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187.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175 没有隔夜仇

175 没有隔夜仇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第二日,郭家的帖子就送过来了,邀请洛芸蕊一家参加郭家小哥儿的洗三。洛芸蕊自然是一口答应了下来,不过那一日并不是休沐的日子,秦少天就不参加了。

    到了日子,洛芸蕊带着精心挑选的礼物,以及娃娃和小绿一道儿去了郭家。让洛芸蕊有些意外的是,今个儿负责接待宾客的并不是郭家大少奶奶,而是郭家二房的一位少奶奶。对于郭家的人,洛芸蕊大多数都是不认识的,好在大堂姐事先早就做了准备,洛芸蕊一到郭家,就被人带到了大堂姐的院子里。

    大堂姐还住在原本的那个院子里,不算大位置也不算好,但看上去也还可以了。用郭家大少奶奶的话,这洛芸蕊住的院子还不如她家的一个小妾呢。自然,这话也不完全正确,但确实是说明了郭家的财力。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走在郭家的后院里,洛芸蕊总是感到一阵阵的萧索。明明这会儿是春末,按道理来说不应该会产生这样的感觉才是。

    下意识地看了娃娃一眼,娃娃冲着洛芸蕊轻轻地点点头,洛芸蕊心下更是狐疑了,难道她的感觉没错?也就是说,这看着繁花似锦的郭家,已经开始萧索……败落了?

    “蕊儿?是蕊儿吗?蕊儿她来了吗?”

    听着里屋大堂姐的声音,洛芸蕊赶紧收了心思,笑着快走了几步:“姐姐,蕊儿来了。”

    这会儿,大堂姐正躺在床上,头上裹得紧紧的,面色很是苍白,但看着精神头倒是不错。见了洛芸蕊,大堂姐脸上露出了笑容:“来,蕊儿快过来。”

    前些年的事情,不仅仅是在洛芸蕊的心里留下了疙瘩,也让大堂姐在午夜梦回间泪湿枕巾。尤其是随着洛家那边跟她断了联系,她愈发地感到不安了。如果说,一开始她觉得不甘心,也暗恨着洛芸蕊,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加上她的心机慢慢重了以后,这股子恨意也就消散了。

    有时候,回想起来,她倒是无比庆幸当年让洛芸蕊逃脱了这一劫。原因无他,因为郭家大少奶奶的娘家已经开始败落了。郭家大少奶奶的娘家姓程,她的祖父就是当朝揽着大权的左丞相,而她原本并没有跟郭家大少爷定亲,而是跟另外一个姓温的学士长子订了亲。可惜的是,在郭家大少奶奶准备出嫁的半年前,那个原本前途光明的温家被御史告发,全家流放。也正是因为如此,左丞相才退了一步跟郭家结亲。

    只是,外人不曾想到的是,这温家的败落仅仅是第一步。这几年来,但凡是跟左丞相家交好的人家都一一被斩落马下。轻的,则是被罢官免职。重的,却是逃不脱流放之刑,甚至于还有好些人被斩首。这种情况时间久了,难免会被人看出端倪来,若仅仅是有人想要针对左丞相倒也罢了,怕的就是针对左丞相的人就是当今圣上!

    左丞相为官五十载,几乎可以说是权倾朝野。可是,若是当今圣上还要夺权,左丞相却是半点儿胜算全无的。到底,这军中的权势却一直都是掌握在圣上手中。

    看清楚了朝野的情况,这往日同左丞相交好的人家也就慢慢地远离了。而像郭家这样,当时贪图一时的风光,而跟左丞相联姻的人家,则是懊恼不已。郭家这边虽然不至于休妻,但却也慢慢地剥夺了郭家大少奶奶的权。别的不说,就想想以前,不管发生了什么事,郭家大少奶奶又怎么会被禁足呢?说白了,郭家非常的势力,不过若不是这样,大堂姐想要出头还不会这么容易。

    “蕊儿,我……对不起。”拉着洛芸蕊的手,大堂姐张了张嘴,最后说出来的却是这句她准备了很久的道歉。幸亏当年的算计没有成功,要不然她却是把洛芸蕊往火坑里推的。那位程家少爷,当年看着是风光无限,现如今呢?恐怕这一生都与仕途无缘了。

    除了这个,大堂姐也想到了洛家的情况。洛芸蕊只是洛家二房嫡长女,无论是从哪一方面来看,她都是配不上当年的程家少爷的。而且,就算大堂姐当年的谋划成功了,这两人又不门当户对,又不是因为相爱,以洛家和程家的差距,怕是洛芸蕊最多也只能捞一个贵妾了。

