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138.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135 挑衅与威胁

135 挑衅与威胁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当老太太的院子里乱成一锅粥的时候,洛芸蕊已经离开了旎虚空间,她又服下了娃娃提供的另外一帖药,沉沉地睡了过去。在她再次沉睡的时候,庶妹倒是过来看望了她,不过看到洛芸蕊已经睡熟了,庶妹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犹豫。可惜的是,娃娃素来不待见庶妹,见她这副模样,也没有开口询问。庶妹迟疑了一会儿,也就沉默地离开了,只是吩咐娃娃,等洛芸蕊苏醒过来的时候,派人去唤她。

    对于这个要求,娃娃无可无不可地答应了,她万万没有想到,就是这次迟疑让庶妹错过了及时说出老太太院子里的事情。

    等到洛芸蕊晚间醒来,用晚饭的时候,庶妹再次赶来,只是这一次她脸上却是带着极为明显的慌乱:“姐姐。”

    洛芸蕊头上的伤并没有好,虽然娃娃可以让她立刻痊愈,但她却不能做的那么明显。按照娃娃的算计,大约十天以后,她就可以好转了,只是头上的伤痕却要保留更长的时间。因而,庶妹闯进来的时候,洛芸蕊正半躺在床上,由娃娃喂她喝粥。

    “妹妹,你来了。”娃娃刚才跟洛芸蕊提了一句,庶妹在她沉睡的时候来过。不过,洛芸蕊并未太在意,这会儿见到庶妹也只是礼貌性地点点头。

    “姐姐,你……”庶妹今个儿并没有戴上围帽,大概是因为她觉得自己脸上的伤势已经全好了的缘故。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事情紧急到让她忘了戴上围帽。

    “有事吗?”洛芸蕊的语气还算平和,倒是娃娃很不耐烦地催促洛芸蕊赶紧喝粥,还一脸嫌弃庶妹的模样。

    洛芸蕊暗中掐了一把娃娃,让她收敛一些。不过,很明显庶妹根本就没有发觉什么,或者应该说,庶妹这会儿看起来仿佛是心事重重,一点儿也感受不到其他情况:“姐姐,我、我是听到祖母那边闹了起来。”

    迟疑了许久,庶妹才支支吾吾地开了口,其实,从老太太派人将大太太请来的时候,她就已经知道了。虽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只要联想到昨个儿洛芸蕊被抬着离开老太太的院子,她就能猜到一二:“祖父,还有大伯和父亲他们也急匆匆地赶来了,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总归是不好的事儿。”

    既然开了口,下面的话儿就说得顺溜多了。想了想,庶妹又加了一句:“还有李大夫,我叫奶娘去打听了一下,她说,今个儿早些时候,李大夫被叫来了。”

    洛芸蕊愣了一下,随后看向娃娃。娃娃轻轻地摇头,表示她并不知情。那会儿,洛芸蕊在沉睡,娃娃却是一直陪在洛芸蕊身边的。再说了,跟洛芸蕊不同,在娃娃的心目中,整个世界都比不上洛芸蕊来的重要,她根本就不会去在乎洛家旁的人发生了什么事。

    “是祖母病倒了吗?”洛芸蕊不是很肯定地开口,昨个儿她当着老太太的面,一心寻思,以老太太的身体状况来看,未必能承受的住,病倒也是很正常的。

    庶妹点了点头:“昨个儿祖母就病倒了,不过今个儿看起来仿佛不是祖母有了什么事儿。”庶妹欲言又止地看着洛芸蕊,不知道该不该把最重要的事情告诉洛芸蕊。

    “妹妹,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我们姐妹俩还有什么芥蒂吗?还是说,你不相信我?”洛芸蕊隐隐有了不祥的预感,但仍然挤出一丝笑容,激得庶妹把所有的情况说出来。

    果然,庶妹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急切,不过更明显的却是凝重:“姐姐,我不是不相信你。只是……只是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是萍儿说的。”

    萍儿,大房最小的庶女,洛家的七小姐洛芸萍。

    “萍儿说了什么?”

    庶妹还是一脸的迟疑,但最后却是咬了咬牙:“萍儿说,母亲离开你这儿以后,直接去了祖母的院子里。”

    “什么?”洛芸蕊猛地起身,不敢置信地瞪着庶妹:“是什么时候的事情?还是说,母亲一离开就……”

    “是的,萍儿就是这么说的。她说,早些时候母亲离开你这儿后,就径直去了祖母的院子。再过些时候,我就听到祖母那院子里有些不对劲。后来,我又叫奶娘打听了一下,母亲从进去以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庶妹之前的迟疑,并非是不相信洛芸蕊,而是怕洛芸蕊知道以后着急上火,反而把伤势弄得更加严重了。

