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198.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186 心狠手辣

186 心狠手辣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当娃娃接过小绿手上的茶点进去的时候,洛芸蕊就这么瘫坐在椅子上,直勾勾地看着前方。娃娃被吓了一跳,赶紧将手上的东西全部放下,忙不迭地连声问道:“少奶奶,你这是怎么了?”

    洛芸蕊见是娃娃,就用手点了点桌上的信。娃娃见状,就凑了过来。旁边那几封没有拆开的信自然是不用管了,已经拆开的,一封是秦家大太太照常的问候信,也没什么重要的内容,而洛芸蕊手边上这几张信纸却……

    “呀!我就知道!”娃娃快速地看完了信,然后义愤填膺地拍着桌子:“坏女人永远就是坏女人,她才不可能变好呢!”

    许是娃娃的动作太大了,外面守着的小绿慌慌张张地进来,洛芸蕊这会儿也回过了神来,挥手把满脸狐疑的小绿打发走了:“娃娃,你说这一次要怎么办?”

    娃娃皱着眉头苦思冥想,觉得这事儿很是棘手。

    而洛芸蕊比娃娃还要犯愁,除了犯愁以外,更多的则是心里那种不舒服的感觉。

    看了秦燕的信,洛芸蕊首先想到的并不是庶妹如今的处境,而是前世的种种。前世的时候,她并没有超前的记忆,也没有旎虚空间和娃娃的帮助,她只有一个人,以及一个身体虚弱性子软棉的母亲。那个时候,薛姨娘对她而言是极为可怕的,倒不是说薛姨娘会当面训斥她,而是那种从精神上的压迫。

    明明,她才是洛家二房的嫡长女,她拥有惊人的美貌,高贵的出身,以及洛张氏为她准备的丰厚的嫁妆。她以为,在洛家不受宠爱,郁郁寡欢,可一旦嫁到了张家去,她就是张家的嫡长媳,以后的日子肯定会好起来的。哪怕是因为她身子骨不好,让庶妹跟她一起嫁人,她也同意了。

    可事实上呢?她的善良和宽容得到了什么?

    或许,薛姨娘和庶妹也是无奈的,她们只是为了想要更好的生活。可她呢?她又是不是无辜的呢?这一切的一切跟她有什么关系呢?前世的她,终年缠绵病榻,从未害过任何一个人,可就是因为挡了薛姨娘和庶妹的路,又或者是因为她的身份和嫁妆太招人嫉妒了,就这么平白地被人害死。连带,洛张氏也是。

    曾经以为已经忘记了的往事,在看过了秦燕的那封信以后,洛芸蕊却再次记了起来。这一次,在她脑海里最为清晰的不是薛姨娘,而是庶妹。

    身着亮丽的华服,头戴名贵的珠宝,庶妹浑身上下都洋溢着那种她前世从未有过的青春健康,就这么高傲地踏进了洛张氏的卧房。然后,就站在洛张氏的床头,居高临下,用那种傲慢到了极点的口吻,将洛芸蕊的死讯告诉了洛张氏,最后……

    狠狠地打了一个寒颤,洛芸蕊下意识地捂住胸口,那儿心跳得很猛烈,她努力说服自己,这些可怕的事情全都没有发生。薛姨娘已经死了,庶妹嫁人了,洛张氏不但活得好好的,还生下了蕾儿和睿哥儿。她所有深爱的人都依然活着,健康地活着。薛姨娘和庶妹前世所做的一切都不会发生的。

    “少奶奶,要不要告诉张家大少奶奶,对那个坏女人不要心慈手软?”娃娃思量了许久,迟疑着开了口。其实,她这已经是顾忌到洛芸蕊的心情了,若是换一个人,她一准会说,直接送官不就行了?这种人死一个少一个!

    洛芸蕊低垂着头,大户人家最忌讳的就是子嗣问题。争风吃醋争权夺利,这些事情都是无妨的,然而一旦关系到子嗣,却是真真正正的大事儿!

    下意识地伸手拿过秦燕的信,洛芸蕊看着上面触目惊心的数据忍不住闭上了眼睛。张家二少爷房里,两个怀孕的通房丫鬟和一个怀孕的姨娘,在一天之内全部流产。这已经够让人心惊了,更可怕的却还是在后面,庶妹居然对秦燕下了手!

