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117.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119 庄内反思

119 庄内反思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跟着云娘在庄子上痛痛快快地玩了好几天,别说是洛芸蕊了,就连一向沉闷的庶妹都变得开朗多了。

    这天,庄子上来了一个特殊的人,原本正打算带着洛芸蕊几人去小溪那边玩的云娘一下子就闷闷不乐了。洛芸蕊已经跟她混熟了,顺着她的眼神看过去,对方是一个年纪约莫四十岁上下的妇人,看穿着打扮跟庄子上的人明显不同,但也不是特别富贵的那一种。

    洛芸蕊是什么人?她可是从小被洛张氏用各种珍稀绸缎捧着长大的,别的不行,这鉴赏东西的眼光还是有的。那妇人绝对不是大富之人,只能说一般般的小康人家:“这人是谁?看起来不像是我们庄子上的。”

    “她是京城来的霍牙婆。”云娘的声音有些低沉,有种说不出的忧伤:“大概是来买人的。”

    “牙婆?”洛芸蕊愣了愣,却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是人牙子吧?以前在家时,也经常有人牙子上门来兜售丫鬟。”

    云娘勉强冲着洛芸蕊笑了笑,却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云娘,你这到底是怎么了?人牙子应该没犯法吧?怎么好像不太高兴?”洛芸蕊也是陷入了一个思维怪圈。在她的印象中,人牙子是来卖孩子,为人也是挺和气的,就算不买也是客客气气地走人。因而,她一点儿也不惧人牙子,到底还是因为她当主子当惯了。

    “没什么,只是想起我妹妹了。”云娘的声音闷闷的:“我妹妹在三年前卖给了霍牙婆,从此以后我就再也没有看到过她。”

    洛芸蕊有些讶异,她突然明白了,在她眼里人牙子是为他们服务的,教导好小丫鬟送到府上来。而在有些人眼里,人牙子却是掌握着他们或者他们家人的未来。

    “小姐,能过去看看吗?我想知道,今个儿又是谁被卖了。”云娘自幼就在庄子里长大,直到现在一次都没有离开过庄子,自然也就对庄子的人了若指掌。

    洛芸蕊无可无不可,问了庶妹,她也没有意见,几人就跟着云娘去找霍牙婆了。

    霍牙婆果然是在买人,买的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孩子。那女孩子身量高挑,容貌在庄子上也算是出挑的了,至少长得比云娘好看多了。而那女孩子明显有些不愿意,似乎是不想被买走。

    很是诧异地看着这场面,洛芸蕊从来不知道,原来小丫鬟们并不是自愿被卖的。可是,以往在家中买丫鬟的时候,但凡可以留下来的小丫鬟哪个儿不是欢天喜地的?原来,竟还有这样的内幕。

    低下头,隐去眼底里的神伤,原本洛芸蕊以为只要不是生活在高门大院里,就会天天开开心心的,就仿佛她们现在这样。可是,这会儿,洛芸蕊终于明白了,她们之所以可以在庄子上无忧无虑地玩耍,正是因为她们是大家小姐。

    “姐姐,我可以将这人买下吗?”庶妹突然拉了一下洛芸蕊的胳膊,小声地问道。

    洛芸蕊有些诧异,但还是点点头。庶妹身边的丫鬟一向都是不够数的,而她几乎只让奶娘近身,旁的丫鬟也只是干些粗笨的活儿。这会儿好不容易也个合了眼缘的,洛芸蕊自然不会反对。

    只是,庶妹刚说要买下,却被那霍牙婆狠狠地瞪了两眼:“哪来的野丫头,懂不懂规矩呢?这买人也是讲个先来后到的,都像你这样半路截人,这一行的规矩还要不要?”

    这些年来,庶妹的性子确实是变了很多,但她骨子的骄傲却是没变。听到那霍牙婆这么不客气的说话,当即就气得浑身发抖:“这买人不是应该谁出价谁买的吗?我想要,我出双倍的价钱!”

    洛芸蕊微微皱了下眉头,却是没有言语。或许庶妹这话是说得不客气了一点儿,但庶妹好歹也是官家小姐,比那终日四处奔波的牙婆地位可高多了。

    “你这野丫头好生没道理!”霍牙婆气急了,转身冲着卖女儿的人家吼道:“若是你卖给她,今后你们庄子上所有的孩子我都不接收了!”

    那卖女儿的人家慌忙摆手:“不不,还是卖给霍牙婆的。”

    庶妹气个半死,偏偏那霍牙婆还挑衅地看了庶妹一眼,砸吧砸嘴,目光落在了庶妹戴着的围帽上面:“这是美得不想让人看到呢?还是丑得见不得人呢?哼!矫情。”

    “你、你、你!”庶妹气得连句话都说不出来了,洛芸蕊担心她的旧伤,到底那时候她就是因为太过于气愤才病倒的。况且,这庶妹老太太老太爷教训得,二老爷洛张氏教训得,或者洛芸蕊也是可以说上几句的,却怎么也轮不打一个人牙子来说三道四。

    尤其是,这个人牙子太过分了,打人还不打脸呢!

