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112.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115 再遭退亲

115 再遭退亲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洛芸蕊愣了一下,之前她刚听老太太说秦家大老爷没了,恍惚间想的是自己和庶妹的亲事受阻,却没有想过这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就突然没了呢?

    一般来说,若是生病,不可能没有音讯传出来的。尤其是,这秦家大老爷一死,苦的是秦家大少爷。等于是变相地让长房长子长孙晚出生了,还不能像张家二少爷那样纳妾!也就是说,秦家大老爷的过世是很突然的,因为但凡有那么一丝预兆,秦家也会要求洛芸蕊先出嫁的。

    一为冲喜,二来也是离成亲的日子不远了。

    “我……我也不太清楚,祖母并没有说起这个。”洛芸蕊迟疑地回忆了一番,确定老太太从头到尾都是在安慰她,而没有提起过半句秦家大老爷过世的内幕,想来老太太本身也不知道吧?思量了一下,老太太得到的消息是秦家来人说的,为的自然是推迟亲事。而对方既然没有提起秦家大老爷的死因,怕是……

    洛芸蕊有点儿坐不住了,她必须再打听一番。毕竟,她的直觉已经有两个发生了,她很怕若是自己再不主动出击,怕是她这辈子别想嫁出去了:“妹妹,我突然想起一些事,下次再来看你吧。”

    庶妹点点头,也不挽留洛芸蕊,直接就把她送了出去。

    洛芸蕊急匆匆地回到了老太太那里,就跟她想的那样,老太太也不知情:“大约是病死的吧?”

    “可先前却没有听到这样的消息。”洛芸蕊皱着眉头:“罢了,还是等祖父回来问问吧。同是为官的,就算办事不在一道儿,可打听起来总是方便一些。别的不说,若秦家大老爷真的是病死的,那之前几天总是有请假的吧?

    可事实上就是没有!

    晚间,老太爷和大老爷、二老爷都回来了,当即不用洛芸蕊开口,老太太这边就把今个儿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老太爷还未说什么,二老爷就惊讶地开口了:“没了?怎么就没了?什么时候没的?我前个儿还跟他一道儿喝酒呢!”

    老太爷皱了皱眉头:“前个儿,那是个什么光景?是不是身子不好?”

    “怎么会呢?我是乘马车去的,他是骑马过去的,而且他喝的比我还多,喝醉了还吼得中气十足,怎么就身子不好了?”二老爷很是纳闷地答道:“我前个儿还跟他商量蕊儿的亲事,还说了一些亲事的细节。不过后来,我也醉了,就忘了后来怎么了。”

    “那他昨日去做事了吗?”老太爷又问,其实他跟秦家大老爷的关系并不怎么样,倒不是政见不合,而是年龄不合。秦家大老爷比洛芸蕊的父亲大了四五岁,跟老太爷那是足足差了一辈儿。因而,哪怕是两人见了面,也就是点头问声好,根本就没别的话儿。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们又不在一处。”二老爷迟疑了一下,随即很肯定地点头:“我敢保证,前个儿他身子好得很,能吃能喝的,一点儿事儿都没有。”

    被二老爷这么一说,旁的人更加觉得奇怪了。

    洛芸蕊心里隐隐有些不安,却也说不上来是什么事儿。而二老爷却也说了,等明个儿去打听一下,反正他们本来就是要去吊唁的。

    待回到了房里,洛芸蕊拉着娃娃苦笑连连:“娃娃,你说我是不是直接绞了头发当姑子去呢?”

    “主人?”娃娃傻眼了,却还记得把洛芸蕊拉进了旎虚空间:“死掉的是秦家大老爷又不是秦家大少爷,你这是干什么?”

    到了旎虚空间里,洛芸蕊倒是有些放松了:“我总觉得自己的亲事会不顺,这次是,上次也是。而且,我有预感,接下来也肯定没那么顺利。”

    “这个……”娃娃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随口安慰着:“没事的,事不过三嘛。”

    “娃娃,你这是在安慰我吗?”洛芸蕊嘴角抽搐了一下:“你的意思是,我还要再倒霉一次?”

    “不是不是!”娃娃急了,她才没有诅咒洛芸蕊的心思呢。

    洛芸蕊自然也是知道这点的,摇了摇头整个人躺在了草坪上:“嫁不出去也好,婆家的事情比起娘家肯定是只多不少的。”

    这话自然也是洛芸蕊随口说说的,若是她是家中独女,这或许还有点儿可能。但是,她是二房的嫡长女,她要是嫁不出去了,下面的妹妹们肯定也一定找不到婆家。甚至于还会牵连到弟弟……

    “不对!”猛然间,洛芸蕊一跃而起,吓得娃娃跟着跳了起来。

    “主人,你又吓唬娃娃!”娃娃嘟着嘴控诉道。

    “这事情不对啊!”洛芸蕊面上浮现了一丝焦急:“我刚刚想起来了,这、这……”

    娃娃好奇地凑了上去:“主人,到底什么事情不对呢?”