    幸好,这一切都没有成真。

    “姐姐,瞧你说的。”看到大堂姐眼圈微红,洛芸蕊心里也不好受。当年大堂姐的情况,她都是知道的,而且是打从心底里很同情的。只是,哪怕再同情再理解,洛芸蕊也无法接受赔上自己的一辈子。不过,既然事情已经过去了,她倒是愿意原谅。说白了,大堂姐的情况和庶妹当年是不一样的,她倒现在偶尔还会想起前世庶妹和薛姨娘害死她和洛张氏的情况。而大堂姐只是利用她,但毕竟没有造成严重的后果。

    不过,洛芸蕊也明白,就算她原谅了大堂姐,两人也再也回不到小时候那么贴心的日子了。

    “蕊儿,你什么时候来长洲城的?家里还好吧?”大堂姐伸手按了按眼睛,到底是没落下泪来。

    “我来这里都已经大半年了,也往郭家递过帖子,那位大少奶奶倒是曾经去看过我。”听到大堂姐这么问,洛芸蕊就知道她之前猜测得不错,果然是郭家大少奶奶在这里动了手脚。

    大堂姐先是一愣,但随即就明白了洛芸蕊话里的意思,脸上浮现了怒意:“哼,她倒是真不客气!不过,这人啊,现在也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

    “嗯?”

    “罢了,不说这么扫兴的事情了,反正蕊儿你只要记住,她已经玩完了。”大堂姐很是自信地微笑着,仿佛曾经是她最大的困扰的郭家大少奶奶真的已经完全不堪一击似的。不过,洛芸蕊倒是没有反驳,她刚才说那话也不是为了挑拨,而是想要提醒大堂姐一下。既然大堂姐那么有自信,那她也就不用当这个坏人了。

    时隔多年,姐妹俩再一次聚在了一起,说的却也是洛家的事情。大太太后来生的儿子洛洐,大堂姐却是一次都没有看到过,而洛芸蕊在来长洲城之前,倒是去过洛家。尤其是在得知她和秦少天要去长洲城以后,大太太虽然嘴上没有说什么,但眼里的渴望却是洛芸蕊能够清晰地看出来的。离开洛家的时候,大太太还往她的手里塞了两个香囊,却忍住了没有说别的。

    “瞧,这就是大伯母叫我捎带过来的。”洛芸蕊从怀里掏出一方手帕,帕子里包着的就是两个香囊。

    大堂姐几乎是一把夺过了洛芸蕊手上的香囊,这一次眼泪却是再也止不住了。一面落泪却一面微笑地喃喃自语:“这是我娘绣的,是我娘亲手绣的!”

    洛芸蕊静静地看着她,并没有开口打扰,她能理解那种感觉,就像当年她刚重生回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洛张氏,恨不得死死地抱住她,永不放手……

    “蕊儿,让你见笑了。”大堂姐收了香囊,拿了丫鬟递上来的帕子轻拭眼角:“家里一切都好吗?祖母呢?她的身子可好?”

    洛芸蕊收了笑容,老太太的身子骨其实并不是很好,不过因为有洛芸蕊时不时地送去补品,加上老太太如今已经不理事了,身子骨倒也还过得去。真正不大好的却是老太爷了,老太爷比老太太年长十来岁,加上他跟老太太不同,老太太可以把家中的事务全部交到大太太手中,而老太爷却每日都有公事要处理,加上他年事已高,又不怎么爱出补品,这一来二去,身子也难免就有些问题了。

    不过,这事儿倒是不用瞒着大堂姐,老太爷今年已经七十有七了,哪怕他这时候过世也算是喜丧了,何况他身子骨虽然不好,但如今也只是在家里休养,还不至于病倒。

    大堂姐得知了老太爷的状况,沉默了一会儿,这心里头不好受那是肯定的,但却也不至于极为悲伤。说到底,人们通常能够平静地面对老人家的离去,却完全无法接受白发人送黑发人。前者只是悲伤,后者却是心碎神伤甚至于还会带有一丝不甘。

    “蕊儿,若是有机会,能不能请你帮我问候家里?”

    洛芸蕊在心里微微叹气,这世上哪有跟子女记仇的母亲?洛家大太太那不是记仇,而是伤心,她只是无法接受自己心爱的女儿,为了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而去伤害至亲的家人。

    收了收心思,洛芸蕊笑着看向大堂姐:“姐姐,我也有跟那边联系的。要不,姐姐你有空写封信,等到小哥儿满月的时候,我再过来看你,然后把信送到家里去?”

    大堂姐一瞬间两眼放光,忙不迭地点头:“好好,就这么办……不过,我娘她会收吗?”看着一脸忐忑的大堂姐,洛芸蕊心里很是不是滋味,忙开口安抚着:“没事的。姐姐你看,大伯母不是还托我给你捎带香囊吗?她可能只是面子有些下不来,若是姐姐你在信里多说几句软话,那不是什么事儿都没了?”是了,亲母女俩又怎么会有隔夜仇呢?

    [限时!加微信cmread365,经典漫画免费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