    “不过是个人牙子,嘴巴倒是厉害,竟然威胁起我庄子上的农家了?哼,也罢,从今个儿起,这庄子上的租子减去两成,但是所有的庄户必须从此不再跟这个牙尖嘴利的人牙子做任何买卖。若是有违规者,当即逐出庄子!”洛芸蕊是那种平日里笑呵呵的好脾气模样,但一旦发怒却是极为骇人的。

    一个庄子罢了,以洛张氏对洛芸蕊的宠爱,怕是她想要庄子也会当即送给她的。至于减租子,那更是没问题了,洛家不缺这点儿钱,就算是全免了也无所谓。

    洛芸蕊那番话说得掷地有声,竟是吓懵了一众围观的农人,直到有个庄户发现洛芸蕊身旁的云娘时,才忍不住问了起来。

    云娘也有点儿被吓到了,不过听到其他人的询问,她倒是反应过来了:“这两位都是主家的小姐,暂时在庄子上住些日子。我想,她的话是真的。”云娘也知道,最后一句话才是庄户们想听到的,只是这事她也不敢肯定,只能含糊地应了过去。

    “我的话自然是能算数的,打从今个儿起,租子就减去两成。但我也说了,条件是不能跟这人牙子做任何的买卖,如果违者直接打出庄子!”洛芸蕊很清楚,这农庄上大多是些老实干活的普通农人,她这番话也已经够了。

    庄户们窃窃私语了一阵,最后还是决定赌一把。反正他们最近也不缺钱和粮,或许真的能让洛芸蕊说的那样,减去两成租子呢!

    至于之前正准备把女儿卖了的人家,却是一脸的茫然。还是有个好心庄户提醒了他一把:“赶紧把你女儿卖给主家小姐,不然赶你出庄子呢!”

    那人吓了一大跳,慌手慌脚地把自己的女儿推到了洛芸蕊面前。洛芸蕊微微有些诧异,转头看了看庶妹:“妹妹,这人……”

    “我买!”庶妹掏出了双倍的银子买下了这个小丫鬟。其实,她并不在乎花了多少钱,洛张氏并不是一个苛刻的人,这些年虽然她很少外出,但该有的钱财和物品却是从未少了她的份。这次出来,庶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钱箱子,这才发现自己竟然也算是小有家产了。

    买下了小丫鬟,又把那人牙子轰走了,庶妹终于开心了一点儿。领着新买的丫鬟也不去玩了,直接回了房间,美其名曰跟新的丫鬟好好聊聊。

    洛芸蕊也笑着离开了,却被云娘拉住了。

    “怎么了?”洛芸蕊不解地看着她。

    “小姐,今个儿这事……”

    “放心吧,我说到做到,肯定会减租子的。”洛芸蕊以为她担心的是这个,很是善意地提醒着。

    “不是,云娘要说的不是这个。”云娘抿着嘴,很是犹豫地开口:“小姐是不是因为之前云娘说,妹妹被她带走后就再也没有见到的事情,而先讨厌上了霍牙婆?”

    洛芸蕊愣了一下本能地反驳道:“怎么会?”

    怎么不会呢?原本,洛芸蕊就是把人牙子当成奴才使唤的,根本就没把她们当成是平等的人。而刚才,她不是还因为一点儿小口角,硬是把人家的财路都给断了。

    “我娘常说,得饶人处且饶人,凡事做人留一线。说的都是不要与人争吵,不然恐怕会遭到小人的报复。何况,那霍牙婆也不是一个坏人,当初要不是她买了我妹妹,说不定我就病死了。”

    “病死?”

    “是的,那年我病重,家里的钱财也都花光了,只能到底借债。恰好霍牙婆路过我家,这才把我妹妹买了过去。所以,即便我有再多的不舍,到底还是感谢霍牙婆的。”云娘一口气说了那么多,倒是有点儿松快了,她刚才就想提前了,根本没必要跟霍牙婆扛上。事实上,若是真的遇到有眼缘的,怕是洛芸蕊也不舍得放弃。只是,却不该用这么偏激的方式。

    哪怕是眼睁睁地看着霍牙婆将孩子买了去,你再表示出自己也想买的念头,顶多就是转一手,霍牙婆也不会赚得太多,那么事情也不会变得如此糟糕了。

    洛芸蕊被云娘的话给震住了,她竟然忘了这么容易的办法,却偏偏要自作小聪明。上次张家二太太是这么回事,现在又是一样。洛芸蕊觉得,她真的而应该好好反思一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