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178.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166 孩子

166 孩子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原本,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秦家二少爷娶妻,洛家嫁女儿,这两次的婚宴,洛芸蕊和秦少天,以及秦燕夫妻俩都参与了。只是,谁也不会想到,等两次婚宴结束后,秦家老太太是真的病倒了。

    这一次的病来势汹汹,看着竟像是不好了。全城最好的大夫都被找来了,包括一向给洛家看病的李大夫。不过,大夫都说,这病要想治好,难!

    就连娃娃也说了,老太太这次玄乎了,一旦弄个不好,便是阴阳两隔了。

    秦家的人都面面相觑,都陪伴在老太太身边,希望她能好起来。而老太太时而晕睡时而清醒,每次清醒过来的时候,总会用她那浑浊的眼睛四处张望,然后很是失望地嘀咕一句,怎么还没来呢。

    一开始,众人以为她在找什么人,当下算了算,赶紧派人去张家把秦燕叫过来。等秦燕也过来了,老太太清醒过来的时候,众人特地将秦燕推到老太太的跟前。可是,老太太只看了她一眼,还是那句话,怎么还没来呢。

    这下子,谁都没法子了,都到了这个时候,任谁都能看出来,老太太是时日无多了。既然已经快不行了了,老人家最后的心愿却还是要完成的。想来想去,众人却愣是想不出来老太太到底想要找什么人。秦少天倒是提了一句他的父亲,可这老太太都快不行了,又怎么会惦记一个已经死去多年的人呢?她若是真的不行了,不是马上就能见到了吗?

    有心想要问一问老太太,可是老太太清醒的时间非常短,几乎就是一句话的时间就再次晕了过去。

    最后,还是洛芸蕊在沉默了多时后,冷不丁地冒出了一句话:“老太太……不会是在找表小姐吧?”

    所有人都噤声了,表小姐在两年前就被薛家的两位老爷带走了,这会儿又上哪里去找呢?洛芸蕊看了看秦少天,秦少天无奈地摊了摊手:“好吧,我去薛家走一趟。”

    看着秦少天离开,又看看已经风烛残年的老太太,众人都不知道老太太能不能挨到表小姐过来。当下,也没敢抱太大的希望,只想着顺其自然吧。

    又等了些日子,饶是有娃娃的帮助,老太太活得也不容易,仿佛随时随地就会咽气似的,有时候还要伸手在她的鼻子下方探探,不然却是真的不知道她是生还是死。不过,老太太仿佛是因为没有等到想要等的人,一直坚强地活着,只是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少,晕迷的时间却是越来越长了。

    每次眼瞅着不行了,随后不久,老太太竟然又会奇迹般地苏醒过来,连大夫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情形了,只是吩咐可以准备办后事了。

    当老太太太再一次晕迷后,秦少天终于把表小姐带来了。虽然过了两年时间,但表小姐的样貌却没有太大的变化,或许唯一的变化就在于,她终于不再掐着嗓子说话了。尤其是一看到老太太晕迷在床上,她整个人都在颤栗,大哭地扑了上去。

    谁也没有拦着她,主要是任谁都知道老太太已经不好了,既然如此,不如让表小姐把老太太闹醒,然后让她安然地离开吧。只是这一次,相当得令人意外,老太太许久都没有苏醒过来,久到二老爷又要忍不住伸手探鼻息的时候,却被表小姐一下子打开了。

    “姑奶奶才不会有事的!她肯定不会有事的!她说过,要给我找一个好人家的!”表小姐大吼大叫着,完全没有了两年前那般柔弱的气质。不过,若是让洛芸蕊说的话,她倒是宁愿喜欢现在这个真性情的表小姐。

    到了夜间,众人都退开了,这主要还是众人都已经适应了这种情况,觉得老太太就这样了,要么不好不坏地吊着,要么就咽下最后一口气。事情已经坏到了这个地步,还能再坏吗?

