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176.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164 子嗣问题

164 子嗣问题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芯儿,你也莫难过了,姑奶奶必是会给你想法子的。你不要再哭了。”到了晚间,其他人都散去了,大夫看过了表小姐,说是暂无大碍,让老太太尽管安心。可就算是表小姐暂无大碍,老太太却也是安不了心的。尤其是,看着表小姐哭得伤心,老太太更是心疼地无以复加。

    “姑奶奶,您也别为难了,芯儿知道您疼芯儿。”一面抹着泪花,一面坚持开口,表小姐浑身都散发着一股子悲凉和凄惨:“大不了,芯儿绞了头发做姑子去,反正就是不回薛家去!”

    老太太听了这话更伤心了,她捧在手心里养大的侄孙女,现在竟然被逼着要绞了头发当骨子去?这也太狠心了吧?当即,也不说什么了,只是紧紧地把表小姐搂在怀里,两人竟是一顿抱头痛哭。

    得到消息的大房二房俱是无语,这秦家又不是没有女孩子,无论是秦燕还是秦曦,哪个不比表小姐来的出挑?真不知道老太太是怎么想的,竟是只在乎表小姐,被哄得团团转不说,现在竟还为了她,连身子都不顾了。不过,得到消息的都是管着后院的女儿,这婆婆跟妈到底是隔了一层,琢磨了一番后,竟是没人打头去探望。直到第二天老太太病倒以后,这才有人陆陆续续地前往。

    正巧了,这老太太的病倒,对于薛家那边的人来说,却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先是秦少天借口老太太病倒,怕过了病,让表小姐挪到了西面的小院子里。然后,便是让人将两处隔离,薛家两位老爷在费劲了周折以后,终是将表小姐劝服了。虽然这连哄带吓的手段实在是不怎么光彩,但对于他们来说却是无奈之举。

    等到老太太病倒以后,想起了表小姐,而这时,表小姐已经离开秦家,在赶往薛家的路途中。

    老太太得知真相后,又狠狠地病了一场,倒是吓得二房的人胆战心惊的。原因无他,这秦燕好不容易盼着孝期过去了,她也很快就能嫁掉了,万一老太太不行了,她可是又要守三年孝期的!幸好洛芸蕊也不希望发生这样的事情,因而让娃娃干预了一下,至少把老太太的命给救了回来。至于老太太会不会感激她,却不是在她的考虑之中了。

    只是,老太太的命虽然是救回来了,可这身子骨却一直不大好。本身年事已高了,再加上被强行夺走了最心爱的侄孙女,这样的经历也难免让老太太觉得受不住。不过幸好,她挺过来了。

    “唉,这轮到燕儿嫁人了,真不知道芯儿那边怎么样了?”一晃春去秋来,张家终于出了孝期,秦燕要出嫁了。

    说起来,这秦燕备嫁也已经有好几年了,一应的东西就没有缺失的。即便是眼瞅着日子快到了,竟连一点儿离别的愁绪都没有,看来还真的是恨嫁了。只不过,这样的大喜日子,却还是让老太太想起了表小姐。

    “说不定,表小姐也在备嫁呢,就是不知道是哪家的少爷那么有福气。”这表小姐离开了,秦燕又要出嫁了,陪在老太太身边的人就只剩下洛芸蕊和秦曦了。等再过上几年,很有可能真的只剩下洛芸蕊一人了。

    老太太面上俱是怀念的神情,不知不觉地就说起了表小姐小时候的事情。从第一次见面,到她的父母出意外而亡,到后来她眼巴巴地看着老太太,不愿意离开……

    洛芸蕊微不可见地皱了皱眉头,这些日子以来,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老太太总是这么一副怀念往昔的表情。不管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反正老太太都能够联系起以前的事情,而且那谈起往事时的神情和语气,让洛芸蕊想不想多了都难。

    “嫂子,祖母她……”秦曦欲言又止,有些话大家心里都是明白的,但说出来就不是那么好听的了,因而点到为止才是最合适的。

    “曦儿放心吧,祖母她不会有事的。”洛芸蕊微微叹息着,她只能保证,最近一段时间不会有事的。至于往后……娃娃却也不是万能的,她是神医并非神医!

