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118.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120 京城遇主仆

120 京城遇主仆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庄子里的生活很是自在,但洛芸蕊也慢慢地开始学会跟普通人打交道了。到底,前世她与人打交道的机会太少了,哪怕是重生以后,对于身边的人温柔多了,但却掩饰不了洛芸蕊轻视下人的态度。

    除了在庄子上玩乐之外,偶尔洛芸蕊也会去京城逛逛。只是这路程到底是不近,必须大清早的出发,几乎半夜时分才能赶回来。而在某次洛芸蕊去京城的路上,遇到了一对主仆。

    “劳烦车上的主人,可否载我们一程?我们的马车刚才坏了,又不会修理,只是想搭载一程。”开口说话的自然是主仆中的主人。那主人说话还算是有礼,长相也是不错。不过,要是搁在之前的洛芸蕊身上,她肯定不会理会的。别人的马车不方便又跟她有什么关系呢?

    只是自从被云娘提醒了以后,洛芸蕊倒是开始往其他方面思考了,比如说站在对方的角度多想想。迟疑了片刻,洛芸蕊示意车夫让他们上来。反正,马车里也还有娃娃,倒是不算孤男寡女。

    那对主仆很是开心地上了马车,可看到马车里是两个妙龄女孩后,又犹豫了。

    洛芸蕊看他那个样子,倒是又心软了:“不妨事,你们坐在车门口就好了。”

    那对主仆终于不再矫情,挨着车门坐下来。一路无话,到了京城,那对主仆便道了谢下了车。等他们下了车,娃娃就开始拉着洛芸蕊不停地说话:“主人,你觉得刚才那位少爷怎么样?看起来应该是官宦人家的大少爷哦!”

    洛芸蕊是强忍着没有翻白眼,敢情刚才娃娃不开口说话竟然是一直憋着的,看把她憋成了什么样儿。

    “主人,你真的打算在一棵树上吊死吗?”因为洛芸蕊的纵容,娃娃有时候说话有点儿百无禁忌。不过,这也是在只有洛芸蕊一个人的面前,她才会这个样子:“那位跟主人你定亲的秦家大少爷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呢?娃娃连徐家二少爷、林家大少爷,就连那郭家哥儿都是见过的,偏偏主人以后要嫁的人,娃娃却是没见过。”

    洛芸蕊忍不住接了一句:“反正我是迟早要嫁给他的,到时候你不就可以见到了?”

    “不成不成,那万一要是他是个大麻脸怎么办?再说了,凭什么秦家大太太和两位秦小姐都见过了你,你却没有见过秦家大少爷呢?这不公平!”娃娃不依不饶地说着:“这次他还耽误了你的大好青春,要不你再换一个吧!”

    “说什么呢你?”纵然这是在马车里,也未必不能被外面的人听到,毕竟马车的隔音效果可不好。示意娃娃安静一会儿,不想娃娃还真是说上瘾了。

    “主人,你自己琢磨一下是不是这个理?他们秦家可是都把主人你给相看过了,说不定还拿回去把你品头论足呢!偏偏你却没有见过那秦家大少爷,说起来岂不是亏大了?”娃娃甩着洛芸蕊的手,一定要为洛芸蕊争取福利。

    洛芸蕊被她弄得又好气又好笑,她现在就盼着自己能平安地出嫁,旁的事情却是懒得考虑了。这秦家到底占了个人口简单的优势,哪怕还有二房的存在,但一个不受宠的庶出二房却是不会碍着自己的。尤其是从郭家回来以后,洛芸蕊是越发地觉得人口简单是多少得好。旁的不说,单单每天的交际应酬上面就能省下很大的工夫。再者说了,洛芸蕊现在的人际交往是没有问题,但却并不代表她就喜欢这些。

    在洛家,她每日也就是给老太太和洛张氏请安。老太太那儿就是每天去应一声,洛张氏那边是根本就不在乎,哪怕洛芸蕊不去,洛张氏也不会说什么的。偶尔再去一趟大太太那儿,陪着说会儿话,或者一起用点儿点心,这样简单的人口,又都是洛芸蕊的血亲,她才不至于不耐烦。这若是跟那郭家一样,弯弯绕绕的一大堆亲戚好友长辈妯娌的,疯也要把她给弄疯了。

    “我觉得秦家挺好的,娃娃不要再说这种话了,没意义。”洛芸蕊淡淡地开口,她知道娃娃这根本就是逼着她表态,若是她不说这话,恐怕娃娃还要歪缠下去。

    “嘻嘻,主人你连秦家大少爷的人都没有见着呢,怎么就觉得他好了?”

    “我是说,秦家挺好的。”再次开口,洛芸蕊的语气里带上了一点儿无奈。她就不明白了,怎么今日那对主仆下车以后,娃娃就变成了话唠呢?难道真的是这一路上没有开口说话,把她憋到了吗?