    然而,第二天一早,当众人照例来到老太太的屋子里时,却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

    原本应该躺在床上气若游丝的老太太,这会儿正靠坐在床头,坐在她身边的人是手里端着一碗粥的表小姐。就这么着,老太太半躺着,张着嘴等着表小姐一口一口地喂她喝粥,同时也听着表小姐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姑奶奶,等院子里的枫叶红了,芯儿要找一张最漂亮的。”

    老太太并不说话,只是从嗓子眼里发出类似于“嗯”的声音,大约是表示赞同吧?

    “芯儿前些日子得了一个新的法子,能把枫叶变成一张可漂亮的书签,夹在书本里头,又好看又方便。”看表小姐的样子,似乎根本就不在意老太太答了什么,她自顾自地开口说着闲话。一会儿说到风景,一会儿提出美食,再么就是讲着她小时候的事情。

    洛芸蕊和秦少天在门口看了一会儿,愣是不知道该不该上前。最后还是秦少天当机立断,拉着洛芸蕊离开了。罢了,既然老太太那么在意表小姐,不如把这里让给她们俩,反正这会儿老太太也不会在乎礼节的问题了。

    原本,众人只是觉得,老太太这是回光返照。谁曾想,老太太在表小姐的照顾下,竟一日一日地恢复了。大夫来看了一下,只说是死气消失了,不过老太太的身子还很弱,要想痊愈恐怕是不大可能的了。当下,洛芸蕊也顾不得藏拙了,借口是从娘家讨来的补品,给老太太慢慢地滋补着身子。而这死气一去,加上娃娃出品的药材,等到一个月以后,老太太已经能在表小姐的搀扶着下地行走了。

    众人已经从惊诧中回过了神来,这一次哪怕老太太身子好了,也没人敢把表小姐赶走了。不过,这大太太还是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表小姐的亲事问题,结果表小姐的回答却让众人再次吃了一惊。

    当初,薛家的两位老爷将表小姐带走了以后,还真的是为她寻了一门亲事。算不上有多好,但也确实不算差了,表小姐当时也同意了,至于她的嫁妆一部分由公中出,另外一部分则是她母亲原本的嫁妆。可谁知道,对方竟是个没福气的,成亲的那一天,表小姐上了花轿,可新郎官却惊了马,竟是从马上跌落至死。而表小姐,也莫名其妙地从一个新嫁娘,变成了寡妇。

    “岂有此理!”老太太身子才刚好,并不能受气,慌的表小姐赶忙上前安慰着。

    “姑奶奶,莫慌莫慌,芯儿可得谢谢他们,要不然还不知道要被嫁到哪里去呢,到时候那就真的见不到姑奶奶了。”或许是经历一些事情,表小姐的性子没有两年那么骄纵了:“现在多好呢,芯儿已经嫁过一回了,既不用出嫁,也不用绞了头发做姑子去,还能天天陪着姑奶奶,这日子多好呢!”

    老太太被表小姐说的鼻子发酸,差点儿又落下泪:“芯儿,姑奶奶欠你一门好亲事呢!”

    “是喽,姑奶奶还欠芯儿一门好亲事呢,若是姑奶奶寻不到,可只能拿自个儿赔芯儿喽!”表小姐安抚好了老太太,冲着其他人笑了笑:“你们若是有事尽管忙去,姑奶奶这边有我呢,不用担心。”

    有表小姐在,确实是不用担心老太太了。

    半个月后,洛芸蕊和秦少天再次出发了,这一次没了人拦路,他们倒是顺顺利利地来到了长洲城。算起来,这幸亏有表小姐在,要不然按照朝廷的律法,他们又得守孝三年,连这个好不容易得来的差遣也要没了。

    “要不要给表小姐做个媒?”到了长洲城,自然不能直接去郭家,好在秦少天这一次得了一个司州的位置,虽然洛芸蕊并不清楚司州的具体职位,但却知道司州是有宅院的。

    “给薛家表妹做媒?那简单啊,你把我打包送过去就好了。”秦少天是典型地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人,倒是把洛芸蕊吓得一愣一愣的。看到洛芸蕊那表情,秦少天又乐开了,随手丢给洛芸蕊一封信,没好气地说道:“自己去看去!”