    不过,好歹是能拖过秦燕成亲之后的。至于二房的两位少爷,却只能是自求多福了。好在,老太太的事儿,连秦曦都看明白了,二太太不可能不明白的,瞧她一面为秦燕安排着成亲的各项事宜,一面又加紧为房里的长子订下成亲的日子,还有给次子寻找合适的亲事,整个人忙的竟像个陀螺一般了。

    洛芸蕊到底是看不下去了,毕竟二太太从未得罪过她,平日里待人接物方面虽然瞧着有一股子小家子气,但总的来说,为人倒也是可以的。洛芸蕊也不可能要求所有人都是完美无缺的,像二太太这种,有一些小缺点,但绝对不会主动得罪人的人,却是洛芸蕊想要交好的。

    何况,老太太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她不希望秦家早早地分家,实在是因为秦家如今根基不稳。若是不分家,好歹还有二老爷撑着,若是一旦分家了,秦少天未必就能撑起整个秦家。而二房那边,自然还是希望不分家的好。毕竟,秦家还算是官宦人家,而一旦分家出去单过了,他们二房就只能变成彻头彻尾的商户了。别的不说,至少也得等二房的两位少爷都娶妻成亲之后再说吧。

    自然,这样的要求大房没有不答应的道理。因而,洛芸蕊很清楚,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恐怕她跟二太太还是保持一定的联系。既然是斩不断的关系,那不如经营地好一些,也好让自己的日子过得更加舒坦些。

    有了洛芸蕊的帮忙,二太太哪怕不能偷闲,却也已经不再手忙脚乱了。很快,忙过了秦燕的亲事,又定下了二少爷成亲的日子,二太太终于能够歇一口气了:“蕊儿,这些日子多亏你了,我真的是差点儿被这些事儿给累死!”

    没法子,二房原本倒是有秦燕帮衬着,秦燕虽说没有洛芸蕊来的能干,但却也不会拖后腿,好赖也能分担一些事情。而秦燕嫁出去了,剩下的两位少爷除了念书以外,那是真的什么都不会。至于二老爷,好吧,请无视他,他每天清晨出门深夜回来,恐怕除了他自己以外,没人能够掌握住他的行踪。

    “二婶,等二弟成亲了,你不就有人帮衬着了吗?对了,我都没有问您,二弟是和哪家小姐订了亲?”秦家二少爷早几年就跟别人家有了婚约,但洛芸蕊对于这些事情倒是不怎么关心。不过眼瞅着这婚期将近了,洛芸蕊总不能等两人成亲才问新娘子,你是哪家的姑娘?

    那真是太得罪人了。

    “是随州城王家的小姐,不过不是嫡长女,而是嫡次女。”二太太一面命丫鬟锤着腰,一面缓缓地跟洛芸蕊聊着:“那姑娘是个好的,她的母亲跟我是手帕之交,很早以前,我就把这门亲事定了下来。”

    “那倒是不错的,二婶的眼光哪能错得了?”洛芸蕊笑眯眯地夸赞着,心里头还在盘算着日子,明个儿就是秦燕回门的日子了,不知道她在张家过的怎么样了,但愿不要惹出事儿来,庶妹下个月还要出嫁呢!

    只是,一想起庶妹,洛芸蕊的心里突然很不是滋味。她原本以为,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她终于可以跟庶妹和平共处了,不想这一切却都是她的痴心妄想。自从洛芸蕊出嫁以后,期间也有回到洛家好几次,毕竟秦家跟洛家离得近,相互拜访也方便极了。不想,就是因为洛芸蕊和秦少天经常回洛家,竟惹起了庶妹的痴心妄想。

    或许是因为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连洛芸蕊本身都没觉得秦少天有多大的魅力,只是觉得秦少天这人不错,很对她的胃口,在很多事情上跟她极为合拍,仅此而已。可就是这样的人,居然引起了庶妹的注意,从第一次回门,到后来的那一次次宴请,洛芸蕊可以明显地感受得到庶妹眼中的火热。这让洛芸蕊在自豪的同时也感到了威胁。

    秦少天是他的,不是庶妹能够抢的!

