人冲了进来也不怕。”

    是了,只要躲在旎虚空间里,不论外界发生了什么事,那都不关她的事儿。就算大堂姐没有在她的房里找到人,大不了就说自己因为在花厅里闷得慌,出去逛了逛,然后就在园子里迷了路。

    借口并不难找,对于洛芸蕊来说,最难的就是怎样平静地接受大堂姐对她的陷害。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