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188.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176 划清界限

176 划清界限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蕊儿,今天你的心情不错哦。”原本,秦少天是不放心洛芸蕊去赴宴的,虽说她已经出了月子,但当日她生产的时候,却是极为凶险了。连大夫也说了,那是运气好才勉强把孩子生下来的,若是想要调理好身子,最好是坐双月子。

    之前,洛芸蕊坐月子倒是挺安分的,她本就是一个比较安静的人,又有娃娃在一旁陪着说话解闷,日子倒也不算特别无聊。可偏偏大堂姐那边却是她的软肋,一接到洗三的邀请帖子,洛芸蕊就开始急吼吼地准备起来了。从挑选礼物,到准备当日要穿的衣裳,要佩戴的首饰,所有的一切都是洛芸蕊亲自准备的。若不是知道洛芸蕊只是想念好几年不见的大堂姐,秦少天说不定还会吃醋呢!

    虽然,这会儿他还是有那么一点儿醋意。

    “是呀,我看到姐姐了,这么多年过去了,她的模样儿比起从前更美了,只是看上去脸色有些苍白。对了,娃娃!”洛芸蕊突然想起了什么,高声唤了娃娃,顿时秦少天一张脸又苦了下来。

    等洛芸蕊唤来了娃娃,又叮嘱了娃娃找出一些药材准备好,她要在喝满月酒的时候带过去,这才放娃娃离开了。

    秦少天苦着一张脸,真的准备开始吃醋了:“蕊儿,今个儿人家孩子才洗三,到满月那还有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你至于那么忙吗?”

    “嗯?”洛芸蕊挑了挑眉,觉得秦少天话里有话。

    “蕊儿,这一个月来,你满心满眼的都是杰哥儿,你也想一下我嘛!”秦少天眨吧眨眼睛,居然学起了杰哥儿委屈的表情。还别说,杰哥儿的外貌长得本就和秦少天有七八分的相似,秦少天又故意学着杰哥儿的表情,这么乍一看,倒是真的像极了。

    洛芸蕊愣了一下,当即忍不住笑了出来:“少天,你……”

    “我怎么了?”秦少天一脸的委屈:“杰哥儿是没办法,谁叫他是你生的?可是,你姐姐又是怎么回事?还有娃娃,别老是叫她,我好不容易得了空,其他人你都不准想。”

    洛芸蕊更是笑开了,这人居然连杰哥儿的醋都吃,还一副故作大方的模样,逗得洛芸蕊笑倒在床上。

    “哼哼,要是下次你再生孩子,就给我生一个女儿吧!到时候,我就对她格外得好,看你会不会吃味!”钱少天见状,也明白洛芸蕊是知道他的意思了,当下脸上有些挂不住,却还是嘴硬地辩解着。

    强忍着笑意,洛芸蕊很是无奈地摊了摊手:“好吧,下次若是生了女儿,你就起劲儿地宠吧。不过,让你失望了,我是不会吃味的。”

    这若是来的是小妾通房,或者是庶出的子女,那她说不定会吃味。可若是她亲生的女儿,哪怕再受宠,吃味什么的,是不是秦少天他想得太多了?可秦少天却不会觉得是自己想多了,见洛芸蕊虽然忍着笑意,但嘴角和眼神却完全暴露了她的想法,当下就开始动手动脚地“报复”起来。

    第二日早上,洛芸蕊却是很晚才起身,等她醒转过来的时候,枕边已经空无一人了。回想起昨晚的事情,洛芸蕊是又好气又好笑,刚好娃娃进来帮她收拾,见状倒是露出了一抹了然的笑容,羞得洛芸蕊恨不得直接把头埋进被子里。等洗漱好了,洛芸蕊找了个借口把娃娃打发走了,自己则是去看望杰哥儿了。

    杰哥儿出生到现在已经一个多月了,比起刚出生的那会儿,他如今可是强壮多了。对于自己历经千辛万苦所生下来的杰哥儿,洛芸蕊简直就是疼到了心坎里,仿佛杰哥儿什么都是最好的。瞧着小脸胖乎乎的,两只小胳膊像莲藕似的一节一节的,身子上全是淡淡的奶香味儿,平日里大多数时间都是睡着的,偶尔醒来也不会哭闹,而是自得其乐吹着小泡泡。

    这会儿,一看到洛芸蕊过来,杰哥儿眉眼弯弯地看着洛芸蕊,一副兴高采烈的模样。洛芸蕊从奶娘手里接过了杰哥儿,笑着同杰哥儿打招呼。虽说杰哥儿现在还太小了,但或许是母子连心的缘故,他对于洛芸蕊一向都是很亲近的。这也得归功于秦少天外放了,若是现在还在秦家的话,杰哥儿作为大房的长子长孙,那肯定是要送到老太太跟前抚养的。