    渐渐的,洛芸蕊减少了回娘家的次数,就算要去,也不让秦少天跟她一起去。秦少天最初几次还有些不大明白,但后来却是醒悟了过来。后来的几次,他都是把洛芸蕊送到洛家二门外,才离开的。等要走的时候,他又会出现在洛芸蕊面前,既没有给庶妹任何机会,也让洛芸蕊感到贴心和舒心。

    只要等下个月,庶妹嫁出去以后,她就放心了。

    “蕊儿,明个儿燕儿回门的事情还劳烦你多担待些。唉,我这把老骨头了,迟早有一天会散架的。”二太太说得有趣,可洛芸蕊却笑不出来,她现在只有一个念头,但愿一切都顺利吧!

    “二婶你放心吧,有我在呢,曦儿现在也开始管家理事了,不会有问题的。”不管心里是如何想的,该说的不该说的,洛芸蕊却是分辨的清清楚楚的。

    “那就好!”二太太眯着眼睛享受了一会儿,忽的仿佛是想起了什么事情似的,挥手让丫鬟离开,坐直了身子很是认真地看着洛芸蕊:“蕊儿,有件事情二婶不知道该不该说。”

    洛芸蕊心下一动,但面上却并未有波动:“二婶您想说什么就直说好了,对蕊儿还用客气吗?”

    二太太迟疑了一会儿,伸出手轻拍着洛芸蕊的手背:“蕊儿,你嫁到秦家已经两年了吧?”

    可不是吗?洛芸蕊苦笑一声,她几乎可以猜出来二太太下面一句是什么了。不过,饶是如此,她还是笑着点点头:“是啊,这日子过得可真快。”

    “是挺快的,一转眼两年就过去了。”二太太面色有些凝重:“蕊儿,我知道有些话不大中听,可是……你到底是得有个孩子的,这少天已经考上了功名,只等着上头的差遣。你们两个也不小了,这孩子是少不了的。”

    孩子……

    洛芸蕊满嘴的苦涩,难道她会不想要孩子吗?成亲两年了,她的肚子一点儿动静都没有,除了以外,她的身子却又是一切正常的,就连娃娃给她调配了极多的药膳,也没办法让她有一个孩子。说实在的,长辈们在着急,她本人又何尝不在着急呢?偏偏这种事情,急不得。或者说,急也没有用。

    “罢了,你这孩子是个稳重的,事情的轻重当然是知道的,二婶也就不多说了。”二太太终究不好意思说的太多,洛芸蕊既不是她的女儿也不是她的媳妇,仅仅说了两句就把话题止住了。

    只是,哪怕这会儿把话题止住了,洛芸蕊却还是忍不住想着子嗣的问题。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洛芸蕊非常得清楚,可就是因为清楚才觉得更加的难堪。她就不明白了,为什么娃娃配的调理身子的补药能让洛张氏有孕,让洛家大太太有孕,甚至于让服用了绝育药的大堂姐有孕,偏偏……

    她分明是吃的最多的那个,身子又没有什么问题,怎滴就不能有孕了?

    闷闷地走回了自己的房间,这两年,虽然秦少天一直没有开口说什么,但洛芸蕊也知道,他其实很期待有一个自己的孩子。哪怕不是儿子,生个女儿也是好的。先开花后结果,像秦家老太太二太太,像洛张氏,像洛家大太太,她们哪个不是先生养了女儿,然后才生的儿子?

    洛芸蕊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道是能让她有孕便好,至少要让她知道,她究竟能不能怀孕生孩子。“蕊儿,怎么不高兴了?”秦少天是个很敏感的人,洛芸蕊但凡有什么情绪,他始终都能第一个感觉到。可正是因为秦少天对她的上心,才让洛芸蕊觉得更加亏欠。在秦少天关切注视下,洛芸蕊咬咬牙,终于说出了徘徊在嘴边很久了的话:“少天,我给你纳个妾吧!”

    [限时!加微信cmread365,经典漫画免费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