    “秦家?不是秦家大少爷?”娃娃有些愣神,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也就是说,在主人你心目中,秦家大少爷是个怎么样的人其实并不是那么重要的,你在意的其实是秦家,对吗?”

    “对。”这没什么好不承认的,洛芸蕊干干脆脆地应了下来。

    娃娃终于闭嘴了,洛芸蕊虽然还是有些狐疑,但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想让耳根子清静怎么就那么困难?

    到了要去的铺子,今个儿洛芸蕊是为了洛张氏在京城里的铺子过来的。这张家不愧是生意遍天下的大商户,就连京城也有他们的不少的庄子、铺子。尤其是洛张氏的亲生父亲,也就是洛芸蕊的亲外祖父,当初他可是被誉为商业天才的,年纪轻轻就离开家里来京城闯荡,很是积攒了一大笔钱财。

    只可惜,再多的才华,再多的天赋,却也抵不过一场疾病。据说当年的外祖父是因为雨后急着赶路,不小心着了凉,事后竟然一病不起,没过多久就去了。消息传到张家,外祖母当场就晕厥过去,不到十天竟然也跟着去了。他们那一房就只剩下了洛张氏这么一根独苗苗。而当时,洛张氏年仅三岁。

    看着眼前这家金饰店,洛芸蕊迟迟没有进去。她之前也有来过两趟京城,只是逛得都是其他人的铺子,洛芸蕊就当自己是来逛街的,并没有太多的感概。然而,今天当她来到洛张氏陪嫁铺子的时候,却有了一丝不对劲儿。

    洛张氏的陪嫁中,大致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是当年外祖父一手闯荡积攒下来的家业,全都在京城里,包括洛芸蕊现在住的那个温泉庄子。另一部分则是张家原本就有的家产,那部分才是大头。洛张氏对于自己的陪嫁也并不是特别在意,因着原本就有管事帮着打理,倒也不用她操心。况且,她连自己的院子都管不好,让她管理陪嫁铺子那才叫瞎折腾呢。

    然而,洛芸蕊却是不同的,她是从一个单纯的顾客看着这个金饰店。这是一家百年老字号了,当初是被外祖父收购而来,却一直没有换招牌,保持着原本的所有人手。按理说,这家金饰店的生意应该是很不错的,可是洛芸蕊眼瞧着却不是那么一回事。

    略略有些迟疑,洛芸蕊低声对娃娃嘱咐了一句,改变了原本的主意,她决定暂不曝光自己的身份,去这金饰店里买几件首饰。

    百年老字号摆在那里,进了铺子,倒是也有人凑上来询问。无奈,洛芸蕊这些日子以来,因为常常在农庄里上蹿下跳的,再加上她和庶妹都在长个子的时候,很多衣服没法穿了,干脆又量了身量做了几身新衣服。然而,到底是在庄子上,纵使叫来的是手艺最好的裁缝娘子,也肯定赶不上洛家以前专用的裁缝。

    而洛芸蕊带来的丫鬟春绯针线活儿倒也不错,可她通常只是给洛芸蕊做几身贴身衣物,没法子做外衣。因而,洛芸蕊现在穿着的是来到庄子以后,才做的衣服。

    怎么说呢?不算丢人,也还算华丽,但终究是差了那么一层,也因此被金饰店的人轻视了。

    洛芸蕊并不在意这种事情,再说了,她今天就是来看看这家金饰店的问题出在哪里。只是,她到底没做过生意,看东西的好坏她倒是没问题,但若是看做生意的手法却是有些无奈了。不过,饶是如此,她也能看出一丝不对劲儿来。

    也不是说,整家金饰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而是那些负责接待客人的管事和小伙计,几乎所有人的身上有一种浮躁的感觉,仿佛很不安心,又有些急躁。但洛芸蕊却看不出实际的问题出在哪里。

    “小姐,这套头面首饰挺适合你的,要不小姐你看看?”大概是因为接待她们的小伙计那轻视的眼神激怒了娃娃,娃娃随手指了一套一看就很值钱的头面首饰。

    要说娃娃的目光也没错,那套头面首饰真的很值钱。可问题是,那是一套纯金的头面首饰,所有的套件都是沉甸甸的金子。值钱是值钱了,但洛芸蕊她压不住啊!

    苦笑地看了看娃娃,洛芸蕊开始对她的审美观产生怀疑。洛芸蕊今年不过才十五岁,年纪尚轻,长相又是偏向于柔弱清秀型的。若是戴些精巧的花型首饰倒也罢了,或者用些玉制的钗子,也是可以的。可这种亮闪闪沉甸甸的纯金头面首饰,她很怀疑自己哪怕到了三四十岁,也压不住。

    “小姐,买吧!瞧它多漂亮呢!”偏偏娃娃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而那小伙计却是露出了讥笑的表情。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