    虽说这事儿,秦燕也是有责任的,到底是她疏忽了。

    说起来,张家大少爷对于秦燕挺好的,秦燕一进门就得了掌家的权力,在怀孕期间,张家大少爷虽然也有宠幸了通房丫鬟,但却是在收房那天就给灌了药的。这里面的意思是再明白不过的,那被灌了药的通房丫鬟只是他张家大少爷发泄的工具,他不希望那丫鬟有孕,甚至于连一丝希望都不给人家。

    虽然,等秦燕生完了孩子,张家大少爷又纳了妾,但这事儿毕竟比较平常,倒也说不得什么。而这次,秦燕又有了身孕,张家大少爷却主动将所有的通房丫鬟和小妾全部发卖,只留下了之前那个被灌了药的通房丫鬟。他的目的再简单不过,他想要秦燕肚子里的孩子,不希望房里的人趁机做什么手脚。

    对此,张家二老爷和二太太倒是无话可说。一来,这事儿全部都是张家大少爷的主意,秦燕并没有插手。二来,他们俩老倒是也挺满意秦燕的,更是希望孙子孙女都是嫡出,再说了秦燕从不阻止张家大少爷纳妾,现在发卖了大不了等秦燕生产完了,再买就是了。

    对于很多人来说,通房丫鬟和姨娘都是物件而已,用不着费那么多的心思。

    这么一来,秦燕倒是放下了心,至于那个唯一留下的,被灌了药的通房丫鬟,倒真的没有任何威胁。况且,打从一开始就跟她说明白了,张家会为她养老,而她就老老实实地呆着,最好连院子门都不要出。可有的时候,出事并不是因为周围满是危险,而是觉得周围非常安全。秦燕以为,她这次怀孕肯定会像上次一样安稳,毕竟没有了旁人的暗算,她的身子骨向来都很不错,这又是第二胎了,又怎么会出现问题呢?

    可问题就是来了。

    任谁都不会想到,庶妹竟然会对秦燕下手。而秦燕被人对于这位二房少奶奶也是没有一点儿戒心的。这主要是庶妹一直以来的存在感都比较弱,加上二房的人口多事情也多,秦燕就算管着中馈,但二房的事务却不可能插手太多。尤其是,二房那些个莺莺燕燕的。

    那一日,秦燕跟往常一样午觉醒来,先是逗弄了一番她所出的长子,然后就吃起了下午的茶点。这本没有什么问题,茶点是从大厨房那边过来的,除了秦燕以外,她所出的长子也有一份。自然,品种肯定是不同的,唯一相同的就是出处了。

    秦燕的长子由奶娘喂食,而秦燕则是一边抚摸着肚子一边小口地吃着茶点。可是,几乎是同时,她和长子齐齐地发作了,她是腹痛难忍,直接从椅子上狠狠地跌到了地上,而她所出的长子则是将喝下去的稀粥喷了出来,然后开始歇斯底里地哭嚎。

    大夫自然是很快就来了,只是,说不清楚是因为那茶点,还是因为她那重重的一跤。总之,她肚子里才两个月的孩子并没有保住,而她的长子虽然最后被救了回来,但却被伤了身子,怕是这辈子都离不开药了。

    最开始,谁也没有怀疑庶妹,毕竟她完全没有理由伤害秦燕母子俩。而那个倒霉的通房丫鬟则是被当成了最有嫌嫌疑的人。问题是,那通房丫鬟不但被灌了药,也被限制了自由。虽说在张家还是可以走动一下,但她自从卖身给了张家以后,却再也没有出过张家的大门。甚至于连她身边的丫鬟都是在得知了秦燕怀孕后,另外给换上的。

    这么一来,那通房丫鬟根本就是没有任何可能得到药材的。这并不是不小心被撞了一下的问题,而是通过毒药。让秦燕流产的是红花,让她所出的长子差点儿病死的则是苍耳,一种微量服用可以治疗中风,大量服用则是猝死的药材。

    这两味药从价值上面来说,并不是很贵。可药材这种东西,却不是越便宜越容易弄到的。像张家本身也有一个药方,但里面多是金银花枸杞芦荟之类比较常用的药材。如果是要领取人参鹿茸灵芝之类的名贵药材,则是需要掌管钟中馈的人点头才能领取。

    但是,张家的药房是不可能有毒药的,而那个通房丫鬟却也不可能跑到外面的药铺去买毒药。说白了,她没有自由,而且像红花和苍耳,若是没有大夫的药方,人家药铺是不可能卖给她的。

    这事儿追究到这里就没法再追究了,可秦燕根本就不是那种能够忍气吞声的人。这一次,害死了她肚子里的孩子,还差点儿让她失去了长子,这样的仇恨她根本就不可能放下!

    没过几天,张家二少爷房里也出了事,这次却是他房里的三个孕妇在一天之内齐刷刷地流了孩子。如果说,想要害秦燕的人很难找出来,可想害那三个孕妇的却只有一人!“蠢,真是太蠢了。”洛芸蕊冷着脸,语气竟然是阴测测的。这庶妹的心跟薛姨娘一样狠,却完全没有薛姨娘的聪明劲儿。她以为她这是做得神不知鬼不觉?甚至于在张家暂时歇下来不查的时候,再次动手?还是说,庶妹他已经蠢到了人神共愤的地步了?

    [限时!加微信cmread365,经典漫画免费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