    洛芸蕊闭着眼睛拼命地开始回忆前世的事情。是了,前世她虽然一直躺在床上,并没有出去过,但当时是大太太管家,对于洛芸蕊也还算不错,至少从来没有为难过她。当时,因为整日躺在床上无聊,洛芸蕊又没有精力绣花,就经常打发丫鬟去外面买些杂书,或是听些有意思的故事回来给她解闷。

    也就是这些解闷的小故事,让她记得徐家嫡庶不分,以及林家大小姐自缢身亡的事情。然而,对于那件事情,洛芸蕊好歹也是插手过的,况且那事是前世就有的,林家大小姐最后也没有死。因而,洛芸蕊并没有多大的愧疚。

    可这次不一样了,她刚才猛地想起了一件事。仿佛就是在今年,秦家大老爷因为纳妾一事跟秦家大太太起了冲突,因为秦家大老爷想纳的妾室是一个小戏子。而秦家大太太在一怒之下抢先买了那个戏子,转手就送到了低级的窑子里去。

    这事当然闹得很大,不过洛芸蕊到时候还未出阁,有些话儿哪怕丫鬟们知道,却也不会跟她说的。就是这些事儿,也是她某天睡不着听到门口两个守夜的丫鬟说的。只是,当然洛芸蕊光顾着记那些热闹事儿了,比如秦家大太太如何狠辣,事后秦家大老爷又是怎样地跟他太太吵闹等等。

    反而对事件的中心人物忘了一干二净。

    也是,那个时候,她不过是想听点儿热闹打发时间,又怎么会费神去记两个根本就不会有交集的人呢?

    然而,洛芸蕊当时恐怕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居然重生回了小时候。只是前世过得太过于恍惚,很多事情都记得不大清楚了。就连秦家大老爷这件事,她也只记得这么唯一的一件。可问题是,这一世秦家大老爷还未发生要纳一个戏子进门的事情,也就是说,他早死了。

    为什么会这样呢?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

    洛芸蕊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前世她跟秦家没有半点儿纠葛,所以秦家大老爷活得好好的,至少在洛芸蕊过世之前他还活得好好的。而这一世,秦家有些变了,洛芸蕊跟亲家大少爷定亲了。

    可是,为什么自己跟秦家大少爷定亲会让秦家大老爷早死呢?她真的什么都没有做!

    抿着嘴很是努力地说服自己,洛芸蕊不愿意自己背负一个害了别人性命的罪名,尤其是那人跟她无缘无故。娃娃看到这样的洛芸蕊很是焦急,不断地安慰着她,却不知道洛芸蕊为什么会这样。

    “主人,那人你连见都没见过,怎么就觉得他是你害死了你?这不可能的。”娃娃无奈了,其实她有点儿知道洛芸蕊喜欢钻牛角尖,一般情况下,也不用人劝,她自己就能走出来。可看着现在这种状况,仿佛洛芸蕊一时半会儿地根本就走不出来。

    洛芸蕊越想越肯定自己的记忆,前世这个时候,秦家大老爷根本就没死。不过,那个时候秦家大少爷也是娶了别的人,但不管怎么样,秦家的人应该都是好好的,偏偏因为她……

    于是,原本就很自责的洛芸蕊,得知了事情真相以后,自责简直就要死过去。

    “蕊儿,那秦家大老爷原来就是那日跟我喝酒以后出的事。唉,也是我不好,那时他喝醉了,我让他上我的马车,我送他回去。可是没想到,他直接就打马走了,竟是叫也叫不回。而后来,听那秦家人说,秦家大老爷因为久久未归,家丁们出去寻找,才在离秦家不远处的一个河沟里找到了他。可是,那时他早就没气了。”

    原来是这样。

    前世,跟亲家大少爷定亲的是别人,那么二老爷那日也就没有理由找秦家大老爷喝酒了。也因此,秦家大老爷并未酒醉跌入河沟里,自然也就能长命百岁了。只是可惜了,这一世……

    “老太太!大事不好了!”这会儿,众人都是在老太太的房里说话,不想话还没说完,就冲进来一个小丫鬟,喘着粗气结结巴巴地喊着:“他们……他们要退亲!”

    洛芸蕊嘴角浮起一丝苦笑,退亲吗?这样也好。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