    洛芸蕊读的书少,字写的不算丑,但跟美却是绝对扯不上任何关系的。但好歹看信却是没问题的。只是,这信却让洛芸蕊越看越惊讶,看到后面竟是瞪圆了眼睛,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而秦少天一开始确实是想逗她玩,等看到她这副样子,顿时玩心大起:“怎么样?考虑好要送什么礼物了吗?如果没想好的话,你考虑考虑一下把我送给薛家表妹。”

    “美得你!”洛芸蕊气恼地捶了一下秦少天:“你竟然不告诉我,表小姐就快成亲了!”

    “告诉你干什么?难不成你还想赶回去?”长洲城离泸州城到底是远了一些,看信上记载的日子,竟是已经错过了婚宴当天。

    “那你总应该告诉我,表小姐嫁给了三弟吧?”秦家的三位少爷,除了秦少天外,其余两个都是出自于二房的。二弟在洛芸蕊出发去长洲城之前就成亲了,而三弟则是娶了表小姐为妻。洛芸蕊越想越觉得震惊,这两人居然最后凑成了一对!

    只是,算算年纪,这表小姐可要比三弟大上三岁多。

    女大三抱金砖,要是这么想的话,两人倒是挺般配的。

    除此以外,信的末尾还附注着一句话,看那位置竟像是不想让他们看到似的:秦燕已经有两个月身孕,望能参加满月酒。算算在路上耽搁的时间,洛芸蕊觉得这个应该来得及。

    “你想去?”秦少天有些迟疑,比洛芸蕊晚嫁两年的秦燕都有了身孕,偏偏洛芸蕊这儿一点儿动静也没有……

    洛芸蕊狡诈地看了看秦少天,然后点点头:“是呀,我好想去,怎么办?”

    “上回你不是还说要去看看你的大堂姐吗?别管燕儿了,我们去找你大堂姐吧?”秦少天其实比洛芸蕊更加厌烦那样的场面,因为他知道像这样的婚宴,旁的人肯定会跟他聊起子嗣的问题。每当这个时候,他总要狠狠地克制住自己,才能让自己不火大地去揍别人。

    “唉,那我既想要参加表小姐跟三弟的婚宴,也想要去看我大堂姐,你说这可怎么办呢?”

    秦少天面色有些古怪地看着洛芸蕊:“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要对我说?怎么说话的口气怪怪的?”

    “你!”洛芸蕊终于熬不住了,一脸羞意看着秦少天:“少天,我有孕了。”

    “啊?”

    “我有孕了!”

    秦少天目瞪口呆地看着洛芸蕊,竟是完全傻愣在了当场:“蕊儿,你说什么?”

    洛芸蕊不再开口,而是一脸笑意地看着他。她之前就已经察觉了,虽然她从未怀过孩子,但她的经期一向很稳定,有一个月没来,她就上了心。只是那个时候月份还太小,根本就查不出来,又担心会不会是自己过于疑心疑鬼的了。因此,才咬牙忍住没敢开口。

    而现在,已经有两个月了,在得到了娃娃的肯定以后,洛芸蕊终是把好消息说了出来。这个迟来的孩子呀,哪怕是个女儿,她也一定会用生命去爱护的。那是她和秦少天的骨肉,没有旁的不相干的人,只属于她和秦少天的骨肉!

    “太好了!”秦少天终于回过了神来,恨不得抱着洛芸蕊跳起来。不过,好歹他及时想了起来,将洛芸蕊小心翼翼地放下,转身冲进了书房,开始翻箱倒柜:“我要取个好听的名字,一个最好听的名字才能配得上我儿子!”

    洛芸蕊有些郁色,忍不住开口问道:“那要是女儿怎么办?”

    “先开花后结果,不是你说的吗?女儿也是宝贝,凡是你生的,那都是心肝宝贝!”秦少天答得很快,只是他的任务又多了一个,得把儿子女儿的名字都想好才对。轻抚着自己的肚子,洛芸蕊突然觉得心好宁静,这个孩子真的是沉浸了她和秦少天太多的希望。孩子,你一定要好好的。

    [限时!加微信cmread365,经典漫画免费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