    何况,这一切她要么是听说的,要么就是猜的,根本就没有任何证据。

    “娃娃,我们现在就去祖母那里。”洛芸蕊沉下了脸,庶妹根本就没有任何理由欺骗她,而且看她的样子,惶恐多过于急切,想必若不是有了十足的把握,庶妹根本就不敢来打扰她。

    娃娃本是不同意洛芸蕊下床的,她之前准备的药,主要还是帮助化开脑中的淤血,对于改善外伤并没有太大的作用。可是,看着洛芸蕊那阴沉的脸,她也知道多说无用。转身绕开其他人,娃娃走到屏风后面,假装帮洛芸蕊拿外衣的机会,闪身进了旎虚空间。

    既然非去不可,倒不如先给洛芸蕊准备一些药丸,防范于未然也是好的。

    旎虚空间的时间被静止了,娃娃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回到了原点,拿了外衣快速地为洛芸蕊披上,至于梳头和装扮却是来不及了。而小绿也趁着这个机会,叫人准备了软轿,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洛芸蕊就这么跑到老太太的院子里去。

    等到了老太太的院子,就像庶妹说的那样,老太爷也在。事实上,整个洛家的主子们,除了年幼的那几个外,其他人都在,包括大太太。看到洛芸蕊赶来,众人都懵了一下,还是大太太反应快,赶紧迎了上去:“蕊儿,你不好好休息,跑出来做什么?”

    洛芸蕊是服下了药,但因为头一天失血过多,脸上却是惨白而毫无血色的。加上她这会儿心里也是火急火燎的,看起来竟是一副摇摇欲坠的模样。

    “大伯母,我听说娘来了这里。”见是大太太,洛芸蕊稍稍平息了一下语气,但也没有心思再绕圈子了,直截了当地开了口。

    “你娘……”大太太没想到洛芸蕊竟是听说了这事儿来的,顿时眼底里有了一丝慌乱。

    “我娘呢?她现在在哪里?我要见见她。”洛芸蕊的目光从大太太脸上扫过,又一一落在其他人的脸上,尤其是看向老太太的时候,眼底里不由地带上了一丝怨毒:“祖母,我想见见我娘!”

    老太太面色也不是很好,只是洛芸蕊这会儿却根本就没有留意她的面色,一副咄咄逼人的模样。老太太抿着嘴,好半天才哑着嗓子出声:“你娘在休息,你明个儿再过来吧。”

    休息?

    洛芸蕊死死地盯着老太太,目光里已经不是怨毒而是深深的恨意了,她几乎可以肯定,洛张氏一定是出了事。不然,明明院子隔得并不远,为什么洛张氏不在自己的院子里休息,而非要到老太太这里呢?尤其是,自己头一天刚在老太太这儿出了事。

    “我只看一眼就好了,还望老太太成全!”洛芸蕊连祖母都不叫了,直接称呼老太太。

    老太太自然也听出来了,面色变了一变,却还是坚持阻止:“你娘很好,现在她不想看到你!”

    洛芸蕊直接就被这话给气乐了,洛张氏会不愿意见她?那之前她刚苏醒的时候,那个满脸憔悴恨不得以身代替她的洛张氏又是怎么回事?“老太太说笑了,我娘素来疼爱我,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我相信她都是愿意看到我的。”

    老太太被这话气得不轻,随即仿佛想起了什么,语气严厉地开口:“她为什么不愿意见到你?你自己心里难道不清楚吗?听着,你是洛家的小姐,你的亲事是由洛家来做主的,包括你娘也是同意你嫁到张家去的,你要是孝顺的话,就乖乖地听话,也省的长辈们为你惹出来的祸事操心!”

    洛芸蕊白了脸,身形微微有些摇晃,娃娃见状赶紧上前扶住了她。

    “好了好了,这些事儿以后再说。蕊儿,你先回去休息!”老太爷终于开口了,只是他这话虽然看着像是息事宁人,但洛芸蕊却能感受到,老太爷也对她不满了。

    不满吗?

    洛芸蕊这会儿完全肯定了,洛张氏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导致她不能直接出来跟自己见面,就算不知道详细的状况,洛芸蕊也能猜到,洛张氏如今的情形必然是不好的。

    冷笑地看着老太太,洛芸蕊脑子里嗡嗡作响,忿恨让她失去了理智:“老太太,我娘是怎样的人,我这个做女儿的还能不知道吗?不过,我是怎样的人,您怕是不知道吧?”

    “我的小姑姑,当初她嫁入张家的时候,您也是一心期盼的吗?或者说,你是不是忘记了一件事,我是洛家的小姐,她也是。都是生儿子像舅,生女儿像姑,难道你不觉得在某些方面,我跟小姑姑很相像吗?”

    看到老太太因为自己提到了小姑姑洛容栀,而瞬间惨白的脸色,洛芸蕊笑得更渗人了:“是的,您可以把我嫁到张家去,但是您就不怕历史会重演吗?张家大老爷大太太,还有那位小公子,他们是怎么死的?或者说,您还想看看,张家二老爷二太太,还有他们最宝贝的大少爷,是怎么死的?”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