    虽然所谓的放在老太太跟前抚养,那也是由奶嬷嬷和丫鬟们照顾着的,但洛芸蕊却仍然不希望发生这样的事情。这谁养的就跟谁亲近,是再正常不过的了。若是养在老太太跟前,就算洛芸蕊天天过去看望,也必然不会像如今这般亲近她的。倒不是洛芸蕊不放心老太太,而是她越看杰哥儿越是喜欢,恨不得每时每刻都跟杰哥儿呆在一块儿,自然也就格外排斥那样的情景了。

    幸好幸好,秦少天这一次外放有三年,如今也还有两年多的时间,到时候杰哥儿也长大了,哪怕真的回了秦家老宅,也无所谓了。不过,洛芸蕊还是存了私心,她想着秦家大房当年可是在外面呆了十多年的,若是秦少天和她也能这样,该有多好呢?

    不过,这到底是个不孝的念头,洛芸蕊抿了抿嘴,只是在心里想想,却从来没有说出过口。但愿,她能事事如意吧!

    逗着杰哥儿玩了一会儿,刚要准备用午饭,秦少天却突然急匆匆地跑了回来。

    以往,秦少天的午饭时都是不回来的,就算偶尔得空那也会派人提前来通知一声,像这样步履匆匆地赶回来却是头一回。再一看秦少天脸上的凝重,洛芸蕊本能地就感到出事了:“少天……”

    “走,回房说。”秦少天打断了洛芸蕊的话,拉着她回了房间,然后屏退了丫鬟才很是严肃地开口:“蕊儿,郭家那边的满月酒你不要再去了。不单单是满月酒,你最好跟你那个大堂姐断了联系,另外我也会通知岳父的。”

    洛芸蕊心里满是忐忑,但她却也知道这事儿应该不是大堂姐惹出来的。想想看,大堂姐不过是一介女流,就算有点儿小心机,也不过气气大少奶奶斗斗小妾通房。哪怕是大堂姐把小妾通房的孩子弄没了,也不至于会惹出那么大的事情。更何况,她昨个儿才去看了大堂姐,似乎一切安好:“怎么了?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具体的事情我现在还不知道,但并不是郭家的问题。”秦少天满脸的凝重,这事儿实在是太大了,要不然他也不会直接告假回来通知洛芸蕊了。实在是秦少天很清楚洛芸蕊和她大堂姐的关系极好,生怕洛芸蕊下午会耐不住性子又去了郭家。

    “不是郭家的问题,那又是什么问题呢?”洛芸蕊刚刚摒弃了大堂姐出事的想法,现在秦少天又说不是郭家出了问题。可若不是这样的话,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秦少天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程家,就是左丞相!我今早得到了消息,左丞相被圣上下狱了!”

    左丞相……

    洛芸蕊完全已经懵了,她前世直到临死前也没有见过任何大场面。这一世,虽然眼界开阔了,但所见的也就是一些普通人。她大伯父算是厉害了,四品的知州,可就算是四品的官儿也无法跟丞相相比。不过,洛芸蕊对于官场上面的事情知道得还真是不多,她只是被丞相这个词给惊到了,至于左丞相究竟是什么人,又做了什么事,她却是一头雾水的。

    看到洛芸蕊茫然的神情,秦少天再次叹了一口气:“左丞相程斌在朝为官已经超过五十载了,他从十年前当上了丞相一职,短短十年之间,权势遍布朝野。如今,圣上已经逐渐年迈,而太孙殿下却仍然年幼,想必这一次圣上是打算为太孙扫除障碍了。”

    听了秦少天的解释,洛芸蕊略微有些明白了,这左丞相怕是一个枭雄,曾经也算是一代英雄,只是圣上对他出了手,这一次怕是肯定躲不过了。可问题是,这关郭家什么事?这又跟她大堂姐有什么关系?“少天……”

    “蕊儿,朝政上面的事情你不需要弄明白,你只要记住一件事,左丞相这次倒大霉了,程家因为他而成为本朝第一大家族,却也会因为他而全族败落,甚至于还会赔上一族的性命。至于郭家,作为姻亲他们是无法撇清关系的。所以这段时间你不要再跟郭家有联系了。所幸你大堂姐只是一介女流,就算郭家也被连带着责罚了,却还不至于赔上性命。”洛芸蕊听得一愣一愣的,却也只能点头答应。对于大堂姐,她是真心交好的,但却并不代表她愿意为了大堂姐赔上自己,甚至于秦少天和杰哥儿。说到底,这人总归是自私的,大堂姐是她的好姐姐,但跟至亲之人比起来,却又什么都不是了。“左丞相……程家……呀!”直到秦少天再次匆匆离开,洛芸蕊才猛地反应过来,这程家不就是郭家大少奶奶的娘家吗?这郭家若是知道了现如今的情形,会不会后悔当年将大堂姐贬为平妻呢?不管怎么样,洛家就算帮不了郭家,却也永远不会给郭家拖后腿添麻烦!

    [限时!加微信cmread365,经典漫画免费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